伍迪来到了展览馆,使用了一个空间门将外界的太阳光引进来,看到了一个清纯无比的白衣美女被紧紧的绑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

  「呜呜呜!」白倩看到伍迪来了,虚弱的挣扎于呻吟着,她的下体早已蜜汁泛滥,眸子无神的大睁着,娇躯微微地颤抖。

  淡黄色的尿液一丝丝的从下面的管子流出,她很完美的嵌入了这一个系统,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变化就可以永远的生存在这。

  「呜呜呜…求求你……发放我出去…」白倩泪眼娑罗的看着伍迪,希望伍迪可以将她带出去,「呜呜……我愿意听从你的一切话…」连续的闷热与孤独几乎要将白倩折磨疯了,四肢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运动,与绳子的连接处更是时长剧痛无比。

  伍迪拿出钥匙打开了白倩的那一扇门,一瞬间一股闷热潮湿的气息便扑面而来,而白倩也仿佛找到了什么救星一样拼了命的向伍迪呜呜直叫。

  「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绑架到这。」伍迪看着白倩,白倩犹如失去了自由的蝴蝶,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丝毫不能动弹。

  「呜呜呜。」白倩不断地对着伍迪呜呜直叫,也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伍迪此时从口袋中取出了两个药剂,淡蓝色与淡绿色,他将两个玻璃针管在白倩恐惧的眸前划过。

  「别这么抖,这可是好东西,肌肉活性维持剂和大脑活性维持剂,这两个东西可以保护你的肌肉让它们不至于长时间的束缚而萎缩,好吧这是肌肉凝固剂,打进去之后你的肌肉就会固化,从而永远保持这样的形态不再萎缩,虽然说可能会让你再也走不了路与进行各种肌肉活动,但是也没关系…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本来就永远都不可能回去了,我只是在保护我的收藏品而已,而且我打算找空搞点树脂把你们换一种模式永远保存起来。」「呜呜呜呜!」白倩不断地摇着头,「呜呜!我不是物品,我是一个人……呜呜呜!」看着针头越来越近,她拼命地挣扎,但是已经被绑在这这么久的她又还剩什么力气呢,她只能绝望的看着针头一点点靠近自己的皮肤,然后扎了进去。

  「好了。」伍迪拍了拍手,将两根已经空了的针管放回口袋,看着背后眼神中充斥着浓浓绝望的白倩,笑了笑,轻轻的说了一声。

  「对了,你的那个小伙伴叶菲我也搞过来了,你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呜?呜呜呜!」白倩听到之后娇躯一阵颤抖,美眸中重新焕发了一丝神色,却又被无比的绝望所代替,「呜呜呜…」「你说你想让她来陪你?好的。」伍迪笑着,关上了展柜的门,又一次打开了跳蛋,只见一瞬间展柜中的白倩娇躯就骤然一缩,面色发红,但由于大脑活性维持剂的关系没有陷入沉沦,而是在清醒中不断地忍受着屈辱的痛苦与绝望。

  「呜呜呜…叶菲……呜呜…」

  伍迪又来到了早已昏迷的林泉面前,接了一盆冷水扑过林泉苍白的小脸。

  「呜呜呜……」林泉虚弱的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伍迪呜呜直叫,双手不断的抖动,修长的黑丝美腿上面的小肌肉块看起来也已经抽筋了很久,小腹固鼓起,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东西,虽然说是有超过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喂食,但是由于大肠的对于液体的重新吸收与反复灌肠依旧让她足以维持意识到现在,但林泉也感觉自己也即将到达极限了,她感到此时自己的意识与自己的身体仅仅是十分微弱的链接在一起,腹中的肿胀感也让她几乎发狂,所幸她下体的跳蛋在第三天就失去了动力,要知道那前三天林泉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剧烈的跳蛋在她娇嫩的下体不知疲倦的跳动着,难以控制的刺激一波一波,而她只能在此处被拉得直直的,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品一样,被遗忘在了这。

