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季,我们家里将会有一个新的喜讯,因为我妹妹桂芳今个七月会诞下 一个婴儿。    我今年已经25岁,一直都还是单身,虽然我曾经有过几个男朋友,但都总 是没有办法开花结果,并不是我长得难看,相反的,我不单长得漂亮,身材也长 得很美丽动人,只是可能受了父母亲的影响,对于结婚有一种恐惧感,而我这人 也比较主观及事业心重,对于感情上的事并不是那么看重。    爸爸和妈妈在我小时候,经常为了一些小事而争吵,怎至有时候还打起来, 在我十岁左右,爸爸有一次和妈妈吵架之后,就一去不回了,留下我三母女。妈 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一份颇高的职业,而且外公家还算是很富裕的,所以 我们虽然没有了父亲,但生活还一直都过得不错。    桂芳和妹夫志轩结婚不到一年,就有了爱情的结晶。    妹妹桂芳是一个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只是身材比较纤瘦,属于黛玉型,而 且身体一向都不是那么好,怀孕初期因为盘骨问题,医生已提议他们两夫妻,尽 量减少性生活。妹夫今年才26岁,正是精力充沛,性慾高涨的时期,突然间没 有了性生活,日子的难过可想而知。    我们两姊妹的关係非常之好,桂芳和我真的是无所不谈,所以我知道她们两 夫妻的情况,妹妹对于性并不是那么热哀,怎至有时还觉得是件苦差,但据她所 说,妹夫却刚好相反,几乎是每天最少要一次。怀孕初期还可以勉强做一两次, 或用口给他解决,但最后那三、四个月,桂芳因为身体的问题,拒绝再和他作爱, 怎至连用口也不肯,有时给他缠得烦了也只肯用手帮他解决。    终于这个七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桂芳诞下了一个男孩。妹夫一直在医院陪 著,而我和妈妈因为太晚的关係,所以并没有留下。当婴孩出生之时,妹夫打电 话告诉了我们,还答应早上过来接我和妈妈,一起去探望桂芳和BABY。    我一早就起床,洗了个澡,换上衣服及短裙子,看见时候还早就打算把家里 收拾一下,等妈妈和妹夫来的时候,不会感到我的家那么乱。    当我正在整理杂物时,突然听见门鐘声,站在门外的原来是妹夫,他比约定 的时候早了一个小时,他说因为太兴奋睡不著,所以早了点过来。    我让他坐在沙发上看著电视新闻,冲了杯咖啡给他,他放在咖啡机上之后, 我就顺便蹲下来,收拾一下咖啡机下格的书报杂誌,我无意间抬头一望,见他双 眼紧盯著我双腿中间,我低头一看,原来我蹲著的时候,白色的蕾丝内裤全露了 出来,薄薄的内裤隐约的见到上面黑色的阴毛,和因为蹲著的关係阴户给内裤压 著,两边坟起的阴唇形状全现了出来。    我满脸羞红的马上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望了望他,发觉他胯间不知什么时 候,已经股起了一大块,望著他那突起的部份,我心里不禁也有些荡漾了起来, 阴户也有些湿润了起来,我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做爱了,而我也一样很久 没被男人操过,所以我很明白他的那种感受和需要。他也发觉我望著他的胯间, 有些不好意思的把两手放在上面,把那股起的地方遮盖住。    当我终于把家务整理完了之后,我拿了杯咖啡,在他前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很自然的将脚交迭起来,当我抬起腿将它交迭起来的时候,我听见妹夫发出一下 深呼吸声,而且发现他的眼睛追著我短裙里面看。    「姊姊,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秀腿。」妹夫望著我说。    这并不是我自夸,可能是我受了妈妈的遗传,我妈虽然现在已经46岁,但 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尤其是当我们俩母女穿著短裙和高跟鞋,走在街上的时候, 男人的口哨声总是在我们耳边响起。    「志轩,我知道你的难受,」我笑了笑望著他说:「我知你已经很久没有和 桂芳做爱了吧?桂芳曾经跟我谈过。」    「啊哈!」