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792               (十六)  熟练地打开一瓶医用甘油,按一比二的比例兑进凉开水里,分出一半放进水浴里加热。然后把一堆狰狞邪恶的情趣物品逐个清洗干净,丢进消毒柜。  这些调教前的准备工作当然都是由奴儿来做的。不知道别的M怎么样,我则相当享受这个准备的过程。这些自己精心准备的材料最终当然都会返过头来施加到蓝蓝淫乱变态的肉体上,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蓝蓝的身体开始发烫。尤其是那一大瓶灌肠液,绝对是让人求死不得的噩梦存在。自己越是认真的准备,就越是带来错乱的快感。就像在缓缓收紧脖子上的套索,或者是主动爬上献祭恶魔的高台,这个仪式的过程,才是SM的精髓所在呢。  「一会又要在安迪面前哭泣哀嚎,淫水横流了,越是怕得发抖,就越爱得发疯啊!」  准备完毕以后,来到调教室门口,给项圈扣上牵引绳,再戴上一副眼罩,静静地跪伏下去。  这等待,亦是一种快乐。  …… ……  踢踏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从容而沉静。  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像熟悉安迪的相貌一样牢牢记住了他的声音和体味。  因为迷恋戴上眼罩的无助与悸动,我在调教中,更多的是使用耳、鼻、唇、舌和皮肤来深入地了解主人。分辨每日精液味道的细微差异,从脚步声中判断主人的喜怒哀乐,既是对奴的要求,也是做奴的快乐。因此,对主人的认知一直是每次调教的一项主要内容。我便经常被要求戴着眼罩,以犬姿从杂乱的衣物堆中翻捡出带着主人体味的内衣。而每一点进步,不要说对主人奖励的期待,单是认同感的提高,也足以让我开心不已。  脚步声在身前停下,鼻畔传来熟悉的男士香水气息,忍不住主动抬起头,伸出舌去探索。温暖有力的大手抚过我的耳畔,由脖颈、胸背而至全身。这是安迪每次调教的前奏,也是他和我交流的独特方式。我的身体在他的爱抚下温度不断升高,在手指触及敏感带时更是忍不住的震颤,拼命地抬高臀部,张开双腿,私密处贪婪地追逐着主人的手指,感受着指掌间传来的温暖和爱意。  最后在他亲昵地拍打我的脸颊,而我报复性地追逐舔舐他的手指后,安迪站起身,牵着犬绳向前走去。而我现在已经能在黑暗的状态下,轻巧且恰到好处地跟上主人的脚步,肩背在摆动中亲密磨蹭着主人的裤腿。  当蘸着KY的软管尖嘴轻易地挤开娇羞的菊瓣,敏感处传来的冰凉让我打了个轻轻的寒颤。尽管对灌肠已经不再陌生,但是我的它的恐惧却丝毫未减。一股热流从后庭涌入,甘油几乎瞬间就给肠壁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不过第一次只是清洁,痛苦的还在后面。强忍了一分多钟后,就尽数喷射了出来。听着巨大的喷射声音,我还是微微的羞臊,尽管在主人前,奴并不介意,甚至是乐于把最私密最羞耻的一面完全地暴露出来,但是这样毫不淑女的排泄,终归是难为情的。  排泄完的我趴在垫子上恢复着体力,听着安迪忙忙碌碌地操作。现在我帮不上他的忙啦,安迪要事事亲力亲为了。看来他应该再找一个助手,自己坐在一边翘起二郎腿享受着女奴的服侍,这样才更有主人范啊。  正在用胡思乱想消除自己的恐惧,第二波的灌肠开始了。这次的灌肠液明显更热一些,我微微扭动着腰腹,体内被烫得有点吃不消。正在埋怨安迪没有控制好水温时,一阵冰寒瞬间冻结了一条腔道。  我「啊啊」地乱叫了起来,手掌胡乱地敲打着:臭臭安迪,冰火不是这样用的啦!  每一个主人的报复心为什么都这么强?才一天时间,怎么就用回到女奴身上来了?