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梅雨季时爸妈的主卧房天花板漏水严重,他们房间要重新大装修,家里只有两房,那段时间我爸睡就客厅,妈妈则是来我房间打地舖,而她上下班换衣服也豪不介意改在我房内弄,有时候赖床晚点起来时,满常就看到在眼前母亲身上只有内衣裤的时刻。

  自己的亲生母亲哪有甚麽好看,最早也是这样跟自己说,我知道妈有不少纱质三角裤,就是肉臀若隐若现而厚布料有掩一下重点的有点小性感那种,某次就那麽恰巧她穿成套的红色内衣纱质内裤又配上偏白肤色的长筒大腿丝袜,靠,有骚!!整个搔到我会心痒的点,第一次对我妈会硬起来就是那天了。

  原来我妈正经的外表下也有这麽色气满满的时候,令我暗爽又兴奋,开始引起我留意或关注我妈当天是内在美是穿甚麽,而且母亲跟我同房时总不太方便随意打手枪,躲厕所打又不尽兴,那时候女友空窗期,人可以说满常处於精虫冲脑的状态,也从偶尔会闪过想干一次母亲的念头,变成常常意淫她。

  妈是在银行上班,所以都幻想干着穿着有制服的母亲,增添OL的气息让我更能尽情发泄兽性,可能是我的意念压过了家母的运气,有天装潢师傅跟家人说大概再施工一个月就可以完工了,想到後来妈妈就要回去主卧房了,心里竟然一整个又急又慌,同时也万念俱灰。但真是淫魔保佑,某天的施工项目,家里需要有人看着师傅,母亲只请了下午的假,但留我妈一人我爸不放心,我就请了一整天在待家里。

  她中午回来,电视没能看,客厅都是装潢敲打吵杂声,跟我一起房间里,吃午餐时满脑子想怎样扑倒眼前的妈妈,若她能睡死最好,但这麽吵要嘛睡不好要嘛容易醒,用完餐时见我妈从包包拿出分装在药盒里,里面是保健食品,灵光一闪,胡扯个烂藉口卢我妈去厨房拿东西,没想到她也真的照做了。

  我房内有一盒安眠药,这是我妈带到我房间的,原本是怕我半夜打呼跟我爸一样吵她睡不着可用,效果怎样不清楚希望很强,快速把药盒中长得像的药丸偷天换日了一下,真的怕被我妈抓包,抓到可是解释不清,所以我妈回来,准备拿药盒中保健食品的时候我就跟她聊天成功引开了注意力。

  当她吃下去後,我心里开始又急又痒但也只能等,见到母亲看杂志开始点头打瞌睡,我就知道快了快了,但妈认为中午吃太油才昏成这样,所以又要拿保健食品来吃,当然也是我拿给她,所以一共给她吃了两颗的安眠药,现在要感谢没出事,事後想起来这真的对身体很不好。

  当然看我妈配水喝下时,也知道我妈几乎注定逃不掉了,只是能跟母亲做到哪种程度而已,眼见我妈在我把房门打开那种极度吵杂的情况下都没醒,我就关门动手了,母亲回来还没换下制服,我就把西装裙往上翻,她有微微的小腹所以就把裙子挤在小腹上,比较可惜那天穿的是肉色裤袜而不是大腿丝袜,所以就只好连同内裤一下往下拉到膝盖。

  看到黑色卷毛遮不太住的粉红私处,实在忍不住下去用鼻子一嗅再嗅,有种微酸的闷味,是属於母亲的女人味,不难闻更让人兴奋,虽然极度想猛干母亲但又怕用力过猛她醒来觉得有下体有异样肯定会东窗事发,想了一下,我决定用食指戳入妈妈的肉穴内,用又轻又微的力道刮搔软湿又皱摺的阴道肉壁,渐渐地感受到里面开始湿润。

