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看一本色情杂志,在内里我竟然见到一个我熟识的人——我的妹妹。  当然说得上色情杂志就不会有甚么好的事。书中尽是妹妹的祼照,每张都摆出一个诱人姿态,有几张更有阴部的特写。  我越看越觉不对,但并不是妹妹为甚么拍这种照片,而是越看越觉得不像是我的妹妹,虽然样子一模样。  莫非妹妹被人强迫拍照?但看上去又不像是。  别想了,一於试探一下妹妹。  说计划前,我先说一下我的家庭状况。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那时我只有六岁,而妹妹亦只有三岁,父亲在母亲死后没有再结婚了,只是不停的工作。  我和妹妹见到父亲的时间,一星期都不足五小时,自小我们就由工人凑大,到我十五岁时父亲认为我够独立而且可以照顾妹妹,才不请工人,将家里的责任交给我。就从这时起,家里的工作就由我和妹妹分担。  试探计划就是从这里想出来的,收拾房间的工作一直是由妹妹担当的。我就将那本书放在枕头低,而且令到那页很容易翻到。  跟着就上学了,本来今天是假期的,但有项实验补课是在今天,所以不得不回大学。  从大学回来已经七时,平常这个时间妹妹正在做菜,但今天却有点不同,妹妹连饭也没煮。  我到妹妹的房间外问了一声:「妹,为甚么没煮饭的?」  妹妹隔着房门说:「哥,我有点不舒服。今天叫外卖吧!」  我一听就知她有心事,我估计妹妹一定看过那本书。  我连忙回房查看,书还在枕头下,但位置就倒转了,她一定是知道我看过,所以怕我怪责她了。  但我想知道原因,所以外卖送到我就去叫妹妹出来食,她却说没有胃口,我骗她说不够钱买,要她借给我,她才出来。  妹妹一出来,我就说:「既然都出来了,也吃个饭。」  妹妹没有直视我,微微点一下头,此时我才发觉妹妹其实很漂亮,只是她平常不多打扮。  妹妹发觉我看着她,面上泛起一片红,头垂得更低。  我为了打破沉默,首先开口:「吃饭啦!凉了不好。」  妹妹只应了一声:「嗯!」  食饭时,除了电视声外,没有任何声音。  我先开口说话:「今天做实验差点有意外,幸好我反应快才没事。」  妹妹终於肯多讲说话:「哥,做实验不是闹着玩的,受伤怎办?」  妹妹肯多说话就好了,我连声道:「是,是,下次会小心了。」  只见妹妹笑了,气氛好了很多。  之后大家都有说有笑像平常一样,突然妹妹问:「哥,你看过那本书了?」  我一听就知是那本色情杂志,但我却说:「哪一本?我有很多书。」  妹妹就说:「你枕头下的那本。」  我也不妨直说:「看过了,男人看这些书很平常的,不过其中有一个有点像你。」我故意说「像你」而不说「是你」,就是希望妹妹自己说出实话。  妹妹有点难以启齿:「那个是我。」  居然是真的,我就问:「你为甚么要拍那种相?」  妹妹说:「我没拍那种相。」  没拍?那……  妹妹继续说:「我有去过影相,但是有衣服的,不知怎样登出来就没有了衣服。」  我立时明白了,杂志用了电脑加工或将头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做出合成图。  我解释给妹妹听,听完见她开懹了很多,我也放心了。  但妹妹好像还有心事地说:「别人一定不会相信,我自己看到也以为自己有拍这些照片。」  我十分奇怪,「以为」自己有拍照?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怎么会「以为」有?  妹妹见我表情奇怪,就说:「哥,给你看一看你就明了。你把那本书拿来我房。」  我十分混乱,只好照做。  