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查过族谱,原来我的祖先都好有钱的, 有田有地家丁都几百人,后花园还大过维多利亚公园, 真是威风到尽我爷爷晚晚都有奴婢陪寝,玩女人都玩到骨头软啦!后来, 不知传到那一代生了个败家仔,赌一个晚上就输了十亩田, 再赌就输去祖屋结果连老婆都卖了,真他妈的混蛋。 俗语话: 烂船都有三斤钉,这老祖宗来到香港就买了一栋楼在上海街。 以前买一栋唐楼好便宜的,但除了这层楼,就什么都没有留给我了。 我乃九代单传,唯一得益就是这栋唐楼。 几十年楼龄的旧楼,自己又住不完,当然是租出去啦!有个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楼去做一楼一凤, 看她的招牌由初时的纯情学生妹一直做到变成住家淫妇, 后来自称是上海街萧小姐。 然而人老珠黄,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宫癌, 死了。 讲起花姐,她初入行时真是年轻貌美!初开始时, 生意并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时, 藉机会陪她倾谈解闷顺便讨一点小便宜。 记得有一次,花姐说有个变态差人用手扣住她的双手, 然后槽质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肿。 我就乘机剥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检查。 她不止有对乳房饱满,她的纤腰好幼好滑好细, 我两只手用力一箍 但就轻叫一下: 「哟!」吓得我即刻缩手, 惊怕捏断她的细腰。 还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 两个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圆让男人一见到就想摸, 一摸到就想用块脸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条舌头去舔, 舔得几舔自然会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绝,我一边舔她,但就一边弹呀弹个屁股, 真是过瘾都全身都麻 !和花姐性交还有一样好处 她好认真!绝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是也叫,不是也叫, 她叫床绝对是真情流露。 我表现好时,她就会赞不绝口,赞到我天上有, 地下无但是当我的状态不好之时,她就会想办法帮我。 用口、用手不在话下。 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底裤,又扮护士, 又扮女警。 总之,我觉得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全面性妓女。 还有一样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交不下数十次, 她未收过我一次钱。 这样好相处的女人,竟然会生子宫癌,真是天意弄人!花姐死去, 我伤心极了为了她,我足足有整个月心情不安乐, 就算见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头花姐没什么亲人, 身后事都是我帮她办理!最近三楼的住客又移民了 于是就一齐招租。 有班北妹来租屋,不用说,又是北姑鸡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给她们, 但她们并没有有还价就租了二楼反正有租交就行了, 理得她们做鸡或者做鸭啦!三楼租给一对夫妇 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开头她就不肯租, 但男的说第二个地方租不到这么平租的住处兼且交通方便, 邻近地铁站!二楼那几位阿姐真大手笔竟然大肆装修, 见到面问她们说: 「哗!豪华装修哦!怎么这样大手笔呀!」「做生意当然要讲门面哦!」「说的也是!门面漂亮可以收贵一点嘛!」我笑着说道。 「收得贵,恐怕你们做老板的又不肯上来哩!」「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多贵都有人争住来找你啦!」「你这么识货 新开张第一场就留给你了!免费的记得明天上来啦!」这女孩子真风骚, 她的广东话又说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来的, 份外蚀骨。 听她那把声都会心痒痒的!第二天一早, 我就到楼下找她开门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包租公,你这么早来找谁呀?」