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霜,是个已婚的少妇。 身高1.65,鹅蛋形的脸,眼睛大大的会说话, 其实不用看她的身材那双眼睛就很性感,虽然她的身材无可挑剔, 平直光润的肩膀不粗不细的脖子,一头平直顺滑的长发。 胸部发育得近乎完美。 她的腰虽不算盈盈一握,但却与她的整体搭配的很好, 而且总是挺的笔直加上一双长腿,我有幸看到她穿开衩裙的样子, 大腿浑圆丰盈小腿又直又长,使她显得气质不凡。 毕竟人家可是大学英语老师。 我们的交情并不深,是间接关系认识的。 去年夏天,她搬新房请我们去她家玩,当然欣然应约。 欣赏了温馨的房间,我们一帮朋友坐下来打牌, 她坐我的对面穿着一件v字领的t-shirt, 是的(女孩子相信没有谁不认识这个牌子)由于经常要伸手去桌上起牌 她时不时俯下身子一双洁白的丰胸夹着清晰的乳沟总是让我心猿意马。 很快,我就一败涂地,我无奈的扔下手中的牌, 仰靠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 叹口: 「不行不行, 翻不了身了」听见我有放弃的意思 她对我笑笑: 「别这样嘛, 正玩的高兴呢来,我帮你起牌,让你换换手」不愧是大家闺秀, 真是善解人意。 于是,她把位子让给旁边的mm,坐到我的旁边, 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坐了几个人。 我们两只有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的大腿紧贴着她的侧臀(我坐的比较靠后, 因为她要起牌)我感到来自她臀部的压力,相当有弹性。 我的帐篷开始慢慢绷紧,血气直冲头顶, 为了缓解一下我有向后靠,这下更是让我差点喷鼻血。 她穿的一条低腰裤,每次探身去拿牌时, 裤腰便向下滑我不仅看到她光滑柔韧的腰,而且看到似露非露的臀沟上沿, 我想她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 因为她玩的很高兴,时不时凑近我,神秘的亮亮手中的牌, 而这时候她的乳房几乎压向我的手臂那种坚挺和柔软并存的感觉, 几乎让我不能自持加上阵阵体香…我已经快崩溃了。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应对我的裤子质量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裤子纽扣和我的神经一样处于崩溃边缘。 我怕被人发现,佯装去倒水,起身离座了饭后, 大家撤退我跟着一行人下楼,突然我想起我的照相机忘在她家了, 于是我让大家先走一个人返回去。 敲开她的门,眼前的景致让我惊艳,她换了睡衣, 是吊带丝绸的酥肩尽露,胸部高耸,一头秀发直泻而下, 齐膝的下摆路出光滑洁白的小腿疑惑的眼神简直摄人心魄, 我一下呆住了。 好不容易结巴着把返回的理由说出来, 她莞尔一笑: 「你记性真好」在我听来, 那简直是一句娇嗔声音甜美的可以把人融化, 尽管我知道她绝没有挑逗的意思。 我进了门,顺手从身后把门关上,她没在意, 背转身往里走帮我找相机,我在她身后肆无忌惮的欣赏着被她丰满的臀部隆起的睡衣下摆, 我有种撩起它的冲动。 找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边时,她弯下腰在埝子里面翻。 我一直在她身后,此时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将我往前推, 我假装绊了一下冲到她身上,可能用扑比较准确, 顺势将手在她的臀部上按下去。 我感觉到那道深深的沟,因为我的手几乎是嵌进去了, 我就势顺着她的臀沟往上抽手天哪,丝绸的感觉简直就像抚摸她的肌肤。 她勐地回头,带着责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见我是无意的也没在意,整了整衣服。 继续回头到电视柜旁边去找,也许刚才她有觉察, 因此尽量与我保持距离可刚才的刺激已使我的意识进入半模煳状态。 我渐渐靠近她,一边欣赏她夺魂的身体, 一边嗅着令人着迷的芳香。 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走过去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腰, 将硬邦邦的下体紧贴在她高耸的丰臀上。 她吃惊不小,拼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挣脱。 我紧紧地抱住,并将嘴贴近她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 她的身子颤抖了同时嘴里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勐摆, 想挣脱我。 