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姐姐,名字叫做香奈子。她比一聪明有智能,是个人见人夸的女孩子,在校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所以很顺利的考上了帝大心理系。  由于香奈子长得相当甜美聪慧,所以一上大学便有好几个男孩子展开攻势,在这些男孩子中,最能使香奈子动心的,要算是她的学长纱和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是不无道理的。  凉子也很喜欢香奈子,无时不用利机会接近她,两人倒是相处的非常融恰。  一天晚上,香奈子和纱和约会太晚才回家,于是蹑手蹑脚的开着门进来。  香奈子轻轻的在楼梯上走着,她的脚步声不断地在响着,父母的寝室好象静悄悄的,没有声音。父母现在该睡了,她看了看手表,哇!都已经过十二点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她现在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当她要进去她的房间之前,一定要经过父母亲的房间,到时候,一定会被父母亲发觉的。  因为父母亲不希望她那么晚才回来,她的心里非常的着急。  现在,她把灯打开了,寝室是相通的,但是,她却不敢走进去,她在走廊下不断地在考虑着,应该如何来应付这件事情呢?  假如,香奈子与班上要好的女同学谈个不停忘了时间,那倒也无所谓,但是现在却是半夜与她的男朋友在外面热吻一个多小时,她根本没有勇气进去房子里面。  虽然,当她被父母亲看到时,她的父母亲不会骂她,只是会唠叨几句,但是她却不愿意听啊!  这时候,香奈子鼓起勇气走进了屋子里,并且还说了一声︰「我回来了!」  这时,她听到楼上继母凉子发出来的声音,香奈子仔细的听,那并不是凉子普通叫声啊!  凉子不断的叫着︰「哟!唉哟!」  香奈子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她和男朋友纱和也搞过了好几次,因此她也早有经验了,她听那声音简直就是作爱的声音嘛!  这时,香奈子便知道,父母亲正在搞那个玩意啊!原来哦!  现在,香奈子感觉到这段路好象很远似的,走不完,要是她这一走过去,那将会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她的内心非常的慌。  香奈子一直听到凉子的叫声,她也不愿意打扰父母的作爱时间。  她从窗里偷偷的看了一下,她看到了里面的灯光半暗的,什么都看不见。  好象在么精打架似的,床单也非常的乱,她只看到两个黑影子在不断地干着。  还有那两个黑影子中间有着凉子的黑头发,头发不断在摇曳着,这时,凉子的头,到底在那边,香奈子完全分辨不出来,他们应该都是闭着眼睛,互相在喘气着,两个人什么都没有穿,全身都光裸裸的。  这时,后面突然有只黑黑的手抓住了奶子,哦?原来那是老爸的手,香奈子想多看几眼,看着他们的姿势。  香奈子看到他们是从后面搞,搞到前面来的,搞得非常的精采和刺激,修弓和凉子从后面一直的搞,搞得两个人都汗流满身,非常的辛苦。  香奈子看到此情形时,不禁感到得疲惫不堪了,不知为什么,他们会搞得如此的辛苦,香奈子有点想不通。  这时,父亲的身体不断地在歪一边,看来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但又似乎非常的神勇。  父亲的腰不断地在动着,使得凉子的白色肌肤都亮了起来。  修弓问起了凉子︰「嗯!凉子啊!你要泄了吗?假如还没有的话,那我要更用力的操你罗!你要保重啊!」  于是修弓便用力的干起来了,干得非常起劲,这下凉子便大叫了︰「哦!哦!好爽!好爽!」  两人玩到筋疲力竭时修弓才离开凉子,站了起来。  香奈子看到了凉子的裸体,吓住了,本来她想大叫一声,但又被自己给压抑住,香奈子真的吓壤了,这时,她的脚似乎已经软软的,不会动了。  接着,修弓走了几步,便又问凉子︰「凉子啊!我待会还要让你哇哇叫哦,我要让你爽死哦!」  香奈子看到那修弓凸出的那根,那么样子的大又那么样子的粗,真是害怕极了。  她想,要是那根大肉棒插入我的洞穴里去,不知会有什么样子的反应,会不会把我的洞给撑破呢?就在香奈子在想着事情时,修弓的那只大手臂又抓起凉子来干了。  他用他那厚而肥的手掌抚摸着凉子的乳房,接着三两下子,又把凉子的身子撑起来,把自己的大肉棒插入了凉子的前洞里去。  凉子叫了一声︰「哎哟!」  修弓便又开始操起凉子了,这下子真的把凉子给操得哇哇叫,并且还叫个不停。  凉子这次的叫声更是奇怪︰「哦!哦!不要!不要停!快、快!」                 2  修弓的身体有股非常热的热气涌了上来,他快受不了,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身体躺下了。  但是香奈子的心里还是蹦蹦的跳着,无意识的乱跳着。  