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在女生寝室迷奸了我的学生张琴之后,我就象一只尝到了鱼腥味的猫一样而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我在班级这么多的女生当中,我唯独对张琴情有独钟,喜欢她那张秀气的小脸,喜欢她那楚楚可怜的身影,喜欢她那略显鼓起的胸部,甚至喜欢她那小小的臀部。

  由于她在我的班级里,所以我接触到张琴的机会也是非常多,每天都要看到好几次。

  每次一见到她我的魂就象失去了一样。

  我曾经一再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这样,不然我就在也成不了一个好教师。

  可是,肉体的欲望战胜了我的理智,我就是不能摆脱对张琴的变态的迷恋。

  我时常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她和哪个女同学在聊天,在做什么作业,在讲什么笑话。

  甚至在和学生谈心的时候,只要张琴小小的身影经过,我都难以克制自己,就象被施了魔法一样,立刻和谈心的同学心不在焉起来,总是难以克制的用眼睛的余光来偷偷瞄一下张琴。

  更另我痛苦的是,当张琴来问我题目的时候,我必须克服自己想要拥抱她那小小身躯的念头,当她聚精会神的听我给她解答题目的时候,我的脑海总是浮现起那晚,在皎洁的月光下,她那洁白的裸体。

  那白的躯干,那细腻的绒毛,就象闪电一样击打我的心房。

  我实在克服不了对她的迷恋,不过这迷恋我又不能表达。

  因为当今社会,对师生恋是反对的,而且张琴毕竟还是高一的小姑娘,有她自己将来的道路,我比她大七岁,怎么可能表示对她的喜爱呢?那实在是太过荒唐了。

  可是,我的内心却是极度的想再次拥抱这个可爱的姑娘,抚摸她那光滑的躯体。

  再次去寝室迷奸她?不行。

  那样太过危险,如果被发现,我是要进监狱的。

  而且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后,张琴每个礼拜都回家了,也没有那样的机会。

  内心的欲望强烈的腐蚀着我,而职业的道貌岸然又逼迫我为人师表。

  在这样的矛盾下,我想我要疯狂了,我必须要有所行动。

  可怕的欲望,邪恶的念头终于占据了上风,我还是决定实施我的计划,我必须再次得到张琴,而且是要安全的。

  于是我想,对于这样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对感情,对性还处于蒙胧的阶段,如何激发起她内心的渴望呢?如果她也有了这个渴望,不就好办多了吗?

  可是经过观察,张琴平时只和女同学来往,看着她那天真的笑脸,看着她那扁平的身材,我想,欲望的种子肯定还没有在她的瘦弱的体内萌发。

  怎么办?

  一天,我去教导处,看到了一张开除的通告。

  因为高二一个女生和男同学谈恋爱,最后怀孕,被学校开除了,家长正在办理相关适宜。

  我马上诧异于为什么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会差那么多呢?

  经过了解,教导主任告诉我,这个女生当时进校是年级前10的成绩,后来谈了恋爱,就成绩下降,最后开除了。

  我望着这通知,一个念头,一个坏念头、涌起心间。

  我的心在狂喜,不过我努力遏制自己的心态,除了教导处。

  在门口,我看到了一个身材丰满的女孩,腹部微微隆起,估计就是那个被开除的吧。

  我回到办公室定了下心,计划就油然而起。

  虽然这将可能害了一个女孩的一生,但是我的欲望驱使我去这样做。

  我喝了口水,暗自得意,2个月内,我又可以得到张琴了。

  其实我的计划也很简单,既然她那么清醇,那么我就要找一切机会调教她,让她尽快明白人事,最终被我掌握。

  心又在跳起,我终于成为一个恶魔。

  此时,班主任例会开始了,年级主任招呼我们去开会。

  在会上,校长照例又是讲了一大通废话,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受到了校长的表扬,因为我的严格管理,班级各个方面还算出色。

  可是如果此时他们剖开我的内心,他们了解到我的想法,他们将把我唾弃。

  首先我以管纪律为名,让一个调皮的男孩和张琴一起坐,增加她和男性接触的机会。

  这个男同学从初中就开始谈恋爱,决非善类,不过此时我反而希望他对我有所帮助。

  下课后,我故意把这个男生叫到办公室,声色俱厉的说:「小邵,你给我听好,张琴是个文静的姑娘,和她坐是对你纪律的帮助,如果你敢欺负她,我饶不了你。」又骂了一顿,我放他走了,因为我知道这个男的很叛逆,你越不让他做的事情他越喜欢做。

