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我将和我十岁的小女儿,希瑟,一起去渡假,渡过一个只有我们父女的假日。

这是我计划了好久,而一直未能实现的愿望,却意外的由於妻子的出差而把 这一个大好的机会送到了我的眼前。

很久以来,我就在垂涎女儿的身体。曾经有一次,我和女儿在水池里玩按摩 游戏。我让她按摩我胯下的鸡巴,我则替她按摩她小小的身体。很显然,她不知 道她在做什麽,她更不知道当她挂着那纯洁的表情替我按摩胯下的时候,给我带 来了多大刺激和多大的欢愉。我差一点就冲动地把她的小脑袋按下来,把我粗壮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在那里射出我满蓄的精华。

可惜的是,我没能这麽做,而最大的阻碍就是我的妻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疑心太过大,我总觉得她,我的妻子,知道我狂妄的慾望。不过这一切都将过去。这个周末,我将把她,希瑟,我的女儿,抱在怀里尽情的爱抚。为此,我特地买 了「e」,一种名闻遐迩的春药。我确信,我们将要有一段极乐的时间。

我在我们城市里最好的宾馆租了一间最好的客房。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浴室 里巨大的泡沫浴池和周围围成一圈的镜子。在订房间的时候,光看着这些摆设, 想像着即将到来的极乐,就足够我的老二硬上半天了。

我们在下午四点到达。很快的,吃完了晚饭,我带着希瑟进到浴室,我计划 中极乐的场所。希瑟不知道自己即将变成父亲嘴里的美食,还高兴的在浴池里蹦蹦跳跳,溅得水花四散,尖叫着:「爹地,爹地,你看,多好玩呀!」我笑着回答她:「是的,亲爱的,你不知道将会有多麽有趣的事等着我们。」

看着她娇小的身体裹上小孩式的比基尼泳装,我感到我的家夥在发硬。为了掩饰迅速勃起的鸡巴,我跳下浴池,让一早就放满浴池的泡沫遮住我的下体── 尽管我最初放进这些泡沫的原意,是不让希瑟发现我水面下的身体实际上是赤裸的。

游了一会儿泳,我决定快乐的时刻该到了。我抱住希瑟,看着她因激动而嫣 红的小脸和从泳衣里露出的雪白的肌肤,努力压抑着吻上去的冲动,问:「渴了吗?」

「嗯!」希瑟用力的点点头,那娇憨的模样让我忍不住热血上涌。

「哪……」我指着桌子上的一个杯子说:「那里有你最爱喝的橙子汁,去喝 吧。」事实上,除了橙汁,我还在里面放了一些「e」,好让她能够毫无压抑的 体会到变成女人的快乐。

看着雀跃的爬出浴池去喝饮料的希瑟,我轻抚着水面下早已坚硬得不能再坚 硬的鸡巴,我知道,终於可以给自己一些奖励了。

「嗨!希瑟,过来。」我轻唤着我的女儿。「哎!」希瑟以不必要的大声回答了我,随後发生的事让我庆幸自己买了「e」。

「爹地,」希瑟娇滴滴的叫我:「人家觉得好热哦……」她不停地扯着自己 的衣领,胸口暴露出越来越多白皙的肌肤,我看得差点要喷鼻血。

「过来,」我竭力装出一副没有什麽的样子,微笑的说:「到水里来,坐到 爹地的腿上,你就不觉得热了。」

「好的!爹地……」女儿撒着娇坐进了我的怀里。

「你觉得哪里热?」我抱着希瑟,把她放在我的大腿上,让我的鸡巴能摩擦着她的大腿。

「这里,还有这里……」希瑟指指自己的胸口,又拍拍小腹,然後叫着说: 「哎呀,反正全身都热啦!爹地,帮人家揉揉啦……」她拉着我的手,放在她胸 前小小的隆起上。

那里还称不上乳房,只是正在发育的小小的肉团儿而已,然而捏在手里却有 一股成熟的乳房所无法比拟的感觉。我顺着希瑟小小的手,在女孩尚未发育完全的乳房上轻缓的捏揉,那股美好的触感让我的鸡巴不自禁的愈发坚硬了,以至於仍沈浸在药效和我的抚摩双重攻击之下的希瑟也感觉到了。