本来,香奈子对她的父亲有点憎恶感,因为修弓年轻时并未好好照顾家庭,成天花天酒地,应酬之多真是难以估计,当时香奈子是由外祖母抚养,直到十五岁才回来和父亲修弓一起住,这样的憎恶也就减至最低了,但是感觉上还是怪怪的。  当香奈子叫一声︰「爸爸!」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得奇怪,就是会有另外一种反应。  从来没有看过父亲的裸体。  平常在家时,父亲会穿著短裤和光着上半身,因此也只能看见父亲的腿毛和胸部而已,这次居然看到他和凉子在搞起来,对香奈子而言,却是一大震憾啊!太不可思议了。  哎呀!像他们这样子,还真无聊,算了,我不要再想了。  香奈子的心里在想︰「今天也被纱和搞过,下面阴唇部份也是湿湿的。」  算了!还是把这种事情给忘了!最好以后不要再想了,然而香奈子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却睡不着,她便把眼睛给闭起来,这时她想通了。  唉!人家都是夫妻了,这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这也是没什么啊!但是,尽管如此香奈子还是睡不着,她真的是无法安眠啊!  有一天,纱和又来找她了,但是却她给拒绝了,她回答的非常快说︰「今天,凉子在家,没有办法出去啊!凉子在家里呢,若是我被钉上了,恐怕以后的日子会难过呢!纱和,你知道吗?」  于是纱和便回公司去上班了。  纱和和香奈子在同一家公司的营业部上班,二个月以来,纱和天天都非常的忙。  在进入公司的第三年,纱和更是忙得无法脱身,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去约会。  纱和的表情非常的磊落,他比香奈子先入社一年,因此也就比较熟悉。  纱和大学毕业时,香奈子还是大一的学生,他们之间相差了四年。  然而,他们一直相爱着对方,但是,现在二个星期以来都没有约会,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晚上再打电话给你,你一定要待在家里哦!」纱和对着香奈子说,两个人也就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3  香奈子一家人吃完饭以后,又吃了李子,然而,修弓觉得很无聊,便在看电视。  香奈子就说︰「我泡一杯咖啡在这边喝,爸爸你要不要喝?」  香奈子的心里想︰「你们快上去二楼睡觉算啦!」  然而,修弓说︰「我不要!我不要!谢谢。」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  「铃…」  修弓接了电话说︰「要找香奈子啊!」  香奈子上二楼去接,听到纱和说︰「我明天中午以前回来,我必须到伯母家滨松。」  接着就把电话给挂掉了,修弓那色眯眯的眼神令香奈子感到不安。  修弓跟着香奈子上了二楼,接着从香奈子后面,修弓抱起了香奈子,香奈子拚命的躲,但又躲不掉。  修弓说︰「我们是父女吧!这有什么好怕的呢?你说是不是呢?」  修弓看着香奈子那轻盈而丰满的身体,立刻对着香奈子微笑了起来。  修弓抱着香奈子,亲亲她的嘴唇,香奈子立刻大叫了起来︰「不要!不要!」  修弓又说︰「唉!你这样子叫,又有谁会来呢?」  「来吧!可爱的小宝贝!」  「不要怕!不要怕!」  香奈子又跳了出去。  接着,修弓又用手把她拉回来,放在沙发上,开始强吻着香奈子。  香奈子的嘴唇受不了修弓的诱惑,自然就打开了,当修弓的手乱摸时,香奈子开始抵抗了,她一下子就把修弓给推开。  但是没有几分钟的时间,香奈子又被修弓抱住了,他用强而有力的手臂挽住了香奈子的身体,使得香奈子无法再动弹。  接着,修弓便将香奈子的裙子给拉掉了,他的手不断的抚摸着香奈子的下体。  香奈子感到有种被判死刑的滋味。  她心里想︰「看来,今晚会毁在父亲的手中,她完蛋了,她一切都完蛋了。」  就在香奈子不注意的时候,她的乳白色三角裤被修弓扯破了。  修弓以迅速的方式,用整只手掌按住了香奈子的核心地带,轻轻的用手指挖了一下。  修弓说︰「来,我来教你作爱的方式,只要你不告诉凉子,她是不会知道的。」  这个色狼修弓迅速的又将香奈子的上衣给脱光了,这时,香奈子便是全裸的显现在修弓的眼前,修弓的强棒早已经硬起来了。  修弓将自己的裤子脱掉,他那根强棒立刻昂首无比,香奈子看了,都快吓死了。  修弓说︰「小可爱,你的身体真的好可爱哦!真是太美啦!让我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修弓开始吮着香奈子的乳头,吸得香奈子觉得非常的痛苦,香奈子似乎又想逃走的样子。  但是乳头被修弓吸吮着,想逃都没有办法呢!修弓的行动,非常的粗暴,简直就像一只野兽一样,真的是够狼狈。  现在,香奈子已经没有力气好抵抗了,她任凭修弓的抚摸,她已无力挣扎了。  修弓将自己的手指不断地在挖香奈子的花心,使得香奈子的爱液流出许多。  