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寂静的走廊中, 只有着她的脚步声她不断的走着,心中暗暗的怕着, 但说怕什么?她却说不出来。 「沙……」她心中慌着,她不敢去想是什么, 亦不去知道是什么站着小心的转去,回头的一看。 什么也看不到,有着的只是虚空的走廊。 「不会有事吧!」心想亦希望着,她继续的走……走……「呀……!」刹那间, 尖叫声像没有完的延长着。 「早晨!」她说。 「早!」我回应道。 一个很早的早上,没预计的会遇见她,每天她也很迟的出门上学去, 有点惊奇。 「什么!?看着我吗?」「没……没有」我说。 我与她同住在同一幢大厦中,但很少的会遇见的。 电梯到了,我俩走进到电梯中,寂静得一句话也想不出来, 她亦没有作声。 「今天早啊!」我试着说。 「是啊!」她说。 她只是回应了一句,像是不大想说似的, 我想再和她说话的但说着无聊的说话吗?「天气很好啊!」这样说真的太无聊。 「叮!」电梯的门打开,我俩走出了大厦并排的走着。 天气也不大好,阴阴的什么也不想做,慢慢的在路上走着。 「去吃早餐吧!」她突然开口说。 「好呀!」************餐厅中, 只有很少的人没精打采的,点了早点后,俩人静静的坐着, 我望着她没说话亦不知怎去说,心就像停了般。 「多谢!」她说。 「多谢?」「是呀!」「多谢什么?」我问。 「我很久没这么早来吃早餐了,多亏你来陪我。 」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班中的损友常是这样说, 但十分低调平常也不太知道她的事。 「有事吗!」我说。 我们慢慢的吃着早餐……泪水一滴滴的流下流下, 哭泣哭泣慢慢的延续下去,她忍着声音的哭着, 我看着她不知所措,我不知她为何哭,但此刻要知道的是她在哭。 「没……没什么吗?」我不知这样问会不会不太好, 但我仍是说了。 她并没有回答,继续的哭着,有些好事的人望着。 不太好,我结了帐带她走了。 我带她走,但不去哪,到了学校。 无人……************繁闹的街道上, 他细意的看着星期六的下午,满街都是漂亮的少女, 虽说丑的也不少但在他的眼中,大概只有漂亮的女孩。 看着女孩子的短裙,高高的靴,独是白 的大腿显露在人前。 或是一条连身的长裙,像纱一般的轻,贴在身上, 厚厚的凉鞋把少女的洁白小脚趾展示着。 他倚在灯柱看着每一个路上的女孩,低头看着她们的白白的腿, 心中有无上的冲动想用手去触摸。 从大腿上慢慢的游走到裙内……他的阴茎不由己的大了起来, 在他的裤 着好不自在。 一个一个的少女走过,他的心中开始有点乱起来, 只想到的是在白白的大腿上游走的手。 ************走到课室中, 只有我们二人可以说,整个学校中,只有我们二人, 我静静的看着她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看着看着。 「到静点的地方去好吗?」她说。 不知『静』是什么意思,我只有跟着她走。 她走到顶楼的一个空了的课室去,因学校收生不足, 这里的一个课室也没有上过。 「你常来这的吗?」我问道。 她没有回应倚着窗,看着街景……「钤……钤……」学校的钟响起。 我俩巳待在这里很久了,我看着她,而她依然看着窗外。 我预期她不会离开,而我也不太想离开。 我走到她身后,尝试去她看着她所看的……「唔……」她一转身, 双唇紧紧的印上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拥着我。 我不知所措,任由她吻着,双手同样的拥着她。 暗黑中只有我俩的唿吸声……她的双唇离开了我, 她蹲下身来把我的裤链拉开,轻轻的含着的阴茎, 她的舌头轻舐在龟头上渐渐的把全根含进了口中。 我的阴茎不断的大了起来,填满了她的小口, 她用生硬的技巧弄着。 不一会我快要射了,向她示意。 但她仍是含着,精液全灌到她的的口中, 她把精液全吃了。 