这一阵冰、一阵烫的直接在身体的最深处爆发,太强的刺激让身体一阵阵颤抖,只能趴在那里咬紧牙关,擂着小手忍耐。  终于一个充气肛塞卡住了肛口,然后无情地膨胀至最大。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我已经能轻松承受三指的宽度了,大半就是它的功劳。不过这个平时令人恐惧的道具现在却让我长舒一口气。已经眼见要憋不住了,大就大点吧,至少不会漏。  「蓝蓝,帮主人吸出来,不然就有惩罚。」熟悉的大鸡巴捅到了我的嘴边。  熟练地张嘴,含入,舌头围绕着龟头划圈。比起自己身上的器官,现在我更熟悉的是主人的性器。包括敏感带在哪里,主人喜欢的裹吸方式,趁着现在下体反应还能坚持,赶紧卖力地工作起来。  安迪特别喜欢让我在灌肠后为他口交。照他的话说,在我下边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上边的吸吮就会格外有力。不过就算如此,凭我最长8分钟的成绩,除非主人放水,不干净努力就只有乖乖受罚的份了。  不过很快就什么都顾不上想了,肚子里一阵连一阵的翻江倒海,痛啊痛!疼痛难耐的我连脚趾都蜷紧到极限,死死地将喉部的肉棒向里抵去,仿佛这样就可以转移小腹的剧痛。很快这种类似痉挛的难忍痛楚就让我意志模糊起来。有快感吗?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难受地要死掉了,就像有许多只手往不同方向拉扯着我的肠子,再不时地打上一个结。如果能晕过去多好,就不用这样疼得打颤了。  终于到自己再也控制不住,开始无意识反抗时,安迪打开了放气阀,灌肠液和肛塞同时冲了出来。我颓然倒下,全身的力气都在和剧痛挣扎中耗光了。甚至有着内脏器官都随着灌肠液被排出的错觉,腹部在短时间内失去了知觉。  还是只过了7分半钟,看来这就是我的极限了。  还好排泄后灌肠的痛楚会很快减退,除了身体会变得绵软无力外。我懒懒地趴在那里等待着安迪的处置,无所谓了,反正不会比灌肠更痛苦。主人,不是小奴儿不努力,那些一忍半小时的不过是小说里的角色罢了。  「自己挑个地方……」叮铃叮铃的铃声响起。  我赶紧乖巧地把舌头伸了出来。  「……不夹。」啧,坏主人看来今天心情不错啊,一个劲地欺负我。  很快四个夹子分别夹在了乳头和阴唇上,连着长长的银链。主人稍一拨弄,伴随着身体的强烈刺激,下边也响起了动听的铃声。  其实我很喜欢这项「惩罚」。带着银铃的夹子作为装饰,无论从视觉和听觉上都很美呢!少女的爱美之心抵消了不少肉体的痛楚。而且这样可以更好的「勾引」主人啊,蓝蓝很喜欢看主人色色的眼光呢!  随后安迪解开了我的眼罩,最后一次是奴儿给自己灌肠。这次是纯水,看来是要留置一段时间了。还没有恢复气力的小手缓缓地挤压球囊,一点一点泵入自己的身体,体会着液体在直肠里汨汨的流动。一拨一拨的轻胀,然后舒缓,再轻胀,应该是水军冲破了一个一个关隘,逐段逐段地占据着我的身体吧?  800毫升的液体进入了身体,小腹微微隆起了些。然后给自己装上最喜欢的纯白毛绒尾巴,试着爬了一圈。虽然被塞住了,可是总觉得要漏出来。小腹好像有点下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等将来自己怀了小宝宝,挺着大肚子的时候,是否还是像现在这样被主人牵着爬来爬去呢?  被安迪牵着来到车库时,我开始抑制不住紧张与羞耻了。这还是第一次坐安迪的车呢,难道主人要这么牵着狗狗去兜风么?车库里有两辆车,可能都是豪车吧,不过这时的我对汽车一无所知。当主人要把我牵上一辆敞篷跑车时,我开始惊慌失措,可怜兮兮地望着安迪,缩着脖子汪汪叫着想抗拒主人的命令。这个车身太矮了,就算是蜷缩在座位下也遮挡不住身体,我还无法接受这么羞耻的暴露。  「乖,相信主人,我们去后山走走,现在是晚上了,不会遇到人的。」  「……呜!」