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爱的礼物  洁白的大床,男人正站在床边,然后将女人的玉腿高挑地架到了自己的肩上,提起再次雄起的黑龙,男人径直钻进了那朵永远欲求不满的羞花。  「夫人!你的咪咪真美!」男人把玩着兮兮胸前小白兔,看着那两只柔滑的小兔子在自己的手中不断地呻吟着,男人对着兮兮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坏——!」兮兮看着男人,眼神迷离,她开始主动搂着身上的男人,然后献上了自己的香吻。  「夫人的小舌真滑……小嘴真甜!」男人肆意地品尝着这属于自己的奖励,然后对着兮兮说:「夫人这么骚,你老公平时最喜欢用什么姿势干你呢?」  兮兮美眸微闭,默不出声。  「别……不要!」下身的空虚像蚀骨之痒一般在心口挠腾着,兮兮睁开了美眸,迫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然后三分羞涩七分埋怨地对着他说:「在床上,抱着我!」  「哦,抱着你么!」男人的毒龙正细细品味着花朵之上的一颗小苞谷,他邪恶的对着兮儿笑着:「快告诉我,谁抱着你!」  感到自己的小豆豆正在他的把玩下不断臌胀着,兮兮心中那份矜持,也终于被挤了出去。  「你抱着我!」兮兮哀求着面前的男人,心口的蚀痒正让她的意志渐渐涣散,而面前男人的温度也让她的守心渐渐迷离。  「谁抱着你,说是谁!」男人依旧不慌不忙,他的黑龙早已探入了兮兮蜜穴的洞口,就等着兮兮在自己的挑逗之下真正的沉迷。  「你,小贾,抱着我!」兮兮开始不自主的贴上了面前充满热度的胸膛,她就这么死死挂在了身前男人的身上,然后彻底闭上了眼睛。  「在哪里抱着你!」男人顺手抱住了身前的柔躯,让后让她紧紧地黏上了自己。  「在床上抱着我,爱我……快……快点——我要!」兮兮最后几乎是喊着说出了我要两个字,而听到召唤的黑龙则顺势冲进了兮兮正不断收缩的小穴,把里面塞的满满的。  男人抱着兮兮来到了大床上,然后靠在了大床的靠背上,而兮兮则俯在男人的身前,她肆意的劈着腿,翘着屁屁跨在男人的腰间,让那条竖起的黑龙尽可能地深入自己的身体一些。兮兮眼神迷醉,她正尽情地享受着那根早已没入自己身体的黑龙在自己花心深处肆虐,而作为回报,兮兮正吐着小香舌,在男人的宽广的胸膛上书写着男人的威武。  「你老公就喜欢这样干你吗!」男人微微理了理兮兮稍显凌乱的秀发,看着埋在自己怀里的小妖精,男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恩,我们最喜欢这样……爱爱了!」兮兮主动扭动着自己勾人魂的腰枝,让自己的淫荡小屁屁不住地转动着,而从兮兮的蜜缝处,一圈圈白糊糊的精液正不断地洋溢着被挤出来。  「那么和我和你老公谁爱你更多,谁更棒!」男人一把搂过了正在尽情侍奉自己的兮兮,然后让自己口中的浓浓津液在兮兮的甜淡嘴巴里荡漾开来。  「唔……!嗯……都……都棒!」兮兮痴醉地吞咽着男人口中的恩赐,但很显然,他更渴望着自己下身的紧窄小嘴也能立即得到男人那浓浓的爱的恩赐,虽然兮兮知道,没有了TT的阻碍,再次丢给他也是迟早的。  「那谁更厉害!」男人的腰间开始了和兮兮美臀的配合,随着一浪一浪的汁水被两人挤出,兮兮羞处的殷虹小嘴里,只剩下了被蜜穴紧紧吮含着的巨大硕根。  「不……知……道!」