她捉着我的手到她的乳房上,那乳房十分柔软, 我的手探入她的校服内握住她的小倍蕾, 不一会她胸前的衣钮全敞开了,乳罩亦掉到地上去, 她两颗坚挺的乳房、那粉红的倍蕾尽现眼前 我捉她的双肩细仔的欣赏着她的俏面红起来……「唔……唔……呀……」她微小的呻吟声在我含着她的倍蕾时更是响亮, 但她遏力的忍着。 我的手开始依着轨道的轻抚着她的大腿、探进裙内, 手在她的腿上来回游走她的身体更是软了来。 手终于走到她的林森林上,隔着内裤轻按着她的阴蒂, 渐渐的湿润起来……我使她躺在桌上 掀她的裙、把内裤脱了下来。 手指快速的在她的小穴中插抽着,她的爱液像洪水般涌出, 不止是我的手全湿更流到 面去。 硕大的阴茎一口气的插了进去,虽然是湿润的, 但她的小穴仍是十分的紧一下了仍顶至没顶。 阴茎在她的体内停着不动,慢慢的感受着她体内的紧狭。 她一松一紧的活动着阴道,像要迫我泄出似的。 我大力的抽插几下后,拔了出来,反转她, 使她伏在桌上光亮亮的屁股向着我,再一口气的从后插入她的小穴内, 她紧紧抓着桌子。 我一下比一下的更用力,她在狂乱中不往的喘气、呻吟。 头在激烈摆动下,束好的长发散开在空中舞动。 突然,她的身体紧紧的抽搐着,她到了高潮。 我亦停了下来,把涛涛不绝的精液射到她的体内去……************他在盘算着, 看见一个一个的少女走过好不自在一双双美丽的腿使他更按捺不住, 他一下子下了决心要找一双美好的腿,好好的泄发他的欲望。 他心中的矛盾在不断的战斗,在理性与欲望中争扎……「呀……你……你想怎样?」他终是忍不住了, 他毫不犹疑的伸手去把一个少女捉着紧紧的捉住那少女的双肩。 在少女的惊叫声中他醒觉了,慌中放开了手。 「对……对不起,我……我认错了人!」他说「认错人……也不要这样去玩嘛!」「是……是……」他说。 他再次站回那个灯柱的位置去,心中依然慌着, 但却兴奋非常。 虽说是在刹那间的触摸,但少女的柔软的身体, 她的体香那感觉,最重要的是她在那刻的恐惧……他依然在站着, 看着少女的美腿但想着的已不是做不做,而是怎去做……少女的腿依然在经过, 晴空之下展露人前。 安详的空气在漫延,但一切在阳光中也不真实……************我轻轻的伏在她的身上拥着她, 我仍留在她的体内。 慢慢的阴茎变小了,滑出来,精液慢慢的从她的小穴中流出, 在大腿上慢慢的滑下小腿最后到了袜里去。 她无意去擦掉它,任由它在身上流着,一点也不介怀。 我很想去问她,想去知道一切……「可不可以不要问?」她说。 「……」我默默的点头,虽然心中仍是想去知道, 但始终有点不好。 「多谢!」她说了这句后不再说了, 只是坐在我的双腿上搂着我。 只感觉到的就只有她暖暖的双乳压在我的身上……「钤……钤……」钟一次又一次的响过, 我俩依然坐在这空了的课室中。 ************夜,漫天只有着暗黄的路灯, 照着街道人依旧不绝的来往。 他仍在路上等着,但他的手中多了一点点的东西, 那东西在街灯中暗暗的闪耀……他的心中不住的盘算着 每一个少女的走过他都细细的观察着。 刹那间,在他的心像要跳出来了一般,看见了他 要的, 那短短的黑色的皮裙与她那双白 腿。 她身着高跟的凉鞋,把她动人的美腿衬托。 再看她那纯洁面容,就像仙子一般。 他的心中动了,这是他的目标,决定要得到手似的。 ************他在人群中不断的跟着她, 幸好路上的人虽不少但根本没人会在意到他的跟踪。 他渐渐的走近到她的身后去,心中渐是兴奋, 但仍小心的走在她的后面。 他跟着她完走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渐渐人少了, 直到了一道更是阴暗的小巷去。 路上只有着他俩的步声,只看见前面的少女越走越快, 心中暗叫不好他绝不会错过今天的,他一个箭步跑前去, 手中亮着刚买来的小刀。 那少女一转身,尖叫声响。 他一手紧紧的把她捉住了,手中的刀架在她的颈上。 「不要动!要不然我杀了你!」他说。 他感到那少女不断的抖震,在他的心中更是兴奋, 他的阴茎涨了起来。 