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辣的皮皮字数:7085       我不敢相信,现在爬在我身上,用灼热的鸡巴,往我身体里,不停刺入的阿成,几个小时前,竟还是那个餐桌上,拘泥害羞的陌生男子!的确,他在床上的表现令我惊讶,那种饱满而又尖锐的充实感,让我抓狂,让我着了魔一样,乖乖地仰面躺在床上,任凭胯下的淫水,一下又一下被他坚硬的鸡巴从我的身体里面抽带出去!  那感觉,就好像我是条失水挣扎的鱼,只能紧紧地抓着他坚实的臂膀不放,无助地想极力挽留些什么,却又每每徒增些哀羞的呻吟,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是从喉咙里撕扯出来的,把我吊在半空,我努力地收紧穴道,但却没有办法,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那根烧成火的肉棒,在我的心灵深处,拖动着美妙的呼吸,从我的唇口里抽出~  插入  再抽出~  我的胸腔难以平复这样的激情,急促的呼吸,伴随着阴唇里的每一圈肌肉,麻酥酥地颤抖。这种快感一直延绵到外翻的唇口,那里面吐出来的爱液就像是一位贪婪的食客流出的口水。  那一刻,我不顾一切的欲望,开始在心里蠢蠢欲动,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会主动用脚踝去勾他的大腿,那是我下意识的动作,只是为了~为了~不要它离开~  是的,请不要离开,好么?  回来,我还想要,求你,我还想要~  我想要他操我,不停地操我,可是这些藏在内心深处,最赤裸裸的心声到了嘴边,却又完全是另一副模样。  「不要~不要~」  我失声的撕喊,看着离我有一臂远的老公,努力哀求地伸出胳膊想去抓他的手,可是我够不到,眼前那只平常牵着我在公园散步的温暖大手,此时却与我形同陌路,只见它不停地把玩着,掌中那对滑腻白嫩的乳房,陌生的乳肉,透着圆润的温柔,从老公双手的指缝里溢出,那是我能强烈感受到的,难以启齿,又无法名状的嫉妒。  老公~不要~不要~我挺着胸脯,任凭自己的双乳也跟着肆意颤抖,它们颤地好空虚,也抖地好失落,真的好想,好想我也要那样一只手,让它抓住我胸前不安分的浪荡,没错,就是那样紧紧地抓住,不要松开~  我继续欲求不满地盯着那只本来已经十分熟悉,现在却又遥不可及的大手,想像着那上面的老茧,摩挲不属于自己的乳肉时,所带来的精神上的阵阵快感,那感觉好强烈,就感觉颤抖的目光一散,自己的眼神便会不经意地从那只粗糙的手掌上滑落下来,然后,然后我迫不得已地把视线重新聚焦到老公的鸡巴上,我努力咬住红嘴,眼巴巴地看着,那上面滑溜溜的水渍,忽闪忽闪地,亮着激进的光!  一下,两下,三下~  老公的鸡巴,每一次都整根浸没在那鲜嫩的洞里,插的好深,抽的好猛,看地我胸腔好闷,无法喘息,只是想拼了命地收回自己贪婪的目光,但却又总是无能为力,就感觉自己像着了魔一样,所有迫不得已的目光,就那么死死地停驻在那里。  就是那里,我含着自己的手指,痴痴地看着老公的鸡巴,还有含着老公鸡巴的阴唇,那交合的粘稠汁液让我感同深受着,骑在我老公身上,那个舞动着柔软腰肢的女人所体会的幸福,因为此时,我自己的下体里面也同样含着一根鸡巴,一根凶猛的鸡巴。  它插~我~很快~很快~快忘记了呼吸~  天旋地转,斗转星移。  隐隐约约,我大概只能听到,一个女人酥骨的叫床声,她叫,她不停地叫,一声高过一声,好像是在对我诉说,是的,她对我说,她说~  「水墨姐~水墨姐~我想要你老公干死我~」  不要~明明心里是抗拒的,可我却说不出来,怎么也说出来,那就像我第一次,陪在老公身边,看她和阿成在qq视频里直播时的心情。  那是我们决定在一起换妻群p之前的一个月,那时的我,是绝不会想到,自己以后竟会做那么疯狂的事。  现在想来,其实所有的改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个潜深在心里的种子一旦被唤醒,便会有惊天动地的改变,而我的改变,就是那个令我百感交集的晚上。  