  希望他在被我批评后能够多多骚扰张琴。

  果然,张琴开始对小邵很反感,一点也不理睬他。

  不过时间能改变一切,慢慢他们关系也好了起来,渐渐的在下课后也有说有笑。

  表面上我还把张琴叫来,告诉她别理小邵,其实巴不得他们多交往。

  另外,我又借一切机会对张琴进行着性骚扰。

  一天中午,班级里没几个人。

  我照例去看纪律。

  一个女同学把张琴叫过去聊天,张琴懒得坐下,就上身趴在桌上,和那个女生聊的高兴。

  我一看她趴着的上身和因此微微翘起的臀部,发现是个好机会。

  马上从桌子间的空挡走过去,假装巡视纪律。

  走过张琴身边,我微微侧身,想挤过去。

  她也没让开。

  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假装站不稳,一下趴在了她的身上,我顺势用我的早已挺立的旗杆顶住张琴的臀部,一手扶住她的脖子。

  当然我必须马上起身,这时,我上身挺起,旗杆却还是用力顶住,我的旗杆能感觉到张琴颤动的臀部,那感觉真愉快!我马上对她说不好意思,张琴也没说什么,不过我看到了她的脸是很红的,眼神也在躲闪着我。

  不过,她应该感觉到了我坚硬的弟弟对她的冲击吧,这可能也是她在清醒状态时的第一次感受吧。

  一天,我没收了一本不堪入目的全性交图片的书本,我马上想到了骚扰张琴的好办法。

  我当天就布置了一些比较难的化学作业,果然,在晚自修的时候张琴就来问题目了。

  我拿出草稿纸和笔,演算了起来,讲了2分钟,我就借故去厕所。

  这时,我故意把抽屉开着,抽屉的最上面就放着那本黄色的书刊,是一幅男女性交的大特写。

  我慢吞吞的从厕所回来,悄悄地在办公室门口看了下,张琴果然正盯着抽屉看呢。

  我咳嗽一声,张琴马上把注意力转移到作业上,不过小脸红的可爱,显得手足无措。

  等我坐好后,恍然大悟的看着这黄色书刊对她说:「这是我没收来的,你看我们班的男同学多不正经。」一个礼拜后的星期六,我们照例进行考试。

  我批到张琴的卷子,看着她那娟秀的名字,分外带劲。

  分数一结,65分,退步了。

  望着这卷子,我笑了,因为我想到和张琴亲热的机会又来了。

  我再次看了卷子,批得异常严格,把她的分数改成了58分,不及格。

  然后把其他不及格的人的分数调高,当然,30多分40多分的是改不了的,这样全班就只有3个人不及格。

  中午,我就把成绩当着全班同学报了一下,张琴立刻就脸色煞白了。

  然后我又命令,不及格的同学必须在我办公室订正好才能回家。

  放学后,那些分数低的同学为了赶快回家,老早就到我这里订正来了。

  等我一个个讲好,轮到给订正张琴的时候,已经晚上6点了,于是我就说:

  「张琴,现在已经晚了,要不我们吃好饭,好好把这张卷子订正好?」张琴点了下头,去了食堂。

  这时候办公室就剩下我和另一个唐老师了。

  她说:「令狐老师那么负责啊,我可先走了啊!」我忙说:「呵呵,这个学生辅导好就走,唐老师,你先走吧。」门关上了,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到办公室的走廊上看了一下,由于今天是周末,老师都已经走完了,一个大校园里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真合我的心意。

  6点30分,张琴来了,无精打采的样子,我知道原因,这是她第一次考试不及格。

  我认真的和她分析完试卷,已经8点了。

  夜,已经笼罩了整个校园,我也要开始我的行动。

  张琴拿着订正好的卷子想走,我叫住她:「张琴,你最近有心事吗?成绩好像退步啊!而且心不在焉!」我的语气很重。

  张琴的眼眶里泪水立刻在打转了,弱不禁风的身子也在摇曳。

  我却还是严厉的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没有。」

  「说实话!」

  「真的没有。」

  「那一定有什么事情。」

  我追问道。

  看着我咄咄逼人的气势,张琴羞红了脸,用低得犹如蚊子叫似的声音说道:

  「小邵在追求我,可是我不喜欢他,现在我的心很烦。

  所以上课老是走神。「

  好样的小邵啊,果然如我所愿,我就趁热打铁,说道:「张琴,你很好,是个好学生,不谈恋爱。

  那么还烦恼什么呢?「

  张琴停顿了半天,羞红了脸,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老是想到那些下流的事情。」「下流?怎么可能呢你?那些下流事情啊。」

  我说。

  「我也不是故意的,最近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老是想着男女那方面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想的。

  老师,我该怎么办啊!「

  张琴问我。

  我一看机会来了,马上说:「你说的这个不下流的。

  是到了年纪,身体上自然有这样的需要,表明你已经张大了,今天我就教教你吧。「张琴迷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如何的教她。

  我还故意问:「你想了解清楚吗,这样以后就不会困扰了。」她点了的点头。

  我心里真是高兴的不得了。

  机会来了,虽然有点危险,但是我决定试一下。

  于是我让张琴走到我的办公桌旁,说道:「下面我说的一点也不下流,只是你还不大了解,所以不要害怕。

  老师不会害你。「

  于是我突然脱下我的牛仔裤和内裤,把早已经竖立的鸡吧拔了出来,显露在张琴的面前,龟头在颤动,上面的青筋清晰可见。

  张琴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扭过头去,慌张的想离开。

  当然,她是已经看到了我的鸡吧的,所以脸红的不得了。

  我也有些慌张,如果她说出去,那我就完蛋了。

  不过既然已经干了,那么只要硬着头皮干到底了。

  我把她拉住,告诉她说:「这就是男性的生殖器,你还没看到过吧,其实看了也不就是这样。

  来,放心大胆的看。「

  听了我的鼓励,张琴还是犹豫的很,不过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偷偷的瞄了我的鸡吧一眼。

  忙又把头扭了过去。

  这小女人的神情实在是诱人啊。

  看着张琴还能承受,也没有强烈的反感,我知道她其实也是有困惑,也是想知道这方面的知识。

  只是这个在中国家长不会讲,老师也不会教,所以现在由我这个严厉的老师教给他,把神秘的生殖器露在她面前,她只是有点诧异和奇怪罢了。

  我估计张琴不会说出去了,胆子就更大了。

  我一把拉住张琴的小手,想让她的手握住我的鸡吧,可是她在抗拒。

  我就鼓励她:「来啊,试试看,只是身体的一部分,没什么好害羞的。」然后就把她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鸡吧,上下套弄起来。

  在她柔软小手的抚摸下,我的鸡吧更加硬了。

  她温暖的小手就象电流一样刺激着我。

  我看着张琴,她的脸简直象个柿子。

  那扭捏的神情让我心头一荡,我一把把她抱近我的怀里,搂抱着她的细腰,让她继续替我手淫。

  虽然张琴的手只是机械的上下动着,不知道施加压力,可是那是说明她绝对不知道如何手淫,也从来没有干过。

  我美美的享受着,享受着这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感受。

  鸡吧在刺激下一跳一跳,似乎在抗议着什么,同时也粗大了许多。

  张琴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小声说:「老师,我看到过我弟弟的,很小的啊,你的怎么那么大啊?」我笑着说道:「你弟弟还小啊,老师已经发育了,而且人类的繁衍就要靠这个棍子一样的东西。

  知道叫什么吗?「

  张琴偷偷笑了下,小声说:「知道的,学过,叫阴茎。」张琴的胆子似乎也大了点,在抚摸我的同时也敢看着我的鸡吧了。

  在她的注视下,我的鸡吧更加粗大了,我感觉到了非常坚挺。

  张琴看了一会,笑着说道:「老师的毛真多。」我看着张琴已经放开许多了,就看着玩笑说:「那你的毛呢?多不多啊?」张琴一听,立刻跑开了,「老师怎么这样说我啊!」我站起身来,裤子脱落到了我的脚上,我的鸡吧高高挺起,向张琴走去。

  继续让她的手握住我的鸡吧。

  张琴就问了:「老师,这是干什么啊?」

  我就在等她问这话,马上接着说:「这是我要教你的,学了以后,如果你以后还想到这些不该想的事情,就可以用手自己解决了,这叫手淫。

  很有用的。「

  然后我一把就抱着她,搂抱着她的细腰,揉搓起她的小小的乳房。

  张琴马上就开始了反抗,似乎感觉到这样对她很不利。

  我就说:「别怕,试一下啊,老师不害你。」

  接着就用自己的口吻起她的樱桃小嘴,这样一来,她想说什么也说不出了。

  我能感到她的不顺从,但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我就必须干下去了。

  希望到时候一切太平。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在张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摸到了纽扣,熟练的把她的胸罩给解开了。

