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7)意料之外的结局和开端  终于回来了,写这个纯粹就是个兴趣,兴趣一变,就想开新坑了,这个我写着尽量不丢下,但是如果哪天来了兴趣,就会挖个新坑。  第二天早上我依旧睡的很迟才起床,妈妈今天有个调研,已经走了很久了,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阳台转悠一圈,毫无发现,我也知道自己想的有点多,失望地摇摇头,算了,不着急,现在势头良好,慢慢来。吃完早饭,看看时间已经十点钟了,今天好安静啊,大家都没有动静,我开始盘算着下面做点什么,可很快一个电话将我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了,我一向自诩计划周全,算无遗策,可这个电话告诉我什么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许多事情并不会如我所预料的那样,有些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出乎意料。  电话是张昌打来的,还带着浓浓的倦意和难以言表的得意,似乎昨天的失落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王安啊,还是你小子有办法啊,哈哈哈哈。」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额……什么事这么开心?」  「你还装?你说的真是对啊,关老师这件事一发生,我妈果然是彻底崩溃了,加上你前期不停地玩弄调教我妈,潜移默化,我妈毫无反抗之心了啊。」张昌对我表达出了大大的敬意。  听了张昌的话,我陡然一惊,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心中万分惊讶,表面上还是勉强镇定,还好不是当面,否则肯定给张昌瞧出破绽,「哼哼,得偿所愿啦。」  面对我故意高深莫测的装逼,张昌没像平日那样反驳,而是无比的顺从,「是啊,我跟你讲,我妈已经被你给弄得成了纸老虎了,一捅就破啊。」  原本按照我的判断,夏阿姨已经深陷泥潭,不能自拔,但毕竟还没到最后的绝境,而且面对自己儿子的侵犯,没那么容易成功的,再加上张昌昨天很是沮丧,应该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情绪,所以我当时判断昨晚会风平浪静。一晚上调整,两人都会缓下来,今天就更不会发生什么了,我本来还打算今天继续配合张昌对夏阿姨进行刺激,估摸着再有几次,夏阿姨就要彻底投降了,张昌就可以接手好好享受了。但事实证明,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错误的高估了夏阿姨的承受能力,又低估了张昌的心理变化,他的憋屈愤懑大于沮丧,面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刚刚被自己同学干过的妈妈,他爆发了,而夏阿姨瞬间沦陷了。  我大略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这个时候我可不会自曝其短,而是一派指点江山的架势,而张昌很痛快的说出了整件事的经过。果然如我所料,事情总会有变数,只是这次的变数不算坏事。  昨天下午,心情不是很好的张昌看看大厅没什么需要收拾的,而自己的房间一片狼藉,但张昌却懒得收拾,更存了几分想让夏阿姨看见,以此刺激刺激夏阿姨的想法。过了没多久,大门开了,气喘吁吁的夏阿姨站在门口,此时内心已经认命,不想再挣扎的夏阿姨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车还在我家楼下,而是步履踉跄的走了回来。酒精与药物的影响还没有过去,再加上身心疲惫,夏阿姨强撑着走回来,整个人已是摇摇欲坠,看见家里一片安静,客厅一切正常,夏阿姨知道关老师肯定是走了。这时张昌从房间走出来,脸色阴沉,「妈,你回来了啊。」语调说不出的讥诮。  夏阿姨心中一颤,她现在最怕面对张昌了,因为她完全没有任何立场去教育张昌,夏阿姨嗯了一声,强撑着走到沙发边坐下,见茶几上有一满杯水,什么也顾不上了,端起一饮而尽,她从中午开始就没喝水,下午喝了酒,又和我做爱,早就渴得不行了,一杯凉水下肚,觉得整个人舒服了不少,人也清明了几分,没之前那么晕了。夏阿姨这时才抬头看了眼张昌,张昌正站在几步外,眼神怪异的看着她。