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大乾帝国才兴起十余年,却已然是繁华鼎盛。  我是郡主府最低等的贱奴,也是十年前侥幸逃脱的前朝皇子,孤零零地伫立在郡主府门外,忍受着寒风,怅望着喧嚣的帝都和燥热的郡主府。  府门打开,三十来岁却愈加美艳绝色的郡主昂首走出。她身材高挑,神情冷淡高傲,冷艳的脸蛋却依然散发着无尽的妖艳魅惑,郡主府中的男奴们都不敢直视。  郡主穿着华丽雍容的衣裙,金线银丝,优雅高贵,前凸后翘的胸脯和香臀,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性感的玉足似要将众生踩在脚下。  她柳眉一条,如寒潭般的冷眸向我扫来。  我顿时心跳加快,惊慌失措,埋着头跑到郡主的马车一侧,紧紧地跪伏在泥地上,手足、膝盖触地,挺起背脊,充当她上车的脚凳。  「不错,小齐子~ ,跪姿倒是很标准了。今晚你就不用在府外吹冷风了,到本宫的闺房里充当座椅罢!」郡主高冷而动听的话语传来,我顿时感觉如沐春风,后背上被她踩踏、鞭打出的一簇簇伤痕也好像减轻愈合了。  顿时一股剧痛从我后背传来,我能想象出郡主轻蔑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轻柔优雅地抬起高跟玉足,却不自主地带上炉火纯青的内力,沉重地落在我瘦弱嶙峋的背脊上。  「啊!——」我紧咬着牙关,憋住嘶哑的惨叫。  我的背脊几乎被踩断,每一次郡主出门,她那纤细优雅滑腻动人的美艳小腿、高贵精致的水晶高跟宫鞋,都是我的一场噩梦,都可能是终结我生命的杀器。我体内堪堪无几的内力,缓缓运转到后背踩踏处,修复着受损的经脉,承受着郡主妖艳娇躯的轻盈重量。  缓缓地,身上的压力渐渐减轻,我无声地舒口气,一阵诱人的香气从华丽罗裙上传出,落到我的鼻间,沁人心脾,令我醺然欲醉。  这是绝色郡主的娇柔玉体散发出来的幽香,此时此刻,她的华丽罗裙的蓬松裙摆完完全全地遮盖着我的脑袋和跪伏着的身躯,只要我一抬头,就可以欣赏到她修长撩人的雪白美腿和令人神往的蕾纱亵裤。  十三四岁的我,不觉间双腿间鼓起了一大团东西,又是一阵香气袭来,我一阵迷蒙恍惚,恍惚中幻想出我和美艳娇弱的郡主在云雾迷蒙中嬉戏的场景······  只是下一刻,郡主人去楼空,华丽精美的马车飞驰而出,旋转的车轮把我掀翻在地。郡主走远后,侍奉的下人奴仆们朝着我一阵哄笑,嘲讽;而我,只能埋着头趴在浑浊的污泥里,埋着头,精心等待我双腿间的大包消散后才敢起身离开。  傍晚时分,在寒冷的池水中清洗出来的我,急躁向往地走近郡主的闺房。  站在郡主闺房外的女仆小青对我轻轻一笑,我欣赏着她稚嫩青春的身躯,精美简朴的青白色女仆连衣裙,露出的手腕和小腿玉足凝霜赛雪,我幻想着我要是能娶到小青就知足了。  正想着,小青拉过我,对着我的耳洞轻轻吐着香气,「小齐哥哥,你要是能从郡主的闺房里走出来,人家就任由你玩弄哟,咯咯~ 」「  我在恐惧恍惚中走进郡主的闺房,一阵湿润的热浪袭来,精美的闺房里弥漫着催情的芳香,有几件家具还曾是我家用过的。  宽大的龙床上,美艳雍容的郡主一阵娇小贴身的金色睡裙,露出妖娆的皓腕和踩着尖锐水晶高跟鞋的雪白美腿。  郡主慵懒地眯着眼倚躺在床榻上,悠闲优雅地品尝着美酒。她的身侧,十来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个个赤身裸体,端着双腿间红彤彤的炙热小弟弟在郡主的雪白肌肤上摩擦着,留下一道道乳白斑驳的痕迹。  这些少年都是平时欺负过我的少年,现在,他们依然蔑视地瞥了我一眼。  我的心脏噗噗跳着,谨小慎微地跪在床旁,勾身,弯背,埋头,做出座椅的模样。  