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 恶夜的来袭

在台北市最热闹繁华的东区地段﹐人潮往来最热闹的忠孝东路上﹐矗立一座高耸

入云宵的32层摩天大楼﹐那是台湾最大企业- -富国公司的总部﹐坐在顶楼150坪的董事长办公室里﹐65岁的老板王添富得意的微笑﹐但事实上他真的该高兴﹐因为过几天将是他最心爱的女儿- -王家贞出阁的日子﹐女婿是他商场上多年的老友- -金宝银行董事长刘阔财唯一的独生子- -刘裕铭﹐这场婚宴算是二家台湾最具政商势力的结合

王添富本身经营的范围﹐横跨有关建筑业、百货公司、保险公司、通讯媒体、观光大饭店等事业﹐已经是台湾属一属二的最大财团﹐更是培养自己的独子- -王进财担任立法委员﹐可以说是政商人脉宽广﹐若是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金宝银行的继承人的话﹐那麽他王家的企业江山﹐将更稳如泰山了

王家贞是王添富最小的麽女﹐今年22岁刚从大学外语系毕业﹐容貌的非常的美丽漂亮﹐有一头长发鹅蛋脸﹐是个身材匀称高挑﹐活泼有朝气的年轻女孩﹐外型简直就像小一号的日本明星松岛菜菜子的翻板一模一样﹐所以一直有许多男人围绕身边想追求她﹐无奈她眼高於顶谁也看不上眼﹐加上她们王家有着傲人的财富及党政关系良好﹐更是势宠而骄﹐这是王添富非常担忧心的地方

至於长子王进财则是王董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这个孩子懂事负责任﹐工作起来就像个拼命三郎一样﹐加上处事圆滑利落﹐才30岁的年纪就当选好几个社团干部﹐当然他这个老爸在背後也是竭尽心力辅选﹐动用全部的关系人脉﹐还洒下不少银子才能当选﹐但是当选之後也为家族企业帮助不少

王进财跟老婆雅惠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叫王建鑫﹐是他们家的宝贝

这时桌上的扩音器传来陈秘书的声音

[ 董事长…董事长…大小姐来了…. ]

不多久﹐家贞开了门进来

[ 爸…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看家俱﹐顺便给点意见嘛…. ]

[ 女儿啊…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东西还是你们年轻人自己挑﹐无论什麽东西我都会同意的 ]

[ 那你不去看我们的新房喔…我跟铭裕约好要去看装潢耶 ]

[ 好好好…女儿啊…那是你未来的公公买给你们小二口子的﹐爸怎麽会有什麽意见﹐你快去快去啊﹐别让铭裕等太久…. ]

[ 知道啦…爸…拜拜…. ]

家贞说完还在王添富的大光头上亲一下才离开﹐王添富看着宝贝女儿的离去﹐思绪不尽回到半年前的事

就在半年前﹐王添富参加一场政府所主办的财金座谈会﹐在台上与刘阔财比邻而坐﹐刘阔财还带着独子刘裕铭一同来参加建言会﹐算是给刚回国的儿子见见场面﹐王添富对於跟在刘董身边白净斯文的裕铭有些好感﹐跟刘董攀谈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刘裕铭今年27岁﹐刚从美国读完硕士班回来﹐目前就安排在金宝银行担任执董﹐见习一下台湾市场的环境﹐打算将来自己退休後﹐就由他来接续掌理银行的工作

听完自己老友的介绍﹐再看看这位长相斯文有礼的年青人﹐突然间脑筋灵光一闪﹐内心有个二全其美的办法﹐於是跟刘董说

[ 刘董ㄚ…你知道我有一个掌上的明珠女儿﹐虽然骄惯了些﹐但是那可是我最宠爱的心肝宝贝喔﹐她啊…现在还没有看的上的男朋友﹐哪天我让这二个年轻人见见面﹐做个朋友看看….你说好不好啊 ]

[ 好ㄚ…好ㄚ…能够认识王董的千金﹐算是我儿子高攀啦…时间我们就赶紧安排一下﹐让这二位年轻人自己去发展看看罗…哈哈哈 …. ]

刘阔财对於王董的这项建议﹐可说是万般的高兴﹐因为论财力政商实力﹐王家的富国公司都比自己的银行大多了﹐如果二家的第二代能够结合起来﹐对自己的企业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王董对女儿的疼爱﹐是在企业间有名的﹐能够跟王家攀上姻亲﹐那是对儿子婚事最好的安排

果然在二家家长的安排之下﹐活泼可人的家贞碰上了文静斯文的裕铭﹐二个年轻人对於彼此都有些好感﹐加上长辈在一旁煽风点火一下﹐一直在促成这桩婚事﹐

家贞虽然任性﹐但心里明白她的父母亲还是希望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婚姻

虽然家贞对於裕铭还不甚了解﹐只觉的他的人瘦瘦高高的戴副眼镜﹐肤色有些苍白﹐但是对人很客气﹐对自己的家人更是非常斯文有礼貌﹐约会了好几次﹐裕铭连她的手都不敢碰一下﹐就算是俩人的眼神交会一下子﹐裕铭都会害羞的低下头去﹐脸颊红红的﹐家贞心想这个二愣子婚後因该会很听话吧

相亲认识之後二个月就准备结婚﹐虽然快了一点﹐但是二代20年的交情太深了﹐所以家贞对於这桩婚事﹐倒没有什麽样的意见﹐完全听从父亲的安排﹐连要结婚的事情﹐都是爸爸告知的﹐小时後曾经幻想着白马王子向她求婚的梦想﹐完全被现实给打破

坐在豪华宾士大轿车里的家贞﹐看着车子从忠孝东路转上阳明山﹐很快的车子来到半山腰上的一栋豪华大别墅前面停下来﹐这是裕铭父亲为自己儿子结婚所准备的新居﹐房子连同千坪的土地市价约二亿伍仟万﹐外家伍仟万的气派装潢﹐简直就像是皇宫一般的奢华﹐宾士车子按了三声喇叭﹐大门缓缓的打开﹐让车子驶进去﹐停在别墅的草皮前面