兮兮明显感到了在自己身体里变大的硬物,她的气息显得有些娇喘,那是她正在向着云端迈去的标志。  「嘴巴很硬,但身体却和听话么!」感到在自己怀里越来越软的兮兮,男人的下体愈发的坚硬了,他离开了靠背,直起了腰,以挺拔的英姿出战。男人现在要在这四平米的战场上去向怀中的美妇证明,自己才是最强的战士,是比他老公更厉害的勇士。  「看吧!我要比你老公给你更多,让你心服口服!」在那条曾经奋战过的狭长湿道中,勇士开始了又一次的战斗,不过这次,他要用尽自己的力量,将怀中娇羞的小妇人送到比她老公更高的地方。  「哦O……O!」感受到了勇士的爆发,兮兮也尽全力的缩紧了自己的的小穴穴,她要给战士更严苛的考验,看看他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么厉害。  「砰!砰!砰!砰!砰!…………!」沉重的肉体拍击身在房间里不断响起,男人正竭尽全力地冲击着,而兮兮也尽全力地承受着。  「啊!啊啊!呃……?啊——!恩!恩!恩!恩!啊————!!!」兮兮的下体被强壮的男根不断冲击着,她只感到自己的肉体正在渐渐飞离地面,而心里也好舒服好舒服。  男人此刻咬着牙齿一言不发,来自兮兮小穴中的紧缩正不断挤压着男人精华的嗉囊,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能给她,他现在需要咬紧牙关,将兮兮的身体送到云端的最高处,然后让兮兮把她迷乱的心彻底心甘情愿地交给自己。  「哦——!夫人,准备好吧,我要让你——!」男人开始了最后的爆发,他已经感受到自己胯下的硕大肉棒已经死死抵在了兮兮花心的小口上,只要自己再进一步,就能攀上这位美艳少妇的高高围墙,然后摘下那朵开在高挑枝头的艳丽红杏花儿,让这朵在自己手中绽放得更娇美的花儿完全地属于自己。  「来吧——!」男人终于爆发了最后的狂吼,他的手竭尽全力的抱着兮兮的腰枝,把兮兮蜜穴口死死地向着自己的巨根处压去,随着身下少妇的蜜穴和自己的巨根开始一起剧烈地收缩着,男人那滚烫的精华之液也终将喷涌而出……  「哦——————!」男人紧紧地抱着早已在自己冲击之下变得的柔若无骨的美妇身体,怀中的这位比妖精还要撩人的美少妇是如此的诱人、香滑、娇美、湿淫,现在,我终于可以彻底地拥有她了。  男人终于攀上了高高的墙头,他伸出了手,掬向了枝头的那朵美艳无比的红杏花儿,男人把花枝牵了过来,在花蕊上尽情一吻。  「老公,我爱你!」炙热的浆液终于在兮兮的花心里暴发了,兮兮也终于在哭泣声中到达了云端。  良久之后。  我躺在我们卧室的床上,等着兮兮洗完澡回来。片刻之后,兮兮走进了卧室,她赤裸着身体,却用浴巾遮着头,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我知道现在,终于到了最后的一步了。  我走到兮兮的身边,轻轻地把她的浴巾退下来,兮兮的身体依旧泛着潮红,一双似埋怨似爱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笑了笑,张开双手搂住了她,然后在她的俏额,轻轻地点下了最后的爱怜。  「角色扮演结束!接下来是打分环节!」一把抱起了笑嘻嘻的兮兮,我们一起躺在了这张真正属于我们的大床上,我躺在柔软的床垫上,而胸前则趴着比床垫更柔软的兮兮,我紧紧地抱着她,而兮兮也侧着头躺在了我的心口,我知道她喜欢这样,因为这样她可以听到我的心跳声。  