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徐莹、黄老师

焦急、失落、失望、嫉妒、彷徨,煎熬了我一整夜,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

紧忙四处搜寻,还是没有妈妈的身影!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表,已经八点多了。

医生来查房了,简单的检查了我身体,询问了一下我的情况,两个护士美眉

在一旁,准备药物给我挂点滴,同时还窃窃私语,还以为我听不到呢!

一个满脸青春痘的护士美眉小声说道:「你看!这小弟弟长得真好看,真漂

亮!」另外一个脸红红的护士美眉回道:「当然了,他妈妈可是咱们电视台XX

栏目的『雷欣』,但他长得也有点太漂亮了,像瓷娃娃似的。」

青春痘护士来到我床前,露出让我不想吃早餐的笑容:「小弟弟,你眼睛怎

麽这麽红呀?是睡不着觉吗?来,手伸出来,姐姐给挂点滴了。怎麽了,你不高

兴呀?还是怕扎针呀?不痛的,姐姐很有经验的。」

看着恶心护士自顾自的说着,我心道:『这就是白衣天使吗?这恶心的护士

才比我大几岁啊?小弟弟、小弟弟的,真恶心,当我几岁小孩啊?我小弟弟拿出

来准吓死你!』没办法,为了让她不再恶心我,我只有无奈地配合她。

长呼了口气,终於都走了,病房里又清静了。马上快九点了,妈妈你到底在

哪?为什麽还不回来?你是不要我了吗?想到这些,一股恐惧感蔓延了我全身。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门开了,妈妈急冲冲的带着香气闪进来,我紧

忙一手拉起被褥往头一盖,不去看妈妈。

妈妈气喘吁吁的道:「小童!小童!妈回来了,刚在单位请完假。怎麽样,

饿了吧?对不起!对不起!你胡阿姨这一闹就没完没了,一直闹到三点多还……

你把被子放下来,你干嘛呢?」妈妈说着就伸手来拉盖在我脸上的被褥,我死死

地按住被褥,委屈的眼泪如山泉般涌出。

终於还是呦不过妈妈,被子被拉开了,妈妈看着我这副模样,竟然娇笑了起

来:「呵呵,哎呦!我的小心肝,怎麽了嘛!怎麽还跟小孩似的?想妈妈了吧?

不哭不哭,妈妈这不是回来了吗?」说着就伸手过来摸我的脸。

我恼怒的用还插着针的手挡开了妈妈的手,哭着吼道:「胡阿姨!胡阿姨!

她就那麽重要吗?值得你丢下我!」妈妈被我吼得呆住了。

我不理会妈妈,接着吼道:「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你知道这一晚我是怎麽

熬过来的吗?你走吧!赶紧走!去找胡阿姨吧!我不用你管!」说完,我继续把

被褥往头上一蒙,痛哭流涕。

我长这麽大,好像是第一次这样,对任何人我都没这麽吼过,我不知道为什

麽自己会这麽激动,好像不受控制似的。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细微的哭泣声,我悄悄的露出眼睛,看见妈妈双手捂着脸

在伤心的哭泣。我的心顿时就抽痛了一下,我想到了妈妈以往对我的爱,我怎麽

能让我最爱的妈妈伤心呢?妈妈没回来一定是有她的原因,我怎麽能这样对妈妈

发脾气呢?

我慢慢地起来,想伸手去摸妈妈的脸,心疼的道:「妈,别哭了,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妈妈别哭了,我错了!」

妈妈忽然不顾一切的扑到我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我放声大哭:「呜呜……

呜……妈对不起你!呜呜……妈真的对不起你,我不是好妈妈。呜呜……」

我一手抱着妈妈,哭着道:「妈妈别哭了,你哭得我心好难受,我心好疼!

别哭了,妈,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妈妈!」

妈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不停地哭,虽然我强忍着肋部的疼痛,但这一

刻,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男子汉。

过了好一会儿,慢慢地妈妈哭声变成了抽搐,我轻轻的拍着妈妈的後背道:

「好了,别哭了,你看我都不哭了。起来吧!一会让医生护士看到不好。」

妈妈竟然腻在我肩膀上,像个小女生般撒起娇来:「嗯……不嘛!你再让妈

靠一会儿。」

我真的特想让妈妈靠在我肩膀上一辈子不起来,那感觉我特喜欢,我感觉我

特男人,我无奈道:「妈,我的点滴都打好一会了,都回血了。」

妈妈慌乱的起来,惊讶地道:「哎呀!你怎麽不早说啊?你别动,我去喊护

士!」望着她急匆匆的身影,我真是哭笑不得,原来妈妈也有这一面呀!呵呵!