在房子前面的草地上﹐刘董卖力的亲自指挥装潢工人﹐要它们尽快赶工﹐看到家贞的来到﹐刘董笑迎迎的走上前去

[ 家贞…你来啦…看看家俱买的够不够﹐还缺什麽别客气﹐赶快讲…我会叫裕铭尽快给补上去喔 …. ]

[ 谢谢爸…已经买好多罗…用不完的…. ]

[ 来找裕铭吧…他在里面监工…我们一起进去吧 ]

进到美伦美奂的新家﹐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位贵妇模样的女人﹐那是刘董的情妇﹐叫做艳红﹐刘董在几年前在元配刘太太过逝之後﹐就没有再娶﹐只是把艳红这个女人带回家来﹐跟进跟出的﹐裕铭就叫她阿姨﹐所以家贞也跟着叫

艳红很会做人﹐极力赞同娶进家贞回来﹐一直在後面尽力促成这段婚姻﹐所以家贞对她的印象并不坏

[ 阿姨好…. ]

[ 好好好…新娘子真是漂亮喔﹐我们裕铭真是修来的好福气啦…才能娶到这麽好的老婆…来来来 …看看还缺什麽 ]

[ 谢谢阿姨…真的什麽都有啦….我上去找裕铭了 ]

家贞说完之後﹐转身就往楼上走

说真的家贞很不喜欢这位阿姨﹐虽然她对家贞还不错﹐但是家贞对她总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厌恶感﹐觉得这个阿姨太强势﹐占着裕铭父亲的光﹐对下属颐指气使﹐而且裕铭背地里曾跟她说﹐这个艳红阿姨跟着他父亲﹐完全都是为了夺取他们刘家的家产而已﹐所以裕铭非常的讨厌她﹐裕铭的父亲一直还未将艳红娶进门﹐就是因为儿子的反对

家贞到了楼上主卧室﹐看到裕铭正在搬东西﹐为布置新家而忙碌不停﹐内心十分感动﹐主动走到他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

[ 裕铭…好辛苦喔…累不累…下来客厅休息一下嘛 ]

[ 家贞…谢谢你…我不累…你先到楼下陪着爸爸….我一会儿就下去 ]

说完﹐裕铭轻轻推开家贞的手臂﹐埋头又在搬东西了

家贞对於裕铭刚才的举动有些不悦﹐但是一会儿就想说﹐也许裕铭他是怕自己身体脏﹐弄到家贞的新衣服﹐所以好心要她先到楼下休息吧

回到楼下客听﹐只剩下艳红阿姨一个人﹐艳红看到家贞下来﹐高兴的挽着她的手﹐叽叽喳喳猛讲话﹐无非是讲刘董花了多少钱﹐帮她买这买那的一些事情﹐家贞实在不愿听下去﹐好不容易等到裕铭忙完﹐小俩口就一起去试新娘礼服去了

一个月之後﹐在台北最大的五星级大饭店﹐举办了一场世纪级的豪华婚宴﹐刘王两家的政商人脉都非常的好﹐席开250桌的大场面惊动了各界﹐加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相配﹐连报纸新闻媒体都来采访不停﹐一致认为这场婚宴将代表二家势力的大结合﹐连股票市场都反应了同步看法﹐二家旗下的关系企业股票﹐连续涨停了好几天

新婚之夜﹐在阳明山上的新家卧房里﹐家贞怀着紧张的心情迎接她的初夜﹐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受到伤害﹐想到自己谨守了22年的处女之身﹐将要被丈夫给夺走﹐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有些骄傲﹐希望裕铭能够了解她这份心情

在结婚之前﹐每次约会的时候﹐裕铭都会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触她的身体﹐有几次家贞半开玩笑的问他﹐裕铭都是回答说想把这种感觉留到新婚的时候﹐所以现在时间将要来到了﹐让家贞有些紧张跟不安

( 不知道刚才裕铭喝了一些酒﹐有没有怎麽样…. )

家贞好心的为自己新婚的丈夫有些担心﹐因为裕铭回到家後﹐在浴室里待了好久都没出来﹐躲在大红被单里面的家贞﹐穿了一套性感撩人的桃红色内衣﹐全身因为紧张而发着热﹐家贞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些湿润

虽说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家贞还是会因为害羞而不敢探出被窝﹐去看看裕铭的状况﹐只能在床上等着丈夫

[ 家贞…你睡了吗… ]

裕铭终於来到床边坐下来﹐无限爱怜的抚摸着家贞的脸庞﹐低下头去亲吻她的额头﹐家贞高兴的搂着裕铭的腰际

[ 裕铭…你爱我吗 ]

从俩人认识到现在﹐裕铭从来不曾对家贞有任何甜言蜜语过﹐更别说我爱你三个字﹐所以家贞好希望能从裕铭的口中听到

[ 我爱你…家贞 ]

[ 我也爱你…裕铭…老公... ]

裕铭轻轻压着家贞的身体﹐将嘴吻向家贞的唇边﹐家贞热情的将自己的香舌送上﹐吻了良久的时间﹐裕铭钻进棉被里面拥抱着家贞的身体﹐两团火热的身驱紧紧依靠在一块儿﹐在家贞的协助之下﹐裕铭手忙脚乱的把家贞身上仅有的一套内衣裤给脱下来

[ 真美啊…. ]

裕铭看到家贞雪白无瑕的桐体﹐不禁赞叹着﹐家贞一直对於自己的美貌非常有自信﹐加上平时的勤劳保养肌肤﹐可说是维纳斯再现﹐34B傲人的胸乳﹐加上玲珑剔透雪白的肌肤﹐当然让裕铭看的目瞪口呆