拿了书进去妹妹的房间,一进去就见到妹妹坐在床上。  我说:「书拿来了,有甚么看?」  妹妹像下定决心做一件事的样子,立即就把她的T-SHIRT脱掉,现在妹妹上半身只有一个粉红色胸罩,但胸罩是1∕2杯那种,根本不能盖着妹妹丰满的乳房。  我看的目定口呆,久久才道:「妹妹,你为甚么要……」  妹妹不等我说完就说:「你看看书中的我。」  我看着书中的妹妹只有兴奋,甚么也没看得出:「有甚么问题?」  妹妹就说:「书中的我左面乳房……」  我不等妹妹说完就见到书中妹妹的左面乳头下有一粒痣,我看着妹妹。  她说:「我本身都有一粒在左面乳头下。」说着妹妹伸手到后面解开胸罩的扣。  扣子一解,两个乳房就争脱走出,妹妹一手盖着乳房,一手解开胸罩。当胸罩完全解开,妹妹就用双手盖着胸。  这时妹妹的动作十分诱人,加上小弟弟不安份的起立,令我有冲动想要和妹妹……  妹妹的说话带我返回现实:「哥,你看一看!」说罢妹妹两手松开,两个粉红色的乳头就呈现在我眼前。  我细心一看,左面乳头下真的有一粒痣,这么巧合的事也有?  我细心察看,不知不觉越来越近妹妹的乳头,由於我呼吸急速,有些气吹了在乳头上,令到乳晕收紧了点,而且乳头有反应亦硬了来。看到这个情形我心中大喜,妹妹原来是这么敏感的。  我看一看妹妹,她的脸别了过另一面,但面上泛红很细声说:「哥,别……别向乳头吹气了。」  我亦不好意思看这么久,说:「只是巧合长在同一位置,哥一定信你。」  我真的完全相信我妹妹,因为书中的乳房形状和乳头颜色,都和实际略有不同,书中乳房虽挺但有微微下垂,不及妹妹十七岁女孩乳房坚挺,而书中乳头亦不是粉红色,所以我绝对相信妹妹。  但妹妹却不接受我解释说:「哥,你再看看相片的下半身。」  一看之下,发现右面大腿内侧近阴户附近亦有一粒痣。  就在这时妹妹已脱下了短裤,下身只余下和胸罩同一款式的粉红色内裤。  我很诧异,问道:「莫非你又有粒痣在同一位置?」  妹妹没有作声,她将双腿分开而且把内裤右面拉开,拨开阴毛就可以见到那粒痣。  但此时我的注意力并不在痣上,而是在内裤上。因为内裤湿了和阴毛也发出一种光泽,想不到妹妹亦有兴奋而湿了起来。  妹妹见我目定口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就差点要哭起来了,她说:「连哥哥也不信了,我怎算好?」  我见妹妹差点儿就要哭出来,立即拥着她说:「哥哥信你,一定信。」  此时,我一手轻拨妹妹的头发,一手在她的背上扫着,想不到妹妹的身体这么滑,而且有种清香的味道。  妹妹也平服了许多,但在我的怀内有些害羞,问了一句:「哥哥信但别人不信,没有人会要我了。」  我答:「妹妹这么漂亮,怎会没人要呢?若真是这样,哥哥养你一辈子。」  妹妹听了就说:「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  妹妹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说:「哥哥是最好的。」说着就把我抱得紧紧的。  这时妹妹的双乳紧贴我胸膛,隐约可以感觉到妹妹胸前凸起的乳头。我有点不知所措,下面小弟弟不安份的起立,已到了一个极限。  妹妹好像也感觉到,在我耳边轻轻说:「我爱你,哥。」说完就把她两片朱唇贴在我的唇上一直吻着。  我想不到妹妹会如此,但慢慢亦投入了,双手已不安份的在妹妹幼滑的身体上游走。当我的手到达乳房时,手指先在乳晕上打转,再轻轻用两指搓捻乳头。  妹妹受不了这样的抚弄,轻轻发出了呻吟声。  我将妹妹轻压在床上,左手弄着左边乳房,口含着右面乳头,而右手正向着妹妹的处女地伸展。  