  一对小小的乳房就被我的手轻轻握住,虽然以前曾经抚摸过,但是长久的期待,使这乳房对我的吸引力更加增大,抚摸着乳房,我从内心感到了长久以来的满足。

  张琴的手已经离开了我的鸡吧,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她急于离开我。

  但是现在她被我抱着,嘴被我吻着,如何走的了。

  我的手用了点力气,就能感到挣扎更加强烈。

  我等她平平静了些,就说道:「张琴,别怕,好好享受啊,这就是你想了解的性。」但是小女孩毕竟是害怕和害羞的,而且这是她从来没有的经历。

  为了尽快搞定,避免夜长梦多,我低头,一张口就开始吮吸起张琴小小的乳头。

  这次,在灯光下,她的乳房清晰了,小小的乳晕,小小的乳头。

  我用舌尖刺激着她的乳头,张琴开始扭动了起来。

  不过我知道,这扭动不是反抗,而是因为她的性欲产生了。

  一明白这点,我就加紧步骤,轮流吮吸起来,张琴渐渐不反抗了,替代的是微微的喘息。

  我用舌尖轻轻碰着张琴的乳头,然后开始用手挤压她那小小的乳房。

  张琴的乳房绝对不是丰满的类型,不过确实是非常的坚挺,犹如一只骄傲的小母鸡,挺着高高的小胸部。

  这样的乳房,虽然不比那些丰胸,确是青春少女所独有的,令我意乱心迷,不能自已。

  张琴也开始了扭动和喘息,少了几分不从。

  我却开始迷惑了起来,作为她的老师,我该怎么办?继续下去,直到占有她?

  那么我在她的眼睛里绝对是个禽兽,如果给别人知道,那么我就是一个大混蛋。

  但是如果不继续,我还是将忍受我的性欲,忍受我的相思苦。

  或许,我的行动将改变这个女孩今后的一生,就是因为今天我的放纵。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矛盾,我真是不应该啊,不应该迈出当时的第一步。

  如果那晚的迷奸最多给她造成一时的痛苦,那么现在,在清醒状态下,我的行动将对我们造成如何的影响啊!

  我犹豫了,停止了动作,看了下张琴。

  这个小女孩却是由于初尝性的滋味,两眼迷离,嘴角含笑。

  对我的停顿似乎还有些诧异。

  或许,能够和她尊敬的老师亲热,初尝性味,她也是有所期盼吧。

  我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默许。

  我一咬牙,将手放入了她的校裤中,迅速经过她的小腹,触摸到了她的柔软的阴毛,然后摸到了她的阴部。

  她的腿是那么牢牢的夹着,让我无法下手,我把自己的脚插入了张琴的两腿间,分开她的腿,手就碰到了她的阴唇,潮湿的阴唇。

  张琴开始了颤抖,身体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

  虽然说是个小姑娘,让她靠着还是很累的。

  我让她转个身,靠着桌子,继续我的抚摸。

  我一手扶着她的腰,另一手的中指突然滑入她紧逼的阴道,张琴似乎感到了疼痛,微微动了下,我连忙把手拿出,然后再次轻轻的放入。

  几次一来,阴道分泌除了些液体,很黏稠。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露出一身肌肉,把张琴看呆了,然后我又把半推半就的张琴的衣服脱去,她下意识的用手挡住胸部。

  我又慢慢解开她的裤子,动作很慢,因为我怕她反感。

  最后,就剩一条小白短裤在她身上了。

  我将自己的龟头放在她的短裤外摩擦,没多少时间,她的短裤就被她的淫水所湿润。

  张琴也明白接下去要发生什么了,脸更加红了。

  我再也不能忍受,看着她那娇羞的脸庞,我终于狠心除下她的短裤,然后和她拥抱在一起。

  我感到了张琴在我的怀里颤抖。

  由于身高的关系,我的鸡吧顶着她的小腹,根本碰不到鸡吧改去的地方。

  我温柔的将张琴转过身,让她用双手扶着桌子,张琴也不明白为什么,就照我的意思做了。

  我从后面抱着她,继续抚摸她的乳房,看着她扭动的臀部,吻着她的脖子,然后我从抽屉拿出安全套,套在鸡吧上,说:「这是安全套,可以避免你的怀孕。」然后我分开她的腿,将鸡吧顶在了她的阴部上。

