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863  「少爷,少爷……呜呜呜……太好了你终於醒了……」王昊睁开眼,看到哭成泪人儿的双双。  「怎么回事?」王昊感觉头重脚轻,一时脑袋有点模糊。  「昊哥,你可终於醒了,可吓死双双那丫头了。」白岛虽然语调平静,但苍白的脸看得出来彻夜未眠。  「我昏倒了?」王昊想起自己尝试探索藏在岛上某处的脑奴,脑内却突然涌入许多幻象,虽然现在已经印象模糊,但身体彷彿仍沉浸在那古凛冽无边的的杀气汪洋。  「是阿,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王昊无语,真要说自己的确看到了什么,但那又代表了什么,与脑奴有是否有关呢?又为何除了自己以外,白岛和双双两人没有感受到那幻象的侵袭呢?             ********  此时岛上陷入沉思的不只王昊一人,在丛林内某处,一座临时搭建的树屋上,一群人成半月形正围着刚苏醒的王弱涵。  「杀杀杀杀杀杀杀?」宫人硕喃喃自语,思索着王若涵大声的幻象所代表的意义。  「若涵姐,你还好吧?怎么手还是那么冰冷阿?」李轩宣握着若涵的手关心的问到。  「还好,只是我从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强烈的脑波冲击。」若涵虚弱的回应着轩宣,脸上挂着一向温婉的笑容。  「若涵同学所看到的幻象莫非是脑奴所散发的?」于上豪粗鲁的问到,但没人回答他。众人或关心的围在若涵身边,或各自低头沉思。  「阿阿,大家发表点意见阿,难不成我们这组里面没有一位凝神境的高手大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吗?」似乎忍受不了眼前的沉默,于上豪大声的催促着其他人。  「若涵同学看到幻象这点有两件事值得思考。其一,若那幻象真的如此强烈,应该不是其他星月同学所发出的,但若是脑奴发出的,又未免有点匪夷所思,毕竟普通的脑器在没有使用者灌输脑波的情况下,脑器是不可能散发出脑能波动的,当然也不排除脑神器有其特殊之处,毕竟宋学姐也说过,脑神器彷彿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宫人硕小心翼翼的分析,虽然心理也相信王若涵必定是受到脑奴所影响,但是长期训练的战略宏观角度令他不愿轻易的妄下断言。  「第二件值得思考的地方就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尝试搜索脑奴,但却只有若涵同学一个人看到了幻象。」宫则这次并没有提出自己的解释,他心理正琢磨着宋月霜所说的那句脑奴似乎有意志的选择自己的主人。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心底翻滚,若然如此,那句「杀杀杀杀杀杀杀」所代表的意思莫非是……             ********  孤岛正中央的山顶上,饶诗宣等三人围坐在张紫嫣身畔。  「唉……」张紫嫣一声叹息,不同於王昊与王若涵受到幻象影响而昏厥,张紫嫣仅仅只是脸色发白,望着关心的望向自己的三人,心中却是千头万绪。  「紫嫣,你究竟看到了什么阿?」饶诗宣关心的看着张紫嫣,她可还从来没见过这位闺蜜好友如此虚弱过。  「诗宣,你说这世间的种种,彷如白驹过隙,为什么人们却要整天你争我夺,轮刀动枪的呢?」张紫嫣秀目望向远方,微微的出神。  「……」饶诗宣无语,这张紫嫣答的牛头不对马嘴,问她看到什么,她却彷彿一副和平主义者的嘴脸反问了一个大哉问。  「我们做好备战的准备吧,只怕这岛上不久后将兴起一场腥风血雨。」张紫嫣淡淡的说道。             ********  「看来目前最进入状况的就是楚渊阿?」宋月霜看着萤幕,秀眉微促。  「是阿,真不敢相信他真的是个学生,竟然用凝神咒控制了所有夥伴。」一旁的李晨风饶富趣味的看着萤光幕上虽然英俊但是却表情冰冷的青年。  