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8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0章续  外面还在下雨,书房里好像很潮湿,我的衣服也好像湿了,夏天真是个烦人的季节!尤其是这个夏天,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用今后二十年的寿命,把这个夏天从我的生命里剔除掉。  如何面对未来,四个字,不知所措。  我拿出手机,胡乱的收了个电台「我的整个世界面目已全非,所有爱恨喜悲都在天上飞,究竟还有甚麽挂念让我不能睡,为何觉得如此的狼狈……」  那是张信哲悲伤的歌曲……  伴着电台里不停歇的忧伤的歌曲,混混沌沌很久,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还是疲惫的睡着了。  当我在半梦半醒中醒来时,已经是第2天直到中午才醒来,我把客厅的裤子衣服扔进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放了点洗衣粉,按下了启动按钮。  要是沈丹在,她会先把脏的地方先搓搓干净,再放入洗衣机的。  我每次穿她洗好的衣服都像穿新的一样,可惜她现在躺在了别人床上。  算了,何必自寻烦恼,沈丹真的不是我的了  下楼后习惯的在转角的馄饨店吃上一碗馄饨后,我像个无头苍蝇,在街上东逛西逛。  天很灰,心很沉,不知不觉我竟然逛到了市中心,看到一栋栋高楼大厦耸立在细雨中,这才发觉自己走反了回家的方向,疲惫的心才意识到我很久没有来这热闹的地方了。  二十三层高的临海大厦曾是沈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现在它高大辉煌的矗立在眼前。  沈丹早已不在这边上班,但我的脚步还是逼向了大厦大门的方向。  站在门口,我可以选择进去,可以选择不进去,但短暂的迟疑,我还是进去了。  反正什么都失去了,反正什么都要失去的,反正都是逛,逛哪里不是逛。  妻子沈丹曾是这商场雅戈尔男装专柜的销售员,虽然是她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但每月的单品销量业绩她总是排名全商城第一。  那时每逢月底她总是因为多拿提成而在我面前炫耀。  但做为男性的我知道这和她长的白嫩漂亮,态度和蔼可亲,性格温温如水有一定的关系。  今天不是过节,外面又微雨环抱,商场里几乎没人,除了几个导购的,几个专柜销售的,就是我了。  我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活力,有几个专柜销售的分别从她们的角落热情的向我招呼,我视而不见,溜达一圈后,我停在了雅戈尔专柜前,「先生,你好,雅戈尔正在88优惠中」一个声音转来。  我转过头迎声看去,那是张以前没有见过的脸,长的还算过的去。  我继续缓慢踱步。  「先生,你看这件T恤挺适合你的」她指着一件样衣紧紧跟随着。  小姐离我更近,我再次转头看她,165左右,白皙的皮肤,声音很甜,如果文胸不是太厚,胸也不小。  除了脸蛋没有沈丹那样迷人白净,除了微笑时没有酒窝,也算是个美人了。  我的视线停顿在她脸上。  「先生,你……」  女孩有点不好意思的话语,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情绪的离群。  「哦,这件这多少钱」「打好折699元,看先生的身材,我给你那件XL试试?」  我接过衣服假装走进了试衣间,我没有试衣服,坐在板凳上发呆。  为什么幸福如此短,为什么沈丹当初会跳槽到4S店?为什么她会成为她上司的情妇?为什么为什么!  「先生,您试好了吗,XL合身吗」我突然从「恶梦」里醒来,连忙站起走出试衣间,「对不起,我不买了」我把衣服递给女孩。  「不要?不合适吗?太小还是太大,要不我给你换件?」  「不了,我要走……」  「那西服看看吧」「不了,不了」我开始挪动脚步,因为不好意思我没敢像刚才一样直视女孩头一直左看右看或下看,「怎么了,先生,丢东西了……」  「啊,嗯丢东西了」「丢什么了,我帮你找找……」  「不用了,我丢的东西你找不到,谢谢再见」我急急的走向出口。  外面雨下大了,我没有带伞不得不打车回去。  