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2729  第10回:惊喜  才上班几天的文仑,工作明显地越来越多,便如今天,文仑忙得连吃午餐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叫女职员为他在饭堂带回一个便当,草草了事,直到接近下班时间,志贤才来到他的房间,看见文仑仍是趴在办公桌上,不由问道:「甚么?还在忙吗?」  文仑看也不看他一眼,继续埋头苦干,嘴裡说道:「不要说了,今日池袋分店给一名客人投诉,弄得人人风声鹤唳,桑田便把这件事交由我处理,一会儿我还要到那裡走一趟呢。」  志贤一笑:「现在都快六点了,你还不动身。」  文仑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是么……已经六点钟!」看一看腕表,立即弹起身子:「我要马上去了,你要来吗?」一边说一边收拾桌上的文件。  「也好,便一起去罢,我也想看看你的工作能力。」                □□□  池袋分店位于池袋车站东口的繁华街,当你走出车站时,迎接你的却是一包包免费的宣传纸巾,还未走完一条街,纸巾已多到双手拿不下。  这裡还有一个特点,无论走在东池袋或西池袋,总会见到街上一群群穿着橙色长大褛的男孩,或是染了一头金髮,穿着超短迷你裙的女孩,迎着寒风,不停向途人派发的士高宣传单。若给你碰上一个热情的小妞,她更会半推半拉,拖着你进去狂欢。  「SWEET」是东丸其中一个连锁食店的商标,全日本有近百间分店,店内全以粉红色作装饰,并且以士多啤梨为商标形象,无论餐具、桌巾、甚至是椅子,都有一颗红身黑点的士多啤梨,极具时代气色,而光顾的客人,大多以年轻人为主。  文仑二人才踏进池袋分店,便有女侍应上前招呼,文仑从口袋掏出职员証,并道:「我是总社业务一课的部长,他是业务二课的李部长,我是为了有关客人投诉一事而来,想见这裡的中田店长。」  女待应先是一愕,她确没想到眼前这对年轻人,竟然会是总社的部长。只见那名女待应连忙躬身,说道:「中田店长正在办公室,请两位部长跟我来。」  中田店长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当知道二人是总社派来的部长,礼貌地招呼二人坐下,并说出今日发生的事情。  事件是出在一名男顾客身上,原来他要了一杯雪糕咖啡,但送来的只是一般咖啡,便要求一名女侍应为他更换,女侍应无奈,只好为他从新换过,但她才一转身,便和身旁另一个侍应说,这位客人明明是说要咖啡的,但她这句说话,刚巧被那个客人听见,便即大骂起来。最后由店长亲自出马道歉,才把事件平息,但那名客人还不死心,直接向总社投诉,要求严惩那名女职员。  文仑听后,向中田店长问道:「这名女职员过往在工作方面如何?」  中田店长点头道:「还算不错,但今天的事实在……」  「我明白。」文仑接着道:「那名女职员现在在这裡么?」  「还在,我马上叫她进来。」不多久,中田店长带着一个身材胖胖的女职员走进来。  文仑打量着她,问道:「妳就是三岛杏子?」  「是。」她微微点头,似乎有点害怕的样子。  「刚才中田店长已经把事情说了,但妳要记住,为了我们公司的声誉,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能开罪顾客,连背后说顾客的不是,都是不应该的行为。在妳的个人资料显示,妳已经在这裡工作了四年,对不对?」  那名女职员听他这样间,还以为凶多吉少,不禁讷然起来:「是,是……」  文仑点了点头:「中田店长说妳过往很少出错,况且妳又是首次犯错,既然这样,我就不再追究下去,但可不能再犯,妳明白吗?」  那名女职员放下心头大石,不住口说「是」,不用被严惩或开除,自然是值得开心的了。  二人离开了池袋分店,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文仑向志贤提出,想在这裡用了晚饭才回家。  志贤没有意见,便在东池袋的横街转来转去找食店,却发现一间名叫「小次郎」的店子,看见店前竟然聚了十多人,敢情都是等候位子的客人。  文仑上前一看,原来是一间带有中国口味的日式店子,价钱很是大众化,便向身旁的志贤道:「咱们也等等吧,看来很不错的样子。」  