  「呜呜呜……」林泉虚弱的看着伍迪,小腹鼓起,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堵在了里面,伍迪拿出一管药剂,也给她打了进去。

  「这是促进细胞活力的药剂,促进伤口愈合甚至可以重接断骨,换言之就是现在你可以继续维持着这个姿势不用担心受伤了。」「呜呜呜!」什么意思!林泉不敢相信,自己还要保持这样不适的姿势多久,每每想到这,她就感到一阵阵的绝望。

  伍迪取下了她的口球,帮她稍微活动了一下早已僵硬的下颚,由于长时间的堵嘴此时林泉已经舌头发麻,说不出话了,她缓了一会,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伍迪直接往她的樱桃小口中灌进去了一大口矿泉水,然后给她喂了几口压缩饼干,林泉也确实是饿极了,也是狼吞虎咽的就将这些食物全部都吃掉了,终于在她又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伍迪又把口球给她直接给带上了,挤压了一下她鼓鼓囊囊的小腹,引得她一阵呜呜乱叫,林泉对着伍迪呜呜直叫,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伍迪没有理会,依旧把绑的结结实实的她留在了此处,临走之前还给跳蛋装上了新的电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够继续运行几个星期。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些药剂是从你们的研究院里面搞出来的。」「呜呜呜!哦呜呜呜呜!」林泉银牙紧紧的咬着口球,绝望的挣扎着身体,修长的黑丝美腿不断地抽动,黑丝小脚紧紧脚尖接触在地面上,发出肉眼可见的剧烈颤抖。

  伍迪来到了苏虞姬的房间,看到她此时已经饿晕在了地上,可爱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伍迪脸上划上了尴尬的笑容,他又去了其他几个房间发现所有的妹子几乎都被饿的奄奄一息。

  「额……好吧…」伍迪不得不去把食物拿出来,然后花了两三天帮助她们恢复,然后才重新开始自己的计划。

  伍迪看着自己面前目光不断躲闪,时而还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苏虞姬邪恶的笑了笑。

  他把苏虞姬的双腿重新绑起来,穿着性感吊带黑色丝袜的大腿与小腿紧紧的绑在了一起,绳子深深地勒进她的肌肤中,美肉晶莹,将薄薄的黑丝透出一丝诱惑的光芒。

  「呜呜呜…」太久没有吃东西,此时苏虞姬无比的虚弱,都没有力气挣扎,只能任由伍迪把她的身躯绑成自己想要的方式,只是眼神依旧恶狠狠地看着伍迪,眸子深处还有着一丝恐惧。

  伍迪把她纤细的双手拉在一起,用绳子并拢绑了起来,两条玉腿分开,并且拿来了一根铁管确保她纤细的双腿重新并拢,两条玉腿呈120度分开,一对藕臂被强制性的向后拉去,连接到腰间的绳子处,两条绳子分别从折叠在一起的双腿引出,与缚在背后的藕臂链接在了一起,伍迪拿出一根按摩棒,不顾苏虞姬的抗拒黏在了她的下体上,并且启动了开关。

  随着淡淡的红色浮上苏虞姬的面孔,她开始像条鱼一样在地上剧烈的扭动挣扎,伍迪拿出一个铁钩子,勾住了她背后的绳结,然后走到另外一边拉起了一个绳子,把苏虞姬通过天花板的滑轮给提了起来,苏虞姬此时悬浮在空中,微微地旋转,她早已知道了伍迪的意图,呜呜直叫,美眸中闪动着恐惧,娇躯在空中不断地扭动,嘎吱直响,伍迪什么也没说,依旧是无视了她的挣扎,离开了房间,将苏虞姬一个人留在了黑暗之中。

  黑暗中,苏虞姬不断地挣扎着,四面八方的黑暗仿佛要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悬浮在空中,没有接触到地面,此时剧烈的不安全感冲垮了她的内心,「呜呜呜!