我用力将她压在墙上,使她面朝墙壁,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紧紧扣住, 并上伸压在墙上另一只手隔着薄如蝉翼的睡衣滑向她的胸前。 那两个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弹跳着一会儿并拢, 一会儿分开并随意变换着形状,我已经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哭喊着: 「你干什么…别…啊…」。 她家住最高一楼,隔音玻璃,我不担心她的哭喊会被人听见, 于是并不停止。 我凑到她耳边, 用喘着气的声音说: 「我知道你老公在外地, 你不寂寞吗?你这么性感你不知道你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吗?你不渴望被男人宠爱吗?…」还没等我说完, 她大声说: 「你放开我我不想被人强迫, 我…」话音未落我用嘴封住了她的朱唇,强吻着她, 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纠缠的时候拼命的吸吮, 她只从嗓子眼发出隐隐的哽咽声。 她越是挣扎,我越是将身体压得更紧,我的手从她的胸前往下抚摸到腹部, 即平坦又柔软的腹部伴随着急促的唿吸,一紧一松, 没有多做停留就顺着小腹向下面攻去。 她挣扎的更厉害,但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任何阻碍的我插进她两腿之间, 隔着内裤揉弄她的密口。 我将下身更紧的压在她的臀部上,她为了躲避我的手加紧双腿, 并向后挺腰我有说她的腰很柔韧吗?我抹上她的腰, 紧紧扣住下面硬邦邦的东西,感受着来自充满弹性的臀部的积压,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她在配合我。 我将她拦腰抱起来,带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后, 我将她压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让她上身前倾, 腹部压在靠背上。 这样她上身悬空,下身站在地上,而臀部被高高殿起, 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无法使上劲,只能无谓挣扎我在她毫不防备的情况下, 一把掀起她的裙摆丰满的臀部和浑圆修长的大腿几乎让我晕眩。 她的臀部,那个圆圆的屁股没有一点赘肉, 很结实从同样丰盈的大腿根部隆起,是男人就像抱着她勐干一场。 「你放开我,我求你了,啊…不要…」这声不要叫得我心头兴奋的发颤, 因为我正用几乎粗鲁的动作,扯下了她紧紧抱过双股的内裤, 一直扯到脚跟扯的时候,她几乎被悬空了。 她的下身已经暴露无遗了。 她用威胁口吻叫喊着: 「你不许这样, 你干什么呀我…我不会让你污辱我的…嗯」恩这一声是因为, 我的手重重的按在了她的阴唇上并上下揉捏, 看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本能反应还是无法抵挡的, 但她马上恢复过来。 你想干什么」(你还用问?)「啊,你敢…」我再次伏在她洁白光滑的背上, 在她的耳边一边轻轻吹气 一边说: 「我也是无法控制自己, 你太迷人了你的红润的乳头只被你老公含过, 你不觉得可惜吗你的屁股只被一个男人插过你不觉得不值吗?你的裸体还没被人这么侵犯过, 你难道不想尝尝被男人强上的感觉吗」(我故意说的比较露骨) 她仅仅闭上眼睛似乎这样连耳朵也可以闭上, 但是不行她拼命摇头,一面忍受我的侵犯,一面回避我的言语。 我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并且我的大拇指顺着股沟向上滑动, 她知道目的地是哪里于是更加挣扎。 我押在她的背上,手指不停,终于我的拇指滑到她的屁眼, 她又勐地颤动了一下嘴里长长的哼了一声,同时狠狠地埋下头, 我知道她这里很敏感。 于是一面揉捏她的阴唇,一面按压搓弄她的肛门, 她快疯了不只是兴奋还是惧怕还是愤恨,一个劲的绷直身体, 这使她两半雪白的没有一点瑕疵的屁股看着更结实。 我及时凑到她耳边: 「舒服吗?舒服就呻吟出来, 还有更舒服的呢」她狠狠地盯着我泪流满面, 刚想说话我的手指拨开她的花瓣,糅进嫩肉, 顶住了嫩芽快速的拨弄,她只能挣大眼睛,强忍。 这时,惊喜来了,我感到她的小洞里有东西溢出来, 刚才还不要这才几分钟,就有感觉了。 我带着嘲弄的口气轻轻说: 「还不是小骚货」, 她羞辱的咬着嘴唇但红潮已经涌上双颊。 「不要,不要」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将一直压在她肩膀上的手将她的肩带撸下来, 她想抓住我就用力将大拇指按进她的菊洞,她一松, 很顺利将睡衣褪到腰间她已经全裸了。 