「跟我走!」他胁着少女慢慢的走到了小巷大厦的天台去, 他用绳把她双手双脚缚到长椅上蒙着双眼。 他提起少女的脚用 子用力的嗅,然后慢慢的把凉鞋脱下, 用他的脸在脚上轻擦他感到那少女双足的柔软, 开始舔每支脚趾双手在腿上来回的轻抚着。 ************她的身体被紧紧的缚着, 任他舔着自己的脚趾心中更是害怕得要命。 泪水不由己的由眼中滴出。 她感到那男人的手渐渐到了的她的大腿间摸去, 他的舌头舔到大腿上去。 他的手此刻更在她的内裤上拨弄着,裙子更是被掀了起来, 内裤展露在他的面前。 下身暗暗的一凉,她感到内裤己被缓缓的脱下到足裸去, 阴毛被他轻的拨弄着……************他用 用力的在少女的小穴上嗅着 像有着阵阵处女的幽香般。 他的舌在阴毛上轻轻一下一下的舐,毛发渐渐湿润起来, 但不止是他的口水少女的小穴也流出爱液。 舌头到小穴上,舔到流出的爱液,虽他已紧紧的缚她, 但仍感到少女身体的扭动。 望上去,紧闭的小嘴正微小的活动着,呻吟声在小嘴中悄悄的熘出来。 他更着力的轻咬着小肉球,少女的身体剧烈的扭了一下, 呻吟声伴着响亮的「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兴奋的感觉像洪水般涌来,缓慢的动作也变得急促, 用力的把小肉球狠狠的咬着拉动少女的身体激烈的抽动了一下。 他的手指插到阴道中插抽着,一下子手全湿了, 更多的流到长椅上。 一口把流出的爱液全喝了。 他再也按捺不往欲火,拉链一拉下,巨大的肉肠走了出来, 对着两片花瓣间狠狠的插下去,一下子全根没顶了, 深深的像到了子宫去。 ************巨大的阴茎迫了进来, 阴道像是要裂开般他一下一下的缓慢插抽着, 但是每一下都着全力的插进去激烈的磨擦使她有巨大的痛楚, 但不一会电流般的快感游走到全身去。 原是湿润的阴道更是河水决堤般流出淫水来, 但羞耻的心使她更是用力的合起双腿。 但那男人更是兴奋的插抽,双手更是不空闲的揉着双乳, 舌头轻舔着倍蕾不时轻咬着。 阴茎像不会停下的涨大,把狭小的阴道充满着。 刹那,它停了下来,一口气拔出,塞到口中, 热热的精液灌到口中去。 激烈刹那停了下来,她急促的从快感中停了下来, 张开的阴道被冷冷的风吹进来。 急促的停下,使她仍不往的喘着气,把在口中的精液咳了出来, 流到泛着红光的面去。 ************他看着自己的阴茎慢慢的缩小, 但是欲火仍是一点也没消退但已是有心无力。 他在袋中拿出黑色的电动阳具……「吱……」电动阳具开动了, 他细心的对着两片花瓣中插去。 「唔……呀……」少女的呻吟声响起, 他把电动阳具全插了进去。 看着少女的身体微微的扭动着,口中的呻吟声若隐若现。 他伏在少女的身傍,细听着她有如天籁的呻吟声。 细心的听,时间过了很久,少女的身体活动了, 口中喘气连绵身体像要不支似的,只有下身小丘处的颤动。 看着少女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小东西也再一次涨大了, 他解开了少女的绳上身爬在长椅上,他任由电动阳具在少女的身体中抖动, 自己对着屁眼插进去。 少女痛得尖叫起来,但随即呻吟声又再响起。 在紧紧的屁眼中,他用力的插抽着,但不到几下便泄了, 一股脑儿射到她的面上去一边面被白色的精液盖住了。 他拉起拉链,什么也不理便走了。 ************当那男人离开后, 她的身体重重的倒在长椅上身体无力的软瘫着。 那电动阳具仍在不住的动,但她的全身连提起手也不行, 若说有其他人来操她也无力反抗。 激烈活动后,身体仍泛着红霞,爱液仍不绝的流, 口水在口边淌出。 阵阵快感仍没有消退,口中呻吟着,但她快要累死, 更是受不住再来一个高潮。 她的手探到小穴上,用了全身气力般,把那东西拔了出来, 积在里面的爱液全涌出来长椅上湿了一大片。 