我不急於脱下妹妹的内裤,手只是在阴部上抚摸,不知妹妹是不是太紧张,所以双脚夹得很紧,我慢慢在大腿内侧轻轻扫着,果然妹妹也感到舒服,慢慢放松了双腿。  现在我可以隔着内裤抚弄着阴户,当我轻轻弄着时,妹妹口中不时地发出:「啊……很舒服……哥,快点…很棒的感觉。」  妹妹的爱液把内裤都湿了一大片,我看妹妹已进入状态,就脱掉自己的衣服和妹妹的内裤。现在我和妹妹都一丝不挂,此时我们不再是两兄妹,只是两个情欲高涨的男女。  妹妹见到我勃起的阳具时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说:「这就是哥哥的……」  我止住了妹妹的说话,狡猾的道:「等一下就是你的了。」  妹妹脸红红的说:「哥哥很坏的,我不要。」  我捉着妹妹的手放在阳具上,起初妹妹有些怕不敢握着,慢慢习惯了就开始用双手握着。  「它在跳啊!」妹妹就像是发现一些新奇事高兴的叫着。  我说:「它见了你十分开心,所以便高兴的跳着,你试一试亲亲它。」  妹妹真的如我所言慢慢将嘴吻向龟头,每吻一下就传来一阵快感,有时还会用舌头和将它含入口中。  我双手也玩弄着妹妹的乳头,妹妹的欲火再次燃起,而我都兴奋莫名,不用妹妹口交,把她按在床上。妹妹也明白我要做甚么,全身也放松了交给我处理。  我用阳具轻轻的在阴道口试探,向妹妹说:「要进去了。」  妹妹点了一下头,我就将阳具送入妹妹的阴道中。  在龟头进入了时,妹妹说:「啊……很大……慢……慢一点……」我放慢了速度,继续小小的进入。  我感到有片薄薄的处女膜在前,就一下冲破了。  妹妹大叫:「哥,很……很痛……痛!停下不要动……」  我停下来看见妹妹痛苦的表情,心生怜爱,在妹妹耳边说:「哥很爱你。」  之后就吻上妹妹的嘴唇。  妹妹一听抱得更紧,像怕我会离开一样:「哥,其实我很高兴,现在你与我已经合成一体了。」  我知道妹妹已经没有那么痛,就将阳具慢慢抽动。  妹妹发出欢愉的叫声:「很涨……哥哥的很大,很舒服……啊……啊噢……快点……哥……用力插入来……」  听到妹妹的鼓励,我更用力的抽送,我的阳具不停的在妹妹的小穴中进出。  大约抽送了百多下后,我感到差不多要射了,就说:「我快要射了,要拔出来。」  妹妹却说:「不要拔出来,射在里面吧!我希望有哥哥的孩子。」  我亦忍不住把我的种子全灌在妹妹的子宫里。  我轻轻的吻了妹妹的脸:「你后悔吗?我们现在是乱伦,而且你可能会怀有我的孩子。」  妹妹说:「能怀有哥哥的孩子,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哥哥。」  我听了忧虑一扫而空,管它兄妹不兄妹,乱伦不乱伦,只要大家真心相爱就够了。  我笑着与妹妹相拥而睡。  之后我继续有和妹妹做爱,而且每次都射在里面。  我亦想过,如果妹妹真的怀孕,就对父亲说妹妹被男友搅大肚子,男友不负责任走了。反正父亲在家时间不多,一切都交我处理。  我和妹妹第一次做爱之后一个月,是妹妹18岁生日,父亲也回来了。  而且在父亲口中得知一个大秘密——妹妹并不是我的亲妹,因为母亲生了我之后身子一直不好。但母亲很希望有一个女儿,所以之后便领养了妹妹。  听到这个事实,我和妹妹都十分高兴,既然不是亲兄妹,当然可以结婚。  父亲知道后,很惊讶,但后快就接受了。  之后,我和妹妹就成了夫妻。  有一天,她突然拿着一本色情杂志对我说:「你也有拍这一种杂志呀!」  我一看:「哪有?都不是我!」  妹妹……呀!是妻子,指着一个男模的下体说:「你看,他的龟头和你一样都有痣!」说完她微笑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