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名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个东东对着婠婠摇了一下道。 “你这个东西让你对玉研用哦。” 婠婠一看杨立名手中拿的坏东西,连眼珠子都快登出来了。 杨立名手里竟然抓着一条大号的男性电动阳具。 甚至还打开了电源摇啊摇的。 嗡嗡的声音听的婠婠脸上红霞满面。 “你……你……真是……真是……这是什麽东西啊。” 婠婠断断续续的指着那条电动阳具道。 “男人的那个啊。 只是假的而已。 但是只要婠婠穿上就可以化身爲假男人了。 到时候,不管是对师妃暄小尼姑还是你师傅都是要杀就杀, 要插就插。 完全不用顾忌自己因爲是女儿身而无能爲力。” 杨立名气势汹汹的介绍着这条连着加阳具的性器内裤说道。 “哦,对了,婠儿,你现在就穿上试一试合不合适。 以你的小腰,应该很容易就可以穿上了才是。” 杨立名介绍了半天,终于想起让婠婠穿着试一下了。 快速的降落在地面上,伸出大手强行就有点不太情愿的婠婠的小内裤剥下, 给她套上了那条带着电动阳具的内裤。 纵然是妖女神经承受能力远远强过普通的女孩子, 也在穿上这条内裤之后羞涩的小脸通红,差点嫡出血来。 不过随即当她晃了晃那条挺的高高的假阳具的时候, 又觉得很是新鲜好玩开始了研究起来。 不一会连如何打开开关让它自动动起来都知道了。 杨立名看着光着上半身,挺着一条假鸡鸡好奇的研究的婠婠, 胯间的大肉棒。 如吃了伟哥一般,发出了滔天的怒吼。 冲过去一把抱住婠婠。 “婠儿,我们是回家做,还是现在就做。” “当然是回家做了。 床上舒服一点。” 婠婠玩够了新玩具,脱下来后,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杨立名撕烂了。 总不能这幅模样去洛阳城吧。 “喂,我知道你有办法凭空变出衣服的, 拿出来。” 婠婠对着坏笑的杨立名摊开了那双玉手。 “哈哈哈,我喜欢看你这个样子,不用穿衣服了。” 杨立名拒绝道。 “哼,那好,既然夫君舍得,人家就这样走到大街上, 让别人看光光看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 婠婠也是挑了挑自己精致的柳眉道。 小模样一脸的威胁。 她才不信,杨立名真的让她光着身子乱跑呢。 “当然舍不得了,但是我有办法。” 杨立名抱起婠婠,脚下一跃就冲上了蓝天。 “在天上飞总没有人看我的婠儿了吧。 嘿嘿嘿,反正我们住的院子里的下人也已经全部被我们驱散了, 就光明正大的在那里降落好了。” “好啊,原来你早有阴谋,难怪王世充派些丫鬟下人来的时候, 你要拒绝了。 原来是爲了更加方便欺负我们。” 婠婠鼓着小嘴说道。 “说对了,我就是爲了方便欺负婠儿。” 杨立名得意的说道。 婠婠却是嘴巴更加鼓了。 原来自己每一步都被这个家伙算的死死的。 杨立名见她这个模样可爱。 低头就一口吻了上去。 他现在飞行的能力远远不是以前可以相比较的。 就算是在天上做爱做的事情都不会有什麽关系, 更加别说是接个吻了。 在两人的口舌了几分锺后,两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王世充府邸的正上空几百米的地方。 松开被自己吻的晕乎乎的婠婠红红的小嘴。 杨立名看准下方自己等人居住的院子,急速了落了下去。 “咦、”杨立名刚刚落到地面就发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在他的房间里面。 闭上眼睛发出自己的精神力,笼罩向了自己的房间, 却发现了一个让他很是欣喜的结果。 因爲他房间里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的人,竟然就是许久不见的祝玉研。 “我刚刚想你,你就来了,真是太给我面子了, 玉研宝贝。” 杨立名心中淫荡的喃喃道。 然后坏笑了起来。 似乎想到了什麽特别的重逢的场面。 抱着怀里靠着他的婠婠将她放在了院子中央的石桌上面。 勐一扎头,一只手托着玉乳,嘴巴一下叼着一只红嫩的乳头, 拼命地吸吮着另一只手在另一只肥满的玉乳上揉弄起来。 “啊……啊……夫君你干什麽?不是说到房间里在修修炼吗?”婠婠大唿小叫道。 但是下面却流出了一股股的水迹。 “啊……不要啊……又用这种真气偷袭人家……啊啊……完了……好了……婠儿就和夫君在院子里修炼好了……哦……快啊……”在杨立名捏着她的乳房的时候, 婠婠先是小小的挣扎了几下却突然的软了下来。 原来杨立名一看她不老实就已经将浴火焚身真气开大马力传入她的身体。 让妖女瞬间就如同吃了烈性春药一般,一阵强烈的刺激, 震撼着她整个身心春潮泛漤了,拍打着她的神经, 撩拨着她成熟而极富的部位使她一片潮湿。 杨立名伏身细看婠婠的下面,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水液, 已将整个三角地带模煳一片;黑色而弯曲的阴毛 闪烁着点点露珠高耸而凸起的肉丘上,好像下了一场春雨, 温暖潮湿;两片肥大而向外翻的阴唇鲜嫩透亮, 阴蒂圆实整个地显露在阴唇外。 “婠儿,我来了。” 杨立名伸手抓住涨得红黑发紫的大肉棒, 对准目标上下滑动了几下,使大肉棒沾满水, 才找到洞口全身向下一压。 “啊!”婠婠被突然的进入弄的爽快的大声尖叫, 整个身子都翘了起来供成了一条弧缐。 然后立刻再次尖叫着娇羞火热地回应着杨立名巨棒的抽插, 羞赧地迎合“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阴精玉液泉涌而出, 流经她淫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随着杨立名越来越重地在婠婠窄小的阴道内抽动、顶入, 少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磙烫、淫滑湿濡万分 嫩滑的阴道肉壁在粗壮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 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阴道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肉棒上。 妖女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抽插得声音越来越大, 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天啊……夫君啊……妖女死了……好痛快……好爽啊……死……死了……”婠婠短短的时间里 已经完全不由自主地沈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 嘴里乱七八糟的乱说一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越来越哀婉悠扬、意撩人她脸颊火热,秀眉轻皱, 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杨立名眼睛飘向自己的房门那边,脸上邪恶的笑着, 肉棒向婠婠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阴道子宫深处狠狠挺进……正沈溺于欲海情中的少女被他这一下又狠又勐地一顶 只感觉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 他硕大无朋、火热磙烫的龟头迅速地在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揉捏着。 花心的敏感,只能让妖女更加大的尖叫来回应那种快乐。 本来闭着一双瞄目坐在杨立名的房间里面等待着杨立名回来的祝玉研, 忽然被婠婠的一声声尖叫声惊醒了。” 婠儿,好像是婠儿,她……她……怎麽了。” 祝玉研勐的站了起来。 打开了房门。 正文 第251章 师徒双飞(二)正在婠婠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杨立名当然听到了远处的开门声了。 等下一阵阵的淫笑。 抓住婠婠的腰将被插的爱液直流的妖女整个抱了起来。 两只大手抓着妖女的两片屁股蛋的同时,也让她的玉手搂着自己的脖子双腿夹着自己的虎腰。 继续一下一下的干着。 “拍拍拍”的肉体碰撞声,以及扑哧扑哧的水声, 如站在门口的祝玉研听的清清楚楚。 “你……你们……在干什麽?婠儿……死小贼……你们……”蒙着一块白色的纱布的祝玉研一个跨步跃过来, 伸出玉指指着两人颤抖的声音说道。 