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性游记

欣赏完美丽的瘦西湖,安顿好疲劳一天的家人,我又跟随小老公开始了不一样的夜生活。没多远,换了一家酒店,开房,等着我的又是一轮新的战斗。

  一个中年大叔开门迎接的我,小老公很主动的把我拉进房间,象雕塑一样把我摆在屋子的中间,他端坐沙发去了。这是个套间,我看不见里面,谁知道还会窜出几个如狼似虎呢。

  “知道来干什么的吗?”中年大叔开口了。我看看小老公不知怎么回答,简单说是操逼,复杂说天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听话就行”,小老公替我回答了,我默不作声。两天下来,小老公多数都是袖手旁观的,我的回答更多的只会招来暴力对待。

  “把衣服脱了吧”,大叔开始下命令了,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求助,因为都没用,我只能顺从的脱下了衣裤,虽然知道肯定会光光的,但自己还做不到一下脱干净,穿着内衣裤也不忘遮挡一下自己的胸部。

  “来解个手”,我顺着他的召唤走向卫生间,虽然他在看着,我还是做到了快速脱下内裤坐在马桶上,维持自己最后的一点羞涩。

  “蹲上去尿”,显然他有自己的打算,根本不给我机会,心里稍有犹豫,还是顺从的蹲了上去,正如小老公说的,留给我的只有听话。随着我蹲在马桶上,他也蹲下身去看着我尿,好半天我才克服心里障碍,慢慢的尿了出来。

  “还不错,挺干净的”,这是一句表扬吧,可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尿还是我的逼,我不敢动,静静的等着。

  “擦一擦吧”,这就是听话,等着他的每一个命令。我从旁边扯来手纸,擦干净了骚逼,丢在马桶里,继续等待着。

  “可以起来了”,我边起身边站下马桶还不忘提起内裤。

  “可以脱了,不用再穿了”,果然这最后的遮羞布也保留不了多久的。这下不用再遮胸了,有更重要的私处需要遮挡的。

  “跪下,把胸衣也脱了”,果然光光了。

  “把手放腿上”,“跪拜一下”,一个个命令接连而来。我的顺从与认真得到他的肯定。

  “拿着”,我接过他递给我漱口杯,可是空的啊?

  “把嘴巴张开”,我都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解开牛仔裤的拉链,掏出了他的鸡巴,不大还有点软,我顿感失望可又没有选择,只是顺从的张开嘴,尿液已经慢慢的几乎精准的射进我的嘴巴。

  “拿杯子接着”,我一边接着一边吐着,嘴巴的肉便器就这样开始了。他还故意的抖动一下,鼻子眼睛满脸都是了,向下继续流淌在赤裸的身上。

  终于接完了,除了嘴巴里的残留,我努力的都吐到杯子里,他肯定攒了好多,因为我被这么淋洗了好久好久。

  “都喝了”,我一惊,疯了吧,这可有大半杯呢,他也太变态了吧,什么都没干呢,进门就直接喝尿?

  “要听话的啊”,他明显看出了我的犹豫,我却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威胁。赤裸裸跪在地上的我又能做什么呢?我这个样子就是来被玩的啊。反抗也没用,他们想做到的,我除了受苦都还是要经历的,内心的挣扎也无法解脱眼前的困局,手已经不知不觉的举起来,尿液慢慢流进嘴里,好难过,被动与主动完全是两种感觉。心一横,索性大口喝下去,少一些折磨的时间。

  “不磕头谢谢我?”他更是无耻,我也真是贱,放下口杯,俯下身磕了头。

  “把地上的舔一舔”,满肚子的尿液还在翻腾,虽然与喝下的尿相比,舔一舔完全可以忽略,但那气味那感觉却让我一呕一呕的难受。

  “让我看到你的脸”,我只好撩起头发,艰难的趴在地上慢慢的舔着尿,直到他满意。

  “坐上去,自己分腿”,他就从这要开始插入?心里的一阵性动,刚才的屈辱立刻烟消云散,可他的鸡巴还低着头呢,我好想用手摸上去,或者用嘴吸上去,去唤醒那威武的阳物,可他的脸上却没有看见一丝的兴奋,只有冷漠,我胆怯的坐到洗漱台上。

  “把腿分开”,声音严厉了,这是对我磨蹭的不满。

  “让我看看你的肥逼有没有那么好”,啪啪啪,不知何时他手里竟然握着一个小皮拍,好袖珍,却可以重重的快速的抽打在我的腿上。我疼的连忙手挡,手也同样挨了抽打,身体自然顺着他的意挪动着,脚搭在了台边上,双手抱紧自己的大腿,大大的暴露着自己的私处。在疼痛面前,生理反射自动的碾压了羞辱。