兮兮用手指在我的胸口随意的潦画着,我很享受这种随心的撩拨,这是只有最亲密的爱人之间才会有的小动作,见我没有出声,兮兮听着我平和的心跳声对着我说:「老公!我表现的怎么样啊!」  「嗯……好完美!」我将兮兮的秀发从根部理起,让她的乌黑的长发穿过我手中的间隙,然后我的手指会一直贴着兮兮的后背将兮兮的柔发捋到根部,在这个过程中,兮兮很享受,而我也会享受着给兮兮享受的过程。  「那老公你给兮兮打几分!」兮兮忽然抬起了头看我,俏皮地笑容顿时让浮起了吻她的冲动。  「恩……!」不等我示意,兮兮就送上了自己的香吻,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完美默契。兮兮吻我吻得好深,我心想这算不算是对裁判的贿赂呢,呵呵!  良久唇分,我们的心里都暖暖地,不同于刚才两人肉体碰撞的热度,这是一层笼罩在我们紧贴着心外面的朦胧光晕,这时候,我们不需要说任何话也能明白彼此心,因为眼睛已经在我们的心灵之间架起了一座爱的桥梁,桥上风景独好,我搂着兮兮,和她说着无尽的情话。  「恩……这次老公给兮兮打9分!」兮兮在我身上调皮地敲了敲,而我也调皮地告诉她刚才的表演分数。  「啊!为什么啊!」兮兮嘟着小嘴,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角色扮演是我和兮兮在床第之间的独特情趣,而且作为主角的兮兮显然更热衷于表演,当然,没有那位热爱自己丈夫的妻子会一开始便愿意陪着自己的爱人玩这种游戏,兮兮能真正地放开身心投入这个游戏,是因为她能看到我心中那片爱着她的海。  如果说淫妻游戏是一口噬魂的大麻,那么这种扮演游戏便是一针迷幻的药剂,它对你完全没有危害,你可以尽情体验着它带给你的刺激,但是请不要忘了,如果你的爱人不能享受这个游戏,或者你们之间仍缺少爱的桥梁,那么这针原本可以带给你们无限快乐的药剂将会转变成毁坏你们爱筑的酸雨。包括更加深入的淫妻游戏也一样,如果你们的爱还不足以承受毒日的暴晒,那么你们的爱池将会很快蒸发,而留给你们的也只有无尽的干涩。如果你想要体验这无尽颠簸的快感,那么请先试一试你们的爱之海中,能不能承载起永不倾覆的巨船吧。  如上所说,角色扮演这个游戏是一针迷幻的药剂,它本质只是一股清水而已,能不能带给你们快乐,带给你们有多快乐,就看你们之间的造诣了。我和兮兮都十分喜欢这个游戏,每次扮演结束,我都会给兮兮打分,一来是让兮兮能有成就感,二来也是能让我们能分清现实和舞台,这点很重要,包括我最后给兮兮额头的轻吻——那是游戏结束的标志,都是为了我们的爱能纯洁依旧,表演时让身体尽兴,收场后让心灵安宁,这是我游戏的准则。  「原本可以打十分的,不过兮兮最后的表演还是穿帮了了一丝,所以要扣掉一分!」我用一只手在兮兮的俏鼻上小刮了一下,同时另一只手依旧温柔地抱着兮兮,给她温柔的感觉。  「人家哪里穿帮了啦!」兮兮嗲嗲的声音渗透进我的耳朵,让我升起无比的爱怜之心,以往这时候我会温柔地贴上兮兮的唇,但现在我想给兮兮一丝别样的小刺激,我于是对着兮兮说,「因为最后兮兮喊了老公啊,还不是穿帮!」  当我们游戏的最后时刻,我扮演的小贾在兮兮身体里倾泻爱的精华时,颤抖的兮兮喊出的是「老公,我爱你!」。听到这句在我们爱爱高潮时兮兮最常说的话,我知道兮兮在那一刻回归了本心,把这一次宝贵的爱潮丢给了我。