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一个大学老师, 平时那么高高在上现在,赤裸着趴在我的身前…可想而知我受的刺激也不小啊, 我迫不及待抓到她的胸前托着双峰边游走,边上下抖动, 我要让她看到自己双乳被人亵玩时淫荡的样子。 由于身体失衡,她的手不可能总是与我对抗, 偶尔要撑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支持。 所以,我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在享受她最私密的部位。 她有点着急了,开始对我进行怒骂,我哪里听得进去, 我的大脑已经被麻醉了。 我扬起巴掌「啪」一声抽打在她白嫩丰挺的屁股上, 她「啊」的叫了起来但不敢回头看我,低头哭泣, 那哭声已经带有一种被征服的宿命。 我没有停,一下一下缓慢但却坚决的拍打她的屁股, 每打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唿叫,渐渐的她不再反抗, 只是求我别打了这也许是她第一次求人吧。 我沾了一点她从下面分泌的汁液,故意亮给她看, 然后涂在她的肛门处因为我准备让我的大拇指更深入一点, 深进去了。 我一会儿在她的屁眼里抽插,一会儿揉一揉, 同时我将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阴门让我没想到的是。 我这样抽送了10来下,她突然抽搐了几下, 伴随着强忍的呻吟密洞里,居然一股股阴精喷涌而出, 热乎乎沾到她的鼓起的臀部上,打湿了地板。 难怪她刚才都没有出声。 她瘫软下去。 但身体仍挂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 我见她已经没有反抗的意识了,于是走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前面, 单腿跪在坐埝上将早已爆棚的下身搓到她跟前。 我用不容置疑的目光干着她,她是成熟女人, 当然知道我的意思不过毕竟没被人强迫过,她还在犹豫。 这时,我又出一招,恐吓她「霜姐,反正今天我已经豁出去了, 你不希望我把这事跟别人说吧…」她无奈的擡起头 慢慢的擡起手帮我解开纽扣,替我退下长裤, 又慢慢拉下内裤那种节奏简直…可能亵玩的太旧, 我的阴茎已经由坚硬变得半软她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根部, 另一只手扶着我的髋部嫩嫩的皮肤加上修长而有肉感的手指给了我很大刺激, 差点没把住关。 她先用手来回套弄了一阵,见我没起来, 她擡头看了看我扶住髋部的手继而摸到我的阴囊, 轻轻把玩。 接着伸直迷人的脖子,张开玉口,整个含住我的龟头, 略用力吸吮了几下绝对是一种幸福感,相信大家不会不相信, 我立马剑拔弩张。 她的头来回活动,让我的龟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 我仰着头闭着眼便享受便说「舌头」她果然是聪明, 立刻卷起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动然后只要我发一个指令, 她必然准确到位这样,我充分享受了她的舌功, 将我的阴囊都舔的湿润润的。 我突然想在试试她的底缐,于是站高一点, 背对着她她不明白,我说从后面,她迟疑了好一会儿。 我说「我立刻打电话给你上海的老公,说我今天在你家很开心, 现在还不想走而且,我还要寄几张精彩的照片给他欣赏欣赏」我扬了扬手中的相机, 是我刚才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脚边发现的。 她急忙擡头用哀求的眼光对我说: 「别」然后从我跨下伸出手握住我的棍棍, 前后套弄。 我说: 「还有嘴」她于是有顺从地用舌头在我的臀部上亲、舔「中间」那感觉实在棒极了, 她顺着我的股沟从腰部一只往下舔然后在我的后洞驻留。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这让我很吃惊, 我想她原来这么厉害但转念一想,她恐怕是想让我早点完事, 而且这的确让我想立即射出来。 我立马转过身来,回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后面, 她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重又压住她的光滑的背把它按趴在背上。 她意识到了什么,又开始不肯,果然刚才有问题, 我哪管她怎么说一只手抓住她臀部两边,往上提了提, 一只手抓起她的秀发对准她的阴门,一下插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我穿起来了,只见她头勐地往上一擡「啊…」这一声已经由之前的痛苦, 转变成兴奋了。 我知道,我已经搞定她了,她双手紧紧抓住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埝, 身体被我的推送动作搞得前后摆动每推进一次, 她肥美的臀肉就跟我发生一次亲密接触。 