约莫三十分钟后,终于有坐位了。二人进内坐下,看见牆壁上贴满食品的照片,并附上价目。文仑用广东话指着牆上的菜色,开始言三语四的找寻食物。突然,一张纯正广东口音在旁响起:「两位不妨试试咱们的煎饺子,这是本店的招牌货。」  二人微感愕然,同时抬头望向那人,见是一名身穿雪白厨房服的年轻侍应,光凭那人刚才的口音,日本人是绝对说不出这个水准,知道大家都是中国人,文仑好奇起来,笑问道:「你也是来自香港?」  「不,我是大陆来的侨生,从广州来日本念书,这店子裡除了一名大厨外,其他职员都是和我一样,全是中国来日本念书的学生。」  文仑笑道:「确实很少见呢,满店员工都是中国人,而且还是广州人。」  那侍应笑道:「没法子啦,日本人都不愿意开夜班,只剩下我们这些中国侨生肯做,人工又便宜,又卖力。」  文仑道:「这个确是事实,身处异地,不卖力点又如何活下去。」  两人点了东西,正在闲聊间,忽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响起:「两位部长也来这裡吃饭,真是很巧哦。」  二人抬头一看,竟然是洋平,志贤笑道:「原来你也来了,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紫薇,我们就坐在那边。」洋平用手一指。  循着方向望去,果然看见紫薇坐在那裡,还礼貌地向二人点了点头。  洋平道:「既然这么巧,相请不如偶遇,两位部长就过来一起坐,好么?」  文仑连忙抢先道:「不用了,咱们还在等朋友,下一次吧。」  「这样,我就不打扰了。」话后回到自己的坐位。  志贤奇怪起来,向文仑问道:「我们还有朋友来吗,是哪一个?」  「你这个人怎会如此不通气,他们一对儿出来玩,咱们怎能作电灯泡。」说着仰起头,喝了一口日本啤酒。  文仑看见二人在一起,心裡虽然有点不舒服,但他又能够怎样!直到今天,文仑终于可以断定,他们确是男女朋友的关係了,亦同时让他接受另一件事实,便是他和紫薇已经肯定无缘。                □□□  几日后,文仑接到一个内线电话,竟然是茵茵,约会他下班后在街角的咖啡室见面。  文仑刚走进咖啡室,远远看见茵茵已经在坐,文仑坐下后,要了一杯咖啡,笑着道:「刚才接到妳的电话,真是有点意外。」  茵茵小嘴一翘:「若不是有事要找你,我才没功夫给你电话。」  文仑听后有点不解:「到底是甚么事?」  「我先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必须要老实告诉我,我才会和你说。」  「是私人问题?」文仑更感疑惑:「妳且说说看,若然我可以和妳说,当然没问题。」  茵茵牢牢盯着他,样子极为认真,问道:「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原来妳是问这个。」文仑立即坐直身躯,鬆了一口大气,笑问道:「难道妳想做我的女朋友不成?」  「我是说正经话,并不是和你说笑,快点回答我。」茵茵瞪了他一眼。  文仑微微一笑:「既然妳想知道,我亦不妨坦白说,普通女朋友,我多到数都数不清,若说到亲密女朋友,以前确实有过,但现在没有。」  茵茵皱紧眉头,似乎有点怀疑:「我不相信,以你这个条件,怎会没有女朋友!」  文仑肯定道:「我说是真的,妳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妳问这个作甚么?」  茵茵没有回答他,依然瞬也不瞬看着他,像要深思他的说话真假。就在这时,侍应送上咖啡,文仑开始加糖,一边问道:「我已经说了,妳为何又不说话,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会约我和紫薇出来吃顿饭,我叫你直接和她说,你有说吗?」  文仑不由一怔,摇头道:「我……我刚来到东丸,近日工作实在有点忙,打算迟些日子才约会妳们。」  「我看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因为紫薇已经有了男朋友,不方便约会她,所以才迟迟不敢对她说,对不对?」  文仑无法否认,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之一,主要是我不想让洋平有所误会,伤害了他们二人的感情。」  