  呜呜呜!」苏虞姬在空中不断地挣扎,小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充满了恐惧。

  「终于回来了,嘿嘿嘿。」暴徒刚说完这句话就面色微变,「卧槽,为什么旁白给我改成暴徒了!喂,老大,给我改回来!」然而某只帅气的二哈并没有理睬他的抗议。

  「行行行,老大你又刷了一遍XX乐园,学生所说的高维牵制现在来了是吧,行呗,那我改还不行吗。」说着,暴徒,不,现在应该说卢迪(51= 6)走进了第四间密室。

  「呜呜呜!咕唔!!」一进门,卢迪就听见了强烈的呜呜叫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李欣桐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小手被绑在自己包裹着天鹅绒黑丝的纤细脚踝上,饱满性感的娇躯在不断地扭动,小手也一抽一抽,看那手腕上的鲜红的勒痕也不免可以猜到女孩挣扎的强烈。

  阵阵生疼的刺痛从李欣桐的手腕传递到她的脑海,闷热的空气和激烈的挣扎让她的娇躯香汗淋漓,几缕细碎的黑色秀发黏在她可爱的脸颊,她心中感觉要被通不过气的绝望与难过压不过气,她想哭,她想放弃,但是她不能,每当她想到一旁自己妹妹那副凄惨的模样,就会有一团怒火从心头燃起,为她重新注入反抗的动力。

  「呜……呜呜呜…唔……」一旁的李月萌睁着大大的可爱的眼睛,粉颊上布满了泪痕,淡粉的小嘴被粉色的坚硬口球堵住,晶莹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女孩的小腹微微鼓起,哪怕是卢迪帮她们喂了些食物,也显然没有帮她们排泄,虽然如果可以的话她们会非常愿意自己去排泄,然而这时不可能的。

  堆积了数天的没有排泄的充盈感让李月萌每天都处于艰难的挣扎状态,她感到难以抑制的尿意与便意,可她的后庭与尿道都分别被充气肛塞和尿道锁堵住,任凭她淡粉色的小穴再怎么努力收缩与舒张,都能感觉到一个被体温焐热的粗大异物牢牢地堵在「门口」,像一个忠实的守卫。

  「呜!!!呜呜呜…我要上厕所……呜呜呜…」李月萌不由得发出一声凄惨的长吟,从前她怎么也没想过能上厕所都是一件幸福的事,现在的自己,除了期待警察和姐姐,却连一丝一毫的自由都没有了。她弓着身子,努力的想要缓解那如爆炸般的充盈感与不适感,虚汗依旧在一点点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滑落,娇躯的香汗早已浸湿了她的粉色真丝睡裙,「呜呜呜!!」李欣桐愤怒的看着面前的罪魁祸首,心中满是后悔,但也充满怒火,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笑嘻嘻不把她们当人看得模样心头就是一颤,眼眶也不由得又红了一圈。

  由于李欣桐的下体没有上锁,所以这卢迪确实是帮助她进行了几次排泄,所以她的精神好得多,但是在她看来自己的妹妹这么久一次厕所都没去,卢迪这是实实在在的在故意折磨她,他怎么忍心!

  如果卢迪知道此时李欣桐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完全忘记然后偶尔想起来又忘了而已,绝对不是什么故意的,虽然这样更恶劣。

  「哟—— 哟—— ,看来吃饱了还挺精神的吗?」卢迪突然贱笑道,看着相亲相爱的两姐妹,突然有了一个极为恶劣的注意。他把头转上了李月萌,嘿嘿直笑「小美女,放心,你的噩梦很快就要结束了。」说完,他真的拎起来李月萌,带着不断挣扎的她去了厕所,让堆积已久的彻彻底底的释放了自己,又把她拎回了密室。

  「呼…呜…呜…」李月萌可爱的小脸贴在地上,黑色的秀发堆积在地上,眉宇间满是放松,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