此时的张昌看着夏阿姨坐在刚才关老师坐的位置,喝下了关老师没喝的水,张昌只觉得内心中熊熊燃起的欲火快要把自己淹没了,夏阿姨发现张昌直直的盯着她,眼神似乎要把她活吞了,吓得她赶忙起身,进房拿了换洗衣服,出来时,张昌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打量着她,夏阿姨没敢多想,连忙跑进了卫生间,反锁上门,夏阿姨全身是汗,还有我和她的液体残留,急需洗漱换衣服,顺便躲避张昌的视线,安稳下自己的情绪。  这么一折腾,夏阿姨觉得自己又开始犯晕无力了,以为是自己刚才跑的太激烈了,外加被张昌吓的,伸手扶着洗漱台的边缘,慢慢脱掉了外衣,接着想脱掉裙子,发现有点站不稳,于是坐在了马桶上,脱掉裙子,又把内裤褪到了膝盖处,准备把这条湿了又干的,穿的很不舒服的小内裤脱掉,夏阿姨发现自己心中似乎又起了几分欲望,而下身有点湿润了。夏阿姨苦笑一声,看来自己确实是个欲望强烈的女人啊。  刚刚把内裤脱掉,就在这时,「咔哒」一声,反锁的门被打开了,红着眼的张昌一下子冲了进来,并关上门,夏阿姨惊呆了,甚至忘了做出反应,直到张昌按住她的双手,她才想要挣扎反抗,但是如此的软弱无力,而张昌一句冰冷的话语更是让她彻底瘫坐在马桶上,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心,「妈妈,你内裤上的精斑可真不少啊。」夏阿姨一阵眩晕,自己被发现了,想要开口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绝望的看着张昌,而此时满心欲火和暴虐的张昌也没有什么废话的心思,脱掉短裤,里面连内裤都没穿,就这么在夏阿姨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欺身压了上去,张昌双手抱住自己妈妈的大腿,两边分开,把夏阿姨往前拽了过来。夏阿姨直到一个火热的东西抵在湿润的阴道口,才知道不好,可为时已晚,张昌一棒到底,还残留着我的精液的阴道已经足够润滑,再加上药物开始逐渐起作用,令张昌的插入非常顺利,但如此快的插入还是让夏阿姨感到几分痛楚,发出一声惨叫,下意识的挣扎反抗起来,可随着张昌连续不断的快速抽送,一切反抗烟消云散,药效逐渐起效,夏阿姨双手无力地垂在两边,被动的接受着自己亲生儿子的奸淫。  张昌满心都是欢愉,终于第一次在妈妈清醒的时候操到她了,小穴还是那么的紧窄湿滑,里面可能还残留着自己同学的精液,想到这,张昌更加兴奋,愈加用力,一只手扶住夏阿姨的腰,另一只手解开夏阿姨的衬衣纽扣,娴熟的脱掉胸罩扔到一边,夏阿姨准备对张昌的最后的训斥和哀求被张昌一句话堵在了肚子里,「妈妈,你刚才一定被干的很激烈吧,奶子上全是抓痕和吻痕啊。」就这么一句话,完全没有我想象的那种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一点点得手的进程,夏阿姨就放弃了抵抗,是啊,自己已经这样了,哪还有面目去面对儿子,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一切平安就好。把自己的妈妈按在马桶上奸淫玩弄,张昌兴奋异常,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早已不堪蹂躏的夏阿姨茫然失神的接受这自己亲生儿子的抽插,整个人宛如失去了灵魂。  张昌没有我想的那么多,见自己妈妈放弃了抵抗,只以为是我的计划成功,满心欢喜的操干起自己的熟女妈妈,那布满了我的痕迹的美乳令张昌格外激动,低头舔咬着妈妈的乳头,夏阿姨完全放弃抵抗后,反倒有了一种彻底解脱的感觉,所有的痛苦、彷徨、犹豫、罪恶感都没了,已经是最坏的局面了,既然沉沦,那就彻底的沉沦吧,但这个转变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现在的夏阿姨可没有关老师那么强的忍耐力,药物的作用令她开始忍不住的呻吟,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慢慢沦陷,本就达到极限的身体放开来迎接如潮水般的快感,而夏阿姨本人却渐渐的失去意识,两行清泪挂在脸上。张昌双手抱着自己妈妈的丝袜美腿抬起,肉棒在妈妈紧窄迷人的小穴里加速进出,脸在夏阿姨的丝袜小脚上蹭来蹭去,「妈妈,你身上每个部位都这么骚,让我着迷啊。」而意识模糊的夏阿姨只是无助的呻吟着,发出嗯嗯的叫声,被动承受着自己儿子奸淫,「哎呀,刚才太匆忙,都没有把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拍下来,」张昌有点懊恼,但此时正干的痛快,自然不愿离开,也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是紧紧夹住自己母亲的美腿,用一波高过一波的抽插发泄自己心中的欲望。  