「目前感受到脑奴所散发的杀意的就是楚渊、张紫嫣、王昊、以及王若涵,最让人意外的就是王若涵了,明明还没有达到凝神境,竟然也能被脑奴看上。」  宋月霜翻动着手中星院学生的名单,仔细的研究着四位学生的背景。  「单以实力而论,能够驾驭脑奴最有希望的人选应该是楚张二人,两人皆属凝神境上阶,只是若现在要我说,最接近脑奴的人该是楚渊,一个学生竟然能散发这样森然的气场,简直是脑奴满溢杀气的最佳载体。」  「楚渊的父亲楚大成,是帝国议会的副议长,一向主张和华帝国和平共处,想不到这样一位和平主义者竟然有这么可怖的儿子。」宋月霜看着手上的资料,若有所思的回忆着楚大成这号人物。  「和平主义者,哼!不过是一位胆小怕事的懦夫吧了,真不明白这样怕死的懦夫为什么能够把持议会,操控手下的一群投票部队,整天喊着缩编军队的口号,要不是有项大帅挡着,只怕我星帝国军队已经弹尽粮绝。」  「楚大成政商关系良好,黑白两道通吃,甚至在媒体界也是呼风唤雨,不过也幸亏有他的斡旋,星帝国才能和华帝国签下数项堪称平等的条约。」宋月霜平静的说道,她不若李晨风这么立场鲜明,在她眼中,楚大成的态度固然有损身为星帝国军人的骄傲,但其外交上的能力对星帝国目前的稳定状态确实是功不可没。  「小国向大国乞讨和平起不若砧板上的鱼求着渔夫别屠宰自己,渔夫是否动手只在一念之间,你可看过哪条鱼会为了多活了一时三刻而沾沾自喜的。」  「唉……晨风,你身子已经这般,就算有再大的雄心壮志,也难以再和华帝国争雄……」宋月霜哀伤的望着瘦削的李晨风。             ********  「今日星国,欢迎回来!」电视上美丽的女主播露出招牌的笑容。拥有着美丽知性的脸蛋,张敏是星帝国许多男人们的梦中情人、谬思女神。23岁的年纪就当上星帝国中央卫视的新闻当家主播,事业顺利的其他女子眼红。更不用说其高雅的气质,略为青涩的肉体却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令一堆达官贵族们整天向苍蝇们绕在她身边。张敏的存在,简直成了她身边所有女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  「今日帝国议会对於星洲撤军一案做出表决,星洲位於我国东北,是毗邻华帝国的军事重地。为了争取和华帝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近半年来,议会一直争论是否将帝国第二军团撤出星州。」美女主播口齿明晰,清脆的声音宛如风飘碎铃,十分动听。  「议场外,主战的青年爱国党和主和的星辉教壁垒分明的对峙着,他们分别在现场高举白布条并宣导着各自的口号。」  「然而,议会议决的最终结果,因为少数党霸佔主席台,会议结束时仍然没有成功表决。评论分析家认为,少数党持续的杯葛阻挡彻军案的决议,又不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无疑会让星帝国国事空转,付出及大的社会代价。」张敏嫣然一笑,朱红的双唇与洁白的牙齿,摄人心魂,勾的许多电视机前的男人们如癡如醉,只觉的张敏说的真是对极了。  「接下来一则新闻,星辉教昨日在首都东区发起公益活动,吸引上万人共襄盛举……」  看着电视上张敏播报着新闻,星帝国中央卫视大楼顶楼的一间房间内,两个男人正在各自盘算着什么。  「楚大人,您说这明天的新闻是否要聚焦于反对党各代表的绯闻丑事?还是青年爱国军上月在游行时桶出的楼子?」一个身材肥胖,屈着腰哈着脸的男人站在桌旁,恭敬的问着坐在皮椅上的楚大成。  「哈哈,无妨,现在民意在我,不急着把反对的声音都消灭掉,有他们在,我反而有更多的筹码和华帝国谈判。」楚大成手指轻敲着桌面。  「是,那么我们明天继续报导楚大人的特辑,塑造大人和平大使的形象?」  「嗯,就按平常那样吧,只是你们节目也作的太粗糙了,要多加油点阿。」  「是,是,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肥胖的男人拼命哈腰点头,彷彿恨不得把脸上的肥肉甩下来似的。  「好了,你走吧。」  肥胖的男人退出了房门,临走前眼角撇了一下桌子底下。  