其实当时我心中充满了感动,我在兮兮花心倾泻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想对着兮兮说「老婆我也好爱好爱你」,只是想到我正扮演着小贾,我心里忽然联想了起来:假如兮兮是真对着小贾说出「老公,我爱你!」的话,那该是怎样的表情和语气呢,想到这的一瞬间,我便更猛烈的喷射了。  「没有啊,我是对着小贾说的!」兮兮一脸狡黠地看着我笑,我知道兮兮其实知道我了解她,所以她满脸的调皮笑意,就等着我来稍微「惩罚」下她。  「老公我还不知道,在最后你明明想起老公了,哼!表演不专心,看老公打你屁屁!」我轻轻地在兮兮的屁屁上拍了两下,而兮兮则一副打得她好疼的样子,我见她俏皮,就多打了几下,但没多久,我们便控制不住双双「笑场」了。  短暂的嬉戏玩耍之后,我开始深深地抱着兮兮,我略微用些用力,这样兮兮几乎全身都是贴着我的。紧紧地感受着经受了三次高潮洗礼的润玉胴体,我没有硬起来,因为我此刻的心是无比平静的。我贴着兮兮的额头,抚摸着她的秀发,感受着她的呼吸,在她耳边微微地呢喃着:「兮兮刚才最后真的让老公好感动,那一刻老公真得好想给兮兮更多、更多!」  兮兮静静地伏在我的脸侧亲吻着我的肩膀:「那老公没有想到别处去吗?」我曾经小时候断过锁骨,那时候医学还没现在这么给力,手术留下的伤痕也十分明显,伤痕被拨弄时会让我有些小酸感,算是一个小敏感点吧。  「我想了兮兮,但也想了别的!」感受着兮兮对我的爱抚,我贴着兮兮的耳垂对着兮兮轻语着。  「想了什么呢!」兮兮不愧是我心中的小精灵,她调皮地问着我,知道我想要她做什么。  「我想了你被小贾彻彻底底地征服了,你抱着他,被他顶着花心,在他最后的冲击下,兮兮迷乱地对着小贾说:」我是你的人了,我爱你,老公!『「说到这,我的下身早已按捺不住地翘挺了起来。  「讨厌!人家怎么可能那么……那个啊!」兮兮伸出手想要拍打我,不过却被我一把抓住了她温润的小手。  「可能哪个啊!」我颇为邪恶地对着兮兮笑着,看的她娇羞不已。  「人家才没那么……浪——才没那么容易被征服呢,哼!」兮兮娇羞的表情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撅着嘴的她看到我好像有些失望的样子,怜惜我的她立即温柔地伏了下来。  「所以老公最后那么厉害吗!」兮兮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变化,为了补偿我,她笑嘻嘻地用分开了玉腿,把我雄起的阳根夹在了她柔软的花瓣之间。  我用手把兮兮的手包在了我的十指之间,然后闭着眼深深地吻着她的手,温柔地对她说:「恩!有一点吧!」  「那下次兮兮一定那么做!」感到了我浓浓的爱意,兮兮温柔似水,也深深地吻了我的手。  「傻瓜!没必要!」我忽然一把挺立了起来,把兮兮重新抱在了怀里后,我靠着靠背,轻抚兮兮的秀发,「兮兮没必要刻意去满足老公的要求,这个游戏,要我们一起玩得尽兴才行,明白吗!」  「恩!」兮兮抚摸着我的胸膛,在我的怀里极尽温柔,她贴着我的心口,然后甜甜地笑了,笑的很幸福。  我轻轻地抚摸着怀中的温柔,想到几个小时前,我的兮儿正和小贾在隔壁的婚床上行着云雨之欢,不得不说小贾的那家伙还是非常厉害的,不过如果不厉害,我也不会选择让他给兮兮快乐了。  作为兮兮真正的第一次,我也收获了我的珍藏,我把TT的包装放入了那只为庆祝兮兮第一次出嫁而特意打开的昂贵拉斐酒瓶。