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我还是个文艺青年,看文艺电影,唱歌弹琴,所以在单位里很受姑娘们的喜爱。娜就是我那个时候开始暧昧的,但是她的家教很好也很正统,我们从来都没有任何出格的事情发生,后来我在单位做大,调往别的城市独当一面,我们也就只能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了。
时光荏苒,转眼已经认识快两年了,这天早上,她突然给我发信息问我过得好吗,我直觉她应该孤单寂寞了,果然她告诉我老公又出差了,我又一次求约,她有一次拒绝了我,让我此生就留下这样一个遗憾吧,我无语凝噎,又能如何呢?

  是夜,酒醉,我冲动之下买了一张去她城市的火车票踏上了见她的旅程,路上我发信息告诉她我的行程,她很惊讶,不相信我会这样,我给她看了车票,她沉默半晌告诉我来了也不见,我说见不见我已经在路上,一切随她。

  列车到站已经近中午,跨出出站口,我就看到她聘聘站在那儿,我走上前,没有问为什么,只是说“你先尽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饭吧!”她点头说好。

  简单吃过饭,我走向附近的酒店,说去休息一下,让她上去和我聊聊,她让我先过去,然后告诉她房间号,她自己上去。我开好房间,告诉她房号,等她。

  敲门声传来,打开门,我一把把她拉进来,随手关上门,把她抱在怀里,急切的寻找她的唇,吻她。她热烈的回应着,语言已经多余,肢体是最好的表达。我们纠缠着走到床边,已是衣衫不整,我坚硬似铁,她湿润如泉……我直接进入了她,巨大的肉棒插入她芳草地中的泉眼,我们同时吟哦出声,这一刻,我们已期待太久……她的洞穴湿热紧致,紧裹但又不涩辙,她的阴唇饱满娇嫩,随着我的抽插蠕动开合,我的速度并不快,我要仔细体会这来之不易的交合,感受这终于到来的融入……我把她的腿扛在肩头,脸颊摩擦她的丝袜。我揉搓她饱满的双乳,指尖掌心柔软滑腻。我看着她绯红的脸颊,鼻端嗅着胴体的芳香。

  她迎合着,扭动着,双臂环过我的脖颈,拉我伏在她的肉体,迷情呻吟,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和力度,要给她更大的快乐,自己也努力向潮峰攀爬。

  我们来不及也不想变换姿势,我们也无暇言语,我们只想在运动中,迸发这遥望终极的快乐!她的胸罩没来得及脱掉,只是解开了搭扣,松松的被推上去,露出饱满的乳房和挺立的乳头,她的内裤也没有脱掉,只是被拨开到一边,露出草地和洞穴,方便我的抽插,这样的场景,没有显得累赘,反而更加淫靡的刺激着我们。

  终于,在一阵密集的抽插中,我到达喷发的边缘,坚挺的肉棒愈加膨胀,手臂紧紧扒住她的双肩,腰腿连续用力,耷垂的阴囊快速拍击她的会阴,奏响单调而又急促的鼓点,仿佛要把那两个蛋蛋也送入那泥泞的无底洞。她也感觉到我的状况,双腿盘在我的腰际,配合我的节奏一张一驰,我的共同努力着,向着快乐的顶峰冲刺……在一声长吟中,我轰然倒塌,喷薄而出,淤积的欲望冲破堤坝,伴随着一阵阵悸动,一股股怒射进她的花房,我毫无顾忌的内射了,我早已知道她做了节育,不用担心。她的四肢也紧紧箍住我的身体,洞穴紧缩,压榨我的精华,我们一起云歇雨住。

  良久,她四肢渐软,我也滚落床畔,我搂着她,亲吻她的脸颊,轻抚她的短发“娜,好么?我好舒服!”她窝在我怀里,抚摸我的身体,不语。温存一阵,我起身清洁,看到床单湿了一片,拉她起身“起来弄一下吧!湿了这么多。”

  “都是你的,不是我的”她有些羞恼的说。我分开她的腿,为她擦拭“好好好,都是我的,和你没关系,去冲洗一下吧!”她张开手,如同小女孩般撒娇“你抱我去”