打完针以後,我跟妈妈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那种幸

福的感觉,叫我忘记了所有的不快。

妈妈用毛巾仔细地给我擦着脸,柔声道:「等会妈妈回趟家,换套衣服,洗

个澡,妈妈再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京都排骨』。妈肯定不会像昨晚那样了,昨晚

的事,妈真的错了,妈妈再次给你道歉!」

我一听能吃妈妈亲手做的排骨了,开心的道:「嗯,我没事,你放心吧!排

骨多做点,够吃两顿的。嘿嘿!」

妈妈捏捏我的脸蛋,笑道:「嗯嗯,有什麽事你就喊护士,妈妈再给你这个

小贪吃鬼煲个汤。」说完竟然还对我做了个鬼脸,但是妈妈的鬼脸都是那麽的美

丽。

妈妈走後,无聊之极,我拿出手机,准备到起点看看小说,刚拿起手机,竟

然来电了,我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这是谁呢?我电话也没人知道啊!

我按了接通键:「喂!你好!」

对面传来了惊喜的娇声:「张童!真的是你!哎!谢天谢地!黄老师还说资

料上的不一定准呢!我是徐莹呀!」

我有些惊讶:「啊!徐莹!我真没想到。呵呵,我这电话没几个人知道。」

徐莹嗔怪的道:「怎麽就不能是我!我们不是朋友吗?你现在怎麽样了?我

听黄老师说你住院了,我……我挺担心你的。黄老师说你跟菲菲打架了,你怎麽

那麽傻呀!你能打过她吗?她太可恨了!就会欺负人。哼!」

听了徐莹的话,我挺感激她的:「我现在没什麽事了,挺好的。那事就不说

了吧,谢谢你的关心!」

徐莹恨恨的道:「她就是一泼妇!以後你可别再搭理她了。她今天又没来上

课,不知道到哪里疯去了,心真大!」

我心想菲菲没来上课?难道菲菲病了?或有什麽事?哎呀!我管他干嘛?我

接着道:「其实我没什麽朋友,她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吧!」

徐莹忙道:「那……那我不是你朋友吗?我们难道不能做……做朋友吗?」

我苦笑道:「当然!当然!我们当然是朋友。」

徐莹忙道:「哎呀!打铃了,我得上课去了,这是最後一节课了。我放学去

看你!」还没等我回话已经忙音了。

挂了电话,我想着洋娃娃似的徐莹,竟然当我是朋友了,还这麽关心我,我

的心暖烘烘的。

翻开手机继续我的看书大业,渐渐地我进入了土豆大神的玄幻世界中。正当

我看得过瘾的时候,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我随即喊道:「请进!」

门开了,我眼前一亮,可能有些呆,一个超级可爱靓丽的女孩,手里拎着两

个大白方便袋。她穿着一条黄色的牛仔裤,紧贴的裤管勾勒出她笔直而修长的双

腿,曲线优美,充满了活力。再往上,是个挺翘浑圆的小丰臀,由於牛仔裤的紧

绷,完美地再现了她臀部惊人美丽的曲线;而最让我喜欢的还是脸上那两个可爱

的小酒窝,跟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徐莹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娇羞走了进来道:「我……我也不知道病号应

该吃什麽,就去补品店随便买了些东西。」说着她打开大方便袋,我这一看,我

晕!全部是一些人参啊、鹿茸片啊、灵芝膏等,还有几条黑黑的东西,上面的小

字写着「龙虎鞭」。

我故作生气道:「徐莹,你当我是朋友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怎麽还买这

些东西,这些东西花了你不少钱吧?」

徐莹忙道:「没多少钱,再说是给你买的,就算花再多的钱都……都……」

话没说完就低下了头。

看徐莹这副表情,我真的想笑,这徐莹怎麽比我还害羞呀?真可爱!呵呵,

我真的有朋友了,还是一个这麽可爱的「朋友」。我有些激动的道:「徐莹,谢

谢你!哎,你别站着,来,坐这。」

徐莹羞涩的一笑,坐在我床边说道:「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以後你要叫我莹

莹,我叫你童童,好不?」

我闻着徐莹身上清香的香水味,看着娇柔似水的徐莹,开心的道:「好啊!

当然好了,有你这麽可爱漂亮的女孩做朋友,求之不得呢!呵呵!」

「唉……不瞒你说,其实我没什麽朋友的,有时候连个能说心事的朋友都没

有,菲菲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我朋友。」我接着说。

徐莹一听我提到菲菲,马上就小脸一板,白了我一眼,道:「哼!她也算是

你朋友?朋友就这麽对你麽?听见这个名我就来气!」

只是这一眼,这一番薄嗔的样子,顿时就看得我的心突然不争气的猛跳了几

下。这也太魂飞魄散了,我忙道:「好了,咱们不说她了。」

正在我们闲聊着的时候,妈妈回来了,还没等我介绍,徐莹就惊喜的迎了过

去:「你就是雷阿姨吧?我是小童的同学,我叫徐莹。雷阿姨,你真漂亮,比电

视上还漂亮几倍,我小时候最爱看你主持的节目了,我可崇拜你了!」

我心里好笑的看到,妈妈被徐莹说得脸都有点红了,心想这徐莹原来还是妈

妈的粉丝啊!呵呵!