那天的夜,格外黑,显得电脑屏幕上的光,特别亮,我不清楚,当那一束束刺眼的光照到我的脸上时,自己是什么表情,我只是觉得,那天夜里的荧光屏中的情景,都是那么地清晰,那么地丰富,那么地深刻。  是的,我清晰记得,当时占满屏幕的,是一张点缀着卡通兔的床铺,当然,真正吸引人的,其实是那上面翻滚着的,两具饥渴交合的身躯,他们赤身裸体,盘身交错,莺语燕啼,别有声色,在这个迷人的午夜里,迟迟不肯安歇,当然与此同时,一样不肯睡去的,还有守在电脑前的我们,我和我的丈夫,阿水。  老公就坐在我的身旁,他当时的样子,很令我失望,因为他就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那双丰润的乳房,这个我是知道的,他的所有渴望都在那里,只是我无法接受,也无法承担……  其实我们平常行房的时候,他也是总喜欢抓我的胸脯的,只是每次,他都要拿出一腔特别贱的语气,说我是太平公主,弄得人家又恼又急~  不过~也没关系的~只要我稍微的咳嗽一声,老公就会立刻缴械投降,然后他会像宝一样地把我重新抱住,连连说,宝宝不生气,宝宝最可爱了~  直到那天晚上,老公变了,我的咳嗽再也不管用了,只看见他用手不停地摸着屏幕里的乳肉,还要我,帮他--口交!那一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我心里是委屈的,可又觉地无从发泄,感觉好压抑,完全不像屏幕里的那两个人,他们正搞的惊天动地,干得有声有色。那女人很会挑逗气氛,她佝着腰,趴在床上,高高地撅起屁股,送给她身后的阿成操,那对晃荡的乳房垂在胸前,是抖的,这抖动的韵律如同她嗓子眼里,泣不成声的呻吟,她眯着眼睛,迷离地用舌头不停地舔着自己的手指,还用特别诱惑的声音勾引我老公,她说:  「阿水~我想要你抓我的奶子,用力~用力抓~」  身下的床单,被她抓成一团麻,她身后的阿成,操地更用力了,节奏粗暴,把我老公也带动得兴奋起来,于是他便突然粗暴地抓过我的手,让我帮他手淫,我扭着胳膊,努力摆脱他的钳制,死活不从。见我不肯配合,他便自己动手,开始先是焦急地握出了一个中空的拳头,然后他便迫不及待地把下面的鸡巴套进去了。上下撸动的鸡巴像是春雨滋润后的蘑菇,它努力地顶着头,扎在黑色的灌木丛里疯长,我能强烈感觉到,那饱满的龟头里面,霎时就溢满了要释放的欲望。  而此时,屏幕里的女人,笑的更淫荡了,她渴求地看着我的老公,有意无意地晃荡着自己的乳头,好像是在炫耀一样,特妩媚地跟我老公撒娇:  「人家想吃你的鸡巴呢,水水,想不想操我的奶奶阿~」  老公的目光直了,呆滞一般,被死死地困进了那个乳晕弥漫的幽谷里,此时,我再怎么表达抗议都不管用了!他自顾凶猛地加快频率,指缝间的包皮,被挤出了好几层褶子。  看到老公欲势待发,犯贱的模样,让我很受伤,我甚至动手用力去捶打老公的肩膀,可换来的却是,他更粗重的喘息,这喘息此起彼伏,就感觉好像,他与屏幕里的,那对夫妻已经融成了一体,而我竟变成了那个毫不相干的局外人!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闪亮的屏幕里,女人仰着头,红润的嘴唇上涂着油亮的光,她眯着眼睛,笑,对着我的老公,挑逗他的欲望,我看到了,老公龟头处,流出的透明爱液,它们一层又一层涂满了饱满的龟头表面,噗嗤噗嗤的声音跟着我的心跳,越来越响,我已经分不清,它们到底是,哪里出来的,是老公撸动鸡巴的声音还是那对夫妻激烈交合的韵律?  我不想知道,我不要知道!  我直接按掉了电脑,气冲冲地盯着老公,周围的空气好像一下就冷下去了。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眉宇间便竖起了,横七竖八的皱纹,我知道,他有些不耐烦,可这更勾出了我心中无法压制的怒火,我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无耻!」  