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808 於 编辑

念头一起便无法遏制,我一边应付着女儿可怜楚楚的含泪恳求,一边忍不住

时不时瞄一下女儿露在筒裙外的白腿,裙子本来就只到膝盖上面,坐下来就露出

半截子大腿,圆润雪白,我的胸口有点闷,似乎预感到今儿可能要发生点什麽了。

女儿也有点感觉,哭泣渐停,脸有些晕红,眼睛看向别处。我一步步展开常

规攻势,开始她很坚决,还有点生气地责怪我,我坚决地温柔地要求,她还是不

肯,我开始摸她露在外面的白白的腿。她满脸通红地推拒我的手,然而裙子就不

知不觉地到了腰上面,我开始扯她的内裤,女儿羞得不行,反抗的力气还挺大,

短裤还是被我从她脚上拿掉,女儿挣紮着坐起想抢回内裤,我捉了她白皙的足髁

擡起来,她啊的一声又躺倒在沙发上面,我举起她那雪白光洁的两条腿,分开来,

看我朝思暮想了好多年的她的密处,女儿羞得要命,使劲踢腾两条白生生光溜溜

的腿子,我只用力控制着它们分开着,盯了女儿那黑黑密密软伏的毛丛,那鼓蓬

蓬的地方。然後我就迅速解开裤带,掏出阴茎凑上去。女儿又哭出来了。我不管

不顾地扶着阴茎用龟头顶在她阴唇中间划弄,女儿的身子一阵酥软,我朝?一送。

她啊了一声。

原来她已经流了水了……

我急不可耐地一下下插着她。

女儿越来越喘得厉害,终于呻吟出声儿,我插一下她啊一声儿。

眼泪还挂在她潮红的脸上……

我今天出奇地厉害,不仅插得时间长而且速度快,力度也很重,女儿不一会

儿就不行了,她的嘴终于合不拢了,啊啊地连声喘息叫唤,终于到达颠峰。

而我竟还是没有要射精的感觉,我心头暗喜,一边加劲插女儿那个水粼粼肉

洞,一边盯着她那张变形似的脸,欣赏她高潮时的神态。待她终于缓过劲儿来,

我便把阴茎深深插在她?面,开始细细摩挲把玩她那白腻光滑的腿,从饱满洁白

的小腿到丰腴白嫩的大腿,我痴迷地摸着看着,好多次我幻想过女儿的光腿的样

子,也好几次我偷看过女儿的白小腿,今儿总算如愿以尝,竟出乎意料的顺利,

我竟真的可以我就正在摸我朝思暮想的东西啊,我仔细地从容地摸着揉着女儿两

条洁白细腻的腿,同时观看着我和她交接的部位,恍然如在梦中,我不仅叫道乖

女儿,女儿的眼睛半开半合,脸羞得通红。

我把女儿白白的腿子举起,更加清晰地观看到她的红润饱涨的肉穴被我的家

夥插着撑着的样子,更看见了我无数次想入非非的她的雪白圆润的屁股,我把她

的腿并着放在一边让她的身子侧着,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把玩她的白屁股。

好白的屁股啊,长得真好,又圆又阔,绵软光洁,女儿我彻底地玩了你了,

我心道。

我把女儿弄成跪着的姿势,她会意地把上身伏下,蹶起屁股,这样更衬得屁

股滚光溜园,洁白无比。她肯定经常这样子被女婿搞的。我扶着她的白屁股,从

後面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我一边玩她的白屁股,白白的背,一边使劲插她,女

儿又啊啊地叫起来。

真没想到,平日?温婉典雅的女儿原来是这麽会叫床的。

女儿很快就又摇摇欲坠了,我也杀红了眼,紧紧搂着她的髋部,下身使劲耸

动,我的小腹和大腿根部一下下撞击她绵软圆白的屁股,坚硬的武器一下下在她