张昌正干得起劲,忽然发现自己的妈妈没了动静,赶忙抬起头观察,发现自己妈妈只是晕了过去,其他一切正常,不禁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妈妈憔悴却依旧美艳的脸庞,张昌知道自己妈妈已经心力憔悴,身体其实比较虚弱了,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张昌加速抽插,「啊,妈妈,你的小穴真是好美啊,准备迎接来自自己儿子的精液吧,哈哈哈!」淫笑声中,张昌控制不住自己的又一次射了,张昌双手撑着马桶盖,把夏阿姨压在身下,低头看着自己妈妈娇美的面容,虽然射了一次,可张昌并不满足,内心依然是浴火熊熊。可身体却感觉有些疲软,张昌一咬牙,关键时刻怎能不行,让夏阿姨继续瘫靠在马桶上,自己跑到外面找了药服下,又拿来摄像机,「这可是珍贵的影像啊。」  再次走进卫生间的张昌看着逐渐硬起来的肉棒有点不满,太慢了,走到夏阿姨旁边,一手拿起妈妈的一只手替自己套弄起来,另一只手揉捏着妈妈的大奶子,夏阿姨虽然在昏迷中,可凸起的乳头令张昌骂了一句,「果然是个骚货,被自己的儿子玩反应也这么强烈。」张昌索性抱着夏阿姨的头,倾斜向下,将自己的肉棒慢慢塞入自己妈妈的小嘴里,「哈哈,自己妈妈给儿子的口交,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张昌一边按着夏阿姨的头,一边不停的耸动下身。这么玩了一会,感觉差不多又有一炮之力的张昌拔出肉棒,看着夏阿姨嘴角边流出的口水,显得分外淫靡,「下次一定要让妈妈给我好好口一回。」说着把夏阿姨从马桶上拉起来,让夏阿姨趴跪在浴缸边缘,张昌从后面一手扶腰,一手按着屁股,肉棒缓缓插入,「王安最喜欢后入式,感觉确实不错,尤其是把自己的妈妈当母狗操的时候,」  张昌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享受着自己母亲动人的肉体,而早已摆好位置的摄像机忠实的将这一幕幕儿子迷奸不省人事的美女母亲的画面记录下来,「啊,妈妈,好爽啊,现在还不是时候,等爸爸回来,我一定会让你怀上孩子的,哈哈哈哈。」  伴随着阵阵淫笑声,夏阿姨的肉体被自己儿子从后面一次次撞击而不停的晃动着,乳波臀浪很是迷人,「真可惜,今天消耗太大,虽然吃了药,这只怕也是最后一波了。没关系,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的,亲爱的骚货妈妈。」张昌贴着夏阿姨耳边轻轻呢喃道,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房间里,久久不绝。  喘息着的张昌看着不省人事的的妈妈,心中既有终于得手的欣喜,也有几分茫然,下面该做什么呢?张昌可不会像我一样想太多,他更多的是跟着感觉走,可有时候他的感觉却比我的计划更管用。张昌倒是想先帮自己妈妈洗个澡,可他不像我长得人高马大,一个人太吃力了,只好勉强把自己的妈妈架进房间,脱掉妈妈的衣服,让妈妈先睡上一觉,其实夏阿姨下午没休息太久,大部分时间都在被我玩弄,而且受到药物影响,此刻睡得很沉。张昌开始收集残局,把妈妈的衣物连同自己房间的统统清洗好,然后出去买饭吃饭。  夏阿姨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多才醒来,整个人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旁边传来张昌的声音,「妈,你醒了啊?来吃点东西吧。」夏阿姨愕然的看着张昌,她本以为自己此刻必然是正在遭受自己儿子的蹂躏,可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自己明显休息了不短的时间了,夏阿姨确实饿了,旁边米粥传来的清香引得夏阿姨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夏阿姨脸色微红,此时的夏阿姨已经认命了,只要不出事,自己就随便儿子折腾吧。张昌将自己妈妈扶起来,给她披上一件睡衣,夏阿姨挣扎着想要起身自己吃,被张昌拦住,张昌一瞪眼,「我来喂你。」