「找莉莉呀!小姐, 你又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乡。 」「哦!难怪你跟莉莉一样漂亮迷人啦!」我赞美她, 这是真心的话她长得十足十周海媚那个样子, 一对销魂眼简直有电的!讲得几句莉莉出来开门, 她说道: 「陈先生这么早呀!我们要中午十二点拜神之后才开张, 到时请你来吃免费套餐啦!逢门今午始为君开呀, 嘻嘻!」哗!这么风骚真要命!媚媚听见了, 也说道: 「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费餐一份哩!」「哗!发达啦!一于上楼养精锐储够本, 一阵大展鸿图大发雄威,大放光明,大肉棒插入洞, 哈哈哈!我有一种药好有效的,做爱之前两个钟头吃一粒就会龙精虎勐, 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现。 今天有两个女人等着我,看来吃多一粒不会死吧!我想了一会儿, 死就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龙做对地府兄弟又如何!十二点钟一到, 我就下楼去两位青春美女夹道欢迎,问我想先做那个?我说最好两个一齐来啦!她们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 问道: 「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六寸半, 不过这不是讲长短,是讲劲力嘛!」「那你脱下裤子啦!」「是不是我脱下裤子你替我含呢?」「中午套餐头一盘就含含吞吞, 进房嘛!哥哥。 」莉莉一边讲,一边伸了伸舌头。 「已经好久没有女人称我哥哥了,莉莉, 你真行一见你就开始抬头,小鸟要出笼啦!」「媚媚, 你都一齐将来我你一齐服侍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动手,莉莉就揽到我几乎透不了气。 我左手伸入她底裤里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轮之后, 干脆扯下她的裤子。 媚媚在我后面,用身体磨我背嵴,然后,她拿了把剪刀, 对准我下面。 「喂,你想绝我子孙吗?」我吓了一跳。 「放心啦!我 是想帮你的底裤度剪个窿, 等你只雀雀伸个头出来。 」媚媚应道。 「你疯了!脱下裤子就行了,要这么麻烦吗?」「我喜欢剪呀!行不行啊!」哗!死了!这两个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 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唯有暂时扮作若无其事, 好见机行事啦!媚媚果然在我阳具对正的位置剪了个洞 我那条肉棒第一时间就夺门而出。 「哗!好伟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 双手抱住我那条肉棒玩起来。 我以为但会含了含,舔几舔就算啦!可是她却在制造三文治, 用她一对乳房夹住我那条肉肠。 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服侍男人了,因为她的手势纯熟。 她轻轻磨几下,就将我的阴茎拉住, 对我说: 「要湿一湿才过瘾!」我以为但会帮我含住, 用她的口水做润滑剂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 媚媚随即将我的阳具 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识得利用人哦!」我说道。 「朋友是要来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说。 莉莉的口水还多过稚多利亚港的海水,我好似一只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 好舒服。 她的舌头就好似一只船桨,摇呀摇呀,为我撑船掌舵, 一时摇摇左边一时摇摇右边,我只舟舟本来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条船, 有了她的舌头生动了。 正在迷迷痴痴之际,媚媚突然将我只『舟舟』从莉莉嘴里拔出, 夹在她双乳之间。 哗!你估我只舟舟是登陆艇?刚刚潜完水, 又要我上高山!媚媚个山峰好高好大我只『舟舟』就夹在她峡谷之中。 低头一望,又见到两个山顶上各有两朵千年灵芝, 就好想爬上山顶采摘。 媚媚这个山头简直是个活火山: 第一,她好硬, 热辣辣好似个暖炉。 第二,她会动的,我条肉棒不用动,任由两个火山上下磨擦, 真是舒服极了。 正当媚媚用她对奶磨我阴茎之时,莉莉却呆呆地望住我!我觉得好奇怪, 于是对她说道: 「你都来玩啦!脱下你那个奶罩 等我可以轻舟已过万重山嘛!」