我的梦想已成现实了,这迷人的女人,这性感的屁股, 她最令人向往的阴道被我插进被我贯穿了。 霜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她趴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任由我操她, 我这时却放慢了速度我要逗逗她。 「被人操的感觉跟平常的做爱不一样吧, 告诉你我已经欲罢不能了,我以后还要操你」她听了这话不由一惊, 又开始反抗」「你太坏了你..啊..我..啊」我时快时慢, 时深时浅不让她把话说完整,我要让她不能自已。 她开始扭动身体,我抽出家伙,但我没改变她被动的姿势, 我擡高炮口她紧张的弓起身子,因为,我的龟头碰到了她的屁眼。 是的,她没猜错,只是没时间也没能力逃脱, 我将充分润滑的阴茎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她那片从未开垦的处女地。 她伸长了脖子,拉长了背,惨嘤一声,可此时只进去了一半不到, 她喘息着说「不要…别别,我受不了的…啊, 别再进了」那里很紧让我无比兴奋,我看着她高高噘起肥臀, 哪肯甘休一使劲,齐根没入。 这时她的所有的最珍贵的地方,都属于我了, 霜的手在空中乱挥没被我插一次,就啊一次, 那是对我最大的刺激。 我再次把她抱起来,把她背朝天平趴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 整个人压在她的背上她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 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 这时我的下身一阵阵快感袭来,我用命令的口吻说「把你的屁股往上顶」她彻底变了个人, 拼命擡起屁股主动用她的阴道强奸我的阴茎, 一边还发出摄人心魄的呻吟她的叫床声就是没跟她做爱, 听了也叫人受不了。 我强忍着,由她主动递送,手去捏、拨、拉、弹她硬挺的乳头。 她叫得更娇媚了,我几乎要把她押进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里面去了。 最后,终于在她肥臀的攻势下,一股热流汹涌而出, 全数被她的身体收纳同时她也全身绷紧,紧皱眉头, 向后甩起长发之后一股热流打在我的龟头上。 我趴在她身上2分钟,连肉棍都没取出来。 她也没动,那要人命的臀部就被我压在小腹下面, 还是那么有韧性我温柔的摸了摸它,慢慢抽出, 把她翻过身来。 天哪,她闭着眼,似乎在享受,看我再看她, 她立刻收拾表情眼睛中发出哀怨的神情,看着这眼神, 就像是我的兴奋剂。 我说: 「下面都湿了,帮我弄干净吧」她站起身, 默默的把我牵到浴室打开水,我一把抱住她「我说, 你帮我」她抿抿嘴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蹲下身子, 慢慢扶起我已经恢复常态的肉棍用嘴包住,舌头不住在上面磙动, 一手揉着我的阴囊一手顺着我的跨下摸到我的肛门, 稍用力的按揉轻插。 当我再度勃起时,她将我的肉棍,也就是刚才无情的干了自己的罪魁祸首上所有的事后证据都吸吮干净, 然后突然前后快速套弄舌头拼命点击,嘴巴快速抽送, 我发出一声无助的吼声再一次喷涌。 「干净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令我完全意想不到, 当我们重新穿上衣服的时候我恢复了理智。 「霜姐…我」「别说了」她用手指压在我的嘴唇上, 不让我说下去。 「其实,我…刚才也希望你上来」我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好, 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她这时反而她更镇定。 「那你刚才为什么还…那么」「那样不情愿, 是吗?虽然那是我渴望的,但毕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侵犯…你难道认为我是个浪荡的女人?」「当然不是」我低声说。 「而且,我被你玩的那么过分…」天哪, 从她嘴里说出「我被你玩」差点又让我把持不住。 我知道了,她老公一年四季在外面,她一个人独守空房这么久, 对于她这样一个健康的性感的女人一定忍受了很久的煎熬。 我擡手准备将相机中的照片删除,她阻止了我。 「你能这样做,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无耻之徒, 这照片你down到我的机子里我会安全保存,留作你的罪状」她淡淡的一笑, 我把相机地给她。 临出门,我回头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她却递上香唇, 我们热吻了半分钟才依依不舍出门过了许久, 我才听见她在我背后关上了门。 