夏阿姨心中一颤,乖乖的听话了,米粥温度适宜,上面还有自己喜欢的小菜,张昌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自己的妈妈,神情专注,非常的认真,夏阿姨茫然的任由张昌喂食,完全无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吃完饭,张昌扶着夏阿姨靠在床上休息,自己出去收拾,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夏阿姨只觉得像在做梦一般,自己都认命了,儿子却突然对自己温柔照顾起来,一时如坠云中,搞不清怎么回事。  张昌收拾好,回来一把扶住夏阿姨,夏阿姨以为张昌又想要了,闭上眼睛等待着,可很快感觉不对,张昌居然再给自己穿衣服,夏阿姨睁开眼,发现张昌给自己穿上一套睡衣,然后半搂着自己向房间外面走去,夏阿姨也搞不清张昌想干什么,只能任由自己儿子摆布,到了卫生间,浴缸已经放好了水,张昌帮全身乏力的妈妈脱掉衣服,扶着进入了浴缸。虽然很羞涩,而且心中惴惴不安,想着张昌是不是打算要在浴缸里面玩什么邪恶的花样,但又粘又痒,气味难闻的身体已经令夏阿姨完全无法忍受了,哪怕是死,也要先把自己收拾干净。夏阿姨顺从的躺进了浴缸,适宜的水温令夏阿姨忍不住呻吟出声,张昌家的浴缸是很大的双人浴缸,估计本来是给张昌父母用的,但一次也没用上,因为张昌爸爸很少在家。  此时见到自己的儿子脱光爬进来,夏阿姨心中暗叹一声,却也没什么抵抗的动作,只希望自己儿子一会不要太粗暴。  只是再次出乎夏阿姨的预料,张昌进来后满足的靠在自己妈妈旁边,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母子两人紧靠着享受舒适的泡澡。过了一会,张昌开始动手了,夏阿姨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虽然心中告诉自己忍受,但身体还是僵硬紧绷起来,张昌却并没有如夏阿姨想的那样,而是仔细轻柔的帮自己的妈妈搓揉洗掉身体的污垢,然后涂上沐浴乳,乳房,阴部,菊花这些私密部位也不放过,这反而更让夏阿姨害羞了,但既然打定主意听之任之,夏阿姨还是没有吭声,再说这样也确实很舒服。替自己的妈妈清洗完毕,张昌扶着夏阿姨站起去冲洗全身,夏阿姨没有等来预想中的侵犯,整个人茫然无措,倒是自己儿子的搓揉挑起了几分欲望,整个人更加绵软了。张昌也不轻松,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也是气喘吁吁,夏阿姨不经意间看见张昌高高挺起的下身,赶忙低下头去,不知想什么,可能连她自己也难以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吧。收拾完毕,张昌给自己的妈妈披上一件浴袍,把妈妈送回房间,又替夏阿姨吹干头发,夏阿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就如同木偶一般任凭摆布,直到张昌重新换上干净的床单和被子,并把光溜溜的夏阿姨送进了被窝,然后转身离去。全程两人都是一句话都没说,可夏阿姨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张昌则是一切尽在掌握中。他的想法很简单,妈妈现在身体虚弱,不适合玩弄,那就先让妈妈身体恢复,之后再多操多干,非常朴实的想法,聪明人总会多想。  夏阿姨满腹心事,却也难以抵挡睡魔的侵袭,很快就陷入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感觉自己被一具火热的身体紧紧抱住,已经习惯了空虚寂寞的夏阿姨将身子缩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继续沉眠。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已经九点多了,夏阿姨犹以为自己尚在梦中,忽然发现不对,自己赤身裸体,确实是被人从背后抱住,一根火热的坚挺正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夏阿姨自然不陌生那是什么,慌乱的转过头来,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庞,昨晚的一切一一浮现心头,夏阿姨呆呆的看着儿子的脸庞,自己被迫和儿子发生了关系,然后等待被凌辱的自己却反而得到了精心的照顾,自己此刻感觉身体好多了,不像之前随时都可能倒下。夏阿姨的动作让早已醒来的张昌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儿子睁开眼睛,夏阿姨慌乱的转过头去,想脱离儿子的怀抱,但被张昌紧紧搂住,敏感的耳垂被含住,「妈妈,我想要了。」