没有几分中一辆蓝色的的士停在我跟前,司机摇下车窗,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司机「去哪里」「和平小区」我坐在司机后排把车门带上没有力气的说了家的所在。  汽车启动,司机打开了记公里器。  电台里播着的歌,歌词真的应景「我想见你,你在那里,并不是我没有勇气,并不是我不懂放弃,爱你不该是悲剧,爱你不该有哭泣……」  我感觉泪意,深深的无奈的吸了一口气。  司机看我头歪依着,眼睛只看着窗外,「小伙子,怎么有心事?失恋了?」  显然很多的士司机都很健谈,他们也需要和客人聊天来打发开车的无聊。  我没有理会,心想老子快28了,都结过婚了,还小伙子小伙子的……  司机见我没有回应继续「看来心情不好呀,和我一样,今天下雨路上人少,生意不好,妈的,到现在份钱还没出来,待会有顺路搭车的,让搭吧。」  「随便」我不爱搭理的说了句。  一曲完结,电台播着陶子的太委屈,那曾是沈丹喜爱哼的歌曲,我抽泣了一下鼻子,紧了紧身体。  跟着忧伤的低声的哼哼起来……  远处一个女人在路边挥手,司机放慢的车速,车到跟前,我继续保持着萎靡蜷缩的姿势。  「到那里」「钟楼附近的小禾里」「上来」车门一关那女的坐在了前排司机右侧。  女人低头捋着前面打湿的头发我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又把视线转在窗外。  钟楼?QQ空间里那套照片,而最后一张的背景不就是钟楼吗!我的脑海里闪过那张沈丹头系银色发卡背对镜头的照片。  「这雨够大的,你这伞太小了」司机又和她聊「嗯,是的不然小合里,哦后面还有人呀」女人这时才发现后座的我。  「没事,一路的,你先到,他到和平小区」司机说。  「哦,那你真会做生意」女人随口应着。  司机继续和女人聊着什么,但我已经听不清内容,我翻开手机找到那张照片,仔细的看了一遍。  照片里涉及到的阳台栏杆很破旧,但整体的感觉还是很唯美。  车停下,「到了」司机跟女人说。  「嗯,再见」女人递上钱,打开车门离开了。  司机收好钱,正准备打方向,我也递上了张50的说了句「别找了」也跳下了的士。  小禾里是这里一个老旧的小区。  小区真的有些年头了,里面的建筑都是一些四层样子的老楼群,小区大门早已脱落了墙漆的墙壁上写着小区的名字:小禾里。我站在小区大门口,仰看不远处的钟楼的位置。  这个角度,这个方向,照片中的位置百分之八十就是在这里,那些关于沈丹的照片就在这个小区里的某一套住房里拍摄的,而那套住宅的阳台就面对着钟楼。  传达室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静静的坐在里面,他戴着副眼镜仔细的看着一份报纸。  小区虽旧,人却来来往往连续不断,路过的每张脸因为心情的各异流露着不一样的表情。  偶有一阵风吹来吹起了一个蓝色的塑料袋,它趾高气扬地四处飘荡着,飘了好久才落在我的跟前。  一辆快运公司的小面包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快递员下车拿着一个硬纸盒包装的包裹擦着我的身体走进了传达室,片刻他又擦着我的身体钻回车箱……  一个单手骑自行车的男生,温暖的后座有个女生侧身抱着他的腰,身体依贴在他后背,在我眼前特别慢的驶过。  我和沈丹也曾这样过,也拥有过自行车上最纯的幸福……  我看着他们慢慢远去的背影,心里想起温暖的从前。  传达室的老头拿着刚才送来的邮包走了出来,走到了小区入口的黑板处,他慢慢的移动着手臂,写了几行粉笔字:2幢2梯202室郑卫华有邮包。  我揉了揉眼睛,靠近了黑板。  没错!  我没看错!  中间的三个潦草的粉笔字,就是郑卫华三个字。  郑卫华果真住在这个小区里,我心里暗暗冷笑,徒步走向2幢2梯202室。  楼梯很破,灰尘垃圾很多,毕竟是陈旧的小区,很多基本的楼道设备都残缺不全了。  这可能是八,九十年代初建的单位公房,看见楼梯口贴着很多的招租单,我就知道这里原本的居住者大部分都搬离到临海市的新区居住了,这些老房子里住的都是他们的房客了。  以郑卫华的经济实力,应该不会住这样的小区,难道是为了方便和沈丹幽会故意找的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区?  二楼靠西的房间,一扇翻新的铁门上面202的门牌已经有点倾斜。  我还是犹豫了一会,但还是鼓起勇气敲击了门。  没人回应,显然屋里没有人。  