他想不到我突然会说起这话来,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尷尬的说 :「是啊……还………还好很快就会过去。」    「哈哈!怎么!很难受吗?」我笑著说。    「那又怎样呢!太久没有解决的确是有点难受。」    我想虽然桂芳没有帮他,最起码他也可以用手帮自己解决一下吧,虽然我自 己也知道用手没有做爱那么过癮,但最起码也是一种方法呀。    「你没有自瀆吗?」    「当然有啦,但那是不同的,你也知道吧!」    他双眼这时好像充满著挑逗性的望著我说,双手也由胯间拿开,不再隐藏自 己的丑态,只见那里好像涨得更利害了,隐约的还可以看见竖起在裤管内的形状, 看起来颇巨型的,环状的龟头一直伸延至他的裤带边,像要从裤子里跑出来一样, 看得我下面更潮湿了。    「对不起!是因为我的关係,使到你那样吗?」我望著他那里问。    「哦!别傻啦,不是你的问题,我经常都会这样。」他说:「有一次我和桂 芳在妈家里也是这样。」    「反正妈也还没来,你还有时间到卫生间里解决一下。」我用手指著卫生间 说。    「哦,不用了,那样只会使我更难受而已。」他双眼这一直望著我,而手指 就很淫秽的在那肿起的地方扫著。    「假如你在一个女人的……的面前……自瀆的话,那会好过点吗?」我望著 他那动作呼吸也有些困难起来「你意思是说,我在你面前打手枪吗?」他惊喜停 止了动作,瞪著双眼望著我说。    「如果这样对你有帮助的话。」我被他那巨大的型态吸引著,很好奇的想看 看它到底有多大,我说完之后把我迭著的双腿放了下来,慢慢的把它张开,然后 将自己的短裙拉起来露出我那条白色的蕾丝内裤,只见这时中间的部位已经现出 了一滩水渍,原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让淫液浸湿了。    妹夫马上把裤子解开,用手把内裤拉了下来,只见一条形状很美的阳具马上 弹了起来,我想它应该有8寸长,它不止长,还长得很粗壮,直直的挺著,看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阴户更是骚痒万分淫液由阴壁狂涌而出。    妹夫望著我的阴部,很大声的呻吟了一下呼出一口气,然后握著自己的大阳 具上下的套弄著,他套弄了一会后,用手紧压在阴茎的底部,将阳具挺向我说: 「姊姊,你能帮我吗?」    「什么?帮你打手枪吗?」。    「是的,求求你吧!」    他这意见使我的心又荡了一下,阴户里洩出更多的水来了,我望著他那兇猛 迷人的器具,早就想触摸一下,只是碍于他是我妹妹的丈夫,我怎么说也要保持 一下做姊姊的尊严。    「好吧,但是就只是这么多啦!」我假意为难的说:「我帮你用手弄出来, 不能再有其它的要求啦。」    「啊,姊姊你真好。」当我站起来,跪在他前面的时候,他高兴得马上把身 体坐直起来,双腿大大的张开,让阳具硬直的挺在中间。    啊!我的手一握著他的阳具跪在他前面,伸手握著他的阳具上下套弄著。他 两手扶著我的头,眼睛盯著我玩弄阳具的手,嘴里发著急促的呻吟声,他的阳具 很硬很粗,像一条烧红了的粗铁柱子一样,我的手指几乎圈不过来,我大力的挤 弄著,当它顶端开始流出一些精液时,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知道是妈妈来了。    当我放开他的阳具站起来时,弟弟很失望的叹了一声,我知道他已经快要射 出来了。他很无奈的,在妈妈进来前把阳具硬塞回裤子里去。    「我要先回家换件衣服,反正我就住在附近,所以先上来告诉你们一声,免 得你们老等我。」妈一进门就说,她每天早上都会做晨运,今天可能做得久了一 些,怕我们等得不耐烦,所以先过来打声招呼。    「一会儿,你们就前面的餐厅等我吧。」妈妈说话的时候用很奇怪的表情望 著我,说完之后还特意的望了一下女婿股起的胯间,然后在出门的时候又回头望 了我一眼。    「姊姊,我们的事还没完呢?」妈妈一把门关上妹夫马上就把裤子脱了去, 用手挺著阳具对我说:「你看它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好吧,我们要快点啦,妈换衣服不会太久的!」我无奈的说。    我知道有办法可以让他快点射出来,当我跪在面前把阳具摆进嘴里时,他好 像触电那样,屁股抽搐了几下,然后很紧张的双手紧抓著我的头髮,急促的喘著 气。    