郡主撩着美艳长腿,精美的高跟鞋的鞋尖在我脑袋上戳了一下,我感觉被宠幸一样欢欣,「小齐子~ ,脱掉衣服上来一起玩呀,难道不觉得本宫很美吗?」  「小人不敢,小人不堪亵渎主人圣洁完美的娇躯,肮脏下贱的小人只配作主人的椅凳。」我埋着头说着,小青说的话还在我心里回荡。  「咯咯~ ,乖孩子。」我脑袋上传来一阵疼痛,郡主踩着我的头脱下她精致高贵的高跟凉鞋,她冷冰冰地说着,「你也只配给本宫舔鞋!鞋里鞋外舔吃干净,要是有一点汗液尘垢,咯咯~ 」我顿时感觉全身各处的伤痕在发痒,我埋下头细嗅着郡主的高跟鞋的臭味,湿润的臭味间杂着她美妙高贵的体香,我顿时有种沉醉仙境的感觉。  我谦卑地埋下头,虔诚地捧着郡主的水晶高跟鞋,舐舔舔食起来。鞋里的咸咸涩涩的残留汗液,鞋外的砂石尘垢,都是十足的美味,我舔食品尝着,留在嘴里品味一番,然后吞咽下去。  高贵圣洁的郡主再没有理睬我,倚躺在龙床上和十来个年轻稚嫩的童奴嬉戏玩耍起来。我僵硬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沉着头,时不时偷偷地抬头往床上瞄一下。  「嗯啊~ 」「啊——」房间中弥漫着郡主妩媚魅惑的娇喘声,和少年们喷发后的嘶哑爽叫声。浓郁粘稠的美好乳白液体喷射在郡主的各处滑腻肌肤上,片刻就被吸收殆尽,郡主的肌肤更加光泽动人,身躯脸蛋更显妖艳诱惑。  而十三四岁的少年们,喷射了数次,因为年轻,并不显得疲倦虚弱。稚嫩的身躯端着双腿间依然僵硬炙热的硕大的小弟弟,往美艳妩媚的郡主的手腕、胸脯、腰肢、大腿、玉足上磨蹭擦动着。  「嗯~ ?小秦子~ ,耐力很好嘛,到现在还没出来过。过来,本宫给你奖励,给你亲几口。」成熟妩媚的郡主的身躯和神情还像位美好的少女。  小秦子被郡主一把搂抱在怀里,按在胸口挤压磨蹭着。我很嫉妒,很想上去把小秦子踹开。郡主的娇艳红唇在小秦子的稚嫩脸蛋上撮了两口,然后把小秦子安置在她脸上,唇红齿白的樱桃小嘴一口含住小秦子硕大的小弟弟。  小秦子得意地看着胯下的美艳成熟的郡主。  郡主吐出火热,娇媚一笑,眯着心形的小嘴在小秦子火热的蛇头上动情地亲吻一口,小秦子顿时全身颤抖。郡主一口含住小秦子的长棒,捅进深喉,可以想象一注注的粘稠生命白浆直接喷进郡主的食道里。  偷看着的我早已沉迷,差点把郡主的高跟鞋吃进去,双腿间挺起的火热死死地抵着冷冰冰的青石地板。然而我皱着眉,高贵圣洁的郡主怎么能为一个下人小秦子这样。  龙床上的其他男孩们,也有些忿忿不平,他们愈加强烈往郡主的娇媚身躯上挤弄着,有的用一柱火热摩擦着郡主的光滑白暂玉背,有的把炙热敏感的蛇头抵在郡主的纤尘不染的玉足脚趾间,还有位胆大的端着小弟弟往郡主的裙摆下双腿间喂着,被郡主随手握着它,轻轻一捏,就流出乳白的液体,瘫软不堪了。  这是,小秦子的身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郡主……,不要,求您放小人一马!」他用尽他最后的力气求饶着,郡主眯着眼灿烂一笑,然后,小秦子就化为一滩血水被郡主吸食进嘴里,剩下的骨骼散成灰尘飘飞。  剩下的少年们畏惧地颤抖着,「怎么?很害怕吗,人家一个个娇滴滴的小女人,有什么可怕的呀。」少年们想逃跑,郡主妖艳地娇笑着,伸出舌头,舔食着鲜红的嘴唇,她优雅地扭动着双手,运转功法,片刻之间,龙床上的十来位少年都被郡主吸食干净。  郡主燥热芳香的闺房,只剩下我和她。  「小齐~ ,来,上来抱着人家睡嘛!」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嗲嗲地还像个懵懂的少女,我差点就信了,「主人~ ,您的鞋还没有舔干净,小人还想继续舔。而您的睡床太高贵,小人不敢上去。」  我埋头胆怯地说着,郡主起身一脚把我踹倒在地。  