嫩润艳红的肉?插捣,女儿的手臂早已无力支撑,雪白柔弱的肩膀贴在床上,身

子被我撞得前後摇晃。

我终于把一束束火热的子弹射入女儿的体内。

我坐在床上喘息,女儿滩成一团泥,趴在床上,我看着她雪白细腻的後背,

圆隆突翘的白屁股,白腻的大腿,两腿间毛茸茸糊搭搭的样子,不禁心神一阵恍

惚,我真的,竟,搞了女儿?我看看女儿的脸,真的是女儿哪。我真的搞了女儿,

以前自娱自乐的想象今天变成现实了。

我的阴茎又硬起来,我将女儿的身子反过来让她的脸朝上,女儿还在闭目养

神,我擡起并分开她那双白生生的腿子,扶着阴茎又一次插进女儿的阴道,我看

看女儿依旧潮红的脸,再看看下面我和她交接处的情景,不断确认着我确实干了

我的亲女儿。

我把女儿的白腿儿向上推过去,低着头盯着她光圆白皙的屁股和毛茸茸湿漉

漉的阴部,阴茎在她?面缓缓插拔,女儿呻吟了一声,轻声道:「爸,你不会累

呀?」

我嬉笑道:「乖女儿,你知道我想了你多少年吗?今儿我要补回来。」

女儿呻吟道:「没想到爸你是这样子的。」

我道:「我也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

「怎麽样?」

「我才知道你,是喜欢让我操的。」我说着,重重插她几下。

女儿不禁闭上眼啊地呻吟几声,羞道:「爸你原来是个大流氓。」

我一边插她下面,一面盯着她的脸道:「你的屄舒不舒服?你的屄舒不舒服?

啊?舒不舒服?「

女儿不回答,啊啊呻吟起来,雪白的下体早不可遏抑地拧动起来。

「乖女儿,我要把你的屄戳烂。」我喘息着道。

女儿啊、啊着,白嫩的胳膊激动地箍住了我的脖子。

「乖女儿,你的屄水真多,乖女儿,我戳烂你的屄,我戳烂你的嫩屄……」

我一边插一边数落……

女儿被我连日带挑逗搞得神魂颠倒,不一会儿就又丢了。我也控制不住了,

我紧紧压着她,把她的腿压得贴住了身子,她的手脚八爪鱼一般箍住我的身体,

我和她的连接处密不透风,我那根棒棒完全沈陷在女儿的肉体?,在?面通通通

发射着火热的炮火。

「乖女儿,你今天到了几次高潮?」我疲倦地从她身上滚下来,扭头看着仍

在闭目喘息的她。

「你好厉害啊。」女儿有气无力道。

「女婿怎麽样,他有没有我这麽久?」

「谁象你,简直象机器。」女儿嗔道。

我爱抚着女儿平滑白皙的小腹,抚过她那一小片柔软细密的阴毛,抚过雪白

光滑的大腿。

「乖女儿,你真性感,早知道我早就该干你了。」

「你害死我了,爸。人家知道了就完蛋了。」女儿担心地道。

「谁知道?女婿?嘿嘿,他知道你跟我到了这麽多次,真的气坏了。」

「恨死你了,爸。」女儿面红耳赤地拧我的胳膊。我趁机把她搂过来,我的

嘴堵住她的,她有些紧张,没有回应,看来书上讲的不错,接吻毕竟是不一样的。

虽然我已经得到了她的身子,甚至让她到了高潮,但这都不能替代接吻。我

不屈不挠地吻她柔软的嘴唇,很快就唤起了她的情感,因爲我们已经是好多年的

父女了啊,今天又发生了质变。她的舌尖还是回应我。我和她渐渐陷入了情感的

旋涡。

一种异样的情感也在我心头陡然升起。

我们一边亲吻,一边互相抚摸。我的手从她光滑的脊背下到低陷的腰身,又

冲上她阔圆饱满的屁股,她的屁股光润圆滑,触手细腻无比,又绵软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