  啪,又是一下,正正抽打在大阴唇上,更疼了,我只能闭紧双腿,不敢再承受这份痛。

  “好像还不错,好好分开”,看着他手中扬动的小皮拍,就好像千斤顶一样慢慢的撑开了我的双腿,私处又一次大大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他竟然没用手,而是用皮拍的手柄在我的私处探究着,压压大阴唇,拨拨肉缝,还用力的在阴蒂上顶了一下,一阵性福的电流立刻在全身流淌。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只紧紧的抱住大腿等待着。

  “呲呲”好清凉,这不是插入的感觉啊,我睁开眼,他竟然是用刮刀在我的私处上涂抹剃须膏,我也没刮多久啊,总不能天天白虎吧。

  “别乱动啊,否则也会破相的啊”,可我根本忍不住啊,之前要么是自己刮,要么是小老公把我按住了刮,像他这样一只手随意的在下面用刀,心里的害怕,私处的冰冷,刀肤接触的摩擦,我竟然在身体里感受到了一阵失禁的涌动。

  时间过的好慢,他好仔细的慢慢的挥动刮刀,冲洗,再刮,再洗,毛巾擦干,新面貌更清晰,更干净了,可以插入了。

  但不是,他竟然拿出来一个仿真肉棒,比他的粗,是他太没自信吗?此时此地,有的插总比没有强。他慢慢的插入,很舒服,少点温度而已,他应该算个温柔人,不急躁有耐心。

  他又拿出一个跳蛋,不好,要掉了,身体已经被他挑逗开,淫水已经流出来了,这分腿的姿势,湿湿的滑道,根本留不住这假肉棒。我好想出手抓住它,可又怕被说太淫荡,只能靠提肛表达挽留,假的就是假的,还是无情的离我而去了。

  “哦?”我不知道他这一声表达了什么,只能维持着全身的僵硬期待着。

  再次落空,又是假的,还是没有温度,可也不是刚才那根,他换了根更粗的,撑裂的疼痛立刻从下身传来。他下手的劲道也比刚才更用力,不是慢慢的推进,而是有反复的进出,痛并快乐着。还在向里一定好长,我不停的后缩身体抵抗着侵入,可其实已经无路可退了。我忍着痛睁开眼,吓我一跳,刚才的肉棒就是优秀了,这个明显有6公分粗,感受下身体里的,应该有30公分长了,他不是要全塞进去吧,疯了吧。

  “不要”,我刚喊出口,“停”,他又深入了一分,不过也真的停了下来,好假好满好难受。

  “啊”,他又用力向里插了一截,好疼好疼,我忍不住又喊出声。

  “啊”,他快速的拔了出去,好空虚好空虚,我又忍不住的失望,多放一会啊。我并拢双腿给自己点喘息,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从进门到现在他都没有碰过我一下,没有一点肌肤接触,这是为什么?他不碰女人怎么玩女人啊?我可不喜欢这样的。

  “啊,疯了你”,吓死我了,我赶忙从洗漱台上跳下来,向外跑去。他竟然拿出一根更粗的肉棒,足有10公分粗的,长有50了,这我哪敢玩!

  显然他并不会放过我,一步就追上了我,抓住了我的头发,用力一扯,就把我拉倒在地上,我心中既是一凉,施暴是在所难免了,也又一喜,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男人霸道一点,女人顺从一点。果然,男人就是男人,他立刻骑到我的身上,用力一压,我立刻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没了力气,他继续用一只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又用一只手拧在我的乳头上。

  “喊啊,接着喊啊”,好疼好疼,疼的我面部已经扭曲了,却丝毫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是蚍蜉撼大树。

  “听话,别急,慢慢来”,小老公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远处传来,还魂一般把我救了下来,他的力道小了,我可以吸气了,可他并不满意,又扇了我两巴掌。

  “还跑吗?还叫吗?”我紧闭双眼不肯回答他,只能随着他的起身蜷作一团,我满意了我也受罪了,我就是贱。

  他再次回来,皮手套带在了我的手上,我失去了女人挠人的利器,胶带缠在我的腿上,大腿绑小腿,我失去了行走的自由,留给我的只有爬行。

  他再次分开我的双腿,那个超大号的肉棒他还是要塞进我的洞洞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