「爹地,」她娇娇软软的叫我:「你底下有什麽东西?顶得人家好难过。」

我笑着说:「那是爹地特地给你准备的按摩棒,给你做按摩用的。」

「真的吗?」希瑟歪着小脑袋,有点疑惑的看着我,那可爱的神情让我的鸡巴忍不住跳了一下。希瑟感觉到了,惊讶的叫了起来:「爹地,它在跳呢!」

我忍不住把希瑟抱起来,叉开双腿,把她放在我两腿中间,坐在坚硬笔直的 鸡巴上,嘴里说着:「来,让爹地给你示范一下应该怎麽用。」一边抱着她小小的身体,在我的鸡巴上滑动,一边在心里祈祷这个见鬼的「e」能像它的广告说的那样好,让人在醒来之後忘记之前发生的一切。

「哦……」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希瑟小小的身体来回的滑动着,软软的阴户热呼呼的紧贴着我坚硬的鸡巴,我甚至能透过那薄薄的泳衣感觉到肉唇上软软的褶层。不自觉的,我抱住希瑟的手开始加快,屁股也开始向上顶,希望能带给自己更大的快感。

我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这时的我,时间是没有意义的。最後,是希瑟的娇 吟声唤回了我的神智。

「好了,你该睡觉了。」我放开手,故意说。

「不,不要,」希瑟紧紧抱住我的胳臂,快要哭了出来:「人家还想要你帮我按摩。」

「爹地,」希瑟现在已经完全被药效给控制了,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显而 易见的慾望,以至於现在的希瑟看起来甚至像一个成熟的少妇,「哦……」她呻 吟着,声音里流露出哭音:「我感觉好热,爹地,帮我……」

她开始哭泣。

我沙哑着嗓子,说道:「宝贝,你可以不必去睡觉,只要你吻我,并且做我说的任何事。」

她停止了哭泣。

我以自己也不能相信的速度脱去了她的比基尼泳衣,然後把手放在她美丽的小屁股上,「别动,」我饥渴的说,让她坐在浴池的边上,分开她的双腿,跪下来,以一种膜拜的眼光看着她光秃秃的阴户。

啊!这是多麽完美的阴户,粉红色的肌肤上没有一根碍眼的黑毛,隆起的阴 壑是那麽的恰到好处,小小的肉缝紧闭着,而且,天哪,从那紧闭的肉缝里正向外流出一些粘液,我可以拿我的祖先发誓,那是希瑟的淫水。啊,主啊,我感谢你,让我看到这样美丽的场面。

我缓缓的把鼻子凑过去,闻到一股香甜的滋味,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上去。擡 起头,我吻上了我的宝贝。我在她的嘴里翻滚着我的舌头,把刚从她的阴户吸来 的淫水反哺进她的嘴里,并且让她照着做。我转过头,从镜子里看着这个淫荡的画面。

现在,终於到最後一步了。

我轻轻的按摩着希瑟紧闭的阴户,她开始呻吟:「爹地,我感觉好舒服。」我站起来,把一些油涂在我的鸡巴上,「我的宝贝,」我抱起她,让她趴在镜子 上:「爹地会让你更舒服的。」

我把鸡巴放进她的两腿之间,顶在软软的肉缝上开始滑动。希瑟扶着镜子, 看着镜子里我的动作,她不见得了解我所做的一切,可是每分钟她都在享受。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的阴户,我从来没感到过这样柔软的东西,还紧紧的包裹在 我的鸡巴上。睁开眼,我看见希瑟满面通红,努力的呼吸,而且,正本能的摇动 她可爱的屁股。