小母狗终于还是抵抗不了安迪的半鼓励半强迫,被迫爬上了车。  安迪熟练的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就出了别墅。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空气中暑热还未散尽,我惊慌失措的尽量往座位下面缩,可是上半身依旧暴露在外。这些道路都是我开着电瓶车走过的,可是这次是以赤条条的犬姿被车载着呀!虽然路上没看到人,还是紧张羞愧欲死。  「爬到座椅上来,母狗有母狗的仪态,不然丢的是主人的脸面。」安迪慢条斯理地说。  呜,我这边都羞愧死了,主人还在不停的羞辱,下体又在淫乱的滴水了。正要义正言辞的拒绝,安迪居然无耻的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又羞又气又急,可是这时候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都没有,后面眼看着有人就要走过来了。坏主人,算你狠,无奈爬上了座位跪着,把头抵在了风挡下面,白白的屁股就让别人看去吧。  车辆沿着路绕了两绕,来到别墅的最里边,这里有一道铁门。安迪按了一下遥控器,开门,汽车就驶上了僻静的山道。  这里已经没有了路灯,尽管开了车灯,周围还是暗了下来。这一路行来一直没有遇到人,我也慢慢放松了一点。被夜风一吹,刚才顾不上留意的便意又强烈起来。  「安迪,停车好吗?我受不了啦!」  其实这会勉强还能忍住,换以前我都会强忍下去。不过我现在发现,主人们都有逗弄奴儿的坏情趣。现在忍着,等忍不住的时候还是要被主人反复折磨。以前那是又傻又笨,还不如早点服软,多讨饶几遍哄哄主人开心。  安迪侧了侧头,假装没听清楚。  「呜……汪呜!」好吧好吧,小母狗服软了,看来今天要被主人玩坏。  「蓝蓝,刚才的任务还没完成!」  啧,主人还真是邪恶!不过奴儿也高尚不到哪去,看着眼前的场景,我也蠢蠢欲动呢。  「安迪,你确定不会把车子开到悬崖下面去?」  「不要质疑主人的定力!一会吸不出来,就把小母狗系到车屁股后面遛回来!」  好吧,小母狗这会已经性欲高涨到无法抑制,趴到安迪的大腿上就开始找好吃的。舔吸含吮,把训练成果都用上,石头也要给你榨出汁来!呜,这个姿势太别扭了,四处都不着力,或者是主人今天功力大涨,一直到安迪停车也没有吸到棒棒糖里的甜汁。  「好了,下来吧,小母狗!」安迪把车停在路边,打开车门,牵住了我脖子上的狗带。  「主人抱!」我已经媚眼迷离,趁着情动对主人撒娇卖痴。  「好吧,蓝蓝乖,主人抱抱!」安迪笑着将我拦腰抱了下来,一只手顺便在阴核上轻轻捏了一把。伴随母狗依依啊啊的销魂呻吟,一股粘稠的淫液激射在安迪的手上。  痴闹了一会,我恋恋不舍地从安迪的身上爬了下来,在他的裤脚边磨蹭着脸颊。和主人在一起,真的很陶醉,什么都不用想,就可以一直被幸福包围。  这里还是山道,不过已经接近山顶了。透过路边灌木丛的缝隙,遥远的山脚下是星星点点的灯火。树木投下大片的阴影,远处的山石影影瞳瞳,显出种种古怪的模样。  安迪没说话,我也安安静静地跟着,只有身下的铃铛叮铃铃的清脆作响。走了几步我才反应过来,今天晚上很亮啊。这里没有车灯也没有别的灯光,但是视线仍然很清楚。向上昂起头,啊,一轮皎洁的明月,清辉普照,下面是静谧的山野,宛然一幅意境高远的精致版画。  今天是中秋?不对……哎呀,今天是鬼节呢!小时候在老家过过的,要烧纸放灯,祭祀鬼神。据说今天鬼门关大开,大鬼小鬼统统都出来了,这一天小孩子晚上是绝对不能出门的。转头看看安迪,嗯,这是个洋鬼子,难怪跑出来了!自己呢?判官小鬼们应该看不上一条小母狗吧?  嘻嘻,瞎想到哪去了!对于鬼节,小时候是很害怕的,长大了有一点点怕,可是现在有主人在身边,不管什么妖魔鬼怪主人都会搞定的!