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奶水

                        nverdenaishui.JPG (44.59 KB)



字数:21884字
下载次数: 1430




  「小可,你看你的家,怎么这么乱?」我一进到女儿的家里,看到到处都是东西,我皱着眉说道。

  「爸,你来了,太好了,快帮我收拾一下吧。」小可边抱着她那只有一个月大的儿子边笑嘻嘻地说道。

  「你把我当保姆了?」我开玩笑地说。

  「爸,你帮人家一下嘛,好不好?」小可哀求道。

  小可是我唯一的女儿,刚刚生完孩子才一个月。她妈妈在小可很小时就和我分手走了,我和女儿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为了怕女儿受委屈,我一直没有再婚。

  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孩子从小就被我宠坏了,只好帮她收拾起来,小可高兴地在我周围转悠。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现在的小可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性感了。变化最大的就是她的乳房,因为没带乳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只乳房一晃一晃的。

  但小可的腰并不显得臃肿,依然很有形,而且还是那么的柔若无骨,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

  小可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摸样长得漂亮,尤其让人喜欢的是她那170cm的性感修长的身材,配上飘逸的及腰长发,每次上街都会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

  小可的屁股很丰满,后臀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圆滚滚肉鼓鼓的感觉。腰细而柔软,因此走路时屁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一些,这就更加衬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着一股诱人的浪劲。在后面看小可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欲望。

  小可不属于纤弱苗条的病态美人,脸蛋也不是那种娇小型的,很有一股李嘉欣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米六十的我怎么会有这么高个的女儿?

  小可的老公志强也长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蛮般配的。志强的公司在三峡水库的建设中负责其中的一个工程,还是个工程的负责人,因此在三峡的工程开工后不久,志强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产时,志强也只是请了十天的假照顾小可。

  小可没有人照顾,就打电话把我找来,让我来照看一下。

  没想到我来一看,小可的家里真是又脏又乱,没办法,我只好暂时由爸爸变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干快干下,小可的家里又恢复了清洁有序。

  小可看到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兴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爸,你真好!」

  小可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我的心头一荡,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忙推开了小可,说:「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样。」

  其实小时侯小可也经常这样的,但今天的感觉却不一样。

  小可蹶起小嘴说:「人家感激你嘛!」

  我说:「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再让我做家务活儿就行。」我们正说着,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

  小可的儿子虽然刚刚满月,但长得很胖,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关吧,小孩子长得很可爱。

  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只乳房,把鲜红的乳头塞进了小孩的嘴里。

  小可的乳房很大,发着耀眼的白光,直看得我有些头晕。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看,撅起嘴娇嗔道:「爸……」

  我也有些发窘,眼光离开那眩目的丰乳:「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吗!」小可对我做了个鬼脸。

  吃完晚饭,小可看到我要走,对我说:「爸,你一个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过来住吧,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

  我忙说:「那可不行,爸爸还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说:「你的工作我还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里上上网,写写文章吗!」

  我实际是某个杂志的新科技类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写写科技评论。刚过五十岁的我目前还是独身一人。

  我是个性欲很强的人,但我不喜欢那些烂交的小姐(当然我也曾上个几个不错的小姐),我有个相好——阿梅,算是一个性伙伴吧。

  阿梅是我一个朋友的老婆,人也长得满有味道的,她绝对是一个正经人家的女人,除了我她在外面没有别的男人。阿梅最让我着迷的还是她接近170cm的身高和性感修长的身材。

  虽然她已结婚10年了,但保养的很好,还像27、8一样,女人味十足。
  因为老公的原因,至今没有生育过。这也成了他们夫妻的一块心病,但这倒保持了她性感诱人的身材。

  她对我还是非常信任和尊敬的,在一次酒入愁肠后开玩笑般地要向我借种。我也是酒精烧的,在阿梅烂醉后把她带回家,然后就爬到了她的身上,整个晚上我趴在她的身上,干累了就歇,歇足了再干,在她身上过足了瘾。

  要知道,压在比自己高大漂亮女人身上干她,是一件既过瘾又刺激的事情。
  阿梅虽然一直有些烂醉,但身体还是有反应的,否则即便她长着一身细嫩丰满的白肉,我也不会有兴致连着干她的。当然我不会真的让她怀孕,那可是容易出事的。

  好在阿梅清醒后不但没有怪我,也没有非得要怀孕,倒是经常趁她老公不在时来和我约会。我和阿梅每隔一、两周都要做一次爱。或在我家或在其它地方,按她的话说就是和我做爱特别过瘾,不像他的老公,人高马大却长了个小东西,人样蜡枪头。

  这也是我不想搬来小可家的一个原因——联系阿梅太不方便了,而我又不是个可以没有女人的人。

  小可看到我不愿意,有些着急,抱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晃着:「爸,你说好不好嘛?」

  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里,小可那两个丰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胳膊上,她的身体的体温和那种柔软的感觉从胳膊传过来,弄得我身体有些发热。

  我忙说:「我再考虑考虑吧。」就赶紧逃离了小可的家。

  我最后还是决定搬去小可的家,谁叫我一直宠着她呢!