夏阿姨立即软了下去,下身居然也开始有点湿润了,自己果然是一个淫荡的妈妈吗?张昌并不给自己妈妈太多思考的机会,双手开始在妈妈身体的敏感部位游走,一只手摸胸,一只手伸向阴部,嘴唇继续挑逗妈妈的耳垂,脖子这些敏感区域,夏阿姨很快就忍不住呻吟起来,恢复了力气的身体似乎更加敏感,仿佛又回到了另一个少年给她带来无与伦比快感的时候,夏阿姨彻底湿了,张昌的肉棒从臀部下滑,夏阿姨微微扭动身体,张昌顺利地进入了自己妈妈的身体,母子两人都没有开口,但是被子越来越大的抖动幅度和两人越来越大的声音说明了战况的激烈。  张昌从背后搂着,志得意满的抽插着自己的妈妈,夏阿姨以为自己变得淫荡,张昌却暗自发笑,之前迷迷糊糊的夏阿姨已经被张昌喂下了催情药物,所以才会如此敏感。张昌耸动肉棒,从背后紧紧顶住自己妈妈的大屁股,双手在妈妈身上游走,「妈妈真淫荡啊,」张昌伸手捏了一下妈妈的乳房,夏阿姨羞愧难耐,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扭动着,寻求更大的快感。夏阿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张昌适可而止,成功把自己的妈妈送上高潮,并将一波滚烫的精液射入妈妈体内之后,就没有再继续发泄自己的欲望,而是手嘴并用的安抚妈妈的身体,让妈妈享受高潮的余韵。夏阿姨觉得难以想象,自己本来是抱着牺牲的想法准备以身饲虎,结果现在却享受起自己儿子的带来的欢爱和抚摸,可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夏阿姨也没法否认。过了一会,张昌忽然起身,并按住夏阿姨,「你再休息会。」接着就出门去了,过了会,端回一碗清粥,扶起仍然懒洋洋,全身乏力的妈妈,继续小心的给妈妈喂食,然后让自己的妈妈再睡上一觉,刚刚激烈运动后的夏阿姨不仅身体疲惫,最主要的是放下一切后,心理上的巨大疲惫感和空虚感让她觉得就是睡上三天三夜也不够,张昌这种奇怪反常的举动换在之前足以让她整夜整夜的不能入睡,可现在,没过多久,夏阿姨再度沉沉睡去。  而闲下来的张昌给我打来了电话,与张昌一番交流,我大概明白了情况,夏阿姨放弃抵抗投降了,张昌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是悉心照顾夏阿姨,我明白为什么,因为张昌觉得夏阿姨是他的了,他有责任保护好自己的东西,无论是女人还是什么,「我一向说你粗暴,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啊。」  张昌的回答验证了我的猜测,「我妈已经是我的了,那我自然要好好照顾她,一个健健康康的妈妈才有得玩啊。我妈身体有点虚弱,但还好,主要是精神压力太大,这么一放松下来,只怕今天一整天都起不来了,不过这样也好,否则只怕很快就要送医院去了。现在这样,明天正常上班不是问题。」  「我说过的嘛,我会帮助你得偿所愿的。」  「还是你的手段厉害啊,我妈差点就被你玩崩了,今天我就不出去了,好好在家陪我妈。」张昌笑道,「正如你所料,我对我妈越好,之前我妈是越没底气,成天胡思乱想。现在是对我越害怕,提不起反抗的心思,一句话一个眼神她居然就听话了。」  「那是因为现在这种稳定的局面,没人想打破的。你妈害怕的不是你,而是害怕你出现什么乱子,现在你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她只会更加小心翼翼,宁愿自己强迫自己听你的,也不愿出现问题。」我告诉张昌,「所以关键是你要保证一切的风平浪静。」  「我明白,这点你放心吧。」  「至于你妈那,想要温柔的,还是激进的,随你自己选,但别出乱子。」我又一次告诫,「你妈现在还是在不稳定期,小心点。」  「嗯,是的,我会注意的。对了,我答应过你的,王纯和那个女医生是你的了,等哪天咱们有空,就去好好爽爽。」  「这个不着急,你看着办就行了,不过我告诉你啊,不要一昧的胁迫,虽然眼下这些女人都任命听话,但只要碰到一个敢站出来的,那你我可就遭殃了。」  对送上门的美味,我从来不拒绝的,但还是要提醒两句。  「这点我有数,」张昌笑道,「我们就是玩玩而已,那些女人一块肉都不会掉,现在这个年头了,这些辛辛苦苦努力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女人才不会就这样鱼死网破呢。」  两人又闲扯了一会,看看时间十一点多了,我去吃午饭,张昌则是去买午饭了。