虽然这一次的出嫁还有些小瑕疵,但总的还是相当完美的,毕竟为了这一晚的禁忌浪漫,我已经酝酿了快两个月。当那一晚的最后,小贾和兮兮在醉酒的氛围下来到我为他们精心布置的新房时,我的心除了在感受着蚀骨的兴奋时,也在深深地祝福着我最心爱的人,我的宝贝,我挚爱的另一半——兮兮,祝福她在今晚的新婚之夜,能享受到最快乐的性之爱。  后来在我们床头交流中,兮兮跟我说起了她当晚的感觉,同时也称赞小贾确是相当厉害。我打趣的和兮兮说如果当晚小贾没有在射了之后离开,兮兮愿意在他的胯下承受几次爱欲之欢呢。兮兮说当时做完后,她和小贾都很害怕,小贾是担心我回来而匆匆离开,而兮兮的害怕则是一种深深的失落感,那种失落感,也导致了兮兮和我之间的第二次性爱进行的特别短暂,而我也是在兮兮强烈的要求下很快地就射出了我的精华。  我打趣地说如果是现在呢,兮兮则调皮地告诉我是一百次!  「老公!爱我!」看着闭着眼睛,微微翘起下巴的兮兮,我全力的抱着她,深深地吻着她。  在小贾身下经历了一次高潮,又在我身下丢了两次后,今天的兮兮似乎有些爱欲高涨。我忘情地吻着她,而兮兮也火热地回应着我,她的娇躯不住地在我的身上扭动着,骚挠着,而她身前的两只小兔兔也开始了不安分起来……  在示意我带上TT后,兮兮抱着自己的小兔兔,用她的小兔嘴在我的乳尖细细的舔舐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兮兮忽然这么主动,一般前戏都是我主动的,兮兮只有在最迷离的时候才会和我激烈的互动,而那时候,也是我最享受的时候。  「恩……!」兮兮被我吻着的嘴中不停的嗯哼着,但是这个语气却又和往常不太一样了。  「要……!」兮兮竟然主动地扭着腰肢,用她下身的小唇瓣舔吸着我的肉棒,虽然不知道兮兮为何这般忘情,但我的肉棒还是在兮兮肆意的爱抚下便得越来越雄壮了起来。  随着兮兮不住地侍奉着我的身体,爱欲高涨的我也开始了主动,我抱着兮兮,将她一把压了下去,被我全身压住的兮兮双眼迷离地半睁开着,她挑起食指放在嘴巴里舔吸着,显得淫靡无比,而她的另一只手则顶着我的身体,示意我暂时放她自由。  看着兮兮撩人地在床上扭动着她的蛇躯,我挺着带着TT的大肉棒,笑着看这位小妖精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兮兮尽情地在床上展现着她的魅姿,然后她拿来一个枕头,垫在了自己的屁屁下面。  「好看吗!」兮兮主动将自己的玉腿尽可能地张开,她骚指一拨,将她那朵早已淋湿的娇嫩朵儿的花心拨了出来。  看着兮兮肆无忌惮的向我展示着她私处,看着兮兮那朵我无比熟悉的神圣花朵此刻正浪荡地淫放着,我的下身像是一座被巨大石头堵塞的活火山般难受。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我狠狠地扑向了身下的妖精,准备给她点爱的小惩罚,然而这只浪荡无比的小妖精忽然避开了我的索吻,贴在了我耳边说了一句让我半魂升天的浪语。  「不要走小贾,今晚留在这好吗?」当我正努力抵挡着这让我灵魂颤抖的销魂针时,接下来兮兮一句调皮的话就像绷紧的球拍一般把我的心彻底拍上了云霄。  「老公……」兮兮凑在我耳边的羞涩之极地嘤哼着,「今晚,兮兮想要做你的女人。」  兮兮说着抓着我的棒棒,轻轻地帮我捋下了TT。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