「好了,敏敏,你也舔够了吧,上来吧。」楚大成对着桌底喊到。  「嘻嘻,大人你的肉棒最好吃了,人家还想要吗。」桌底赫然钻出穿着洁白工作衬衫搭配黑色短裙的张敏,一身紧凑的衣服衬托着那漫妙的身材,从短裙底部隐约露出的吊带丝袜令人想入非非。  「最近和你的那个小男朋友处的怎么样阿?」楚大成隔着衬衫摸着张敏丰满的胸脯,感受着那滑顺弹跳的手感。  「啊啦,大人真讨厌,张凯那小子根本被我耍的团团转阿,要不是大人的意思,我根本不想理那样的男人呢。」张敏嫣然一笑。  「没有被那小子吃豆腐吧?」楚大成的手已经弹开衬衫前两颗钮扣,两沱雪白的乳肉夹出深深的乳沟,拖着乳肉的黑丝胸罩令那乳沟变得更加神秘,那是所有男人都愿意生死不顾深入其中的魅惑之勾。  「哼,那小子想的美,我的身体只属於大人的,那种乳臭味乾的小鬼,想碰我是门都没有。」  「嘿嘿,我想那小鬼死都不会知道眼前那高不可攀的女人,其实是那么的淫荡。」楚大成左手两指不规矩的在张敏的乳沟内进出着,张敏滑嫩的肌肤传来十分舒服的手感,令花丛老手的楚大成也十分受用。  「大人真讨厌,敏敏才不淫荡呢……」张敏粉拳轻槌在楚大成的肩上,微嘟着嘴表示恙怒。  「嘿,哪个婊子会说自己贱。」楚大成把手指从乳沟内抽回,递到张敏的嘴边。张敏乖巧的微弯着腰,开始吸吮着楚大成的手指。  「嗯……嗯……嗯……嗯……嗯……」张敏微闭着双眼,表情像是十分享受的吸着楚大成的手指,彷彿是在吸取什么琼浆玉液般,微微翘起的臀部发情似的扭动着,群摆摇动时露出的大腿嫩肉无比勾人。要是有哪个星帝国得男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只怕无法认出眼前的女人就是银光幕上那专业清新的张敏。  「真没想到三年前那清新的小女孩会有着这么一个淫荡的肉体。」楚大成另一之手解开黑色短裙的扣环,短裙倏地滑落,露出了神密性感的黑色雷丝内裤以及丝袜吊带,穠纤合度的雪白大腿一览无遗。  「大人真讨厌,我才不淫荡呢,我可是一直对你忠贞不二呢。」  楚大成讲脸凑往大腿根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少女身上上特有的体香,混杂着湿黏的汗臭及微微的尿骚味,形成一股诱人的味道。  「要是星国电视前的男人知道他们梦寐以求的女神下体是这么一股骚味儿,只怕大家都要疯了吧 .」楚大成狎笑着,一只手开始隔着内裤戳揉着张敏的肉缝,张敏配合的前后晃动着臀部,不时发出媚惑人心的娇喘声。  「阿……阿……大人,好热阿……」张敏玉颊通红,媚眼如丝,一手抚摸着手指与下体交合处,另一手伸进衬衫轻捻着自己的乳头。  「大人,可否赐给敏敏大人的肉棒?」  「想要肉棒,就要努力去争取阿。敏敏你愿意为了肉棒做任何事吗?」  「敏敏愿意,愿意,只求大人把肉棒塞进敏敏的下面,敏敏什么都肯做的。」  「哈哈,那我要看敏敏蹲在桌子上撒尿。」楚大成终於说出了邪恶的阴谋。  「呜,大人那太羞人了啦。」张敏脸颊变得更加通红。  「那你是不想要肉棒啦?」  「呜……呜……大人都欺负敏敏,呜……呜……」张敏娇嗔薄怒,更显得娇憨可人。挣扎了一会终於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上桌子,缓缓褪下内裤,露出了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张敏的阴毛不算多,只有小腹下有一小戳的阴毛,密穴的附近却是乾乾净净的,深黑的毛色更衬托出肌肤的白嫩。楚大成凑过眼睛一瞧,那一根根细细长长的阴毛竟然没有蜷曲的贴平在小腹之下,当真是天生丽质,人美脸逼毛都这么有气质,想着这样一位气质美女被自己玩弄股掌之中,还得毫无羞耻的在工作的地方放尿取悦自己,楚大成的下体又传来一阵坚硬感。  「你先转过身去。把身子蹲低,屁股凑过来。」楚大成是个有品味的人,这么一个有品味的人,可不会一口把主菜吃掉,一定要一口一口细细品尝。  「阿……好害羞……」张敏抚着脸转过身去,却没注意到深厚的春光早已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再怎么完美的女人屁眼总还是深褐色的,张敏这完美的女人也不能例外。