阴道间泛起一片片的空洞感觉,寒风吹来不是味儿, 可是全身像要碎开一般在寒冷中她沈沈的睡了……「唔……」强烈的阳光照射着, 眼睛也睁不开口中仍留着精液的味道,小穴痛得像火烧一般, 身体仍是赤裸裸的伏在长椅上她勉力的站了起来, 把被爱液沾湿了的衣服穿起但也干了,两腿间仍留有爱液的痕迹。 她慢慢的走到街上,像快要晕倒般,街上的人看到她的衣衫不整, 投以奇异的目光。 走着走着,她感到身体发热,她眼前突然间一黑, 一下子向前仆下去。 倒下时正好跌到我怀中,感觉到的是她像火团一般的热, 扶着她。 「谢谢!」说完后她双眼稀起来了。 「没事吗?」「送我回家可以吗?」我便把她送回家去。 ************在那个课室的五日后, 她向我诉说着这件事我不知怎去反应。 她平静的说着,就像别人的故事一般。 她的名字叫怡。 第二章宁静的角落间,依稀有着个不太熟识的面孔, 尝试去想失败。 完全不知道的女孩,低着头,使的角落处更是灰暗。 空虚的课室中就有她的一个人,我走到她的身傍……「早!」我说。 她略擡头,看着我。 「早!」她以近乎没有的声音回应着。 「我叫『空』,你呢?」「……玲」什么也听不到, 只有个「玲」字。 人渐多了,没有一个人去在意她的存在, 钤声也在此刻响起。 「你就是新来的同学吗?」老师问。 「……是的」她说。 老师想了一想,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继续教她的书, 玲再次低着头。 「铃……」钟一次又次的响起,一天完结。 玲依然在她的坐位中,一点也不动,像是没有离的去向, 我走到她身旁。 「还不走吗?」我问。 「走……走了,快走了!」她慌张说,像是把秘密泄露了出来似的。 怡走过来,向我示意要走了。 「唏!你对她像是很有兴趣?」「没什么, 只是想了解一下同学而已。 」「真是这么简单?」「你以为什么?」「没有!」她的心情比前几天好了不少, 但每次不再走那段路回家怕是心中仍害怕。 送了她回家后,躺着无意识的看着天花板, 没变的平静。 想起玲的面容,无形的孤单感在她的俏面上沁出。 像是看着全世界的寂寞一面。 想着她像掉进虚空中,走到无助的境地去。 竭力的坐起不去想她,好不容易才把她的形像挥去。 「钤……钤……」电话响着本不想去接, 但……但怎么去说最终它并没有停下。 「喂!」电话的另一方并没有回应「喂……!」「喂……」一把极小的声响着, 几近听不到但我已知道是谁了。 「出来好吗?」她说。 ************她走到家门前, 但一会的迷惘后她并没有进去。 走着走着,但不知不觉间她到了这儿去, 就是这道小巷有着令她有着难以忘记的小巷。 心中却暗暗的兴奋起来,身体有点发热, 一段段的记忆浮现心中一点怕的感觉都没有。 越是想,越是回味着那份感觉。 她慢慢的走上天台去,看着那她曾躺过的长椅上, 她细心的看着大概自她那次在这儿后,再没有人到过此, 长椅上仍留着她爱液的痕迹。 她仔细的抚摸,感到的只有干涸的感觉。 坐在长椅上,阖闭起双眼,那舌头就像再次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咿……呀……」远处只见她坐在秋千上荡着, 西落的太阳下只见她黑暗的身影,静静的走到她身旁, 她仍只是低着头看着凉鞋露出的脚趾。 「玲……」她只略略的擡头凝望着我, 很久很久……我坐到她身旁的千揪慢慢的荡。 残落的阳光消退了,取代的只有黑暗,街灯早在不知不觉间己亮起, 很多的事都像平伏了。 「唔……」她像是要说点什么似的。 「说吧!」我说。 「……」「不开心吗?不开心的事太多了, 不是吗?」我说。 她再一次沈默下去,我也不去说什么,亦不知道要说什么。 ************「吱……吱……」她把那支遗下的电动阳具再一次开动了, 它像有生命的动了起来。 垂手把它拾了上来,在手中她感到它的生命力, 像是要再一次走进她的身体她在犹疑着,但手己慢慢的移近下身去, 它在雪白校裙上颤动着这么的接近,裙摆也动了来。 她的手终探到裙内,颤动的头部轻压着阴蒂, 虽隔着内裤但也己清晰的感到那醉人的感觉, 在它 着小穴上的那刻她便不再放下。 