然后就急匆匆地,跑回到卧室,把头埋到被子里,哭,心里的委屈终于都发泄出来了,黄豆般大小的泪珠,噼里啪啦都滴到了被子里,不知不觉,一肚子的酸楚也跟着翻江倒海起来了。  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hide]  他大概是知道错了,从客厅那,悄悄地凑到我的身边,来掀我头上的被子,那只温暖的大手又上来了,落在我的后背上,我不肯领情,努力抖肩。  「你别碰我~」  但其实心里想的却是,你要不过来碰我,不在意我,我就给你好看!  「这不是~咱们之前都沟通过了嘛~」  「你少来这套,你根本不在乎我~」  我把头扭到一边去,不搭理他,老公只好悻悻地又追了过来。  「那我错了~还不行么~」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瞎了眼了~看错人了~」  我觉地自己的肺子都要哭出来了,泣不成声的语气,让老公慌张起来,只见他两只手被生生地挂在胸前,完全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你根本就不爱我~」  老公急了,一把从后面抱住我,任我怎么挣扎,都不松开了。  「宝贝~我爱你~」  老公声音温柔极了,我觉得浑身都颤了一下,至少觉地心里没那么凉了,可是嗓子眼里却还要扭逆那么一小下~  「不要~别碰我~」  我身子一扭,不自觉的,屁股就摸到了老公的鸡巴,我试着来回挣扎了几下,不知不觉,那里好像就越来越热了~老公粗壮的喘息,又来了,全都喷在了我的脖子上,嘴里的话,也跟着越来越轻浮。  「我~爱~你~老婆~」  可是,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没有!刚才,老公就是这个样子,那令人烦闷的喘息,和那根灼热的鸡巴,我现在一回想起来,真是恨透了~  「起来~」  我用力抖了下小腹,把屁股送了出去,一下就把老公顶出床边,他坐在地上,捂着档口,龇牙咧嘴的看着我。  哈哈~  看到他滑稽的样子,我心里乐开了花,其实哪里有那么痛,以为我真没深浅吶,早知道他的把戏,总喜欢这么逗我玩。  「哎呦~老婆,你把我这玩意儿,弄坏了,将来还拿什么爱你啊~」  我扳着脸,装作很严肃的样子,把枕头仍给他。  「少来,你今天休想碰我~」  然后,我就把他推到门外,把卧室房门锁上,回过身来,真是一声长叹,我直接瘫倒在床上,想着老公以前跟我说的那些理论。  他说,换妻就是,恩爱的夫妻追求性福的一种方式,只要彼此真的相爱,何必在乎这种性的方式呢?  可是看着老公那么迷恋别的女孩的躯体,我是真的做不到,不在意的,谁不想老公只宠爱自己一个人啊~我想起了那个胸大的女人,心里不自觉地开始犯嘀咕,胸大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知道胸大无脑啊,有本事比智商啊,姐姐我炒股可是赚了很多钱的,切~  然后,我的脑子,一忽悠,又转到了,她身后的男人身上,觉地那个人好像很威猛的样子,我闭上眼睛,仔细回味着,他埋头苦耕时,那冲击的力道,不觉地心坎上一阵阵悸动,细细想来,好像老公在床上的时候,都从来没让我那么悸动过呢,他的那里是不是很大啊~  哎呀~都想到哪里去了,我觉地脸颊有点热啦,嗯~不许瞎想,睡觉~  可是翻来覆去,又睡不着,眼巴巴地瞧着天上的星星,它们一眨一眨地,把我的心思都给看乱了,感觉浑浑噩噩的……  此时,寂静的夜,突然也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远处的灯火通明,晕染出了一团最缠绵的梦,仿佛周遭都被卷入了无限的涡流里面,我觉地浑身无力,只能隐隐听到,房门锁里细细碎碎的声音,然后就觉得有一个身影,凑到我的脚下,叉开了我的双腿,我想反抗来着,可是怎么也用不上力气了,只好晕乎乎地甩出一句  「你~你~怎么~进来啦~」  然后就听到有一个特别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叨咕~  「你忘啦~约好吵架不隔夜的啊~」  我突然好像记得有那么一回事儿的,即使生气,把老公锁在外面,他也是有钥匙偷偷开门回来睡觉的,不过是我睡着的前提下,才是可行的~  可我现在还是醒着的么?