那些性感的照片,圆润的臀部,秀美的大腿,娇嫩玉足的诱惑照片都是在这个屋子拍的?  我靠在边上的墙壁上点了一根烟,我想让它排解点烦忧的猜疑。  「五十正好」「谢谢……再见」  突然楼上有对话声,紧接着是不紧不慢的下楼脚步声。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他应该是从四楼下来的,穿着一件灰色的工作服,单肩背着个工具包。  我缩了缩身体,当他经过我刚才站立的位置,当看见他那灰色工作服后面写着阳阳开锁的广告字样,我的脑子里突然迸出一个念头。  「喂……师傅……你是开锁公司的?」我把烟头一扔,问道。  已经走下几个台阶男子,转身看了我一下「是呀……」  「不好意思,我钥匙忘记屋里了,你看这门能开吗」我指了指202室的房门。  男子再次看了看我……  「打开五十,换锁芯八十」说完他彻底转过了身体。  「不换锁芯,钥匙在里面,打开就行……谢谢你了」  开锁的男子蹲在我前面用奇怪的工具操作着,我紧张的站在他后面,不时的张望一楼的楼梯入口。  没有五分钟的时间,门打开了。  我迅速的递上钱,看着开锁师傅消失在楼下的拐角后,像个小偷般急忙拉大房门,跳进了房子又快速的合上房门。  我深深的叹出一口气,庆幸在开锁过程的顺利!  八,九十年代的单位公房造的真节约,就一个小厅,一个卫生间和一个房间。  连房间南面的阳台一起也不过六十来平米。  看得出房子还是应该简单的装修过,卫生间的门改在了房间里,所以一进来的厅还算方正,靠北的窗下放了一个三脚架,后面是一个白色的幕布背景。边上是一个崭新的空调,估计这就是郑卫华的拍摄基地了。  房间到蛮大不过墙壁比较旧,中间顶着墙放着一张席梦思床,床的旁边是一组沙发,沙发的正面摆放着2个聚光灯,我呆呆的站在床边,一想到沈丹曾经在这张床上,在这2个聚光灯下的那些照片,我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房间的角落里摆了一个衣厨,床的一侧面对着卫生间,另一侧则是向南的窗户,外面就是阳台。  卫生间最小,只安装了一个马桶位置也只能正对着门。  为了尽量使这小套的房子显得大点,整个房子就留了两扇门。  除了刚才开锁的进门还有就是房间和阳台间隔的木门。  我打开阳台的木门,除了一个硕大的空调硬纸盒子告诉我北面小厅的空调是最近买的,我还确定了张雅莉QQ空间的照片就是在这里拍的,因为站在阳台门口的角度对应的就是钟楼位置,而且这个角度看出去的钟楼和照片上的背景里的钟楼一模一样。  我再次环顾房间,在席梦思前一双粉色女人的小拖鞋,边上还有一双黑色的男人拖鞋,最后当我打开衣厨时我心情愈加悲痛和愤怒,里面除了有沈丹那件米藕色的纱衫裙,那些诱人的蕾丝胸罩内裤,边上还整齐的堆放着颈圈,链条,红色捆绳,大小不同的各种电动假阳具,红色跳蛋,在这些东西上面,赫然还有一个黑色的肛门塞!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曾经我百般眷恋的,曾经深爱的妻子,现在不仅要被那个猥琐的家伙凌辱,还要接受他用这些只有在日本变态片子里才会用到的变态性玩具,施淫在她那白皙滑嫩的身体上……  娇柔的沈丹难道真能承受这巨大的肛门塞?  曾经我和沈丹的床头柜都放着她爱吃的小食和几本她爱看的言情小说,每到街灯阑珊的时候,我们总是温暖的挤在一起,我一手握着遥控板,一手搂抱着沈丹宛如凝脂的白皙肌肤,我看我的足球电视,她翻她的情爱小说,情欲来时,我就会低头亲她的香发,她的俏脸,她总是羞涩的微笑,还有甜美的酒窝,粉润的嘴唇,直到书落床边,电视开轻,我们尽情的拥抱抚摸……  不,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就这么短的时间我的妻子会自愿接受这样变态的人,变态的性爱。  我用力的合上柜门,或许用力过大「啪」一支粉色外包装的药膏跳了出来。我捡起一看都是英文字,但注解里有Lustointment的单词。  「这个混蛋」我心口大骂,药膏被奋力的甩回了抽屉,因为读书时外语一直还可以,这简单的单词我轻易的读懂了,那是一支——情欲药膏。  我绝望的坐下,「什么疙到了屁股」我转头一看。  包,一只公务包!  一定是他的,我拉开了包的拉练。  除了一包中华香烟外,我还摸到了一个日记本。  妈的,这混蛋还有写日记的习惯?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