  李欣桐没想到这个变态竟然真的说道做到,心中不由得一送,但很快,卢迪的下一段话就为她们送上了极大的恐惧与愤怒。

  他上前解开李欣桐的四马攒蹄,让她一直倒吊在背后的黑丝玉腿可以稍微舒展一下,然还没等她舒服多久,他又拿出来一节带着倒刺的尿道塞,在李欣桐的面前晃悠了一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李欣桐的眸子逐渐转化为惊恐,口腔中被塞着在就被浸满唾液的丝袜,被黑色口球塞住的小嘴发出的惊恐的叫声甚至没有一个正常人说话的声音大。李欣桐芳心直颤,难道现在自己也要练排泄的资格都要被夺走吗?她挣扎着,但卢迪依旧拉下了她那天鹅绒黑丝裤袜,将她真空的私处漏了出来,淡粉的小穴不停地颤抖。前几天卢迪早就将她的那个口球中丝袜的钥匙拿出来,解开了她的贞操裤,所以现在,在李欣桐不住的挣扎与呻吟中,她将那根有着倒刺的导尿管一点点塞进了她狭窄的尿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冰凉的异物从最为娇嫩敏感的地方探入娇躯,李欣桐几乎在一瞬间就如同触了电般的疯狂挣扎,撕裂般的剧痛痛得她几乎没有心思向其他东西,美眸翻白,两缕泪水无意识的顺着她的眼角流下,过了好一会儿,她那痉挛的娇躯才终于平静下来,而那导尿管也已经静静地夹在那狭窄的小缝之间,伴随着周围不停地抽搐。

  淡黄色的尿液顺着导尿管就要流出,好在卢迪及时锁住了导尿管。

  「呜……呼。呜呜呜…」李欣桐虚弱的躺在地上,却又等来了卢迪取来了两根带着胃管的口球,卢迪解开李月萌的粉色口球,一大口晶莹温热的唾液流了出来,然而还没有等李月萌舒展一下口唇想要双两句话,卢迪就拿着口球一边长长的细软管塞进了她温软的小嘴唇,一旁的李欣桐看得睚眦欲裂,却做不出丝毫的动作。

  强烈的反胃感涌入李月萌的脑海,她皱着秀眉,不住地干呕,却被卢迪从另一片强行顺着口腔咽喉塞进了胃中,然后那淡粉色的口球正好堵住了她可爱的小嘴唇,想要干呕却呕不出,喂食管被牢牢地固定在了她的口中。

  他如法炮制,把不断挣扎的李欣桐也处理完了一遍,然后就是重头戏了。

  他把李月萌和李欣桐拖到了一旁的一个双人木马旁,这个木马上有两个高高的假阳具,就像当初的放置白倩的那个一样,只是这次有两个而已。

  他先解开女孩手上脚上的绳索,抱起李月萌,长时间的捆绑让她都不再有力量挣扎,柔软的娇躯隔着光滑的真丝睡裙手感真的是让人上瘾,李月萌看到那狰狞的假阳具,吓得心神俱颤,几乎是拼了命的挣扎,这奇怪的感觉不由得让卢迪想到了给狗狗洗澡的感觉。

  狭小娇嫩的蜜穴对准那狰狞的巨棒,一点点的,伴随着高昂的无意义的惨叫声,一点点把它吞了进去,娇嫩的小穴被撑了老大,丝丝鲜血顺着巨棒的两侧滴落,李月萌绝望的挣扎着,自己的纯洁就这么被这个变态糟蹋了。慢慢的,她将巨棒完全吞了下去,小腹竟然都出现了一丝细微的鼓起,撕裂般的剧痛顺着蜜穴向全身辐射,她娇躯颤抖,泪流满面,心中满是灰暗。

  卢迪接着把她纤细白皙的小脚和小手都固定在了木马上,大小腿呈一种弯曲的模样锁在了木马上,正如当初的白倩,李月萌光滑白皙的大腿与小腿微微颤抖,细密的汗珠微微浮现,肌肤贴在木板上,微微焐热冰冷的木板。

  李欣桐在一旁看的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一个女孩最重要的贞洁就这么被她毁了,同一时间,他心中的罪恶感也更加的重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可能妹妹和自己还记还在家中,轻松地玩闹,看着电视吃着零食。

  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想到这,李欣桐又一次流下了不甘与悔恨的泪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