好像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待想要继续了解什么的时候,然后就突然被一个什么东西,一下给堵住了嘴,就觉地一股气血猛地从下面涌到胸口,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它先是缓缓地动,然后用力,凶猛地像条鲤鱼,是在跳龙门么?我抓住他的臂膀,抿嘴要,要他在进的深一点。  「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操~」  我扭了扭腰,没说话,反正很抗拒的感觉。  「小骚货~出去逛街~好多男人背后看你流口水吶~」  我想起了,那些老老少少,灼热的目光,聚焦到我身下的神情,不知不觉,好像下面溢出的水就跟着越来越热了。  「小妖精~你可把我们想死啦~」  嗯?!我们?我们是谁啊~他越来越用力了,把木床弄得嘎吱嘎吱响。  「快叫老公~就说~就说~你要高潮了~」  此时,我的魂都叫他搅散了,嘴里只好控制不住地求饶:「老公~老公~你慢点~慢点~」  「~疼~」  可我万没有想到,这对面的回答竟让我始料未及。  「你老公?你老公~干我老婆呢~」  这一句不由得让我心头一惊,那些本来觉得熟悉的声音好像突然变得有些生疏起来。  「我是阿成啊~」  「水墨姐~你的水好多呢~」  噗嗤噗嗤的交合声,越来越有感觉了,我的呻吟声也跟着越来越放肆起来。就在这情乱意迷之际,也不知是胯下哪一股酣畅的流水,让我终于心满意足,长长地阿了一声,虽然声音很轻,但却霎时间在下面掀起了一阵浓重的快感,我能感觉到,那颤抖的鸡巴在里面勃动的韵律是如此的美妙。  望着面前这个满头大汗的男子,我陷入了动情的深渊。  曾无数次被老公爱抚,无数次像一只温顺的猫一样依偎在他温暖的臂弯里,那些记忆深处的甜腻让我有一种抛之不去的负罪感,而这一切都源于趴在我身上的这个男人,他射精每一个瞬间的表情,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世上最美的瞬间之一,无在乎一对男女赤膊相见后,把彼此最快乐也是最脆弱的一面毫无保留的献给对方,那一瞬间好比是十几万伏特的高压电流,彼此的身体,被这电流狠狠地融了一遍,感觉好刺激,也好舒服!  我确信,那一瞬间我是爱上他的,可是当一切都恢复平静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很可笑,明明觉得那是一个我永远不会动一点春心的男人,仅仅是因为他给了我一瞬间的生理冲动,便动摇了~  假使这个世界里面每个人都是走心的布道者,那么它也就再没有什么激情可言,因为人们缺少那么一股子冲动劲儿,没错,就是冲动,就是那种不受控制的冲动感所带来的生理刺激!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我和老公刚刚下车,在一家餐馆,与这对夫妻约会时,晴给我带来的生理冲击,而这个晴就是后来骑在我老公身上,恣意纵情的女人!  她是个妩媚多情的女子,眸子里时刻闪跃着动人的光,因为她的存在,我们才不会显得尴尬,也因为她的存在,我们竟然可以如此的放开自己!  餐桌上,她挺着胸脯,露出白嫩的乳肉,优雅地与我们碰杯,闲谈碎语之中,总有一些暧昧的情愫,隔着我,不知不觉地蔓延到老公那里。她会给我老公夹菜,甚至于直接用自己的筷子喂他,当菜夹到他嘴边的时候,老公也正面带难色的看着我,那一刻,大家都是尴尬的,而晴总是在这个时候,把气氛拉回来,她会扭过头来,特别自然,甚至带着一丝讨好语气地跟我撒娇。  「水墨姐~就让我喂他吃一口,好不好~」  那一瞬间的柔情,我有被打动,但很快,我的胸口好像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密不透风,好想有那么一个出口,让我抒发出去。  