哎呀,又来?痛痛——这下要抵抗不住了!  咬住主人的裤脚,可怜兮兮地求恳:「呜呜……汪呜!」  可就在这时,一道雪亮的光柱照了过来。吓得我瞬间忘记了疼痛,缩到了安迪的身后。  「小母狗,有人来参观喽!把握好机会吧!」安迪不顾我的反抗,将我拖到了马路中间。而前方,一辆高大的吉普缓缓滑停了下来,耀眼的车灯完全的笼罩住了女犬扭动着的雪白躯体。  被无尽的羞耻和身体的强烈刺激击垮的雌犬已经无法做出有效的反抗,瘫倒在地,身体一阵阵的痉挛颤抖,口中发出无意义的悲鸣,身下已经濡湿了好大一片。连着犬尾的肛塞甫一拔出,一股激流就像喷泉一样向着半空中猛烈地喷射而出,然后慢慢降低,直到汨汨细流。  讨厌的安迪端着个相机噼里啪啦地拍个不停,直到吉普车不耐烦地鸣响了喇叭。尖锐的巨响让高潮失神中的我蓦然惊醒,才羞惭地发觉自己仍然在雪亮的车灯下暴露着淫秽的身体。可是手脚连一分力气也没有,只能挣扎着挪动到路边,吉普立即轰鸣着巨大的马达声从身侧掠过,强烈的气旋仿佛要把我推开。  安迪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抬起身体。但是小母狗已经无法做到了,努力了两下就又像一根面条一样瘫软了下去。无论是高潮、大量灌肠后的排泄还是暴露的羞耻与紧张,任何一项都足以抽走我全身的力气。同时降临的后果就是母狗已经完全丧失了思维和控制身体的能力,只能木然地看着主人摆弄着自己的身体。  今天主人的兴致很高,尝试了两次未果后干脆用把尿的姿势将我直接抱了起来。我在同学中身高并不算太矮的,但是在身材高大的安迪面前完全不够看。看他轻松的样子,恐怕和抱一条真正的宠物犬没有什么区别。  我这时还迷迷糊糊的,想扭过头来寻找安迪的脸,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已经从臀沟里坚决地挤了进来。或许是下身的不断流淌的淫液给了肉棒很好的润滑,或许扩张和灌肠后的菊穴已经尽量的松弛,或许是羞人的姿势让我的身体重量全部落在了这个支点上,尽管我因为前所未有的挤胀开始大声呼痛和惊慌地扭动身躯,但是主人的意志仍然毫无阻隔地持续挺进着,像楔子一样轻易劈开了我的身体。  第一次就容纳如此粗大的阳具让我痛的流下泪来,感觉肛门像被撑破了一样剧痛。但是这时任何挣扎都会带来额外的痛楚,只能忍着剧痛按照扩张训练时的要求,拼命地放松身体,试图去适应主人的粗大。  安迪这时也没有再做动作,静静地托住了我的两条大腿,肉棒还剩了大约三分之一在外面。过了好半晌疼痛才慢慢减退下去,我哇得哭了出来:「呜呜,臭主人,臭安迪,蓝蓝要被你玩坏掉了……」说完愤恨不已的我扭头就冲安迪的肩膀咬了下去,就算是主人也不可以这么欺负我!  看到我恢复了正常,安迪歉意地笑了笑,双手用力把我又托了起来。明白他用意的我顿时慌乱起来,如果他一松手这次只会进得更深,真的要痛死掉了。  「不要……不……安迪你放我下来……求你了主人……蓝蓝会乖……」  安迪的手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路边正好有个长长的石凳,他走了几步把我放趴在上面,我们从Y形变成了T形。  心头上一块大石落地的我这才放松下来。无论是爷还是安迪,虽然对我都很好,但是主人的心思是不能揣测的,一高兴了拿奴做实验品的事情并不是没发生过。现在的我又恢复了母狗姿态,只是本来的肛塞换成了主人的大肉棒。这时我才蓦然反应过来:「喔,又一处身体被主人标注了主权,被涨满的幸福……现在只剩最后一块等待主人开发了。」  现在种种复杂的身体感觉才传到了心里:胀满、疼痛处传来的一丝麻痒、肉棒顶在肠壁上的火热和奇异触感、羞耻地便意和各种难言的身体信号,构成混杂着痛楚、快乐、羞耻、甜蜜的种种情绪。忍不住像往常摇尾巴一样摇一摇身体,啊,强烈的刺激差点让身体软趴下去。