  我抄起她的腿弯,揽起她的肩下,她的手环过我的脖颈,我一发力,抱起了她,走向卫生间,她“呵呵”轻笑着,埋首在我胸前。我边走边说“你真不轻,我原来说的抱着你边走边爱爱,估计做不到了。”

  “讨厌,说我胖是吧!”她拧了一下我背上的肉。

  “不是,你的身材正是我喜欢的,但重量有些吃不消,我老了,力气不行了,不怨你。”

  “哼!谅你也不敢嫌我。”她小女生一样晃动脚丫。

  在卫生间里,我们除去身上所有布料,袒裸相对,让水流冲刷那些由肾上腺素和运动产生的液渍。她的身体,丰腴温热,她的肌肤,紧致细腻,她的毛发,乌黑油亮。这是一个健康的,有着旺盛欲望的女人,她的生命,应该在男人的耕耘浇灌下蓬勃,她的土地,应该在铁犁的深翻中绽放。她花期未尽,不应该在干涸煎熬中凋零。我抚摸着她的胴体,轻声在她耳边说“你真好!我好久没有这样痛快了,谢谢你!”

  她依着我,一手抚摸我的小弟弟“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你的好大,好有劲。”

  我抚摸她的乳房,把玩她的乳头“今天,让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擦干身体出来,我让她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腿跨在沙发两边扶手上,我蹲下来,轻轻分开她饱满的阴唇,里面是鲜红的嫩肉,布满褶皱,微微蠕动着,分泌着汁液,我低下头去,伸出舌尖,直接探入洞穴,撩拨那嫩肉,她娇吟出声,扭动身子,双手抱住我的头,十指摩挲我的头发。我舌尖上撩,挑动她的阴蒂,让那肉痘愈发膨胀,我猛的含住她的阴唇,吮吸她的整个阴部,她一声长吟,双手用力把我的头按向腿间,仿佛要把我整个按进她的身体……我吱咂有声的吸啯,点点按按的撩拨,然后突然停止不动,她不耐的起伏耸动,主动寻找摩擦的快乐。我的手握住她的乳房,捏掐她的乳头,她的腿用力夹住我的头,脚搭在我的后背,不安的扭动……我努力挣扎出快要让我窒息的空间,微仰头对她说“想要的时候就告诉我。”她拉起我的胳膊“现在就要,快进来……”

  我起身把坚挺抵在她水帘洞口,鸡蛋大小的龟头缓缓探入,然后猛力一插,她头向后一仰,胸部挺起,然后僵住,口中“啊”的一声大叫。我不管不顾的压住她的大腿,俯身一阵狂轰滥炸,她的呻吟不成曲调,头扭来扭去,毫无形象……我让她的手环过我的脖颈,托起她的大腿,把她抱起,插了几下,放在窗台上,搂着她的腰,站直身体,又一阵疾风暴雨,她向后斜仰着,双腿无力下垂,任我鞭挞……我拉她下来,一条腿踩在沙发上,一腿站立,微斜身体,轻插缓送,她手臂支撑着窗台,乳波荡漾……我反转她的身体,让她在我身前撑住窗台,翘起屁股,我拉住她的腰胯,狠插狂攻,她颤抖着,语不成调……我握住她下垂的两团软肉,扭动她的身躯,用小弟弟推动她挪到床边,压住她,用力撞击她的丰臀,“啪啪”作响,她埋首呜咽,双手无意识的撕扯床单……我搬动她的身体,侧身躺下,缓缓撤出,缓缓进入,每次都是撤离洞口再尽根而入,她的手向后伸出,胡乱的想要抓住什么……我抱住她的一条大腿,扛在肩上,斜刺而入,屁股下是温热大腿,怀里是圆润大腿,交合处是白色泡沫,打缕毛发,一片淫靡,我插到底,旋转摩擦,她如同沙滩上涸泽之鱼,微张着嘴,发出“呃呃”之声……我放下她的大腿,正面压迫她,吻上她的唇,双舌纠缠,双腿跨在她腰间,让她双腿并拢,滑腻的巷道让我无处着力,我需要紧迫的感觉,她已无力迎合,任我为所欲为……当我把膨胀的坚挺深深抵入,射出子弹时,她也用残余之力紧缩着巷道,痉挛着对我压榨反击……我大喘着趴在她身上,久久不动,仿佛被她吸干了精力,她也瘫软不动,房间里,只有喘息声和交合的味道,温热淫靡……我们竟然就这样睡去,一番大战,让我们的精力和体力都已不堪承受,醒来已是华灯初上,我们起身整理一下,去外面吃饭,她杏眼带春,面色瑰丽,我略带疲惫,身体微酸。男人总是开始激情四射,斗志昂扬,过后留下萎靡,女人恰恰相反,开始逆来顺受,被动应付,最后却是欢欣绽放,春情灿烂,不知道究竟是谁吃亏沾光。