说到这裡,茵茵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这一次我再认真地问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不能说半句假话。」  文仑越来越感觉奇怪,更不明白茵茵为何像似审犯人一样,而且不停地发问。当下微微一笑,问道:「妳又想知道甚么?」  「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对紫薇有意思,很想追求她?」  「我……」文仑确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一时间实不知如何回答她,最后仍是鼓足?气:「我也不想说假话,这确是事实,但我当时不知她已有了男朋友,所以……」  茵茵没待他说完,已截住他的话头:「要是她没有男朋友呢?」  文仑笑道:「这个我当然高兴,但妳不要说笑了,事实已摆在眼前,妳不要和我说洋平不是她的男朋友,这个我可不相信!」  「没错,洋平本来确是她的男朋友。唉!现在我该怎么说好呢!总之紫薇一直以来,并不是很喜欢他,从今天起,他们的关係已经划清了界线,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文仑实在难以相信:「这……这怎会有可能,我几天前明明……明明看见他们出双入对,这还会是假。」  茵茵盯着他道:「你是说那天在池袋碰见他们,是这样吧!但据我所知,那天是紫薇主动约他见面,是要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意,还说要和他分手,洋平虽然多番恳求,但紫薇心意已决,全不理会他是否应承,这几天下来,洋平的电话她一概不接。」  文仑有点错愕:「是这样么,他们发生了甚么事?」  「这方面我不便告诉你,因为这是他们二人的事,但紫薇的心事,我是最清楚不过,她是我的表姐,大家从小玩到大,而且我们还住在一块,甚么事情都会谈,相信最了解她的人,非我莫属。」  文仑的眼睛绽出一绺莫明的疑惑,问道:「妳今天约我出来是……」  茵茵叹道:「有一件事,我也不妨对你说。紫薇这几日来,总是闷闷不乐,连我看见都为她担心起来!我问她为了什么,她就是不肯说。直到昨天晚上,我实在不忍再看见她这副模样,就缠了她一夜,才知道全是因为你。」  「因为我!」文仑大感惊讶:「因为我什么,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开罪她?」  「你不用紧张,我并没有说你得罪她。」茵茵看见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模样,不禁有点好笑:「其实我表姐是因为你一直不睬她,连多望她一眼都没有,所以才会悒悒不欢。你可知道,我早就发现表姐近日有点不妥,自从那日她在新宿遇见你之后,她每晚都是抱着Q太郎睡觉,起先我还以为她喜欢这个毛娃娃,才会抱着它睡觉,但后来我发现并非这样,每当我和她在闲聊间一提起你,紫薇就会一反常态,立即精神起来!那时,我就知道她对你有意思了。」  文仑越听越高兴,心头忍不住「噗噗」乱跳。  茵茵接着道:「只因为我表姐素来内向,人又容易害羞,不敢向外人开声表白而已。但我知道,虽然她并不很喜欢洋平,但洋平毕竟是她男朋友,紫薇为了此事,不时暗自地发愁,那种痛苦的心情,谅你也不会明白!」  文仑听到这裡,突然一拍大腿,骂道:「我这个人真蠢,真是该打!现在紫薇在哪裡,就算洋平现在仍是她的男朋友,这又如何,只要他们还没结婚,我都有追求紫薇的权利。她是在家吗,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我现在要打电话给她。」  茵茵不知好气还是好笑,说道:「看你,突然又会急成这个样子。」  文仑发急道:「妳行行好,我今晚有很多说话要和她说,妳就告诉我吧。」  茵茵伸出手掌:「手提电话借给我。」  文仑连忙取出电话交给她,茵茵快速地按了号码,不一会,电话已有人回应:「是紫薇吗?我是借沉部长的电话打给妳,妳若想和他说话,就打这个电话找他,现在他在我身边,正在等妳的电话。」她一口气说完。  文仑在旁叫道:「喂!给我和紫薇通话……」茵茵却没有理会他,手指一按,便断线了。  