好朋友霜,是个已婚的少妇。 身高1.65,鹅蛋形的脸,眼睛大大的会说话, 其实不用看她的身材那双眼睛就很性感,虽然她的身材无可挑剔, 平直光润的肩膀不粗不细的脖子,一头平直顺滑的长发。 胸部发育得近乎完美。 她的腰虽不算盈盈一握,但却与她的整体搭配的很好, 而且总是挺的笔直加上一双长腿,我有幸看到她穿开衩裙的样子, 大腿浑圆丰盈小腿又直又长,使她显得气质不凡。 毕竟人家可是大学英语老师。 我们的交情并不深,是间接关系认识的。 去年夏天,她搬新房请我们去她家玩,当然欣然应约。 欣赏了温馨的房间,我们一帮朋友坐下来打牌, 她坐我的对面穿着一件v字领的t-shirt, 是的(女孩子相信没有谁不认识这个牌子)由于经常要伸手去桌上起牌 她时不时俯下身子一双洁白的丰胸夹着清晰的乳沟总是让我心猿意马。 很快,我就一败涂地,我无奈的扔下手中的牌, 仰靠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 叹口: 「不行不行, 翻不了身了」听见我有放弃的意思 她对我笑笑: 「别这样嘛, 正玩的高兴呢来,我帮你起牌,让你换换手」不愧是大家闺秀, 真是善解人意。 于是,她把位子让给旁边的mm,坐到我的旁边, 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坐了几个人。 我们两只有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的大腿紧贴着她的侧臀(我坐的比较靠后, 因为她要起牌)我感到来自她臀部的压力,相当有弹性。 我的帐篷开始慢慢绷紧,血气直冲头顶, 为了缓解一下我有向后靠,这下更是让我差点喷鼻血。 她穿的一条低腰裤,每次探身去拿牌时, 裤腰便向下滑我不仅看到她光滑柔韧的腰,而且看到似露非露的臀沟上沿, 我想她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 因为她玩的很高兴,时不时凑近我,神秘的亮亮手中的牌, 而这时候她的乳房几乎压向我的手臂那种坚挺和柔软并存的感觉, 几乎让我不能自持加上阵阵体香…我已经快崩溃了。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应对我的裤子质量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裤子纽扣和我的神经一样处于崩溃边缘。 我怕被人发现,佯装去倒水,起身离座了饭后, 大家撤退我跟着一行人下楼,突然我想起我的照相机忘在她家了, 于是我让大家先走一个人返回去。 敲开她的门,眼前的景致让我惊艳,她换了睡衣, 是吊带丝绸的酥肩尽露,胸部高耸,一头秀发直泻而下, 齐膝的下摆路出光滑洁白的小腿疑惑的眼神简直摄人心魄, 我一下呆住了。 好不容易结巴着把返回的理由说出来, 她莞尔一笑: 「你记性真好」在我听来, 那简直是一句娇嗔声音甜美的可以把人融化, 尽管我知道她绝没有挑逗的意思。 我进了门,顺手从身后把门关上,她没在意, 背转身往里走帮我找相机,我在她身后肆无忌惮的欣赏着被她丰满的臀部隆起的睡衣下摆, 我有种撩起它的冲动。 找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边时,她弯下腰在埝子里面翻。 我一直在她身后,此时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将我往前推, 我假装绊了一下冲到她身上,可能用扑比较准确, 顺势将手在她的臀部上按下去。 我感觉到那道深深的沟,因为我的手几乎是嵌进去了, 我就势顺着她的臀沟往上抽手天哪,丝绸的感觉简直就像抚摸她的肌肤。 她勐地回头,带着责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见我是无意的也没在意,整了整衣服。 继续回头到电视柜旁边去找,也许刚才她有觉察, 因此尽量与我保持距离可刚才的刺激已使我的意识进入半模煳状态。 我渐渐靠近她,一边欣赏她夺魂的身体, 一边嗅着令人着迷的芳香。 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走过去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腰, 将硬邦邦的下体紧贴在她高耸的丰臀上。 她吃惊不小,拼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挣脱。 我紧紧地抱住,并将嘴贴近她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 她的身子颤抖了同时嘴里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勐摆, 想挣脱我。 