我将头前后的移动及捲动舌头去舐他的龟头,一手轻轻抚弄他的阴囊,他好 像全身突然僵硬了,接著颤抖了一下后,就开始喷射出温热的精液来,我几乎要 像狼吞虎嚥那样,才能将他如洪水氾滥的精液全数吞进肚子里去,直至他完全停 止喷射了之后,我才把嘴巴拿开,将他沾在阳具上面的精液全部舔乾净,连流在 嘴角的都用舌头捲进嘴里去,他的精液味道比我以前男朋友的好味多了。    妹夫一直盯著我看,可能我这种淫荡飢渴的样子吓坏了他,因为一向我在他 面前都是表现得那么端庄贤淑,我有点羞惭的对他笑了笑,尷尬的低下头望著他 的阳具,期望它会缩回原状,吓了我一跳的是,它仍然坚硬的竖起在裤上。    「呼!我的妈呀,你还满脑子的慾火吗?我们必须走啦。」我倒抽了一口气。    「姊姊,已经很久没有女人帮我吹啦,我现在还是兴奋得软不下来。」他一 边说一边就伸手把我搂著,将那硬挺的阳具就顶在我的阴户上磨擦。    「啊!」我让他那么一弄整个人马上就骚软了,阴户里的淫液再也忍不住的 狂涌了出来,阴穴里更是骚痒酸痲,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将他推在沙发上, 拉高裙子把内裤往旁边一拉,整个潮湿的阴户就露出来,然后跨坐在他腿上,对 著他那粗壮的阳具往下一坐,很容易的就把它全根吞噬了进去。    「噢!」他的大阳具一塞进去,我们同时都叫了起来。    「啊……你要快点啊,我们没有什么时间啦……嗯……」我一边说一边就在 他身上驰骋了起来,当妹夫的大阳具顶部进我子宫里时,我舒服得阴精狂洩了出 来,他坐在下面这时也开始大力的顶了上来,阳具在我湿滑的阴户里上下的活动, 我让他操得灵魂都飞上天了,自动的就把舌头也送进他的嘴巴里面去让他吸吮。    「啊……姊姊……啊……」这时妹夫突然很大力的搂著我,屁股停止了挺动, 我知道他快要发射了,我也就大力的将阴户收缩著,挤压著他的阳具,很快的就 感觉到一股烫热的阳精再次由他龟嘴里发射出来,不过这次是直接的射进了我子 宫内。    我抱著他直至他的阳具完全停止跳动之后,我才从他身上爬下来,再次用嘴 巴帮他吸乾净阳具上面的精液,然后帮他把裤子穿回,我在茶机上拿了张纸巾把 阴户擦了擦之后,就和他一起到妈妈那里去了。    「你不用谢我。」弟弟在车子上不停的对我说著谢谢,我对他说:「实在的 我也很享受,但是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除了对不起桂芳之外,我也觉得有一种 乱伦的罪恶感,就此一次下不为例,知道吗!」他好像很同意我的话一直的点著 头,我们把车泊好之后,就走进餐厅里和妈妈一起吃早餐。    「我好开心你帮这可怜的傢伙,把他那积存著的慾火释放了出来。」妹夫上 卫生间的时候,妈妈突然间对我说:「我还打算帮他呢。」    「妈!你别胡说嘛。」我尷尬的狡辩著。    妈妈说我们一进来,她就闻到我和妹夫做爱的那种味道,而且我们俩的神情 就更加瞒不了她,她说最好就此一次。我知道骗不了她,只好尷尬的说,这只是 我做姊姊对妹夫一次特别怜悯的爱,下不为例,而且告诉她,妹夫也答应了我, 之后,一切都如往常一样,直到一年后,桂芳又再次传出怀孕的消息,我想,或 许妹夫又再次需要我这个做姊姊的帮忙,将他积存著的慾火释放出来,所以,当 桂芳怀孕六个星期后的一次医院身体检查,我就到妹妹的家里,希望可以帮他丈 夫这个小小的忙。    当我去到妹妹家门前的时候,让我惊奇的是,我发现妈妈的车正停在他门家 楼下,大门一打开就声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由睡房里面传了出来。    「啊……啊……」    我轻轻的走到开著的房门边,探头向里面望去,只见妹夫全身赤裸的坐在床 边,急促的喘著气,双手捧著一个女人的头,而这个女人也是全身赤裸的正跪在 床边,把妹夫那可爱的大阳具含在嘴里吸吮,没错!这个女人正是他的岳母,我 的母亲,直至妹夫将精液射进他岳母的嘴里时,他们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接著我见妈妈站起来,将她女婿推在床上,然后光著身体很淫贱的一直爬到 他头顶上,将阴户对著他的嘴巴磨动起来,妹夫双手捧著他岳母那肥大的屁股, 伸出舌头对著阴户就舐了起来,之后这对淫乱的岳母和女婿就在床上疯狂的操起 来穴来。    我窥视了他们一会之后,带著些微酸溜溜的心情,轻轻的把大门带上,心里 想著,无论如何我也要和妈妈好好的谈谈,把时间分配一下,下次桂芳住院的时 候,怎么说也该要轮到我帮妹夫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