茵茵道:「她如果想和你说话,自然会来电话,若不然,你就没希望了。」随即将电话递回给他。  文仑接过电话,将电话放在桌面上,张大眼睛,目不交睫的盯着。  时间不住地流走,五分钟,十分钟,电话还没有响起来,文仑开始如芒在背,身子犹如鏊盘上的蚂蚁,向茵茵问道:「她会不会打来,我给她电话好吗?」  「你急个甚么,要来自然会来,急也没有用。」茵茵显得泰然自若。  文仑心裡好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落!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文仑急不可待抢过电话:「喂,喂,妳是紫薇吗?」  电话裡沉默一片,全无半点声息,这下可急坏文仑了:「妳是紫薇吗?我是文仑呀,求求妳和我说句话好吗?」  接着电话传来一张温柔清脆的声音:「我是紫薇,茵茵在吗?我想和她说话。」  「她在,但……但我想先和妳说。」文仑定一定神:「紫薇,我想见一见妳,我有很多说话要和你说,妳可以出来吗?」  「我……」静默一会,紫薇终于道:「好吧,你现在哪裡?」  「妳在家是不是,我来找你?」文仑气急败坏道:「我会叫茵茵带路,妳等我,我很快便会到。」  「你对茵茵说,半小时后,我会在家裡附近的爱诗咖啡室。」  「好,我马上来,爱诗咖啡室,对吗?」  「嗯!我要收线了,一会见。」接着全然静止,紫薇显然是收线声。  茵茵笑着问道:「紫薇在爱诗咖啡室等你?」  「嗯,今次很多谢妳,咱们现在就去。」文仑连忙拿起桌上的账单,而他的心思,早就飞到爱诗咖啡室去了。                □□□  由青山明治大街转左,进入一条幽静的横街不远,便看见爱诗咖啡室的一个小小木招牌。二人走出计程车,文仑快步向咖啡室门口走去,茵茵突然在后叫住他:「我不去了,你自己进去吧。」  文仑立即打住脚步,回头问道:「为甚么,一起进去好吗?」  「对不起,今晚我要看电视剧集,此剧我正在煲得半生半熟,还有三集就大结局,怎能不看。对不起,我要回家了,拜拜……」一挥手,转身便走。  文仑大急起来,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她,双手合拾道:「拜託,拜託,请妳不要走,我素知妳是大好人,送佛送到西嘛。」  茵茵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你这个人好不缠人,你们见面又关我什么事,我可不想作电灯泡,在你们旁边碍手碍脚!」  文仑恳求道:「求求妳帮个忙,没有妳在场,紫薇一定会感到很尴尬。」  茵茵略一沉吟,点头道:「也有几分道理,念着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本小姐就破例一次,就陪你俩坐一会,走吧。」  文仑心中大喜,二人匆匆推门而入,站在咖啡店门口四下张望,发现紫薇正单独坐在靠牆的位子上,正好张望过来。茵茵向她扬扬手,二人连忙走上前去,茵茵笑道:「妳来得挺早喔,是不是很心急想看看我们的沉部长呢?」  「不要乱说嘛,我也是刚刚到。」紫薇脸上一红,轻声说着。  二人点了饮品,气氛突然变得侷促起来,文仑和紫薇虽然面对面坐着,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半句说话来,只见紫薇螓首低垂,看着眼前的饮品,脸上映着微红,更显她清丽迷人。  茵茵在旁看见,不停地摇着头:「唉,我真不知怎样说才好!看看你们二人,一个终日想着对方,朝夕闷闷不乐;一个接了电话,便心急如焚,惟恐坐火箭也嫌慢!好了,现在大家见面了,却又一声不响,真不知你们弄甚么!」  文仑呆愣片刻,终于开口道:「对……对不起,茵茵已经和我说清楚了。」  紫薇听见,把头垂得更低,不敢和文仑的目光相接。  「唉!」茵茵实在看不过眼,摇头叹道:「你呀,这句说话不是很多馀吗!既然我和你一起来,紫薇再蠢也知道我和你说清楚了,你为何不乾脆利落说,我好喜欢妳呀,自从那天遇见妳之后,日夜都想着妳。这不是更直截了当。」  紫薇听得脸上更红,斜睨她一眼。  茵茵的一番说话,令文仑更觉难以开声!这确实是个很尴尬的场面,他活了这么大年纪,何曾在女孩子面前说过这等肉麻的说话。  