定了定神,慢慢地前后移动身体,用最羞耻的私处来尽力取悦主人。  坏坏的主人老实了没有两分钟,一根手指勾住了我的阴阜。这下我移动身体就相当于用小穴去摩擦主人的手指,身体的快感立即加倍,没有几下我已经忍不住哼哼了起来。后庭的快感虽然比不上小穴,但是两处同时被玩弄着,快感像波浪一样叠加起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轮番冲击着我不堪的身体。  主人的各种搞怪让我很快气喘吁吁,等到他用手指探入小穴,隔着一层肉膜搓动着去摩擦后庭里的肉棒时,身体如遭电殛,猛然绷紧,从未有过的超强快感让小母狗瞬间就狂乱了:  「啊!……呜呜……啊呀……求……不……」母狗完全语无伦次、狂乱崩溃地嚎叫呻吟着,下体的水柱喷溅而出——被主人玩尿了啊。然后在痉挛抖颤中小穴和菊门疯狂地抽紧,涌出大量淫水后再次瘫倒在地。  面对我的高潮失神,主人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按住我的臀部兴奋地抽插起来。被强烈的刺激带回魂来的我这才知道男人挺动起来会给女奴带来多大的刺激。  粗大,强壮,进入身体后也不留下一点点空隙。  好烫,好热,肠子内壁都好像被炙伤了感觉。  坚硬得像包住了一根钢柱,完全不是伪具那种软绵绵的硅胶能够比拟,轻易地贯穿了身体,仿佛再进一步就能顶穿胃、顶穿喉咙。  进来的时候像一个暴君,无情地挤压着身体的软肉和脏器。  出去的时候像一个强盗,仿佛连肠壁都要撕脱带走。  完全无法抗拒的暴力,原来,我期盼已久的占有是这种感觉。比我想象的还要强烈百倍,我爱它,我希望被蹂躏至死!  「啊啊……主人……安迪……我还要……啊……要更深……」  「呜……痛……啊……我喜欢……安迪……操我……哦哦……我要痛……我要你全部进来……」  「安迪……我是你的狗……啊啊……要……操死我……」  「喔……啊,绳子……勒住我……拉紧我……啊……母狗喜欢……被主人拉紧狗绳……啊……」  「啊……不……啊……喔……安迪,安迪……我爱你……呜……母狗爱主人……操我……啊……」  我从未有过的癫狂,这一刻,我觉得以前的一切都是虚的,加起来都赶不上现在被主人在我的身体内肆虐来的真实。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占有,强烈得要把我溶解,真实得反而像幻觉。  这一刻,主人和我就连在一起,我喜欢这样,我要和主人合为一体,永远都不分开,任谁都抢不走。  这是我第一次在主人面前暴露淫乱的本性。平常越是调教时越羞涩,越不肯多言的我,这一刻彻底忘记了什么是羞耻,语无伦次地吐着下流的话语。啊,我要比妓女更淫荡,比母狗更下贱,我要被主人彻底的调教开发,我要做没有自我意识的性玩具。  我很快就忘记了语言,忘记了思维,忘记了自己是谁,主人是谁,只剩下身体最基本的本能,追逐肉欲的冲动。等到最后主人把我的一条腿抗在肩上,更换了数种姿势后终于将热烫的精液射入肠道深处时,母狗已经彻底的瘫软如泥,不能再思考,不能再触动一丝肌肉。  …… ……  这次我是被主人彻底操晕过去了。悠悠醒来时,已经躺在了主人温暖的怀抱里。后庭火辣辣的疼痛中夹杂了一丝清凉,看来已经被主人敷过了药物。乳夹和阴夹也被取了下来,剩下一点麻麻痒痒的余韵。想起刚才无所顾忌的淫荡表现,不由的又羞涩起来,把头埋进主人的怀里。身体软软的,好像没有了骨头。每一个细胞里,好像都填满了蜜糖。主人的怀抱,就是我的天堂。  「安迪……我爱你!」贴着主人的胸膛,仿佛要把这句话直接吐进主人的身体里。  「宝贝,主人也爱你!」  温存了一会,安迪说:「蓝蓝,我们走吧!」  「不……这里好舒服!」  「走吧,还没到山顶呢!」  尽管贪恋这美好的感觉,但是我还是从安迪身上爬了下来。