我看着镜子里希瑟迷蒙的眼睛,轻声说:「我的宝贝,我将要让你有更好的 感觉,你想要吗?你想要感觉到更好的东西吗?」

「是的爹地。」她说:「我爱你。告诉我,我该做什麽?我不想去睡觉,我想要更好的感觉。」我十岁的小女孩正在开始享受她的爸爸的奸淫。

我拿出婴儿油,涂抹在她紧闭的阴户和我坚硬的鸡巴上,开始缓缓的在她的 肉缝上滑动。每次我的鸡巴从阴户滑到屁眼,再滑回来时,她都会发出呻吟。

我凑到她耳朵边上轻声问:「感觉到了吗?我的宝贝,你正在变得温暖。」 轻吐一口气,我继续说:「你让爸爸感觉好舒服,让我们就这样玩一晚上吧!」她没有说话,可是两腿开始不自觉的夹紧,屁股也开始左右扭动。

我把希瑟抱上床,叫她闭上眼睛,她听话的闭上那迷人的大眼睛。我把整瓶婴儿油倒在她的阴户上,按摩着她柔软的褶唇,和里面那颗小小的阴蒂。她开始 轻声哭泣,我没有浪费精神去安慰她,因为我知道她是因为极乐而哭泣。

「宝贝,」我叫着她:「你看好了,我将进入你,而这将带给你更快乐的感 觉。」我站起来,把她放在床边,把她的两条腿放在我的肩膀上,慢慢的让我的 鸡巴接触她年轻的阴户。我看着我巨大的龟头被她的肉唇包住,逐渐的消失在她的阴户里,希瑟的呼吸再次紧张起来。

我没想要穿破她的处女膜,但是我确实想要奸淫她。因此我缓缓的推进,直 到感觉到一层薄膜阻住了我的去路,我知道,那就是她的处女膜了。我拔出勃起的鸡巴,又再度插回去,开始奸淫我的小女孩儿。

随着我的插入拔出,希瑟的两腿没有力气再放在我的肩上,因为我的每一次插入而颤抖。「Ohhhhhh,爹地!我……我感觉……Oh……好舒服。」 她呻吟的说。

我抱起她放在镜子前面,再度从背後用鸡巴贯穿她的身体,让她亲眼看着这一幅淫糜的画面。她的脸颊变得通红,满脸都是淫荡的表情。我抱着她的屁股, 插入、拔出,插入、拔出……她弯起腰,无力的趴在地上,只有正在被我干着的屁股是翘起的,就像一只小母狗一样,呻吟、呼吸,就像我要她做的那样。

我在希瑟的耳朵边说:「希瑟,我爱你,我想要你享受这所有的一切。」她摇摆着她的屁股,小小的阴户缠夹着我的鸡巴,呻吟着说:「Oh!爹地……它 是……这麽的坚硬……Oh……好……好舒服……」

听着她的话,我感觉快要爆发了,我紧抱着她的屁股,像从没有奸淫过女孩子那样拚命的奸淫她。不知不觉中,我穿过了那层薄薄的肉膜,紧紧的顶在阴道的最深处,肉体的碰撞声回响在房间里。

「哦,我的小女孩,」我也大叫了起来:「我要来了!我要来了!」伴随着最後的节奏,我开始在我的女儿的身体里吐出我的精华,我紧紧的顶进她的阴道 深处,粗壮的鸡巴把炽热的精液全都封锁在她的体内。我射了,在生活中,我从未尝到过如此炽烈的高潮。

在挤完最後一滴精液後,我无力的躺在地上,把希瑟抱到我的身上,充满爱意的看着她高潮过後的娇容,微笑的说:「宝贝,我告诉过你今晚将要有一些有趣的事。」

她也看着我,眼里充满了高潮後的满足和爱:「爹地,我爱你,我希望能永 远和你在一起。」说完,耗尽了精力的她很快的沈入了睡眠。

看着趴在我身上沈睡的女儿,我开始计划着,什麽时候再找个机会享乐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