「我,我……」平时言语流利的文仑,现在看着眼前的紫薇,竟然结结巴巴起来:「我不知该怎样说才是……」  「你不知怎样说,就由我来替你说好吗?」茵茵瞪了他一眼,便靠到紫薇的耳边来:「这个溷人呀,原来也是和妳一样,竟然同样在玩一见钟情这档子事,若不是我告诉他妳和洋平已经一刀两段,恐怕他永远都不敢和妳说半句话。好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瞧来我还是回家看剧集好了。」  第11回:交往  紫薇听见茵茵要离开,怎肯依她,连忙道:「不……妳不要走!」紫薇一手扯着她:「陪一陪人家嘛。」  茵茵看着紫薇,一笑道:「妳又怎么呀,开场白我已经为你们说了,打后那些卿卿我我的说话,难道还要我来代说吗?」  文仑知道紫薇害羞,打算岔开话题,先行安抚一下这个尴尬场面,说道:「茵茵妳多坐一会吧,我还有些问题想问妳。」  茵茵顿感无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双手支腮,撑着头把眼睛交替地望向二人:「想问什么就快点问,本姑娘还要回去看电视。」  文仑瞧着眼前两个大美人,徐徐问道:「假若我没有猜错,你二人都是台湾侨胞,是吗?」  茵茵摇头道:「不完全是对,紫薇是纯中国人,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台湾人,而我原名叫梁芷茵,父亲虽然是中国人,但他很早已入籍日本,因此我是地道的日本人。」  「这么说妳是日本国籍了,但紫薇呢?」  「我虽然全身都是中国血统,但我确是日本人,本来中裔日本人必须改一个日本姓氏,还好我父亲保留了原有姓氏。关于紫薇,因为有日本当地人作担保,她只是拥有日本永住权,因为她还没归化日籍,因此身份依然不是日本人。而我母亲是紫薇母亲的胞妹,我和紫薇是表姐妹关係. 」  文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又问:「你们都是在日本长大?」  「我和紫薇都是在日本出生。」茵茵不耐烦地皱皱眉头:「你问完了没有?现在到我来问你。」  文仑一笑:「妳问吧。」  茵茵支着腮问:「我曾看过你们二人的履历,李部长真的是李氏集团的太子爷吗?」  文仑「嗯」声称是,便把他和志贤的关係和二人说了,再问道:「妳们在东丸任职很久了吗?」  茵茵道:「咱们才念完高中,津本社长就介绍我们进入东丸,屈指算一算,都快有两年了。」  文仑笑道:「原来妳们是津本社长介绍的,志贤和津本很早就认识了,而且关係非常密切,没想到妳们和他也有关係牵连。」  茵茵点头道:「津本社长是我姨妈的好朋友,他很多时会来我们家呢。」  「原来如此。」文仑微笑回应。突然,脑间不由闪过一个念头,随即想起志贤的异母。心裡暗想:「紫薇是姓李,父亲是香港人,她母亲又和津本是好朋友,莫非真是这么巧,紫薇大有可能是……」文仑甩一甩头,定一定思绪,又觉得太过巧合了,又忖:「相信不会如我所想吧,现在又不是拍电视剧,事情怎会有这么巧?瞧来,还是问个清楚明白再算。」  文仑想到这裡,便向紫薇道:「紫薇,不知妳可否告诉我,妳父母亲的名字?」  茵茵听见,眉头皱得更紧。紫薇见他这样问,同样大感意外,但想了一想,还是向他道:「我父亲叫李豪,母亲叫骆贵芳。」  「什么?」文仑一听见她父母的名字,耳裡忽地「嗡」的一声,登时睁大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一拍大腿,叫出声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笑道:「原来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紫薇和茵茵均感奇怪,同时张大眼睛,看住文仑的一举一动。  茵茵向来沉不住气,皱眉问道:「你在做什么,发神经吗?」  文仑也不回答她,兀自沉思:「紫薇的父亲虽然叫做李豪,但和志贤父亲的姓名相当接近,况且她母亲的姓名完全正确,这还会有假。如此来看,紫薇的母亲确是志贤的异母无疑!」文仑万万没有料到,眼前的紫薇,原来是志贤同父异母的妹妹。  事不宜迟,文仑立即掏出手提电话,匆匆按下号码,过了不久,见他道:「志贤,我有重要事情找你,马上赶快过来一趟,你现在写下地址……」他向茵茵问明咖啡室的正确地址,将地址告诉了志贤。  