身边的阿成,虽然默不出声,但手上的动作不断,它用食指轻柔的勾划着我的下面,很轻,又好痒,但此时,我是抗拒的,矛盾的,直到那个时候,就是晴开始跟我老公娇嗔,叫他喂自己的时候,我真的彻底崩溃了~  那个时候,晴其实是在为难我老公,她嚷嚷着「你也喂喂我嘛~」  但真正把东西送到她嘴边时,她却总是嘟着嘴,不肯吃,任性的一直摇着头,直到老公手里的筷子晕了菜,再也不知道该奔向哪里的时候,她才突然扑到我老公的身下,信誓旦旦的说:  「我要吃这个!」  她的动作好快,三下五除二就把老公的小傢伙掏了出来,然后就像舔冰淇淋一样的,把舌头凑了过去,而这一个瞬间,仿佛所有掩藏的激情都燃到了极点!  阿成的手指,进来了!  它在湿滑的腔道里游走,我觉得整个身体都活泛起来,扭着腰,收起腿,任由它在我的身体里自由的探索,就像老公的鸡巴在晴的嘴里留恋忘返的模样,水乳交融的汁液,把我们彼此融合在一起,那是最本能的释放,渴求交合的欲望终于被引诱出来了!  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隔着幽暗而又暧昧的灯光,抚摸彼此,晴嘴里的饱满的唾液都黏在了老公直挺挺的鸡巴上,阿成的手指也尽数淹没在我下面的淫水里,我看着晴销魂的表情,内心泛着满足的内疚感,可老公泛着油光,来回出入的鸡巴又迅速给了我继续在肉欲弥漫的深海里,放纵沉沦的理由~  我要它更深,我要它融在我的身体里,那种遥不可及的虚渺,在一下更甚一下,激烈而又饱满地抽插声中渐次明晰,它在阿成勃动的鸡巴里,它也在晴欲求无尽的肉穴里,它在老公低沉渴求的呻吟里,它也在我妄图停止却欲壑难填的心里。  我和晴分别舔着彼此曾经熟悉的鸡巴,甚至为了激情地痛快,争相裹吸着一根已经被精液憋昏头脑的鸡巴,我们把它弄的很大,很长,却不给它任何发泄的机会,我们争先恐后的把它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摇摆,喰吸,已然分不清它到底是谁的老公,是的,至少那时我的眼里只有欲望!  只有在混乱的交合之中,才能感受到性释放出的,无尽的原始魅力,当你可以理所当然的把交配的权利,交给任何一个生机勃勃的鸡巴的时候,你才能真正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狂野和博大,这里的精彩,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探索,即使万劫不复,也要义无反顾!  阿成的鸡巴插到我的心里,心里的鸡巴又被想象成老公曾经给予的勃动,此时,老公的勃动正实实在在地蠕化在晴的身体里,而晴娇美的身躯却又曾紧紧的含过我内心里那节不肯轻易抽出的快乐。这是一种微妙的传递,其中每一股的律动都让人乐此不疲,欲罢不能。  在这之后的许久,我都不能忘记,曾经阿成给我的悸动,他曾在释放的一刹那,跟我说。  「水墨姐~你好~冷~」  然后在灼热的精液烫进我身体里的时候,又气喘吁吁的跟我说:「我只想在这一刻,温暖你~」  这句话有着别样的魔力,在我之后孤独的每一个瞬间,释放着温热的旋律,甚至于在与老公缠绵悱恻的夜里,我都会细细地回味着那异样饱满的韵味。  我紧紧地依偎在老公的怀里,深深地抱着他,气喘吁吁地要他快点,再快点,然后在心灵和肉体错位的双重快感之中,轻柔地在老公的耳畔吟语。  「阿成~我要你~~干我」  如约而至的精液会摧垮我们彼此最后的心里防线,在老公酣畅淋漓的喘息里,在我起伏不定的悸动里,那心底里的温柔会放肆的出来蚕食我仅存的理智。  此时,我不想再面对老公的眼神,而他也识趣地从来没有认真地问过我,是否真的有过怀念,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独自一个人无数次的惦念。  在某个不知名的夜里,当晴的下面被再次塞满的时候~  阿成,你是否还会本能的想起我的温柔呢?[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