这一刻,他就是我的神,他的话语就是我的圣旨,无论什么我都心甘情愿的去执行,不愿意打一点点折扣。只要服从,就有无尽的愉悦。  身上还是淫秽不堪的,淫水和精液在下体和大腿上凝结成横七竖八的线条。  可是这一刻,一切都是美好的,都是主人的恩赐与爱。  悉悉索索地在主人的脚边爬行,无论天上的月亮还是路边的风景,都失去了它们的颜色。这一刻,我的眼里只有主人,我愿意永远的在他脚边爬行。  山路转过一个弯向上,然后就沿着山脊蜿蜒下行。路边有一个一间屋大小的水泥平台,这就是最高处了。平台上一个人靠着栏杆在抽烟,以及蜷在他脚边的一条雌犬。背着月光,看起来像一副剪影。  被主人牵着爬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心态已经有了180度转弯。平常极度羞耻于在外人前露出的我,此刻却完全没有一丝羞涩。尤其是那条雌犬,更激起了我的好胜心。他有一条狗,就能摆出一副拽拽的样子。可我的主人也有,没什么好神气的。  男人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随手将烟头弹进山谷。  「Hi,Andy,你也来了?」  「King,今晚的月亮不错!蓝蓝,打个招呼!」  我蹲了起来,两手放在胸前,骄傲地挺起小胸脯:「汪汪!」  其实,以往羞耻的习惯并未遗忘,但是今晚身体的动作超前了大脑,直到动作做完,我才感到了身体的紧张和羞涩。  然后那条雌犬也在她主人的示意下和我们打了招呼,然后我们俩就好奇地互相打量着。这是一个小女孩啊,感觉像高中生,满脸的稚气,小胸脯还没发育起来呢。发现自己占了上风,我更加兴奋起来,不屑地白了她一眼,骄傲地低头舔起了主人的靴尖。今晚的我,格外的温顺,把主人靴子上的灰尘泥土仔仔细细地一一舔净,仿佛这也是一顿美味大餐。  「这条狗不错啊,安迪你怎么调教的,这么驯服?」  「天生的淫荡,是不是,蓝蓝?」  「汪汪!」我叫得格外欢快,能给主人挣面子,感觉好好哦。  「怎么没给装尾巴?哦,刚开苞了?」  我趴着给主人舔脚,屁股洞正朝着天空,很轻易地就被发现了异样。  「嗯,刚才这条母狗太骚,被别人车灯一照也能高潮。一时没忍住就把她给上了。」  听着自己的淫荡表现被主人和外人议论,羞耻难当的同时身体也格外兴奋起来,一滴淫液拖着长长的丝线晃晃悠悠地垂了下来。两个人顿时都笑了出来。  「是够骚的,安迪,借我玩两天?」  我立即紧张地抬起头来,哀求地望着主人。这个人怎么能这样,自己有狗还这么贪心?希望安迪和他不要太熟。主人你快拒绝他呀!早知道不这么卖力表演了。  安迪盯着我,足足地吊了一会胃口才笑着拒绝:「不好意思,king,这条小母狗还没调好,怕生的很。蓝蓝,好好服侍一下金爷。」  那个金爷恐怕本来打的就是取乎其上,得乎其中的主意,欣然把犬绳接了过去。  我虽然一肚子的不乐意,也只得委委屈屈地来听候金爷的指令,省的万一惹恼了他们,真的被借来借去。  趴,跪,蹲站,左手右手,打滚转圈,来来回回也就是那几个平时玩熟了的指令。看在安迪的面子上,我敷衍了事的做着,反正母狗也玩不出钻火圈、踩球这种高难动作。抽空看了看主人,已经被那条萝莉犬含上了。这让我更加气苦,这个金爷真烦,我和主人好好的一晚全被他们给搅扰了。  玩了一圈金爷也在我的嘴里插上了,嗯,这还是第一次品尝外人的鸡巴呢。  平平无奇,没有主人的长,没有主人的大,没有主人的持久。哼哼,萝莉犬的那张小口,应该已经被主人插爆了吧?  过了一会安迪和金爷并肩下山,两个人亲切地交谈着。而两条狗在前面并排爬着,就像刚厮打过一样,互相白着眼谁也不理谁。  「勾引主人的小臭婊子,最好这辈子都没脸没胸没屁股……回家还能不能和主人再温存一会呢?」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