张敏的屁眼周围不带一丝杂毛,此时布满皱纹的菊门正因为紧张而一张一缩着。楚大成用手指轻轻的戳进菊门,张敏的身子立刻弓了起来,屁眼的周围可是布满了神经,被楚大成这么一搅,张敏宛如受了惊的兔子急着想要脱离危险。  「完美!」楚大成欣赏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暗自讚叹着,不由得感谢过往的自己并没有过分的调教张敏,此时的张敏身体已经完全成熟,但内心却没有被完全调教,虽然温驯如兔,却也有着如同兔子一班的纤细,不像许多被自己玩残的女人,便是用鞭子鞭打着下体,也是虚应故事的哀嚎几声。  「好吧,你开始尿吧。」前菜入肚,绅士的楚大成准备拿起刀叉品尝着那鲜               美的主菜  全身肌肉因紧张而僵硬的张敏一时间却尿不出来,愈是想汇聚尿意愈是难以尿出来,急的脸都红了起来。  「吁……吁……」楚大成吹着口哨,逗弄着张敏,逐渐的,一滴两滴,小小的水滴开始从张敏的阴部溅出,水滴变成涓流,涓流变成了水柱,一时间宛如山洪暴发潮水溃堤,张敏淡黄色的尿液直?而出,溅洒在桌上的强化玻璃上,喷的到处都是,水流沿着桌角低落,在地板上留下了一团团汙渍。  「哈哈,在这个电视台高层每天开会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尿,你真是一条小母狗阿,明天那些经理协理们可要闷在这间都是你尿味的方脸开会阿。」  「呜呜……」张敏已经顾不得反驳,尿液排出后的放松感令她身体一软,测趴在桌上,连衬衫都沾到了一些自己的尿液。  「我就帮你这只小母狗彻底佔领这个地盘,让你的淫水洒满整个房间!」楚大成将张敏拉下桌子,粗鲁的撕开衬衫,让还穿着高跟鞋的张敏双手撑在地上背对着自己,肉棒再阴部滑了几下,就挺了进去。  楚大成也不留力,不管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抡起鸡巴就是使尽的肏捣,肏的张敏娇呼连连,不断求饶。  「阿……阿……阿……阿……要坏掉了……人家快要爽死了……」张敏不顾一切的淫叫,浑不顾忌可能有人会走近房间。  「什么人家,叫母狗!」楚大成猛力的连戳三下,让胯下的张敏又是一阵颤动。  「母……呜呜……母狗……呜……母狗好爽……快要爽死了……大人的肉棒肏的母狗好爽……」张敏一边感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一边品尝着内心的屈辱。  「我射死你这只母狗……我肏……不是很清纯吗……玉女主播……还不是一只爱撒尿的母狗!」  「阿……阿……要去了……」。伴随着张敏的叫声,楚大成下身一麻,阳精直射张敏的子宫。滚烫的精液一泼,张敏阴道一阵抽搐,两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大人好棒……」瘫倒在地下的张敏眼光泛泪,嘴角幸福的微笑着,虽然畏於楚大成的权势自己刻意对他逢迎讨好,但眼前的男人的确也在性爱上给了自己幸福,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吗,「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被彻底征服的张敏,心里不由得对楚大成升起了一股依赖之感。  「帮我好好的清一清」,晃着瘫软的肉棒,楚大城示意张敏为自己善后。张敏乖巧的为楚大成舔弄着鸡巴,将还残留在上面的精液舔了乾净。  楚大成看着胯下的美人,不由的志得意满,大部分的人一生劳劳碌碌,无不就是为了追求钱、权、色三样事物,自己家财万贯、权倾朝野,连帝国数一数二的美女都只能在自己跨下承欢,这般权势,当真是让自己卖了灵魂都没问题。星帝国的未来?管他去死呢,我楚之意志就是星国的意志。凡档我者,皆可杀!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