接着,修弓提起他的强棒,兴奋的插入香奈子的洞穴,但是,修弓的鸡巴实在太大支了,无法插进去,修弓将香奈子的腰部提高对准了洞穴,一口气用力的插,好不容易插进去了。  香奈子叫了一声︰「唉哟!好痛!」  香奈子好象无法承受修弓的强棒,感觉上,她的整个身体似被分开似的。  香奈子掉下了眼泪,哭了出来。  修弓知道,香奈子为什么哭。                 4  有天傍晚,香奈子和男朋友纱和在东京街上的小旅馆里见面,他们俩个已经有两星期没见面了,他们彼此摸来摸去。  很快,他们就搞起来了,香奈子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好象并不满足似的样子。  香奈子说︰「我今晚不打算回去,我们可以好好的玩个痛快!」  纱和便说︰「那么怎行呢?我明日还要上班呢!我不能因为谈恋爱,而把工作给放弃吧!何况!你要怎么跟你家人说呢?」  香奈子回答︰「我只要跟父母亲说,我在朋友家即可,这是不成问题啊!」  纱和点根烟,抽了一口,长长的吐了出来,看来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纱和说︰「你必须要回家,我也必须回家,假若你在外面被别人玩掉,看来,我会很伤心的,你知道吗?你一定要回家。」  说到这里,香奈子把整个人都依偎着纱和,好象一个小女孩似的,处处需要他人的保护似的,她那可爱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纱和亲着她的脸,到处的亲她,她像只小绵羊似的,纱和亲着,纱和看到她的阴唇,小小的甚是漂亮,便用手指把它给翻开。  纱和叫了一声︰「哇!好漂亮啊!」  接着纱和便用舌头去舔她的两片薄肉,非常的细嫩,感觉很棒,纱和将她的全身舔过之后,他说︰「香奈子,你该回去了,你不能再待在这里,走,我送你回去。」  香奈子穿好衣服,随着寂静的夜晚,被纱和载着回家了。  这一天晚上,香奈子不想出去,于是留在家里看小说,整个晚上都不想睡觉。  忽然,她的门被打开了,她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子呢?  渐渐地,凉子出现了。  香奈子说︰「凉子,有什么事吗?」  凉子一副淫荡的表情,香奈子一看便知不对劲。  香奈子说︰「待会会被父亲发现的。」  凉子回答说︰「你爸刚刚吃了药,他是暂时不会起来的,他已躺在床上觉睡了。」  香奈子又说︰「你不要进来!你千万不要进来!否则我要叫了哦!」  凉子接着说︰「我们是母女,你忘了吗?这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凉子不怀好心,她想要对香奈子施以暴力了,真是无恶不作。  凉子将自己的睡袍脱下,全身都是裸着的,她渐渐的向香奈子靠近。  看来,凉子是非要将香奈子玩到不放的,香奈子非常的害怕。  然而,香奈子想叫,却又叫不出声音来,她感到无比的无助。  凉子看到香奈子有逃走似的举动,便又说了些好听的话语︰「这样子好了,我来教你一些新的招式,包你受用无穷。」又说︰「这个方法乃是女人如何达到高潮,如何达到上天堂的快乐感觉!」  凉子说了这些话,果然有效,现在,凉子已经拥抱着香奈子。  说也奇怪,凉子实在太可怕了,居然趁修弓在睡觉时跑了下来,她似乎不管任何事情的,看来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凉子又不怕修弓会突然的下楼,她又不考虑香奈子到底会不会叫出声音,她实在是太奇怪了,居然那么样子的放肆。  凉子不加思索的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了香奈子的前洞,她这次并没有完全的插入。  于是她将香奈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膀,然后慢慢地移动了方位。  直到她的整根指头完全的插入香奈子的前洞为止,她是不断的移动方位。  这时候,香奈子感到,当她与修弓作爱时,并没有像这样子的快感,她也甚感奇怪?  香奈子心里想︰「这一定是跟经验有关,凉子的经验一定比较充分,否则她怎会让我有如此的快感呢?」  喉咙感到非常的渴,她想找到一些喝的东西来喝。  但是,她现在完全受全受凉子的控制,她那能来去自如啊!凉子看到香奈子都没有叫声,于是凉子便全力的抚摸香奈子的下体。  因为,凉子要弄到香奈子哇哇叫,她才会有荣誉心和荣誉感。  凉子不断的将自己的指头前后伸缩,她很不耐烦的扭着,但是,她又不得不扭,经过凉子不断的推动,香奈子终于叫了好几声,并且叫得非常的激烈。  「好棒!好棒!太刺激了。」  这时候,香奈子叫得非常的累,看来,好似整个人都变了似的,那个凉子依然不断地在前后推动着手指及抚摸香奈子全身。  这时候,刚才吃药的修弓,现在起来了,他因为吃了药,晚上他想起来喝个东西,然而,香奈子似乎没有看到父亲。  凉子也依然在玩弄着香奈子,她实在是个不幸福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