  我先把阿梅约了出来。

  本来她老公在家,她有些犹豫,但一听我说要出门,可能得很久,就急忙赶来了。

  这一晚我缠住阿梅不让她回去,在她身上干了半宿。

  第二天,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电脑,来到小可的家。

  小可对我的到来当然是满心欢喜。小可家是二房一客厅的结构,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小可负责一日三餐的饭菜,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住在女儿家倒也清闲。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书,小可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奶对我说:「爸,你把它喝了吧。」

  我问小可:「是牛奶?」

  小可脸一红摇摇了头说:「什么牛奶,是人家的奶。」

  我一愣:「是你的奶?」

  小可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人家的奶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胀得很痛,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以前都扔掉了,今天我忽然想到你,扔掉多浪费,不如让你喝了,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嘛,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啊。」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有些结巴:「你是说,你说让、让我喝你你的奶?我、是你爸爸啊!」

  小可不以为然地说:「就是喝个奶嘛,和爸爸有什么关系?」说着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放在这儿了,喝不喝,随你啊」。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望着那杯奶发愣,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乳,但那时太小,没有什么印像。
  我也觉得把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奶长大的,但让我喝自己女儿的奶水,我又觉得这件事挺荒唐。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奶香扑面而来。我用舌头舔了舔,虽然不像牛奶那样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
  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说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别人也不会笑话,干脆就把它喝掉。于是张开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

  躺在床上,想想也觉得可笑,怎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喝了自己女儿的奶。
  第二天,小可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只是晚上的时候,又送来了一杯奶,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可体温的奶喝了下去。

  自从我喝了小可的奶水后,我就总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乳房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那是女儿,是不能这样的。

  但在小可喂宝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盯着她的乳房看了个够,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每次喂奶时都把整个乳房露出来,有时就连另外一只没有喂奶的乳房也露出来,用手捏弄着,仿佛在向我示威。

  一天晚上,小可又把一杯奶送过来,却没有立即走。以前小可送奶过来马上就走了,可这一次没有走。

  小可用眼眼看着我,小可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可能清楚地看见她没有带胸罩,下面的小三角内裤也隐约可见,美妙丰盈的成熟肉体几乎清晰可见。
  咳!我心里叹息一声:「这么诱人的身子,真是便宜了志强这小子了!」
  我见小可没走,我也不好意思当女儿的面喝她的奶。

  小可看我没喝,就对我说:「爸,你快喝啊,一会儿就凉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在这儿,我……我喝不下。」

  小可哈哈大笑起来:「爸爸还害羞啊?」说着端起那杯奶,送到我嘴边,我只好张开嘴,把它喝掉。

  小可这么近距离地站在我面前,透过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可粉红色的乳头,闻到小可身上传来那种熟透了的女人的体香,真有些晕了。

  小可看我喝完奶,调皮地对我说:「爸,好喝吗?」

  我说:「好喝不好喝,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小可说:「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说着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我去睡觉了,晚安。」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弄得我愣愣地坐在那儿好半天没反过劲来。

  没过几天,晚上小可突然来到我房间,模样有些着急,对我说:「老爸,我的吸奶器坏了。」

  我说:「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

  小可急道:「那人家今天晚上怎么办?」

  我说:「忍耐一下,明早我就去买。」

  小可跺着脚道:「不行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夜里涨得很难受的!」
  我说:「那怎么办?」

  小可脸一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好半天才低着头怯生生地说:「你、你以前没有帮过妈妈吗?志强都是帮我用嘴吸出来的,反正你也要喝的嘛!」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说:「什么?你说……你说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
  小可抬起头,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说:「天下哪有爸爸吃女儿奶子的?不行!」

  小可看到我的样子,有些着急,说:「吸吸有什么关系嘛,再说别人也不知道。」

  我说:「那也不行。」

  小可急了,对我说:「有什么不行,你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平时人家的奶子都让看够了,再说每天晚上都喝着人家的奶,现在人家有事让你帮忙,又说不行了!」