裕铭自己动手脱下内裤来﹐亲吻了一下家贞的乳房後﹐粗鲁的要架起家贞的大腿﹐两人的下体彼此碰撞在一起﹐裕铭身体紧紧压在家贞的身体上面﹐经过了好几分钟的时间﹐家贞看到满头大汗的裕铭﹐还在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经疑惑的问

[ 裕铭….怎麽啦……. ]

[ 家贞…对不起…刚喝了点酒…我…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好吗… ]

裕铭说完之後﹐提着垂软的阴茎离开家贞的身体﹐就转身睡在床的一角﹐独自睡了起来﹐以掩蔽自己的性无能

( 裕铭….真的太累了吧……. )

家贞虽然心里这麽想﹐但是对於期待许久的浪漫新婚之夜﹐这样草草收场﹐内心不禁有些失望﹐对於刚才被撩起的慾望无处可以发泄﹐心理有些焦躁不安

等到裕铭发出短暂的鼾睡声﹐还不习惯有人睡在一旁的家贞﹐独自一人走向浴室里﹐打开连蓬头将水洒向身体﹐借着润肤乳液的湿滑﹐双手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肌肤﹐在不知不觉当中﹐手指慢慢滑下了下体的阴阜上﹐右手手指在稀疏的阴毛中央﹐沿着裂缝来回轻轻抚慰﹐左手捏着自己右边的乳房﹐思绪来到只有自己才能了解的地方

家贞虽然是还未经人道的处女之身﹐但是自小就有自慰的习性﹐大约是国小五年级吧﹐有一天家贞在学校的教室里面﹐突然被一位蒙面的歹徒从身後紧紧抱住﹐一张粗黑的大手紧紧压在家贞略为陇起的胸部﹐家贞惊吓过度无法喊叫﹐这名蒙面歹徒将她强压在桌子上﹐从背後掀起白摺裙﹐一双大手摸着她的屁股许久

[ 乖乖不许动….否则我会杀了你……. ]

歹徒说完之後﹐就脱下家贞的内裤﹐五根手指头就在家贞无毛的耻丘上面﹐粗鲁的摩擦着﹐然後那人蹲下来﹐用他又湿又黏的舌头﹐直接舔在她的阴阜屁眼外面﹐家贞吓的失了魂﹐任由歹徒用舌头舔在她的下体四周

( 他在干什麽…怎麽觉得好舒服喔 ) 家贞有种异样的舒服感觉

歹徒粗糙的体毛磨擦在家贞後臀部﹐经过一二分钟时後﹐留下一团腥臭的白色黏液在她的大腿上﹐直到听到几阵吵杂的人声走进来﹐歹徒才一溜焉的跑掉﹐还带走她的内裤﹐对於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家贞还有些蒙懂害怕﹐虽然没受到很粗暴的对待﹐但是还是在家贞的心理上﹐已经蒙上一层挥不掉的阴影﹐从此以後家贞开始有了手淫的习惯﹐身体也变的敏感多了﹐只要自己稍稍刺激一下﹐就会起高潮了﹐家贞知道这是她反复练习手淫得来的效果

新婚之夜的家贞﹐正沈溺在自己爱慾的潮水中﹐家贞坐进大按摩浴缸里面﹐双脚略略微张开成一个弓字﹐仰着头低声的在呻吟﹐红着双颊星眼微闭﹐手指正在花蕊中央滑动﹐下体阴道泌出透明的水液﹐从阴阜流到下面的股间﹐连耻丘上面稀疏的卷毛都溅湿了﹐胸前两团傲人的肉球﹐随着身体的起伏斗动﹐二粒乳头也因兴奋而整个硬挺起来

[ 嗯……嗯……哦哦喔…啊啊……喔……啊啊…. ]

阴蒂经过自己巧心的按摩之下﹐终於攀上高潮的巅峰﹐在一声长长的低吟声中﹐家贞全身一颤﹐泄出了一次长长的喷潮

第二天家贞一早起床﹐就发现裕铭不在身边﹐梳洗完毕之後﹐家贞才发现裕铭早就一个人坐在楼下餐桌上看报﹐有些零乱的桌面显示裕铭早就吃完早餐了

[ 夫人…早安……夫人早上想吃什麽吗….... ]

[ 黄妈…谢谢你……有什麽就吃什麽…别太麻烦你啦.... ]

[ 谢谢夫人…我下去帮你准备了 ]

她们家仆人黄妈喜孜孜的下去帮家贞准备餐点﹐家贞看见还躲在报纸後面的裕铭﹐心理不禁有些生气﹐才新婚第二天﹐裕铭一点新婚的甜蜜都没有﹐家贞还是主动来到裕铭面前

[ 裕铭…昨天好睡吗……还会不会累…今天就在家陪我嘛…好不好 ]

[ 嗯…可是上午我还要到公司﹐跟旅行社的人谈我们蜜月旅行的行程……下午我一定会来陪你…喔乖.... ]

[ 谢谢老公…别太忙喔.... ]

经过短暂的交谈之後﹐裕铭提着公事包就出去了﹐让家贞一个人独自吃着早餐﹐下午裕铭也没遵照约定回来﹐让家贞在新婚的第二天﹐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豪华大别墅里面﹐偶尔佣人黄妈会送些水果点心来﹐稍为会跟家贞聊聊天﹐让家贞独自无聊的看着电视直到晚上

裕铭一直到晚上10点多一点﹐才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家贞看他醉成那样子﹐不忍苛责他﹐服侍好丈夫让他先去睡觉﹐留下家贞一个人﹐两眼合不起来﹐孤单的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等到丈夫睡着後﹐不得已自己偷偷溜下床﹐躲进厕所里面手淫一番﹐不然她是会失眠到天明的