「哦~ ,那就只能本宫下来了!」她撩起短小单薄的睡衣裙摆,坐在我脸上,她白暂圆滑的大腿间,竟然一丁点遮掩也没有,我的身体内的血气上涌,她的浓密而整洁的花丛毛发磨蹭着我稚嫩的脸颊,我燥热的鼻息直接吐进郡主的花蕊深处。  我还没欣赏多久,一阵透明晶莹的圣水冲刷而下。郡主的芳香圣水不仅美味,而且是大补品,我很自觉很兴奋地张大嘴,仓促地品尝吞咽着郡主的高贵尿液。  「咯咯,」郡主欣喜甜美地娇笑着,「本宫只是想让你服侍本宫之前,漱漱口而已,没想到你都喝下去了,好喝吗,小齐子?」  「好喝,玉露琼浆都没有您的圣水好喝,小人感谢郡主的赏赐。」郡主的一对白玉大腿夹着我的脸庞,她的三角区域不断散发着幽雅诱惑的芳香,我还没说完,她把我的头死死地压在地板上,「用嘴为本宫服务,含着,好好地舔!」  美艳郡主的两片娇嫩花瓣和我亲密地接吻,我痴迷地舔食亲吻着,一阵燥热的兴奋,又感觉用的嘴去亲吻郡主的神圣花丛花蕊都是亵渎。  郡主坐在我脸上,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花枝乱颤,她娇弱地「嗯嗯~ 」浪叫着,我的小弟弟早已挺到最大,红彤彤地却没法发泄。  芳香四溢的蜜汁淅淅沥沥地从她花蕊深处流进我嘴里,甜腻腻的,我突然想到刚才十来个烟消云散的少年,想到他们残留在郡主的娇躯上的粘稠白浆,我顿时一阵恶心,再也不想为成熟妩媚的郡主服务,伸进她的花蕊中舔食的舌头也停了下来,我稚嫩的身躯在郡主胯下挣扎着。  然而郡主看着我妖艳一笑,雪白的玉腿狠狠地挤着我的脑袋,就像要把我直接挤进她的黝深洞穴里,娇嫩的胯下肌肤和浓密的花丛直接堵住我的嘴巴鼻孔,我沉重地呼吸着令人沉沦的湿润香气,渐渐昏迷过去。「恍惚中,我看见优雅高贵的郡主在我脸上发泄完毕,泛黄的粘稠蜜汁一股股地喷进我的食道,」傻孩子,人家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朦胧中的郡主还是像仙女一样美艳、圣洁。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脑袋被夹在两团饱满的柔软中,睡眼惺忪中我在上面蹭了蹭,舔了几口。  「咯咯~ ,小齐,很怀念吧,上一次舔小姨的胸乳,还是十几年前哦~ 」听到郡主甜美的话语,我顿时清醒过来,郡主紧紧地抱着我睡在她的香床上,柔软无骨的四肢缠着我,滑腻肌肤的美好触感让我爽地乏力。  然而我双腿间挺直的小弟弟顿时被吓软了。郡主是我的亲小姨,是我母后的亲妹妹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然而我印象中,当年就是她和当今大乾的皇室龙氏内外勾结,推翻了大齐皇朝。如今被她发现我的身份,性命难保。  「咯咯~ ,想什么呢,小齐,今天是你十四岁的生日哦,小姨抱着你一起在床上度过吧!」小姨抱着我娇笑着,我看着她雪白的玉颈,妩媚妖艳的绯红脸颊,看着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内心的仇恨不断发酵,然而我双腿间的小弟弟依然茁壮挺直起来。  小姨的妖娆大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炙热的长久没有发泄的小弟弟,她笑嘻嘻地说着,「别急哦~ ,先吃饭吧。」她精湛的娇艳红唇一口亲吻在我嘴上,俩人的津液缠绵在一起,小姨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了身下,她软绵绵的妖媚娇躯完全笼罩住我的身躯,磨蹭着。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