  酒足饭饱,我又重新焕发斗志,回到房间就把她全身脱光,按在床上细细把玩,我吻遍她的全身,轻轻呵她的痒,撩拨她的敏感,她吮吸我的肉棒,舔弄我的蛋蛋,让我傲然屹立……我把龟头埋入她的洞口,轻轻拨动“要不要,娜娜……”杏吧首发

  “要……”她扭动身躯,伸手拉我。

  我推开她的手“要什么?”

  “要你插进来……”

  “要什么插进去?鸡巴吗?”

  “嗯……”

  “插到哪里?屄里面吗?”

  “嗯……”

  “插进去干什么?说呀!”

  她摇头不语。

  “说,插进去干什么?肏你吗?”

  “嗯……”

  “肏你哪里?”

  她不耐的推倒我,跨上来,扶着我的鸡巴,坐下来一下吞进,口中发出满足的呻吟……我扶着她的腰,控制着节奏让她起伏,问她“到底了吗?舒服吗?”

  “舒服,好胀,好满……”

  “我肏你舒服还是你肏我舒服?”我把玩她的乳房。

  “都舒服……”她的手撑着我的胸。

  “最喜欢我怎么肏你?”

  “抱着我肏”杏吧首发

  我起身坐起,抱她入怀“不行啊!没那么大力气抱着你肏,这样抱着行吗?”

  “嗯……”我们耸动摩擦,没有撞击的力度,但肉贴肉的摩擦让我们觉得更紧密。

  她累了,软软的不动,我压她下去,龟头在洞口缓动“说要我肏你就进去”

  “不……”

  我猛的插到底,旋转两下又拔出“说不说……”

  “啊……肏我……”

  “用什么肏?”我插到底不动。

  她扭动着“用鸡巴……”

  “肏哪里?”我轻轻插着。

  “肏我的屄……快点……”她耐不住我的挑逗。

  我一阵猛攻,她呻吟一片。“你的屄好骚,都是水,你听……”

  她一阵紧缩“夹死你……”

  “骚屄,干死你……”粗言秽语也让我激动不已。

  我翻转她的身体,让她跪趴着,我从后面进去,一边抽插一边怕打她的屁股“骚屄还挺紧的,挨肏舒服不?”

  她向后挺动着“舒服,大鸡吧肏的好舒服……”

  “以后天天肏你行不?”

  “嗯……天天肏我吧!肏死我吧……”最原始的情绪被激发荡漾……我累了,又让她上来,“看着我是怎么肏你的,自己摸摸你的屄……”她低头看鸡巴在她屄里进出,带出汩汩泡沫。她抚摸自己的阴蒂,追寻更大的快感。我调教着她,激发原始的欲望。最后,我让她用乳沟夹着我的鸡巴,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享受凌辱她的快感……平复下来,清洁完毕,她窝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我抚摸着她“不虚此行,不枉此生啊!宝贝儿!我们第一次是做爱,是情的升华,第二次是性交,是为了快乐,第三次是肏屄,是上天给我们最基本也是最大的快乐!好爽!你呢?”

  “嗯!为爱而作,为做而作,为情趣而作,我终于体会到女人极致的快乐了,谢谢你!你好厉害!”杏吧首发

  “嘿嘿!上苍给我们身体这个功能,我们就要充分利用,世俗用文明禁锢欲望的原罪,只要我们正确理智对待,突破禁锢就能获得最大的快乐,是不是啊!”

  “是,可我舍不得它了怎么办?”她摆弄我疲软的鸡鸡。

  “那就留下它吧!让它天天陪你。”

  “好!”她低下头去,含住鸡鸡,用力一咬。



  起身清洁一下,距离,在地图上都没有我鸡鸡长,奈何,终归不是身边,鞭长莫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