第二天早上﹐裕铭为了向家贞赔罪﹐主动带着她出去采购东西﹐为下周的蜜月旅行预做准备﹐家贞此时觉得裕铭对她真的很好﹐在家贞父亲开设的百货公司里面﹐只要家贞的眼神多停留一下在商品上﹐裕铭都会毫不考虑的将它买下﹐两人就像是一对新婚爱侣般的牵着手逛大街﹐礼物多的几乎把车子给塞爆了

晚上﹐在家贞父亲所开设的富国大饭店里面共进晚餐﹐喝着香宾酒享用一顿美味的浪漫烛光晚宴﹐此时的家贞觉得自己好幸福喔﹐裕铭也一改平时的腼腆﹐跟家贞聊了许多话题﹐虽然讲的大多跟公司的事情有关﹐但是她一点也不介意﹐因为家贞欣赏勤奋工作的男人

铃~~~~铃~~~~~铃~~~~~裕铭的手机响起来

[ 我是刘裕铭……是……可是……是……我知道……在哪…可是……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

挂上电话的裕铭﹐表情非常的怪异﹐显得心事重重的又异常气愤的样子﹐双手紧握拳头垂打自己的大腿﹐家贞看到裕铭苦脑的模样﹐关心的询问他

[ 裕铭…有事吗…如果你有事要忙没关系的……先把公事处理好再说……我自己让司机载回去就行了……真的没关系的…裕铭……我今天有你陪着已经很开心了……倒是你…别忙太晚喔……知道吗…. ]

[ 谢谢你…家贞……真是委屈你了……如果你累了就先睡觉……不用等我了…知道吗…. ] 裕铭似乎紧张的满头大汗

[ 我知道了…. ] 家贞有些失望

俩个人在饭店门口拥吻了一下﹐司机老刘就将家贞载回阳明山的别墅里面﹐晚上家贞独自一个慢慢的打开包装﹐整理今天采购的东西﹐总共有一锣筐的衣服鞋子﹐让家贞忙的疲惫不堪﹐一直到11点钟才洗完澡﹐关上灯上床睡觉

在朦朦胧胧的睡梦之间﹐家贞好像闻到一股刺鼻的西药味﹐只一下就让她昏迷不醒﹐陷入了沈睡的状态

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到口腔内有异物在嘴里爬行﹐家贞猛然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全身瘫痪的躺在床上﹐心中感到不寒而厉﹐原来自己真的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背着光有一团漆黑的人形阴影在旁边﹐那个人一只手抚着家贞的秀发﹐另一只手摸着脸颊﹐家贞嫌恶的想要躲开﹐奈何身体不听使唤的瘫在哪儿

( 糟了﹐我要被强暴了 )

儿时的阴影又再次垄照在家贞心理﹐想要呼喊却叫不出声音来﹐着急的家贞拼命想挣扎﹐眼泪噗噗噗的流出来了

[ 小美人儿﹐你醒了啊…..别紧张嘛﹐让我们一起享受快乐的做爱好吗 ]

那个男人在家贞的耳边说完话後﹐还用舌头卷进她的耳朵里面﹐吸吮着小耳垂﹐家贞在一瞬间全身一颤﹐鸡皮疙瘩爬满她的全身

那个人再一次将舌头吐进家贞嘴里﹐在口腔内快速的滑动不停﹐还惙着家贞的口水﹐一副心满意足的吱吱有声

一双大手袭上了家贞傲人的乳房﹐柔软弹性十足的嫩肉﹐被人像是搓揉面团般的按摩着﹐两个乳晕也被指头轻轻滑过﹐粉红骄小的乳头听话的站立起来﹐家贞欲哭无泪的任人宰割﹐那人态度虽然轻柔无比﹐但家贞决不会原谅那人对她做的事

[ 小美人儿﹐你好美喔… ]

那人说完之後﹐嘴巴就去吸含乳头﹐在家贞的乳头上又吸又咬﹐二只手指就去夹着挺力的乳头﹐时而用力时而拉起乳头旋转﹐一阵酥麻的快感几乎要将家贞给融化掉﹐那人一定能感觉到家贞的生理变化

那人在家贞的乳房上细心的玩耍许久﹐开始侵袭家贞的下体﹐因为一只火热的手掌心﹐不偏不倚的盖在耻丘上﹐拔着家贞稀饭卷曲的细毛﹐慢慢摸向腿根处﹐处女的三角洲密处即将沦陷

[ 小美人儿﹐你看看…你下面都湿淋淋了啊…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喔 ]

家贞身体的本能反应﹐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那个人摸到了家贞的处女圣地後﹐非常有技巧的玩弄她的阴阜﹐中指沿着阴唇裂缝来回摩擦﹐大阴唇自动张开迎接访客的到来﹐指头踩着淫水慢慢探进深处﹐小阴唇吸吮着指头﹐吐出更多的淫液来﹐原本隐藏在阴阜草丛中的阴蒂﹐马上被人捉在手上搔着﹐窕逗着家贞最敏锐的神经﹐身体被人同时三面围攻着﹐家贞的肉体被引导到空前的愉悦﹐一股热浪从下体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了的慾潮﹐终於暴发开来

[ 呜…呜啊…呜……啊啊 … ]

家贞达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火热发烫的身体激动的痉挛在一起﹐全身曲成一只熟虾子般躺在陌生人怀里喘息

[ 高潮了…爽吧……没想到被人强暴也能高潮不断…真是少见喔… ]

那个人取笑了她一会儿﹐还恶意的将沾满淫液的手指﹐放在家贞鼻子前面﹐让她闻着自己下体泌出的味道﹐这个举动让家贞澈底的崩溃了﹐外表神圣不可侵犯的完美女孩﹐居然被一个陌生人窕逗之後高潮泄身﹐这是多麽不可思意的一件事情