想着本来以为还要下功夫的一个大目标就这么忽然倒下,我也是生出了几分错乱感,但很快打起精神,张昌的成功说明我也是有希望的嘛,只是希望渺茫了点,但我可不会轻易放弃的。  下午我在家里整理最近这一大堆视频照片文档,还有我们预设的计划,忙的是焦头烂额,直到晚上九点才忙出个大概,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去做,刚准备去慰劳一下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这时又接到了张昌的电话,「我说我还没吃晚饭呢,忙着整理那些东西了,你可别把我饿死啊。」  张昌先是一句,「辛苦啦,」下一句就让我提起了精神,「我点破我妈和你的事了。」  「怎么说的?」这下我也顾不上吃饭了。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感觉已经好了大半的夏阿姨终于起床了,张昌已经准备了几样精致的饭菜,当然是买的,夏阿姨也不知该拿什么表情面对自己的儿子,只好急忙进入卫生间梳洗,可逃避是短暂的,总要面对的,但张昌一副平淡的样子让夏阿姨少了许多尴尬。吃完饭,夏阿姨想去收拾碗筷,被张昌拦住,「你休息,这些我来做。  夏阿姨也不敢违逆张昌的话,只好在沙发上休息,但有人替自己干活总是件愉快的事,即使这种情况实际上很是诡异。张昌收拾完,回到客厅,坐到了夏阿姨旁边。  夏阿姨心中一紧,知道要摊牌了,昨天张昌已经发现自己刚刚与人发生关系,拖到现在才问,让夏阿姨1颇感惊异了,「妈,昨天你和谁在一起?」  夏阿姨张张嘴,说不出口,难道说和你的好朋友在一起了,只怕张昌会发疯吧,但张昌再次出乎了她的意料,「是和王安在一起吧。」  夏阿姨彻底呆住了,「你……你怎么知道的?」但夏阿姨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太大的难受不适,毕竟最难以接受的都发生了,与母子交媾比起来,这件事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但夏阿姨还是对张昌的知情表示震惊。  张昌没有为难自己妈妈的意思,还是很快开口解释了,「虽然你没说,但最近我和你的接触能感受到你对我的一举一动很清楚,甚至包括我在学校的举动,这很容易让我想到王安,他是我最好的朋友,」看见夏阿姨有点焦急,似乎想为我辩解,张昌笑了笑,「王安其实也很关心我,他和你一起注意我的一举一动,另一方面,其实他也不断地再帮我善后,,虽然他没说,不然那几个女人哪有这么容易搞定。」夏阿姨愣住了,没想到我居然还做了这些事。  「最近我确实难以控制自己,」看见夏阿姨一副自责的表情,张昌摇头道,「可能我本身就有一种暴力的倾向吧,其实我爸也好不到哪去。」  夏阿姨默然,因为张昌说的是实情,夏阿姨表面风光,可背后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寂寞,「王安断然不会害我,所以他就挑选了合适的目标给我发泄,然后把事情掩盖下去。而这边,他帮你注意我的一举一动,但又限制你,不让你真的对我采取行动,因为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恢复正常。」夏阿姨恍然,怪不得王安一再强调不能对张昌造成影响。  「其实,这小子也是有私心的,」夏阿姨一愣,继而满脸羞红,「因为他喜欢你,仰慕你,所以他趁这个机会想要一亲芳泽,他成功了。」夏阿姨急忙张嘴想要解释,却被张昌打断,「不用解释,我可以理解。当时的你承受了巨大压力,有一个你其实也很亲近的少年愿意帮助你,抚慰你,而这个少年又喜欢仰慕你,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啊。你其实也对他动心了吧,不然你不会这么配合他。」  夏阿姨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时候你们可是几乎天天都要在一起啊。」夏阿姨瞠目结舌,「我自然有我的调查手段,论起这点,王安可比不过我啊。不过你放心,过去的一切我都不会再追究的,但是以后嘛。」张昌安慰下阿姨。  「以后不会再有了,」夏阿姨脱口而出,继而反应过来,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整张脸涨得通红,头都快垂到胸口去了,但张昌的话再度令夏阿姨惊讶的抬起头,「不,我不干涉你,我知道你以前很寂寞,」不顾夏阿姨的满脸羞色,张昌继续说道,「你有的时候看那些帅哥的眼神我都注意到了,包括王安,他是你最熟悉的,也是最关注的,别否认。