  换了加藤鹰的两指手势插入妈妈再努力抠挖一下,母亲的穴开始有饱足的噗滋噗滋声,熟女果然敏感,连昏睡时肉体仍相当努力分泌爱液,这时候我满手的母亲淫水拼命往我肉棒上抹,如果父母亲友在外面乱搞染病,我想我也躲不掉了。没多久我的阳具上已湿滑油亮,都是妈妈的水,采母亲的蜜这段时间整个人真是兴奋到不行,马眼早已渗出不少分泌物,肉棒甚至肿胀到有爆青筋的错觉。

    眼见应该应该够润滑了,我把母亲的双脚并拢抱起,穿在小腿上的丝袜在我脸上刮搔,芬芳的丹宁味,依循男性本能看都不用看就让龟头轻易的顶到的母亲肉穴位置,就那麽一瞬间,我心脏快从嘴里跳出,湿热搔痒的气息从肉棒上狂袭而来,因为是禁忌、因为得偿所望,我没办法忍住,一插进去到底就狂射而出。

  妈妈被我内射了,怀孕了更好,这是当下我满脑男人兽性时对自己说的话,这当然也是乌鸦嘴之一,可能是因为机会难得,我也清楚可能没有下一次,所以射完了没有消,仍是一柱擎天插紧紧插进母亲深处,可惜没可能看到是醒着的妈妈在娇喘或叫春,但也真够爽的了。

  我不敢猛力抽插,就怕弄破皮或弄伤她里面,所以就如同交尾字面意思一样,两人下体紧紧贴再一起,做小幅度的顶弄,期间我用脸好好体会母亲腿上的肌肤,抠挖妈妈丝袜脚趾的指缝,又闻又吸,几乎是在玩弄妈妈腹部以下的部位,侵犯了10多分钟後又顶着母亲在她体内射了第二炮,真爽。

  第二炮,我是从上而下的体位猛灌进去的,可能也是雄性本能之一,就是想要射到雌性的最里面,确保能传宗接代,要我第三发我是想但没辙,第一时间也晚了,师傅下班会来打招呼,二来老爸有可能提早回来也说不定,第三还要稍微清理妈妈。

  眼看从妈妈又红又湿的肉穴缓缓渗出我的精液,浓稠到不行就像刚出炉的PIZZA芝心断面秀一样,只不过如同拿粉红培根卷着芝心流出的样子一样,暗爽感远远压过了罪恶感,欣赏了几分钟,拿手机偷拍下後,就拿卫生纸稍微挖抠清理一下,确保没在流出後,不舍的将母亲的内裤跟裤袜缓缓拉上,最後给母亲的小腹偷偷一吻,证明我的征服了生母的子宫,也将西装裙放下拉好。

  因为药的关系当天我妈睡到晚上快10点才昏昏沉沉的半醒,晚餐也没吃,我爸妈都以为那是感冒,也恰好让我妈那天洗澡洗很快就去睡,有啥异样大概也不会特别去察觉特别去想,还是那句真的是淫魔保佑。

  我妈当年42岁,杨采妮也是这岁数受孕,所以这种事真的是很难说,当然後续爸妈为了这事大吵後来就分居了,我妈发毒誓没可能出过轨,同时才知道我爸早已没我跟妈做了,怪不得我妈会穿性感一点原来是在暗示跟引诱,若要用推算日期肯定我嫌疑最大,但从吵架内容父母他们压根没认为会是我,只苦到装潢师傅,相信母亲保守观念她更不敢去想会那是我的种,所以孩子的爹不知道是谁的让妈妈精神打击很大,这倒是我始料未及,心理面我是满内疚的,所以分居後较常去找她陪她,而母亲似乎也变得有点依赖我这儿子,大概是干过母亲她一次,所以多少还会带着色色的意图看待我妈跟我的互动,甚至就希望这样的近水楼台下去;三年来来唯一再一次的亲密接触就是我妈跟我去表姊婚礼後喝茫,我扶她进房时的摸奶跟偷舌吻我妈一下,但不一样的是亲完後才发现母亲是眯眯着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