那个人在一旁脱下自己的内衣裤後﹐就张开双腿跨在家贞的胸部﹐将一支火烫像铁棒的粗黑阴茎﹐用力压在家贞的脸上﹐男人粗犷的阴毛刮在她细嫩的脸颊上﹐家贞的胸部乳房被强压在男人的下臀磨擦着﹐脸庞被一根烙铁般的肉棍烫在脸上﹐鼻子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下体腥臭味﹐呛的流下了眼泪

那个人用虎口扳开家贞的嘴巴﹐粗鲁的要将阴茎塞进她嘴里﹐试了几次终於将大龟头给顶进嘴里﹐开始慢慢抽插起来﹐龟头的马眼处流出黏黏腻腻的透明白液﹐拌着唾液一起被强迫吞下肚子

那人粗大的阴茎﹐经过家贞嘴巴的洗礼﹐更显得粗大有精神﹐几乎要让家贞窒息﹐男人终於满意的拔出阴茎来﹐跪在家贞的腰际﹐准备做最後圣地的进袭

他扳开家贞雪白的大腿揽在腰际﹐捉着龟头就在阴道口磨擦一番之後﹐用力的往内突刺进去﹐利用着淫水的滑润﹐一口气将龟头插进阴道里面

[ 哇…好紧的穴啊…真爽……啊 … ] 歹徒终於突破那层处女膜了

家贞脸庞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眼泪噗噗流下来

[ 哈…难道你还是处女吗…哇……赚死啦 … ]

那人略为抽出一点阴茎﹐看见上面沾了点点血丝﹐有些吃惊﹐但是随即痛快的插起穴来﹐享受着家贞温热的窄小肉洞﹐阴道深处的皱摺嫩肉被巨大的阴茎一寸一寸的撑开来﹐经过几次的卖力推进﹐终於将整支阴茎刺进去﹐家贞有如吸盘般的湿滑阴道﹐将他的鸡巴深深吸吮住﹐让男人舒服的享受到处女阴腔紧缩的弹性﹐阴道里火热的酥畅快感﹐摩擦到整支阴茎﹐让他感受到未曾有过的美妙滋味

几乎已经瘫痪在床上的家贞﹐无力做任何的抵抗﹐任由男人的鸡巴在她体内自由冲撞﹐只能无意思的痛苦呻吟

家贞美丽的脸庞满是红光﹐发烫的身躯起了一点一点的高潮红斑﹐闭着双眼皱起眉头﹐又是痛苦又是舒爽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去吻她的小嘴﹐男人用双手虎口夹着她发硬的乳头﹐手掌挤压着柔嫩乳房让她变型﹐然後加快腰部的活塞运动﹐经过男人技巧的卖力抽送﹐家贞阴道里面瞬间痉挛紧缩﹐涌出大量的爱液出来﹐滋润下体交合的地方﹐阴茎每一次的深入浅出﹐腿根交合处都会发出肉体拍打在一起的肉搏声﹐啪啪啪啪啪的发出美妙的声响

那人双手紧紧握着她胸前的肉球﹐努力摆动着下半身﹐他拉高她的大腿架在肩上﹐让阴户曝露到最开﹐加足马力拼命抽送自己的臀部﹐阴茎无情的蹂躏着家贞的肉体﹐男人抽送的越来越快﹐在一阵低吼之下﹐精液在瞬间爆发出来﹐灌满家贞整个阴道﹐家贞也在同时达到高潮的顶峰後﹐昏迷过去了

第二天﹐家贞睡到下午才醒过来﹐昨夜的一切彷佛是那麽遥远又不真切﹐家贞希望只是一场恶梦而已﹐刚想起床就被下体的一阵刺痛所袭击﹐痛苦的瘫回床上

( 难道昨天的事是真的吗﹐不是一场恶梦 )

家贞看看自己的身体﹐不禁嚎啕大哭起来﹐真希望眼泪能带走全部的伤痛﹐大哭了好一阵子﹐才起身进入浴室里面﹐用力的刷洗自己肮脏的身体﹐边洗边哭泣不停﹐回到床上看见被单上斑斑血迹﹐家贞再度的崩溃了

( 我恨啊﹐这个可恶的人﹐夺走了我的清白﹐我的一切都完了 )

当家贞有寻死的念头时﹐门外的仆佣黄妈急切的敲着门

[ 夫人…夫人﹐你还好吧﹐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让我进来看看﹐王妈妈打过几次电话来找你﹐我都说你在休息﹐请你等一会儿回她一个电话好吗 ]

[ 我没事的…我等一下就打电话回去…谢谢你…黄妈 ]

听到母亲找她﹐家贞像是找到了慰藉一般的又燃起希望来﹐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自己勉强的整理了一下房间﹐免的被黄妈看到起疑心

( 裕铭呢﹐从昨晚就没回家﹐如果他在旁边﹐也许就不会遭人侵犯吧…… )

家贞暂时收拾了一切不愉快﹐来到楼下客厅打电话回家

[ 妈…你找我吗 ]

[ 是啊﹐你还好吧…怎麽声音怪怪的﹐小心身体别着凉了﹐蜜月旅行都准备好了吗﹐裕铭跟你都还好吧 ]

[ 妈…你放心﹐我们一切都很好﹐谢谢妈关心 ]

听到家人的关心﹐家贞强制压下心中的委屈﹐才没让眼泪溃堤﹐王母亲切的对着家贞虚寒问暖﹐并且约她明天跟夫婿中午回家一趟﹐全家聚餐一下顺便叙旧﹐让家贞感动不已﹐决心抛开昨天的恶梦坚强的活下去

挂上母亲的电话之後﹐家贞决心要连络裕铭回家﹐家贞拨了裕铭公司的专线﹐接话的是他的秘书江小姐

[ 金宝银行董事长室你好……很高兴为你服务 ] 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礼貌的声音

[ 你是江秘书吗﹐我是家贞啊…刘执董在吗 ]

[ 恭喜您新婚愉快…夫人你好﹐执董人出国啦…您不晓得吗 ]