  我一听这些就有些理亏了:「你……」

  随即小可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好爸爸,你帮人家一次嘛!」

  说着就拉开了衣服,露出了已经涨大的乳房,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把粉红的乳头压在了我的嘴唇上,我一下就晕了,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

  小可的乳头很软,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汁就涌入了嘴里。

  我坐在床边边,小可站在我面前,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感觉到小可的整个乳房贴在我脸上,很柔软,很舒服。很快一侧的乳房的乳汁就被我吸干了,又转到了另外一侧。

  小可的乳房很白,我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双手无措地在床沿上乱抓着。
  鼻中满是小可的肉体的香味。很快两个乳房就被我吸得变软了,当我吐出小可的奶头时,我发现小可的脸和我一样,红红的。

  小可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说:「谢谢爸!」飞快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就这样傻傻地坐在床上,嘴里仿佛依然在含着小可那柔软的乳房,真像做梦一样,以前只是和阿梅作爱时也吃过她的奶子,但那感觉和这回却明显的不一样,而且也没有奶水。年纪一大把了,居然又吃到了年轻女人的奶子,而且还是自己女儿的奶子,咳!我居然吃了自己女儿的奶子!

  第二天,小可并没有催我去买什么吸奶器,我也居然装做不知道。晚上快要睡觉时,小可又来到我的房间。今天我们两个人都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当我把小可的乳头含入嘴里,小可啊的轻轻呻吟了一下。小可的手开始慢慢抚摩我的头就像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

  一会儿,我和小可就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小可见我的手总是在床单上胡乱抓捏,就抓住我的双手圈放在自己的腰间。

  这是女儿长大后我的手第一次碰到她敏感部分的肉体!我的手有些颤抖,小可的腰身柔软而性感,手感非常舒服。

  我真的想好好摸一摸,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

  我就强忍住了这种欲望。好在小可不会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的腰身出奇地柔软,她的上身不动,屁股也经常来回扭动,这样我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她的身子了,我心里不住地赞叹:「小可的身子真是太诱人了!就连我这做爸爸的也禁不住心猿意马啊!志强这小子真的好福气!」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小可那早已没有乳汁的乳头,小可也不把衣服放下,挺着大奶子,弯腰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老爸!」然后才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往下拉衣服。我的眼睛几乎是贪婪地盯看着小可那扭动着的诱人的大屁股……

  一天晚上,我们又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今天的小可穿着一件T恤,下面穿着一件超短裙。

  我仍然坐在床边上,小可站在我面前。

  我主动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露出了丰满的乳房,小可的乳房圆鼓鼓的,很是挺实,乳晕不大,小小的乳头呈粉红色,像一粒熟透的葡萄。

  我把小可的T恤拉了上去,小可的两只大乳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小可用手往上扯着衣服,卷起放在乳房的上缘,冲我笑道:「怎么,你还能两个一块吃啊?」

  我厚着脸皮不说话,张嘴含住了右侧的乳房,我的右手向上,装做很自然地攀上她的另外一只乳房。

  小可的身子抖了一下,并没拒绝,我的手就大胆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起来,见小可依然没有表示,我就更大胆了,左手绕到小可的背部,在她的腰部轻轻揉摸,并顺着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来捏去,虽然隔着短裙,但仍然能感觉到小臀部的柔软和丰腴,捏在手里特别过瘾。

  小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嘴里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当我把她两个乳房里的奶吸光时,小可已有些站立不稳。

  我站起来,小可靠在我怀里,大腿挤靠在我的下身处,小可一定感觉到了我下面家伙的坚挺了,她的小手一只揽住我的背部,另一只向下,隔着裤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肉棒,轻轻地揉搓着。

  我的身子也是一抖:「小、小可,不、行的,你不能摸那里啊……」

  小可的小手依旧不停地揉捏我的鸡巴:「为什么不行?就行你摸我啊!」小可坏坏地笑着。

  我的心里一下子情欲战胜了理智。我的手从小可的短裙的下摆伸进去,向上摸到了小可圆鼓鼓的屁股蛋,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里,我开始用力地抓捏起来。

  我们互相爱抚了好长时间,直到我们二人分开。小可的脸上仍然红红的,带着几分羞涩。

  小可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我的肉棒把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就吃吃笑着说:「爸,你看你那里,用不用我再帮你一下?」