茵茵实在按捺不住了:「你叫李部长来这裡干么?」  「当然有我原因。」接着向紫薇问道:「妳父亲也在日本吗?」  紫薇摇着头:「我出生不久,父亲已经去逝了。」  文仑问道:「这都是妳母亲说?」  紫薇又是点头,茵茵在旁问道:「你好奇怪啊,才第一次出来会面,便要查人家三代似的,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文仑满脸微笑,对着茵茵道:「妳且多待一会,先让我问一问紫薇。」转向紫薇道:「妳现在还挂念父亲吗?」  紫薇想也不想,连忙点头:「当然挂念,但人都过世了,想又怎样!」  文仑伸直中指在紫薇眼前摇晃着:「妳错了,我若然没有猜错,妳父亲不但还在人世,而且将会很快和妳见面。」  「什么!」紫薇和茵茵听见,立时樱唇半张,整个人都呆住,久久才听见紫薇道:「你……你说什么?」  「你父亲原名应该叫做李展濠,也即是李部长的父亲。」他便将李展濠的往事与二人说了一遍。  当文仑说完后,紫薇登时呆在当场,她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许事情实在来得太突然了,紫薇竟然无法说出半句说话来。  但茵茵的反应却完全不同,立即道:「听了你这番说话,看来是假不了,原来津本社长早就知道一切,只是不和紫薇的父亲说而已。」  文仑相当认同,说道:「也许是伯母不愿意让志贤的父亲知道,所以关照津本不要说出来。」  「现在咱们应该怎样做?要通知姨妈吗?」茵茵托着腮帮子问。  「不!」文仑连忙道:「我们先等志贤来到,再仔细商量一下。」  三十分钟后,志贤终于推门走进来,一眼便看见他们,只见三人正在低垂着头,似乎倾谈得相当入迷,连他走近桌旁,三个人仍是不发觉。  「你们说什么,说得这样起劲?」志贤敲敲桌面,众人马上抬起头来。  文仑一看见志贤,立即扯住他坐在身旁,同时指着对面的紫薇,问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志贤一笑:「我当然知道,东丸之花都不知道,我还算是人吗!」  「不只是这个。」文仑靠近他道:「她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李紫薇。」  「什……什么?」志贤几乎要跳起来,先看一看文仑,又望向紫薇,一脸狐疑道:「你……你不是和我说笑吧。」  文仑道:「我像和你说笑吗,就是说笑,也不会找这个来说!」  「这是怎么说?难道妳真是我的妹妹?」志贤探前脑袋,看着紫薇问。  「我都不知道,或许是吧!」紫薇确实不敢断定,但心裡早就承认了。  文仑便将刚才大家讨论的说话再说一次,在各方面都如此吻合下,实在教志贤不能不相信。志贤大喜道:「这回可好了,若是给老爹知道,不知他会有多开心!紫薇,妳可知道,老爹找妳们两母女,足足已有十几年了,在这段期间,老爹从不曾停止过,一心就只想找到妳们。」  紫薇听后,亦不禁泪水盈眶。茵茵笑道:「紫薇妳应该开心才对啊,为何还要哭。」  志贤伸手拿起账单,说道:「现在我们就去找妈,紫薇妳认为如何?」  「这样不妥!」文仑马上道:「既然伯母有心逃避世伯,如果给她预先知道,这样只会打草惊蛇,说句不好,伯母大有可能会用其他方法避开,这岂不是前功尽废。」  「没错,你说得很有道理。」茵茵点头道:「暂时一定不要让姨妈知道。」  志贤向紫薇问道:「紫薇,妳的意思怎样?」  「哥,不如你先和爹说一声,看看他的意见,你说好吗?」紫薇这一句称呼,令志贤感到一阵温暖,他本来是家中的独子,突然多了一个这样可爱美丽的妹妹,心裡真是说不出的欢喜。  「好吧,明日是星期天,大家都不用上班,明儿再来我家好好商量。」  文仑当然高兴,他怎会放弃这个和紫薇见面的机会,连忙道:「志贤的提意很好,明天我一早来接你们。」  茵茵看见文仑那高兴模样,自然明白他的心意,马上掩嘴窃笑。                □□□  次日早上,文仑来到竹下通的麦当劳,这是昨夜和紫薇约好会面的地方。  今天,文仑并没有坐在店子裡,只坐在麦当奴门口的白色沙滩椅上,手上捧着一杯可乐,望着眼前的人群,和那些悉心打扮,同一个模样的年轻男女。男的大多一身打钉皮褛,头髮染成金色的鸡冠头,女的一大束金髮,刚盖过臀部的小短裙,七至八吋的高跟长靴,再加上深褐色粉底、白色眼线、篮色眼影,十足是一个被弄髒了的Barbie公仔。  