莉莉还是拉拉扯扯 不多愿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妈妈的!见她怎样, 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内衣。 一扯之下,吓了一跳,原来这女人装假狗,平时以为喜马拉雅山, 原来是飞机场真没味道!莉莉见我一脸蔑视的眼光, 竟然眼角渗出几滴眼泪。 我不怕女人恶,最怕女人哭,一见到她怎样的环境, 心就软了我连忙帮她抹眼泪。 我记得孙子兵法里面有一招『声东击西』,我将这招变一变, 变成『声峰击洞』。 我嘴里就说她的胸细细粒容易食,别有风味, 另一方面我的手就向她下体进攻。 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同时摸到防空洞,先在外边徘徊一阵, 见对方有也火力回击就一、二、三进攻,左边一只手指公, 右边一只食指一只插入肛门,一只插入阴道。 「哎哟!」莉莉叫了一声之后就说: 「干争争, 痛死人!」我将两只手指拔出伸过去叫她吮, 让她自己用口水做润滑剂。 那知她两手一推,将手指推给我,叫我自己吮!插入下阴那只手指就没问题, 插入屎眼那只有屎味,怎么吮得落口呀!但我又不想破坏气氛, 有点儿进退两难。 就在此时, 媚媚说: 「我来吮啦!」我说道: 「你不怕脏吗?」她好委屈地说: 「能够令大家开心, 无所谓啦!哥哥!」死啦!死啦!她一句『哥哥』 我全身都软了一颗心都交给她了, 我心里在说: 「媚媚呀!我的心都酥麻了, 我好想把阳具插入你的销魂洞了!」媚媚好认真咐吮我那只手指 看她那个样子我就算把两只脚趾公让她吮,她都一样会这么投入, 这样好玩的女人到那里去找呀!我再一次插入莉莉前后窿, 一出一入一深一浅,当正是自己的阳具,插到她丫口丫面, 阿妈都不认得了。 其实,这都是媚媚的功劳,我一边用手指插莉莉, 媚媚就一边用舌头挑逗我那敏感的龟头搞到我成身肌肉好似解剖着的青蛙, 不受控制地一跳一跳的。 媚媚真不简单,她有时咬住我的阴茎,于是 用舌头在外围顶顶撞撞。 有时吮一下龟头,有时又舔一下龟身,最难顶的是她轻咬我个春袋。 春袋里面两粒汤丸身矜肉贵,咬大力就会痛, 咬得不够力又没有味道所以我认为,要考一个女人叫口技功夫, 叫她咬春袋就最好不是个个女人都咬得男人舒服的!我给媚媚九十分, 还有十分是我觉得人总会有进步将来她一定可以含得更舒服, 舔得更有技巧!突然一阵剧痛传来,我以为仍然是媚媚在咬我啦!谁知低头一看, 吓了一大跳 不见叫道: 「小姐呀!你在搞什么啊!」原来媚媚用两个 衫用的衣夹, 夹住我的春袋 她还对住我笑问: 「痛不痛呢?」「当然痛呀?春袋痛归心呀!」我大叫。 「好像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哦!十指痛归心就听过。 」媚媚道。 「你变态啦!」我质问她。 「你好正常吗?」媚媚反问。 「我当然正常啦!」我理直气壮。 莉莉插嘴道: 「你正常就不会勐插我的屁眼啦!」我被她窒住, 好彩也反应够快 立刻应她说: 「鬼叫你屁股怎么迷人!」「你好喜欢吗?你喜欢也不来吻吻!」莉莉道。 我正想啜她的屁股之际, 媚媚说道: 「等一等, 你可别那么偏心!你也看看我个屁股看那一件好哩?」媚媚一转身, 就同莉莉平排两个屁股排在一齐,就有好大的差别。 莉莉不仅奶子小,连个屁股都不大,不过,小是小, 她好有缐条形状不错,如果当自己去小人国, 都可以评为一流哦!至于媚媚她的屁股就大得多, 红红地胜在股沟够深,股肉够丰厚,摸得几摸就会手软阳具硬。 两个屁股,各有煞食之处,我也不理咐多,凑个嘴去, 左、右各一个狂啜一轮, 就话: 「好肉呀!」突然, 我想起以前同花花玩过一种游戏我塞一支筷子入她屁股, 她一起一伏的好享受哦!现在有两个屁股,如果拿支筷子一头塞入媚媚, 另一头塞入莉莉叫她们自己磨磨叮,一定非常过瘾!我在女人面前好大胆, 什么都说得出于是就照直讲。 两女听见,同时间转身,两个阴户几乎塞到我的嘴, 她们异口同声说道: 「你都变态的!」我骑骑笑 点头话: 「是呀我变态的!」一提起变态, 我就想起媚媚夹住我春袋那两个夹子哗!好痛呀!我一手拔开两个夹, 就走入厨房拿筷子见到有几只鸡蛋,就顺手拿两只入房。 莉莉见到就说: 「你拿两只鸡蛋做什么?」我笑着说道: 「你估如果塞一只蛋入你的阴道里会怎样?」「去你的!又是变态的东西。 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呀!」媚媚不屑我的所作所为。 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我左一只,右一只, 将鸡蛋在每个阴道塞一只 然后对她们说道: 「你们比赛一下生蛋, 看那一个最快把蛋生出来。 」两女虽然口硬,但都好就得人,我她们生蛋, 她们果然好努力地生蛋还玩得好过瘾哩!莉莉的臀部虽然小, 但生蛋她就最威首先把那只蛋生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