  我说:「怎么帮?」

  小可捂着嘴笑着:「你想让我怎么帮啊?」。

  我笑着说:「我们是父女,只能到此,今天做的已经超出了父女的范围,不能再超过这个界线了。」

  小可伸了伸舌头,对我做了个鬼脸。说:「好了,老夫子,那你那里怎么解决?要不、要不我帮你打飞机吧……」

  我说:「这个就不用管了,今晚我自己打打飞机,明天去找阿梅解决吧。」
  小可不高兴地说:「爸,你还和阿梅那个小骚货来往啊?」

  我说:「不许你那么说你阿姨!」

  小可扁扁嘴说:「那个小骚货才不是我阿姨了,从你们来往的第一天起,我就看她不顺眼,一个不下会仔的母驴,就知道勾引男人!」

  我说:「去,去,快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就把阿梅约来我家,当然少不了一翻大战,几天来积压在心底的欲望全都发泄在阿梅的身子上了。

  奇怪的是,当我在阿梅身上尽情宣泄时,总时不时地把她幻想成小可,咳,真是罪过!

  这一天我特别亢奋,总是干不够,从早到晚,我一共干了阿梅五、六次,美得阿梅眉开眼笑,连说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连续作这么多回呢!她哪里知道我的心理啊!咳,小可,都是小可这丫头闹的!

  本来阿梅晚上要陪我睡的,但我必须赶回到小可家,所以只好送走了有些不高兴的阿梅。

  吃过晚饭,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由于几天里积蓄在体内的欲望白天都发泄在了阿梅身上,所以身体特别的清爽。

  看来住在小可家里,以后难免会经常被这诱人的小丫头弄得欲火烧身了,好在有宝贝阿梅的身子可以随时供我宣泄,虽然她没有小可那般年轻,但她的身子也绝对诱人,同时做爱的经验也满丰富的。

  我正看着,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不用说,就光从贴在背上的一对没戴胸罩的丰满乳房,我就知道是小可。

  我没有动,小可也没动,我任由小可就这么贴着。

  但小可的手却没有闲着,一只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另一只手在我的两腿之间寻找。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后就是一阵揉搓。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来。
  我用手按住了小可的小手,说:「小可,不许这样。」

  小可不高兴地说:「是不是在那个骚逼的身上发泄够了,就不稀罕我了?她可以吃,我摸摸都不行啊!」

  我的头一热,转过身,抱住小可那肉感十足的身子,一边上下其手地捏摸一边说:「不一样的,我是你爸爸啊。」

  小可嘟着嘴说:「爸爸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说:「父女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如果做了,那就是乱伦,你现在这样,老爸已经非常知足了,那敢再奢求别的啦。」

  小可嘟着嘴说:「人家这么大了,还用你来说啊?老夫子、老封建!」说着猛地扑过来,抱住了我脖子,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小舌像一条小蛇一样渡了过来,和我的舌头绕在一起。

  我的嘴里突然伸进来一条香香的小舌,我也有些懵然,舌头不听话向那条小舌缠去,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小可的小舌在我嘴里任意的游荡。

  这还是我第一次吻小可呢,我兴奋地一面回吻一面大力地揉捏小可的奶子和屁股。小可的大腿使劲地在我的下身上挤蹭着。好一会儿,小可才抬头向我调皮地一笑:「这不算乱伦吧?」

  我用手指在小可的鼻尖上刮了一下,笑道:「小鬼头。」

  「哼!」小可不服气地撅起嘴吧:「用你来教训我啊,你说:乱伦的说法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倒想长长见识呢!」

  无奈,我只好搂着小可坐下,给她讲:在很久的古时候,很长时间里,人类是按群而居的,同一个居住群里大都是近亲关系,那时他们的性关系是很宽松的人们只认为性交就是为了生育,所以在群居的部落母子、姐弟、父女等等也一样可以自由地性交。

  但时间一长,人们发现:同部落近亲生育的孩子,身体和智力都不如不同部落间性交所生的孩子好。

  慢慢地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的严重了由于当时很落后,所以人们就认为上天是不允许近亲性交的,否则就会遭到报应生出不健康的孩子。这样一来,近亲性交就被定义为:乱伦——严禁发生!