竹下通只是一条长约四百米的街道,大部分店舖,并非什么高级名店,而大多是小型时装店、首饰店、精品店。但千万别小看它们,因为极有机会「宝物寻归底」,让你有个意外的惊喜。  文仑等待了约莫十分钟,远远便看见一个清纯漂亮,脸上不施任何脂粉的女孩子,她有着一头柔顺的长长直髮,迎住凛凛的寒风,长髮不住往后微微飘扬,直美得宛如仙女下凡似的,紫薇终于出现了。  「来了很久吗?」紫薇来到文仑跟前,微微笑道。经过昨夜一晚的交谈,她现在面对文仑已不再这么害羞了。  「我也是刚刚来不久,咦!茵茵怎么不和妳一起来?」文仑四下望望。  紫薇道:「她说早上有点事,一会儿自己去。」  文仑点头嗯了一声,却又奇怪起来「但茵茵怎会知道我家的地址?」  紫薇笑道:「你忘记了她的职位么,全东丸的员工资料,只要一按讯问中心的电脑,就可以立即知道了,况且她昨晚已问了我哥,又怎会不知。」  文仑恍然大悟,见她称呼志贤是哥哥,似乎心裡已经肯定他了。接下来替紫薇买了一份汉堡包餐,二人谈谈笑笑,彼此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又再迈进了一步。  汉堡包和可乐早已吃完,文仑仍是不想离去,紫薇道:「我们也该起程了,哥在家裡等着呢。」  文仑怎会放过这个和紫薇单独约会的机会,立即道:「时间还很早,难得今天是假日,就陪我在附近多走一会,再回去好吗?」  紫薇看见他的神色,当然明白他的心意,微笑道:「你想到那裡去?」  文仑沉思一会:「从这裡拐一个弯,就是靖国神社,我每次路经这裡,都是在神社门外走过,从不曾进去过一次,今回便到那裡走走好吗?」  紫薇似乎相当顺得人,点了点头,还向他送上一个甜甜的微笑。  二人走出竹下通,行了不久,文仑主动牵着她的玉手,紫薇也没有推拒,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任由他握住。  靖国神社确是一个散步的好去处,只见四周古树鬱苍,叶稠阴翠,内裡的建筑物,朴素中又不失典雅。今天大概是一个好日子,二人走到距离神社不远处,碰巧遇着有人在此举行婚礼,只见一对新人分别穿上传统的日本结婚服,男黑女白,撑着一把红伞,一行人缓缓而行,煞是夺目好看。  二人不禁停住脚步,均看得十分入神。看着这对新人走进了神社,才手牵着手离开,文仑边走边道:「真没想到这裡的风景这样美,往日我每次经过靖国神社门外,不知为什么,心裡总是很不舒服,还有股强烈的反感,所以我从不曾进来过。」  「你反感什么?」紫薇像似一隻温驯的小猫咪,双手环抱住文仑的手臂,身子依偎着他,轻声问道。  文仑顿感一阵馨香自紫薇身上飘来,精神为之一爽,尤其紫薇那个饱挺丰满的乳房,正好牢牢紧贴在他手臂上,那股柔软和饱满,实在挑起男人无限遐思,文仑心中一醉,胯下的肉棒竟然蠢蠢欲动,突然作怪起来。  紫薇全不发觉自己的诱惑力,依然抱紧文仑的手臂,随着腿下的步伐,丰满的乳房不停挤压着他,让文仑清晰地接收到她的柔软。  文仑心下一惊,马上收拾心神,把一团慾火硬生生压回去,心裡在想:「紫薇不但样子漂亮迷人,就连身材都这么好,就不知她和洋平可有上床,已将紫薇的身子玩个透澈?算了,便是这样也没法子,现在这个年代,男女朋友上床已不是什么出奇事了,况且紫薇如此出众,他又怎会轻易放过!」  紫薇见他忽然默不作声,便再问道:「你究竟反感什么?是关于当年日本侵华吗?」  文仑给她一问,立时清醒过来,点头道:「正是为了这个原因,当年日本最狠毒的军阀东条葬在这裡,我每次经过这裡,都会有一种厌恶感。」  紫薇很有同感:「这也难怪你,身为中国人,又有谁不憎恨他。」  文仑接着道:「我一想到南京大屠杀,我的血液便会冲上脑门,当想起他们把婴儿扔上半空,再用刺刀杀死,还有一个个跌在地上的中国人头颅,而朝日新闻的杀人比赛大标题,都是如此过分和残酷,我一想到这裡,整颗心就像爆开一样!」  紫薇抬起头,张着一对美眸看着他:「似乎你对日本人并没有多大好感,对吗?」  文仑道:「也不能这样说,外国人迷恋日本东西和文化,大多数只是一个过渡时期。确实,我们要向日本学习的东西很多,但日本人的思想,至今还潜伏着很多危机,便如窜改教科书的行径,更是我们直得关注的事情,我敢和自己说,我绝对不是一个盲从的崇日追随者。」                □□□  直到下午,文仑和紫薇才回到西新井的住所,在大门外便已听见志贤的叫喊声:「喂!