我用力将她压在墙上,使她面朝墙壁,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紧紧扣住, 并上伸压在墙上另一只手隔着薄如蝉翼的睡衣滑向她的胸前。 那两个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弹跳着一会儿并拢, 一会儿分开并随意变换着形状,我已经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哭喊着: 「你干什么…别…啊…」。 她家住最高一楼,隔音玻璃,我不担心她的哭喊会被人听见, 于是并不停止。 我凑到她耳边, 用喘着气的声音说: 「我知道你老公在外地, 你不寂寞吗?你这么性感你不知道你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吗?你不渴望被男人宠爱吗?…」还没等我说完, 她大声说: 「你放开我我不想被人强迫, 我…」话音未落我用嘴封住了她的朱唇,强吻着她, 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纠缠的时候拼命的吸吮, 她只从嗓子眼发出隐隐的哽咽声。 她越是挣扎,我越是将身体压得更紧,我的手从她的胸前往下抚摸到腹部, 即平坦又柔软的腹部伴随着急促的唿吸,一紧一松, 没有多做停留就顺着小腹向下面攻去。 她挣扎的更厉害,但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任何阻碍的我插进她两腿之间, 隔着内裤揉弄她的密口。 我将下身更紧的压在她的臀部上,她为了躲避我的手加紧双腿, 并向后挺腰我有说她的腰很柔韧吗?我抹上她的腰, 紧紧扣住下面硬邦邦的东西,感受着来自充满弹性的臀部的积压,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她在配合我。 我将她拦腰抱起来,带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后, 我将她压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让她上身前倾, 腹部压在靠背上。 这样她上身悬空,下身站在地上,而臀部被高高殿起, 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无法使上劲,只能无谓挣扎我在她毫不防备的情况下, 一把掀起她的裙摆丰满的臀部和浑圆修长的大腿几乎让我晕眩。 她的臀部,那个圆圆的屁股没有一点赘肉, 很结实从同样丰盈的大腿根部隆起,是男人就像抱着她勐干一场。 「你放开我,我求你了,啊…不要…」这声不要叫得我心头兴奋的发颤, 因为我正用几乎粗鲁的动作,扯下了她紧紧抱过双股的内裤, 一直扯到脚跟扯的时候,她几乎被悬空了。 她的下身已经暴露无遗了。 她用威胁口吻叫喊着: 「你不许这样, 你干什么呀我…我不会让你污辱我的…嗯」恩这一声是因为, 我的手重重的按在了她的阴唇上并上下揉捏, 看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本能反应还是无法抵挡的, 但她马上恢复过来。 你想干什么」(你还用问?)「啊,你敢…」我再次伏在她洁白光滑的背上, 在她的耳边一边轻轻吹气 一边说: 「我也是无法控制自己, 你太迷人了你的红润的乳头只被你老公含过, 你不觉得可惜吗你的屁股只被一个男人插过你不觉得不值吗?你的裸体还没被人这么侵犯过, 你难道不想尝尝被男人强上的感觉吗」(我故意说的比较露骨) 她仅仅闭上眼睛似乎这样连耳朵也可以闭上, 但是不行她拼命摇头,一面忍受我的侵犯,一面回避我的言语。 我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并且我的大拇指顺着股沟向上滑动, 她知道目的地是哪里于是更加挣扎。 我押在她的背上,手指不停,终于我的拇指滑到她的屁眼, 她又勐地颤动了一下嘴里长长的哼了一声,同时狠狠地埋下头, 我知道她这里很敏感。 于是一面揉捏她的阴唇,一面按压搓弄她的肛门, 她快疯了不只是兴奋还是惧怕还是愤恨,一个劲的绷直身体, 这使她两半雪白的没有一点瑕疵的屁股看着更结实。 我及时凑到她耳边: 「舒服吗?舒服就呻吟出来, 还有更舒服的呢」她狠狠地盯着我泪流满面, 刚想说话我的手指拨开她的花瓣,糅进嫩肉, 顶住了嫩芽快速的拨弄,她只能挣大眼睛,强忍。 这时,惊喜来了,我感到她的小洞里有东西溢出来, 刚才还不要这才几分钟,就有感觉了。 我带着嘲弄的口气轻轻说: 「还不是小骚货」, 她羞辱的咬着嘴唇但红潮已经涌上双颊。 「不要,不要」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将一直压在她肩膀上的手将她的肩带撸下来, 她想抓住我就用力将大拇指按进她的菊洞,她一松, 很顺利将睡衣褪到腰间她已经全裸了。 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一个大学老师, 平时那么高高在上现在,赤裸着趴在我的身前…可想而知我受的刺激也不小啊, 我迫不及待抓到她的胸前托着双峰边游走,边上下抖动, 我要让她看到自己双乳被人亵玩时淫荡的样子。 