  小可听完后,就问道:「乱伦真的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吗?」

  我笑道:「当然不会,只是会影响下一代的健康。会被上天惩罚只是人们为了防止乱伦编出来的说辞罢了!」

  「啊,我明白了」小可得意地说道,「其实近亲做爱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生小孩就行了嘛!」

  我一愣,这种说法我还真没有想过,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没有理由来反驳她呢。我只好说:「你是应该只属于你的丈夫的,别人不应该的!」

  「哼!」小可忽然冷笑一声,「他才不这样认为呢!为了他自己往上爬,他连我也舍的出去!」

  我一惊:「怎么了?」

  小可又笑了:「也没有什么嘛,就是他们领导看见我就直流口水,所以、所以我就陪了他两次。」

  「什么!」我真是气急了,呼地站了起来。「志强居然让你和别的男人上、上床?」

  小可连忙把我扶坐下:「哎呀,老爸,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呀,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我不为他生孩子就行呗!再说连志强自己都不在乎嘛!」
  「可、可……」我的心里依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不痛快,我这么漂亮的女儿居然让别的男人给随便享用了,真是气死我了!

  「吃醋了?」小可笑嘻嘻地把脸蛋凑到我的眼前。「这有什么嘛,我又没损失什么!再说啦,男人可以用他的性器官寻找快乐,女人凭什么不可以啊?别把什么事都看的那么严重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嘛,真的没有什么的呀!」

  我真的被小可的观点弄得无话可说了。

  晚上,我坐在客厅时看电视,小可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我一看,哇!好惹火,小可只穿了一条白色的T型小内裤,前面只紧紧裹住了饱满的阴户,而后面就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陷进两股间,那两团丰满的屁股蛋雪白圆润,煞是诱人,上身只带了一条胸罩。

  小可看到我直盯着她看,就地转了个身,笑笑说:「老爸,我好看吗?」
  我咽了一下口水,说:「我的女儿真是天生的尤物,简直太美了!」说着我忽然乐了,「小可,我现在知道什么叫遮羞布了!哈哈……」

  小可的脸更红了,艳若桃花一般:「哼,老爸取笑我,好,那我就不要遮羞了」伸手就往下扯那小的可怜的裤衩。

  我一下就慌了,仅存的理智促使我一把抓住小可的手:「别、别小可……」
  小可娇笑道:「怕什么啊,小时候你又不是没见过。好了老爸,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开始『工作』喽!」小可看着我,很暧昧地把「工作」两子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胸罩,一刹时,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此时的小可除了阴部有一小块遮羞布以外,已经一丝不挂了。
  小可走到我面前,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里。在吸吮小可乳房的过程中,我的手当然不会老实,在小可的屁股乳房和小腹上不停地游走。

  一想到我这么诱人的女儿还被混蛋老头享用过,我就生气,手就越发用力地捏摸小可的身子,直摸得小可气喘嘘嘘,不时地发出嗯、嗯轻声呻吟。

  自从和女儿的关系变得亲密以来,每次吃奶的时候,我的手都不会闲着,现在除了小可的阴部没有摸过外,小可全身都被我摸遍了。

  几次我的手摸向小可阴部时候,小可都主动把腿分开些,把她的阴部向我开放,但我还是强忍住摸小可阴部的欲望,因为我总感到,只要我没有接触到小可的阴部,或许就不算乱伦吧,毕竟我还有些理智的。

  吃过小可的奶,小可坐在我腿上,身体靠在我怀里,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我吻在了一起。

  看到小可被我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才放开了她。我问小可:「我和宝宝吃奶时有什么不同?」

  小可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吃的奶时,就是吃奶,也没有什么感觉,你吃时,我、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我问小可:「你和你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做了吧?」

  小可有些扭捏但还是回答道:「自从我怀孕6个月起我们就不在一起过性生活了,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

  我用手指捏着小可的乳头问:「想不想?」

  小可娇羞地低下头:「怎么不想啊!我在家里又见不到别的男人。」小可又撅起了嘴,「我知道你宁可让别的男人得到我!」

  我已经是气喘嘘嘘了,小可还是不依不饶:「反正志强也常让我去陪别的男人,还不如给爸爸呢!在女人看来,男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不信爸爸不想要我!」

  我怕自己受不了小可的蛊惑,干出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来,赶紧强压住心底的欲望叉开话题:「小可,你家里有没有三级片或者A片什么的?」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一张口居然向女儿要的是这个?

  小可顿时眉开眼笑道:「怎么爸爸也看这个啊?其实啊,看那些,还不如去挤公共汽车呢,趁乱还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屁股!再说了,我不比A片强啊!」说着,小可的屁股就在我的手里扭动起来。

[ 本帖最后由 贼仔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東風吹 金币 +30 入选精华文章奖励!  
東風吹 贡献 +1 入选精华文章奖励!  美堂蛮 金币 +10 红心过百再追加+1贡献/+10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