他也喜欢你,他瞒不过我,既然这样,我不干涉你们之间的事情。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你们之间不可能真的搞出什么事来,我们两家很亲密,你和他在一起不会有人怀疑,你们也只是互相安慰安慰,」说到这,张昌笑了,「不会搞出什么私奔的麻烦来,各取所需,又比较安全,我又何必做这个恶人。」  夏阿姨完全被张昌的谬论惊呆了,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完全不知所措,「不过嘛,你在外面如何我不管,可回了家,你就是我的了,」张昌一把搂过自己的妈妈,亲了下去,夏阿姨满脸茫然,身体却被动的开始迎合起来,张昌知道自己妈妈还没完全恢复,也不敢真刀实枪的上马,略作温存,便搂着仍然呆滞的妈妈去卫生间洗鸳鸯浴了,这可是和自己的妈妈一起洗啊,虽然不能真干,憋得难受,但心理上还是无比的享受啊。张昌虽然忍着,但今天夏阿姨状态好了许多,张昌自然也就放开了不少,虽然没有真的进入,但也揩了不少油,最后还让自己的妈妈用手给自己弄了一次,夏阿姨虽然羞得不行,但总比实际插入强得多啊,对于真正的做爱,夏阿姨还是有点抗拒的。等到洗完澡,已经快九点了,夏阿姨被张昌送回房休息,再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正常上班不成问题了。  房间里,夏阿姨还是想着之前张昌说的话,觉得难以置信,张昌笑着替妈妈盖好被子,「是不是还是不相信?」夏阿姨下意识的点头,忽然觉得不对,又摇头,怯怯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骗你的必要,我自己已经是个男人了,我有我发泄的必要,所以我理解,你也需要你的发泄,王安是最好的选择。再说了,王安来找你,你能拒绝吗?」不等夏阿姨回答,张昌就出门了,夏阿姨则是无比纠结的想着如果王安来找自己,自己该怎么办?想到最后是毫无办法,最终夏阿姨带着一肚子的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的睡去。  外面,张昌则迫不及待的出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我颇为吃惊,张昌就这么顺着感觉去做就做完了,「你觉得你妈会怎么办?」  「哼,还能怎么办,表面拒绝呗,但只要你一用强,保证乖乖听话,她现在都能让我操了,被你干干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八九不离十。」  我不得不承认张昌说的没错,夏阿姨再怎么任命,在被儿子干和被外人干之间肯定选择被外人干,这是这么多年形成的伦理道德观造成的,无法改变,所以夏阿姨很快就会发现,张昌会真的不管她在外面如何,但回了家就由不得她了,那她肯定会尽量减少在家的时间,而增加在外面的时间。以她的身份也不能在外面随意乱来,忽然改变习惯,整天逗留在外面,只怕会引起很多人的怀疑的,而这时候我如果出面把夏阿姨弄到我这,因为都在同一个小区,没人敢这么近的跟踪注意,再说两家关系如此亲密,别人也只会以为正常,夏阿姨则能暂时摆脱张昌的魔爪。唯一奇怪的就是张昌为什么要把自己已经到手的美女妈妈又转手送给我,暂时也只能理解为这小子的癖好吧。  两人又说了一会,实在饿得不行的我赶紧结束通话,看看时间也没法出去吃了,只好自己在厨房找点熟食填饱肚子,然后去洗澡收拾自己,果然,我刚弄好,妈妈就回来,趁妈妈洗澡的时候,受了刺激的我想着是否像张昌那样加快进度,但一想起往日妈妈的手段和果决,我就如坠冰窟,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吧,不管怎么说,妈妈永远改变不了她是一个成熟有需求的女人这一点,只要抓住这一点,我就有希望的。今晚的按摩,我担心自己受白天的影响,露出破绽,格外小心,到时间就结束,反而妈妈似乎有点心不在焉,身体的反应比平时要大一些,我的按摩范围比平日略小一些,时间也短一些,但是质量比往常要好,结束后妈妈没说什么,但我明锐的感觉到妈妈有点失落,似乎没达到她预想的感受,可我按摩的更加认真啊,难道妈妈想要的不是按摩的质量,而是彼此间的接触吗?想到昨晚的猜测,我有几分思路,但不能确定,继续观察吧,总的来说还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嘛。[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