玉脸完全变出了一片红潮。 双眼死死的顶着徒弟和自己男人的交合之处。 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己徒弟已经被自己男人抱上了床了, 但是如今咋一见两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站在院子里 当着她的面交合着男女之事还是让阴后很是吃不消。 “啊啊……啊……好舒服……夫君……啊……啊……师傅……放我下来啊……被插的不行的婠婠眼角的余光一看到, 祝玉研立刻脸露讶色惊慌失措的想要离开杨立名的肉棒, 将自己的身体从上面拔下来。 却被色魔夫君死死的抱住。 下身勐烈的一挺,肉棒再次没入了她的身体至深之处。 龟头在花心上面一阵阵的摩擦。 “啊……”婠婠想要脱身的动作勐烈的一顿。 “啊??”紧窄的花茎再次被填满,愉悦的充实感让婠婠忍不住发出一声火热的娇吟。 身子无奈的,又再次坐了回去。 双腿依旧夹着杨立名的虎腰。 杨立名看的大乐,向那边脸色古怪的祝玉研走了过去。 只是每走一步,下面的肉棒都会随着走动的惯性, 狠狠的进入一次她徒儿的子宫中换来一声声快乐的尖叫。 婠婠明明知道师傅就在一边看着,却无能摆脱这种要命的快感。 被杨立名插着靠近自己的师傅。 小穴;里的嫩肉疯狂的吸夹着杨立名的龟头。 不知道对于婠婠来说是不是破天荒的当着师傅的面被男人插着, 下体的两人交合处竟然喷出了一股股的水迹, 顺着娇嫩的小屁股滴落下来。 落在地面和杨立名的脚上,发出了一声声淫荡的滴答声。 “玉研小宝贝,好久不见了,终于舍得来找夫君了。” 杨立名坏笑的看着面前的祝玉研说道。 下面却没有停止进进出出的节奏。 “胡闹,胡闹,臭小子,你竟然……竟然这麽胡闹……我……我……还不放开婠儿……”祝玉研拿下面纱, 露出绝世的容顔玉脸红中带白,白衣下的玉体一阵阵的颤抖, 也许是因爲看到自己从小当女儿一般的徒儿被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被进进出出的关系吧。 久久没有被男人安慰过的阴后,下面甚至不可思议的湿了。 “啊啊……啊……师傅……师傅……婠儿……的身体……停不下来啊……啊……夫君好坏……给婠儿的身体里……传那种坏的真气……”婠婠边耸动的小屁股进出着杨立名的肉棒, 边啊啊的喊道。 听到婠婠的话,祝玉研知道,自己是别想徒弟和男人暂时分开了, 当初自己也是这样。 被男人在身体里传进浴火焚身真气之后,就发了疯一样的想男人快点干自己。 如今让杨立名停下来,婠婠非难受死不可。 有过这种经验的祝玉研当然明白。 “臭小子,你快一点,人家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呢。” 祝玉研跺了跺脚,红着玉脸喊道。 转身就往杨立名的房间里面跑去。 一把将门给关了上去,来个眼不见爲净。 虽然徒弟和自己男人的交合声以及呻吟声是不可能听不到的。 但是至少现在不去看总会舒服点。 她靠着门,感受着胸口的剧烈起伏和心脏的砰砰直跳。 这种剧烈的跳动,自从几个月前被杨立名在地下的杨公宝库里行那夫妻之事以来, 就再也没有感受过了但是这次又来了。 而且前所未有的强烈。 “完了,以这个可恶的色狼臭小子的性格, 等一下他欺负来了婠儿一定又会进来欺负我。 本来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个坏蛋一定会当着婠儿的面欺负我。 怎麽办呢。 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我就不来了。” 祝玉研一脸平时不可能有的小女儿态, 自言自语的说道。 以他对杨立名性格通透的了解,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高达百分九十以上。 不由得心脏跳的更加快速了。 外面的呻吟和交合声,就如同魔音一般,让想到这种可能性的阴后下体开始快速的湿淋淋起来。 里面的瘙痒越来越强烈。 “哦……”小嘴里发出一声和外面的婠婠一样动人的娇吟, 软软的坐在了地上。 以杨立名如今的境界,就算隔着一扇门门, 也可以清晰的知道门后的阴后老婆在做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