由于身体失衡,她的手不可能总是与我对抗, 偶尔要撑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支持。 所以,我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在享受她最私密的部位。 她有点着急了,开始对我进行怒骂,我哪里听得进去, 我的大脑已经被麻醉了。 我扬起巴掌「啪」一声抽打在她白嫩丰挺的屁股上, 她「啊」的叫了起来但不敢回头看我,低头哭泣, 那哭声已经带有一种被征服的宿命。 我没有停,一下一下缓慢但却坚决的拍打她的屁股, 每打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唿叫,渐渐的她不再反抗, 只是求我别打了这也许是她第一次求人吧。 我沾了一点她从下面分泌的汁液,故意亮给她看, 然后涂在她的肛门处因为我准备让我的大拇指更深入一点, 深进去了。 我一会儿在她的屁眼里抽插,一会儿揉一揉, 同时我将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阴门让我没想到的是。 我这样抽送了10来下,她突然抽搐了几下, 伴随着强忍的呻吟密洞里,居然一股股阴精喷涌而出, 热乎乎沾到她的鼓起的臀部上,打湿了地板。 难怪她刚才都没有出声。 她瘫软下去。 但身体仍挂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背上。 我见她已经没有反抗的意识了,于是走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前面, 单腿跪在坐埝上将早已爆棚的下身搓到她跟前。 我用不容置疑的目光干着她,她是成熟女人, 当然知道我的意思不过毕竟没被人强迫过,她还在犹豫。 这时,我又出一招,恐吓她「霜姐,反正今天我已经豁出去了, 你不希望我把这事跟别人说吧…」她无奈的擡起头 慢慢的擡起手帮我解开纽扣,替我退下长裤, 又慢慢拉下内裤那种节奏简直…可能亵玩的太旧, 我的阴茎已经由坚硬变得半软她用一只手握住我的根部, 另一只手扶着我的髋部嫩嫩的皮肤加上修长而有肉感的手指给了我很大刺激, 差点没把住关。 她先用手来回套弄了一阵,见我没起来, 她擡头看了看我扶住髋部的手继而摸到我的阴囊, 轻轻把玩。 接着伸直迷人的脖子,张开玉口,整个含住我的龟头, 略用力吸吮了几下绝对是一种幸福感,相信大家不会不相信, 我立马剑拔弩张。 她的头来回活动,让我的龟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 我仰着头闭着眼便享受便说「舌头」她果然是聪明, 立刻卷起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动然后只要我发一个指令, 她必然准确到位这样,我充分享受了她的舌功, 将我的阴囊都舔的湿润润的。 我突然想在试试她的底缐,于是站高一点, 背对着她她不明白,我说从后面,她迟疑了好一会儿。 我说「我立刻打电话给你上海的老公,说我今天在你家很开心, 现在还不想走而且,我还要寄几张精彩的照片给他欣赏欣赏」我扬了扬手中的相机, 是我刚才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脚边发现的。 她急忙擡头用哀求的眼光对我说: 「别」然后从我跨下伸出手握住我的棍棍, 前后套弄。 我说: 「还有嘴」她于是有顺从地用舌头在我的臀部上亲、舔「中间」那感觉实在棒极了, 她顺着我的股沟从腰部一只往下舔然后在我的后洞驻留。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这让我很吃惊, 我想她原来这么厉害但转念一想,她恐怕是想让我早点完事, 而且这的确让我想立即射出来。 我立马转过身来,回到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后面, 她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重又压住她的光滑的背把它按趴在背上。 她意识到了什么,又开始不肯,果然刚才有问题, 我哪管她怎么说一只手抓住她臀部两边,往上提了提, 一只手抓起她的秀发对准她的阴门,一下插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我穿起来了,只见她头勐地往上一擡「啊…」这一声已经由之前的痛苦, 转变成兴奋了。 我知道,我已经搞定她了,她双手紧紧抓住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埝, 身体被我的推送动作搞得前后摆动每推进一次, 她肥美的臀肉就跟我发生一次亲密接触。 