它在外面的磨擦,那温暖的爱液已令内裤能滴水出来, 它也由干涸而湿润了。 那令人难受但痛快的感觉,快受不了,阴道的空虚也需要充实起来。 她就连着内裤把它抽进去,爱液便像瀑布泻下, 连那勃起的阴蒂与那两片涨红的阴唇也推到小穴去……「呀……!」竭力的忍着不作声 但快感的充盈下她也按捺不往了,呻吟声音从小嘴中漏了出来, 她再也不顾着会被人听到了。 「唔……!呀……!啊!啊!……!」她尽情的宣泄着。 她倒在长椅上,雪白的校裙掀开,内裤也拉开了, 电动阳具全塞了起去。 内裤再一次的合好遮了那洞口,双手揉弄着乳房, 夹着硬了的蓓蕾。 下身不住的动着,双腿紧合着,但却不停的相磨, 把那巨浪似的快感宣泄头在轻摆,秀发在空中乱舞……「呀……!」刹那脑中一片的空白, 身体一下下强大的抽搐着连那东西也夹碎似的, 最后身体全身软了下来一点力儿也提不起。 「踏!踏!」急促的脚步声突响,她还来不及去反应, 只见三个黑影巳把她按着她不断的挣扎, 但此刻她想出一点力气也不行他们已把她缚了起来。 「啪!」一痛,已昏了过去。 ************我送玲回家, 到她的门前她看着我,一声不响。 「再见!」我说。 「伏!」她重重的扑身上,哭着……「我家中无人, 陪我可以吗?」她呜咽着说我搂着她到她的家中。 ************怡醒来时眼见只是四处的漆黑, 赤裸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被粗的绳子缚着, 一点也弹动不得感到的只有凉凉的风吹着。 门缝间透着一缐的光,三个人的声音在门外响着, 心中有着的只有害怕其馀的一点也用不着,她合起双眼身体卷曲着, 不停的抖震像是待着他们的来临……「依……呀……!」她擡头一看, 那三个男人已光脱脱的身上只剩下短裤,在那处已是高高的隆起。 一男人突然走到她的面前脱下了短裤,那足有七寸的家伙在她的面前摆动着, 那火红的阴茎已是顶着她的乳尖他狠狠的扯着她的头发, 她的小嘴已碰着那东西他用力的捉着面颊, 小口张开硕大的阴茎全数塞了进去……「吱……!」尿液泄到她口中去, 那令人呕心的味道使她呛着仍有不少喝到口中。 那三人相对笑着,那人的阴茎再一次塞到她口中, 扯动着她的头发难耐的痛楚使口中不住的套弄着。 澎涨的阴茎填满了她的小嘴!此时,她的屁股一擡, 高高的升起两个小穴一点不漏地露在人前,那两男人哪耐得住, 巨大的阴茎一口气的插了进去狭小的阴穴紧紧的压迫着, 更是用力的进去原是干涸的阴穴淫水直标, 充塞着那干涸的小穴那巨大的阴茎也滑了出来, 他插了不久便拔了出来但没射精。 忽然另一巨大的阴茎又插了进来,他俩不住的交替的插着, 每次百来下。 一个多小时还未泄,她身体快要支持不住, 身体只会前后的摆动着。 那男的在她口中泄了,身体向前仆,身后仍不断的插着, 口中娇喘着精液在口中流出……「吱……!吱……!」白色的液体铺满了她的面上。 刚走了的男人再来,但手中却执着可乐樽,插进她的小穴中去, 另一个男人吻着她的耳珠、搓着双乳、揉着阴蒂。 娇喘中夹杂着呻吟声,爱液如泉的涌出, 那可乐樽己满了半瓶。 他们三人分享着那瓶爱液,有如甘露般喝着, 不一会换了另一瓶去一瓶瓶的接着。 他们轮着的去爱抚着她。 很长很长的时间,她已筋疲力尽的倒了下, 爱液也流不出冷水洒下,再一轮轮的刺激, 但怎也再不行了。 更是激烈的行动再来,四根电动阳具全插进去, 小穴上更是两支电流刺激着粉红的乳头。 爱液再一次慢慢的流出,她只能任由他们弄着, 身体根没任何力气去动。 很久,她也不知过了多久,性的冲击下, 暖暖的身体不再热了她只感到冰冷的感觉, 死亡的讯息到来心中一点也不愿意,但是无力去抗拒。 她只能静静的合上眼,静待死的来临,身体卷着, 就如回到母亲的怀里自己的双乳,就如母亲那双温暖的乳房, 但现在的己冰冷了……他们三人再一次弄她 但已没反应了。 三人心中慌着,她已死了。 二话不说把她就掉到草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