妈妈客气的道:「哦,小童的同学呀?谢谢你来看小童。来来,我刚做了饭

菜,咱们一起吃。」

徐莹倒是不客气:「嗯!好啊!那我就嚐嚐阿姨的手艺。嘻嘻!」我心想,

这徐莹怎麽跟我在一起就这麽害羞呢?这跟我妈好像挺开朗的啊!难道是粉丝都

这样?

妈妈看到徐莹买的那两大方便袋东西,有些责怪的口气道:「哎!这孩子,

来看看就好了,怎麽还乱花钱呢?这些东西都挺贵的!」

徐莹撒娇似的道:「哎呀!雷阿姨,没多少钱的,我少买一个LV包就什麽

都够了,嘻嘻!快吃饭吧!我闻到菜的香味了。」

妈妈无奈的摇摇头道:「哎,好吧!以後没事常来陪陪小童就好了,可别再

乱花钱了,父母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知道吗?」

这一顿饭真是吃得我开心死了,两个大美女,一大一小轮流喂我,我感觉像

起点里歪歪小说男主似的,呵呵!

吃完饭後,徐莹跟妈妈在一旁「吱吱喳喳」的聊了好一会儿就回学校了。妈

妈接了一个电话,说要出去办点事儿。

两人走後,又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竟然又想起了菲菲,菲菲现在干嘛呢?怎

麽没去上课呢?我真的挺贱,还想她干嘛?但我知道,我还是挺记挂她的。哎!

不想了,不想了!张童你可别犯贱啊!想着想着,手机来电了。

我一看竟然是黄老师的电话,黄老师那狐狸精般的脸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了,

那勾魂的性感嘴唇,直是勾得人心都忘了跳。

记得黄老师第一次看到我时,就愣愣的看了我好一会儿,那眼神很复杂,叫

我坐立不安,我还以为她是要故意用那种眼神吓吓学生,因为刚上任的班主任要

拿出点威势来,但是她以後看我的眼神总是叫我浑身不舒服。

记得有一次我感冒了,考试漏了,黄老师要我补考。那天放了学,教室里就

我们两个,我在下面仔细地写着试题,但我不经意一瞄,黄老坐在讲台里竟然盯

着我,眼神中尽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妩媚的脸上一片潮红,一只白嫩的小手按在

胸前,另一只手我看不到,被讲台挡住了,但是肩膀在晃动。

黄老师发现我在看她,就正了正神道:「看什麽呢?快点答题!」那个时候

我没敢往那方面想,我现在自己回想起来,黄老师当时不会是在……

接通了电话,传来黄老师性感的声音:「小童,怎麽才接电话?干嘛呢?你

妈妈在不在啊?」

我疑惑的道:「黄老师你找我妈妈麽?她不在啊!找我妈有事吗?」

那边停顿了一会,道:「哦,不……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身体没什麽

事了吧?呃,那个……那天我走了,你妈妈都跟你说什麽了啊?」

这时想起了妈妈那天跟我说的话,这话我怎麽能告诉你呢?嘿嘿!

我装傻道:「我现在已经好多了。那天你走了後,我妈妈没说什麽啊!」

黄老师好像不相信我:「真的吗?你跟我说实话。」

「真的什麽都没说啊!真的!怎麽了呀?黄老师。」

黄老师接着道:「嗯,那天……老师吻你,感觉怎麽样?」

我晕!我真的没想到黄老师这麽直接的问我,我被问愣了。

那边又传来黄老师嗔怪的声音:「你倒是说话呀!小色鬼,没想到你资本挺

厚实呀!」说完,黄老师竟然笑了起来。

我吞吞吐吐的道:「嗯,那……感觉,挺……挺好的。」我想,我现在的脸

可能像熟透的大苹果,多亏是在电话里,这要是当面,我得钻到地底下去。

那边又传来黄老师媚惑的笑着:「呵呵!呵呵!那你还想不想试试呢?老师

会叫你更舒服的!」

想起那天黄老师勾魂的一吻,我感觉有点口乾舌燥,黄老师的话似乎带着魔

力似的,我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

黄老师接着道:「但是呢,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

是你妈妈。」

黄老师的话把我弄呆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痴呆的答应着:「哦,好!」

「好了,老师要去讲课了。其实老师很想你,但是学校这边走不开,嗯,等

过段时间我去看你。拜拜!啵~~」

我还一直呆呆的不动,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脑袋里全是刚才那句话:「老师

会叫你更舒服的……老师会叫你更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