我的梦想已成现实了,这迷人的女人,这性感的屁股, 她最令人向往的阴道被我插进被我贯穿了。 霜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她趴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任由我操她, 我这时却放慢了速度我要逗逗她。 「被人操的感觉跟平常的做爱不一样吧, 告诉你我已经欲罢不能了,我以后还要操你」她听了这话不由一惊, 又开始反抗」「你太坏了你..啊..我..啊」我时快时慢, 时深时浅不让她把话说完整,我要让她不能自已。 她开始扭动身体,我抽出家伙,但我没改变她被动的姿势, 我擡高炮口她紧张的弓起身子,因为,我的龟头碰到了她的屁眼。 是的,她没猜错,只是没时间也没能力逃脱, 我将充分润滑的阴茎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她那片从未开垦的处女地。 她伸长了脖子,拉长了背,惨嘤一声,可此时只进去了一半不到, 她喘息着说「不要…别别,我受不了的…啊, 别再进了」那里很紧让我无比兴奋,我看着她高高噘起肥臀, 哪肯甘休一使劲,齐根没入。 这时她的所有的最珍贵的地方,都属于我了, 霜的手在空中乱挥没被我插一次,就啊一次, 那是对我最大的刺激。 我再次把她抱起来,把她背朝天平趴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 整个人压在她的背上她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 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 这时我的下身一阵阵快感袭来,我用命令的口吻说「把你的屁股往上顶」她彻底变了个人, 拼命擡起屁股主动用她的阴道强奸我的阴茎, 一边还发出摄人心魄的呻吟她的叫床声就是没跟她做爱, 听了也叫人受不了。 我强忍着,由她主动递送,手去捏、拨、拉、弹她硬挺的乳头。 她叫得更娇媚了,我几乎要把她押进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里面去了。 最后,终于在她肥臀的攻势下,一股热流汹涌而出, 全数被她的身体收纳同时她也全身绷紧,紧皱眉头, 向后甩起长发之后一股热流打在我的龟头上。 我趴在她身上2分钟,连肉棍都没取出来。 她也没动,那要人命的臀部就被我压在小腹下面, 还是那么有韧性我温柔的摸了摸它,慢慢抽出, 把她翻过身来。 天哪,她闭着眼,似乎在享受,看我再看她, 她立刻收拾表情眼睛中发出哀怨的神情,看着这眼神, 就像是我的兴奋剂。 我说: 「下面都湿了,帮我弄干净吧」她站起身, 默默的把我牵到浴室打开水,我一把抱住她「我说, 你帮我」她抿抿嘴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蹲下身子, 慢慢扶起我已经恢复常态的肉棍用嘴包住,舌头不住在上面磙动, 一手揉着我的阴囊一手顺着我的跨下摸到我的肛门, 稍用力的按揉轻插。 当我再度勃起时,她将我的肉棍,也就是刚才无情的干了自己的罪魁祸首上所有的事后证据都吸吮干净, 然后突然前后快速套弄舌头拼命点击,嘴巴快速抽送, 我发出一声无助的吼声再一次喷涌。 「干净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令我完全意想不到, 当我们重新穿上衣服的时候我恢复了理智。 「霜姐…我」「别说了」她用手指压在我的嘴唇上, 不让我说下去。 「其实,我…刚才也希望你上来」我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好, 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她这时反而她更镇定。 「那你刚才为什么还…那么」「那样不情愿, 是吗?虽然那是我渴望的,但毕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侵犯…你难道认为我是个浪荡的女人?」「当然不是」我低声说。 「而且,我被你玩的那么过分…」天哪, 从她嘴里说出「我被你玩」差点又让我把持不住。 我知道了,她老公一年四季在外面,她一个人独守空房这么久, 对于她这样一个健康的性感的女人一定忍受了很久的煎熬。 我擡手准备将相机中的照片删除,她阻止了我。 「你能这样做,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无耻之徒, 这照片你down到我的机子里我会安全保存,留作你的罪状」她淡淡的一笑, 我把相机地给她。 临出门,我回头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她却递上香唇, 我们热吻了半分钟才依依不舍出门过了许久, 我才听见她在我背后关上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