[ 出国了啊…什麽时候的事 ] 家贞有些吃惊

[ 昨天晚上的飞机去美国啊﹐他还说要跟你在夏威夷见面渡蜜月旅行﹐这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啊﹐夫人您可能忘了吧 ]

挂上电话後的家贞陷入沈思﹐想不透裕铭会如此的对待她﹐之後家贞浑浑噩噩的在客听发呆﹐连黄妈所准备的丰盛晚餐都没胃口吃﹐一个人独自躲在房间里哭泣﹐当晚﹐家贞有如惊弓之鸟般的不敢睡觉﹐几乎失眠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黄妈在门外急促的敲着门

[ 夫人﹐夫人啊﹐少爷在电话上﹐请您去接一下吧 ]

( 裕铭打电话来了 ) 家贞赶快跑去接电话

[ 裕铭﹐你在哪儿啊﹐都没回来陪人家嘛 ]

家贞觉得自己有好多话要说﹐但是一接到裕铭的电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 家贞﹐我人在美国办事情﹐下礼拜我们一起去夏威夷渡假知道吗﹐对了﹐爸爸为你买了一台宾士大轿车给你使用﹐中午司机阿赐就会开去给你用﹐你如果无聊的话就去逛街买东西吧﹐我还会再打电话给你的﹐拜拜 ]

挂上裕铭的电话﹐家贞心情变的比较好一点﹐独自一人在餐桌上吃着黄妈为她准备的早餐﹐除了偶尔下体传来一点点的刺痛感﹐不定时的提醒她那一夜的惊魂

[ 夫人﹐司机人来了﹐要不要请他先进来一下…… ]

[ 嗯﹐也好﹐请他先进来休息一下﹐顺便告诉他我中午要回家一趟﹐请他准备一下 ] 家贞交代着

[ 知道了﹐夫人…我马上去通知他 ]

家贞无聊的想些心事﹐突然间一擡头﹐看见一个西装毕挺白脸素净的高大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微笑看着她﹐家贞吓的把筷子都掉在脚边﹐全身颤斗不停

[ 夫人您好﹐我是阿赐﹐董事长要我暂代你的私人司机﹐要不要出去看一下董事长买给您的新车子… ]

阿赐边说边来到家贞面前﹐跪在家贞脚边﹐帮她把筷子捡起来放在桌脚

[ 不…不…不用了…谢谢…你先下去忙吧…… ]

家贞吓的讲话都结结巴巴的﹐这个阿赐让她想起前晚所遭受到的耻辱﹐虽然那天晚上灯光昏暗不明﹐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那个人的声音﹐一字一句都让她记的很清楚﹐所以一听见阿赐的声音﹐马上让家贞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境界

[ 夫人…谢谢…我准时11点在车库等您用车… ]

阿赐走後﹐家贞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隔了许久才能两腿发软的走到楼上房间

( 怎麽办﹐万一阿赐就是那个坏人怎麽办﹐该找谁商量呢 )

家贞陷入了长长的思索中﹐现在的她不知该怎麽办才好﹐时间一分一秒很快就过去了﹐紧迫到让家贞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

( 会不会是我多虑了﹐他们只是声音外型有点相像而已﹐歹徒不会那麽大胆吧 )

家贞自我安慰了一下﹐才开始沐浴更衣﹐还特别上?让自己看起来美美的﹐毕竟这是婚後第一次回娘家﹐要给娘家沾点喜气才对啊

家贞穿上一套艳红色的紧身连身裙﹐把家贞完美身材都烘托出来﹐短裙露出她那双引以为傲的无瑕修长美腿﹐紧身上衣衬托出她丰满的酥胸及勾人的乳沟﹐如莲藕般的雪白手臂﹐喷上香奈儿香水﹐家贞彷佛回到婚前少女时的打扮﹐处处展现出她迷人的娇媚丰采

家贞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打扮的美艳如昔﹐心情轻松了许多﹐因为要跟疼爱自己的家人聚会﹐让家贞高兴的忘掉这几天的不愉快

坐在裕铭父亲买的自己的豪华大宾士车﹐让阿赐开着车往家里方向前进﹐家贞有点警觉的观察他﹐阿赐除了偶尔透过照後镜偷看她之外﹐倒也还算沈默规矩﹐让她一颗紧张的心﹐放松不少

回到娘家之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嫂嫂通通围着她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家贞拼命的帮裕铭讲许多好话﹐让王添富开心的直说

[ 没看走眼…没看走眼…这个年轻人工作认真﹐年轻有为﹐家贞…要多多体谅丈夫的辛劳﹐要在外面竞争不容易ㄡ…将来他的责任很重大﹐你要多帮帮他喔…… ]

[ 知道了…爸爸… ] 家贞撒娇的对王添富说

[ 女儿啊…时间不早啦…你刚嫁过去…天黑之前要回家去…免得公婆担心… ]

[ 知道啦…妈妈在赶人啦…… ] 家贞娇笑的对王妈妈说

家贞的大嫂雅惠﹐是认识10年以上的手帕之交﹐从哥哥读大学时代追求她时﹐就已经结成好朋友﹐後来成为妯娌後﹐更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今天特别准备许多家贞爱吃的小菜﹐让家贞再一次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家贞要回家时﹐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几乎塞暴了车子後厢

[ 阿赐…我们回家去吧… ]

[ 知道啦…夫人… ]

在回家的路上﹐家贞还在车子後座回味刚才家中的趣事﹐失神的独自看着窗外想心事﹐突然间发现窗外的景致不是自己熟悉的路径﹐紧张的问阿赐

[ 阿赐…我要回阳明山…好像不是走这条路喔…赶快绕回去吧… ]

[ 夫人…对不起…因为我要拿个东西…所以往这儿走…等一下再送你回去 ]