妳不要过来,快走开,走开……」  二人在门外对望一眼,心裡同样想着不知屋内发生什么事,文仑不敢怠慢,马上掏出钥匙开了门,看见茵茵手上捧着一头雪白的北京小狗,在后紧追着志贤,口裡还叫道:「我就是要『小白』咬你,看你往哪裡跑。」  「到底发生什么事?」紫薇望着眼前的情景,不由看傻了眼。  文仑盘着双手看着二人你追我跑,嘴角微微含笑,他心裡早已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听见紫薇的说话,便道:「你大哥这个人,素来天不怕地不怕,他就只有一个致命的死穴,就是害怕长着毛茸茸的东西,不论猫狗老鼠,就是一隻鸡,他都怕得要命。」  紫薇掩口笑道:「会……会有这样的怪事,很小见喔,看他高大威勐,怎会如此胆小。」  「有很多事是无法凭外表看出来的!」文仑笑着说。  志贤一看见二人回来,如获救星,连忙跑过去躲在文仑身后:「你快……快给我挡一挡,这个丫头想谋杀我。」  茵茵怒瞪着他,戟指怒目,骂道:「你说什么?我现在便杀了你。」她口裡骂着,人已冲了过去。  文仑张开双手拦住她:「茵茵,妳真的要把他吓到心脏病发吗。」  茵茵指着志贤道:「你给我评评理,为什么人可以进这间屋,狗就不能进,世上那有这样的道理。」  紫薇走上前去:「茵茵,将『小白』交给我。」她接过小白,转向文仑道:「这裡有地方安置牠吗?免得牠四处乱跑。」  文仑想了一想,点头道:「屋子后面有个小空间,妳跟我来。」  经过饭厅往屋后走去,来到尽处,看见有一扇白色的木门,推开门一看,却是一个约有十呎见方的小空地,四周围着六呎高的围牆,靠着门口的左边,放了一台洗衣机,显然是个用作晾晒衣服的地方。  紫薇将小白放下,让牠在那裡随处走动。小白似乎很满意这个小天地,四处又嗅又跳,显得异常活泼。  文仑和紫薇回到客厅,看见二人分别坐在沙发两边,大眼瞪小眼,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文仑恐怕他们又要闹起来,向紫薇连打几个眼色,一起坐在二人中间,将二人分隔开,文仑向志贤问道:「你可有给世伯电话?」  志贤点头道:「今早我给过电话回家,但老爹不在,马管家说他有要事去了美国,要十多天才能回来,我再打老爹的手提电话,可是一直接不上。」  文仑低头沉思:「这样说,就算现在能够通知世伯,他也未必可以马上赶回来,看情形我们还是不要妄动为妙,待得世伯来到日本,再找机会安排二人见面,大家认为怎样?」  「我正有此打算。」志贤道:「紫薇,妳千万不能让母亲知道这件事,还有津本,要是给他们知道,我们的计划就完了。」  紫薇也想看见自己的父母复合,当然点头同意。  转眼又过了几日,志贤已经和父亲取得联络,当李展濠知悉这事后,显得极为兴奋,说会尽快赶来日本和他们会合,但他现在仍有重要公事在身,还不能肯定准确日期。  文仑和紫薇一连几天,每日下班后都约会在外见面,就连公司的同事,都有人感到二人正在交往中,当然公司裡最不开心的人,非洋平莫属。今次文仑的出现,他就马上失去了紫薇,又怎叫他不气愤。  这晚,二人来到六本木一间名叫「篁」的日本料理吃晚饭,这店设计得相当古怪,让人有置身竹林中的感觉。在店裡的牆壁上,吊满着一些古色古香的挂锅,还有簑衣和竹帽,很是特别。  在紫薇的介绍下,先来了十种不同的山中野菜,全部都是小小一碟,吃完后,就是烤山鸠和鹌鹑,而日本人最喜爱的清酒,却是用竹筒盛住,再注入竹杯裡喝。紫薇还说,许多吃不惯日本菜的外国人,都喜欢来这裡试一试。  吃完晚饭才不到九点钟,因为紫薇住在原宿,要乘日比谷线到惠比寿车站转车,当二人出了车站,文仑似乎还不想和紫薇分手,说道:「我们再走走好吗?」  紫薇看看腕錶,见时间尚早,便点了点头。  文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间弹珠店,伸手指着道:「进去玩一会好吗?」  紫薇笑道:「这是日本人的玩意儿,你懂得玩么?」  文仑只是笑笑,其实他对这玩意儿全不感兴趣。他总是不明白,这玩意究竟有什么魅力,可以令日本人如此地疯狂沉迷。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梦晓辉音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