  张琴有点紧张,拼命将臀部向前,这样我根本进不去。

  我只有抓着她的腰,将鸡吧顶着,由于角度不对,还是进不去。

  于是我就放弃了这个姿势。

  我把她转过来,让她坐在桌子上,然后举起她的腿,这样,张琴美美的阴部就完全暴露了。

  我的鸡吧也很容易的放在了她的洞口,张琴羞涩的扭转了头。

  我慢慢用力,半个龟头就进了她的阴部。

  可能是已经性交过了,所以张琴也没有什么疼痛。

  我突然粗暴起来,因为我喜欢看着她被我蹂躏的样子,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就腰一挺,整个鸡吧全部进入了张琴温暖柔软的阴部。

  「啊——」张琴叫道,「痛啊,痛……」

  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我却无比的满足,我内心却在责骂自己这个混蛋,我只有说:「琴,别叫,会好的。」然后就开始了抽插起来,不过动作慢了些,也温柔了些,不过每次都是插到底部,碰到她阴道的尽头。

  张琴咬着嘴唇,忍受着痛苦,不过她还是知道不叫出来的。

  我看着自己鸡吧的进进出出,突然问道:「张琴,你不是处女啊,已经性交过了吗?」面对我的明知故问,张琴哭了:「老师,我也不知道啊。

  一个晚上我不知道怎么的,失身了,而且是谁都不知道。「看着蒙在鼓里的张琴,我暗自得益。

  就安慰道:「没关系的,别怕,以后我会爱你的。」爱她,我也不知道,面对我的谎言,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相信。

  她的阴唇包裹着我的阴茎,充血的阴蒂却露了出来。

  我开始摸起了张琴的阴蒂,她立刻给了我激烈的反应,我感到她分泌了很多液体,使我的进出很轻松,于是我再次让她趴着,搞起了我最喜欢的母狗式。

  张琴的手扶着桌子,身体随着我的摆动而摆动,长发垂落,遮着她的眼睛,简直是个小荡妇的样子。

  于是我加大了自己抽插的频率和幅度,张琴也开始了呻吟,「老师,轻点,哦,轻点……」那柔弱的声音,让我无比满足。

  张琴的淫水湿润了她的阴部,是我在抽插的时候啪啪有声,真是美妙的感觉。

  已经抽插10分钟了,我本以为自己要射精了,可是面对张琴,我却丝毫没有疲软的意思。

  张琴却是气喘不已,突然,我感到了她阴道剧烈的痉挛,一股液体涌出她的阴道,她也无力的啪在那里,她的高潮到了。

  看着东风无力百花残的柔弱的她,看着因为高潮而呻吟的她,我感到了几个月来的满足,同时又在深深自责。

  不过,我又玩起了花样,我坐在椅子上,让张琴自己坐在我的鸡吧上,随她自己运动。

  因为张琴是第一次,所以当她痛苦的把鸡吧塞进她的阴道,坐到我身上的时候,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改如何动。

  不过还好,她非常轻,我就抱着她摇动起来,冲各个方向刺激她的阴道,用双手大力挤压她的乳房。

  又过了几分钟,我感到了快不行了,就拔出阴茎,再次变换她的姿势,让她躺在桌子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我一下又一下的大力抽插,张琴努力的咬着嘴唇,我努力忍住,低头看着我们紧密结合的下身,看着她包裹着我鸡吧的阴唇,一个冲动,精液一涌而出。

  我趴了一会儿,抽出了我渐渐疲软的阴茎,说:「张琴,这就是性,感觉如何?」张琴不好意思,轻轻的说:「痛啊,老师。」

  我马上问:「不刺激吗?」

  她红着脸不出声,过了半晌,说道:「有很奇怪的感觉。」这时,我突然听到窗户外有点声音,非常紧张,连衣服也来不及穿,就跑去打开门,没人。

  不过我还是紧张得很。

  回到办公室,赶忙穿好衣服,把张琴送回了寝室。

  看着张琴将要上楼的背影,那窄小的肩,那平平的臀部,想着刚才她承受我的摧残,我的罪恶感油然而生,我连忙叫住了她:「张琴,刚才老师可能做的不对,你能、你能……」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张琴却是很聪明,幽怨的说:「老师,我不会说的。」然后轻轻的上了楼。

  风起了,我感到了一丝凉意,性欲过后的我非常清醒,一次性爱又如何呢?

  干过之后我又得到了些什么呢?我就不能摆脱对肉欲的依托吗?我悔恨的走回了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