对於阿赐的这种不礼貌做法﹐家贞显得有些生气﹐气呼呼的把手臂叉在胸前

[ 夫人…别生气嘛…不然我陪你聊聊天好了… ] 阿赐露出淫笑的表情出来

[ 阿赐…你想干嘛…当心我开除你… ] 家贞露出严厉的口吻凶他

[ 哼…夫人…前天刚破身…下面还痛吗…… ] 阿赐对着照後镜沈稳的对她说

[ 什麽…阿赐…你…你…你说什麽… ]

家贞听到这一句话﹐紧张的嘴巴打结﹐口齿不清的回她﹐原本还有些盛气淩人的口吻﹐音调马上变的有些心虚了

[ 这样好了﹐我本来有些精彩的照片要给董事长看﹐不然…我先让你过目一下吧 ]

阿赐说完就把车子停在慢车道上﹐让车子停在熙熙攘攘人潮汹踊的大街上﹐好整以暇的从前坐抽屉柜子里面﹐拿出一叠照片出来﹐丢向後座的家贞身上

家贞略为发着抖的手﹐捡起几张照片来看﹐一股血液直冲她脑门﹐头皮发麻差点让她晕眩﹐里面都是家贞一丝不挂的丑陋照片﹐可能是前天被强奸前﹐被迷昏时所拍摄的﹐因为照片里头的家贞﹐被人摆上各种猥亵不堪的动作﹐还有家贞完整的阴阜近摄照片﹐里头还出现阿赐强奸她时的连环照片﹐让家贞震惊的无法相信有这样的事情﹐被强奸时的痛苦经历﹐彷佛又回到家贞眼前

呆立许久的家贞﹐气脑的将照片揉成一团﹐又撕又拉的想将它们通通毁掉

[ 你尽量撕没关系…帮我拍照的朋友那儿有底片﹐想洗多少张都可以 ]

阿赐终於露出他邪恶的本质﹐让家贞不寒而厉﹐痛苦的全身揪结在一起﹐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 滋滋滋…这麽美丽的照片﹐不知到王董跟刘董会出多少钱来买啊﹐要不然登在报纸上面﹐应该是会很轰动吧… ]

[ 阿赐你…你…你说…你要多少钱 ]

阿赐说的没错﹐这样的照片绝非他一个人所能完成的﹐家贞知道自己的恶劣处境後﹐听到阿赐只是要钱﹐马上恢复镇定﹐决心与他谈判斡旋看看﹐如何才能取回底片﹐解决目前的危机﹐因为听到刚刚阿赐的说法﹐知道这不但会影响到丈夫的公司信誉﹐连父亲的企业及哥哥的名誉都会受到影响

[ 爽快…果然是将门之女…见过大场面的人…哈哈哈 … ]

阿赐看她已经屈服在他的要胁之下﹐不禁有些得意的笑起来

[ 夫人﹐我还没决定该怎麽办才好…所以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暂时充当我的情妇﹐说不定老子一爽快﹐就把东西还给你也说不定喔…哼哈哈哈 ﹐再说你老公新婚之後都没陪在你身边﹐有我帮你排遣寂寞﹐不是对你更好啊 ]

( 老奸巨滑的东西﹐原来他还想要需索我的身体﹐玩腻之後再来骗钱 )

家贞想到往後的日子﹐要任人宰割就痛苦不已﹐忍不住掉下泪来

家贞经过几分钟後的沈默考虑﹐把心一横让自己落入虎口﹐暂时维持住公司的商誉﹐找寻适当的机会取回底片﹐再自杀保护家里的企业名声

[ 你保证绝不让照片外流出去的话…我…暂时答应你 ]

家贞发着抖﹐用几乎蚊子才听的见的声音吐出心中的呐喊

[ 哈哈…你是答应了… ] 家贞摇摇头後又点点头

[ 夫人﹐告诉我你现在的内裤是什麽颜色啊… ] 阿赐吞着口水问着家贞

[ 阿赐…别这样侮辱我…拜托… ] 家贞低声下气的跟他求情

[ 哼…不听话… ] 阿赐气呼呼的摇下窗户﹐丢出二张家贞的裸照到车外

[ 啊…啊…别这样子…白色的 ]

柪不过阿赐疯狂的举动﹐家贞放弃自尊心﹐口中说出自己贴身衣物的颜色

[ 哼…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听话﹐我会把你的照片丢满整条街道﹐看你如何做人…哼…贱人…… ] 阿赐得意洋洋的向家贞示威警告

[ 把两脚打开来…让我看一看你讲的对不对…快点… ] 阿赐又出新的难题给她

家贞咬一咬牙﹐果真慢慢张开双脚﹐让自己的大腿根交合处﹐张开给阿赐看

[ 看不清楚耶…先把裙子拉高一点﹐顺便丝袜给我脱掉…让我看的清楚点 ]

看到家贞愣在那儿﹐阿赐又丢出二张照片到窗外﹐家真才在车子後座椅子上﹐挪动身体将丝袜脱下来﹐然後闭起眼睛张开自己的大腿﹐让阿赐看的清楚点

[ 哇喔…果然是件性感内裤… ] 阿赐将头探的近一点﹐想把她的下体看的仔细点

没有丝袜的遮蔽﹐家贞这件蕾丝内裤﹐从编织的网状缝隙中﹐是无法包裹住整个阴阜上的阴毛﹐所以露出乌漆妈黑的阴毛出来﹐凸出饱满的耻丘外型﹐中间凹陷入一条直缝﹐让阿赐看的目瞪口呆

[ 好了…现在把它给脱下来… ] 阿赐嘶吼的转头命令家贞

家贞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感相信阿赐居然叫她把内裤脱下来

[ 把它给脱下来… ] 阿赐再度凶狠的命令家贞

不得已﹐家贞含着泪水﹐默默将内裤脱下来﹐用颤抖的手交给阿赐﹐阿赐拿着家贞温热的内裤把玩一下﹐摸在手上还有些湿润感﹐阿赐就将裤子压在鼻尖上﹐猛力的嗅着…嗅着

[ 嗯…嘻嘻嘻…真是香….还有点淫水跑出来…嘻嘻 ] 阿赐色淫淫的对着家贞笑

( 真是变态 ) 家贞心中咒骂着他

车外人潮聚集﹐人声鼎沸﹐车内春光倚丽﹐淫秽荡荡

阿赐戏弄着家贞﹐想要消灭她的自信自尊心﹐但事也怕她想不开冲出车外寻死﹐那麽人家交办的事情﹐就会前功尽弃了

[ 哼…以後你如果不听话…知道会有什麽下场了吧…晚上那个老太婆睡了後﹐我会上去找你哦…….要等我ㄛ…可别一个人先睡着了…哈哈哈 ]

家贞闭着眼睛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这时阿赐才心满意足的开着车子回阳明山别墅﹐就像司机对带主人般的有礼貌﹐帮家贞开车门﹐下体光溜溜的家贞﹐三脚并做二脚快步的跑回楼上卧房﹐一进房间就痛哭失声﹐吐尽下午所受到的耻辱委屈

当晚11点多﹐阿赐果然开着门闯了进来﹐家贞吓得瑟缩在床头一角﹐全身拼命在发着抖

[ 夫人…我们又不是不认识﹐干嘛躲成那样…快出来…哈哈哈 ]

阿赐边说边将自己脱的精光﹐下体污漆妈黑的粗硬体毛﹐中间夹个一根丑陋的黑鸡巴在那里跳动着﹐他一把将家贞压制在床上﹐硬将他的下体压在家贞的脸上﹐一阵恶心的性臭味﹐让家贞反胃想吐﹐一根黑铁棍棒就压在家贞的嫩脸上摩擦﹐家贞闭着眼睛嫌恶的想要逃开﹐让阿赐急的发火啦﹐啪~啪~啪~啪~阿赐用力的赏了几下耳光给她﹐火辣刺痛的感觉﹐让家贞放弃了抵抗﹐任由阿赐捏着脸颊张开小嘴﹐让他把阴茎给塞进嘴里头

[ 干…婊子就是欠揍…还不快点帮我吸一吸…想要讨打吗 ]

可怜的家贞﹐一辈子受尽家人呵护疼爱﹐那曾被人如此的痛打又污辱﹐不争气的泪水﹐再度噗噗噗的流下来﹐不情愿的含着泪水帮他舔着龟头

[ 对嘛…好好帮我吸一吸…难道你想让照片曝光给大家知道吗… ]

听到阿赐这样的威胁﹐家贞只好放弃抵抗

阿赐的大鸡巴很不舒服的让家贞含了一会儿後﹐开始粗暴的撕开家贞的睡衣裤﹐只一下子原本整齐的睡衣化做片片雪花破布﹐家贞细嫩雪白的肌肤﹐在阿赐的眼光直视之下﹐刺激的他兽性大发起来﹐猛力的将她的大腿扳开来﹐右手二根指头就刺进家贞的阴道里面﹐和着一点淫水就在那里进进出出

[ 爽快…继续帮我含着鸡巴知道吗… ]

家贞认命的张着嘴巴﹐含着阿赐丑陋的黑棒﹐希望恶梦赶快结束

阿赐用指头在家贞的阴道内搅和一阵子之後﹐抽出指头来嘿嘿嘿的对着家贞淫笑

[ 夫人…你也兴奋起来了喔…想要我去干你了吧… ]

家贞羞的脸更红了﹐她完全不明白为何明明厌恶着阿赐这样对她﹐身体却不听使唤的流出爱液出来﹐阿赐的脏手摸在敏感处﹐却使她越来越舒服﹐几乎快将自己的下体给融化掉一样

同样的阿赐觉得今天的阴茎勃起的速度超快﹐连自己都吓一跳﹐不但涨的比平更大﹐翘起的角度也达到最高﹐马上用龟头在家贞阴道口沾上点淫水﹐捉着她的双腿架在肩头﹐唧的一声就把龟头插进去一半﹐家贞痛的闭起双眼淌出泪水﹐阿赐硬将鸡巴往里头塞﹐好不容易才将七寸长的阴茎完全刺进去﹐阿赐先享受一下家贞阴道的滋味﹐享受那又热又湿滑的感觉﹐家贞阴道将鸡巴紧紧的吞没进去﹐在那?一吸一夹﹐爽得他嗤牙裂嘴的好不痛快

[ 喔…爽ㄛ…喔…夹的我好舒服…啊…真是紧啊…啊…好美啊…啊啊…… ]

阿赐在家贞耳边淫语了一阵子﹐才开始做活塞运动﹐挥动他的武器在她阴道内捣来捣去﹐阿赐边干边欣赏家贞的媚态﹐在她粉嫩的脸颊亲了好几回﹐手也不忘去玩她的乳房﹐家贞被干的时候模样真是迷人﹐蹙着眉头让人分不清是好像痛苦还是爽快﹐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呻吟﹐阿赐看着她的表情来改变抽插的动作﹐有时快时慢﹐时而磨着她的阴阜﹐家贞受到他的窕逗﹐忍不住紧抱他的脖子﹐泄出一阵阴精出来

[ 啊啊…受不了喔…啊啊…… ] 家贞喷潮时低声的呐喊着

受到家贞高潮的鼓舞﹐阿赐的兴奋度愈来愈高﹐抽插的速度愈来愈快﹐让他的身体及心理感到非常的满足﹐精关一时守不住﹐有如火山爆发一样的﹐在家贞体内噗噗噗噗的连珠炮般的狂喷出浓精来

当晚﹐阿赐经过休息之後﹐鸡巴又硬起来﹐这个色魔再跟家贞要了二次﹐二人玩到天亮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