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i,30岁,已达人称中女之年,刚离婚, 学识不多又无任何工作经验,几经辛苦,才找到一份月薪六千元的家务助理。 上班两星期,工作时间长她不觉苦,半年来桃源洞未有男人眷顾, 她才熬得死去活来每晚,尺长震动器都要捅过桃源洞, 高潮享受过她才睡得。 「黄太,我会照顾少爷,放心去旅行啦。 」 CiCi帮手取行李下楼, 临别时黄太道: 「我去三日旅行, 好快就返我会买手信畀你。 」「多谢晒。 」「大言呢个曳仔,佢早晚两餐靠晒你咯喎。 」「放心啦。 」黄太这个雇主蛮好人又无架子,CiCi心是感激的。 翌日,CiCi又准时上班,甫抵达黄家就亮大厅灯, 但空无一人。 她煮好饭,大言还未踏出过睡房半步,「到晏昼一点都未起身, 有无搞错?」 CiCi心道: 「唔系都系嗌醒佢食饭先。 」她推开睡房门,正想弄醒大言之际,双眼突然发大, 焦点锁住了大言下身。 半梦半醒的大言上身裸裎,大剌剌地睡在床上, 一条大腿从被窦撑出来他只穿了条短波裤,内真空, 包不住硬直了的巨棒。 裤裆隆起了一团,似个迷你帐幕,顶顶的蘑菇头撑起帐幕, 虽看不到但从形状轮廓来看,至少如乒乓球般大, 而且棒身粗壮还微微跳动,生气勃勃。 「哗,好大支呀……」 CiCi的心怦然急跳。 她想退出去,但半年未臭过男人香的她如脚底生根, 只盯巨棒不放脑海绮念一起,性慾澎湃,两腿间即时痕痒起来。 她看得忘形,浑然不知大言已醒过来;大言瞥见她的急色相, 继续装睡还挪动身子掀开被子,好让巨棒有更多舒展空间。 巨棒完全撑出裤裆了,从裤管逃出,直指天花板。 CiCi仍伫立不动,唇舌燥,大言知道是时候了, 装睡醒: 「早晨……唔? CiCi姐开得饭?」「系呀……」她如梦惊醒, 支吾道: 「早晨你出厅食饭先,我去主人房摺埋衫先。 」!主人房门刚关上,CiCi已软得半跪下来。 何来有衫摺?只不过刚才一幕太震撼了,CiCi面红发熨, 泉水汹涌而出两条腿在走路,居然也磨出了快感。 她背对房门,坐在床边,大口气在唿吸,内心在挣扎, 「好痕呀……佢支真系……好大条。 」思忖间,五指已变作不随意肌,一潜,滑入裙底揉搓, 指尖很快已找到那粒肉芽所在稍用力一压,肉芽随即变硬, 充当了快感神经枢纽全身每个细胞尽皆沉醉高潮之中, 兴奋得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噢呀……」毕竟是在人家的地方, CiCi连忙掩口。 心虚的她现在最渴望的,是伴她度过漫漫长夜的那支金刚棒。 没有它,只好劳烦五姑娘。 由初初的坐在床边隔内裤搓揉,渐渐地,性慾驱使她改变姿势。 她半蹲半跪,一腿支在床沿,一腿钉稳地板, 两腿却擘得大大把湿了一大片的内裤褪至膝弯, 三角位上多了五指其中二指却诡异地时隐时现。 手腕飞快旋转,手势像在上螺丝,每次钻入洞穴, 快感就增多一分。 「唉,湿晒。 」 5分钟后,CiCi唿吸终于平复,整理衣衫。 粗心大意的她,浑不发觉房门只是虚掩,门缝间, 多了一部手提电话又翌日CiCi春风满脸地返工, 脑海尚在回味昨晚偷看到的七寸长巨棒。 大言在浴室喊道: 「 CiCi姐,可唔可以帮我条毛巾?」 CiCi闻言, 走入大言睡房找到白毛巾。 「毛巾呀。 」 CiCi打开浴室门三寸,别过脸,伸长手臂递过去。 「 CiCi姐,洗头水入眼呀, 」大言大叫: 「成面泡睇唔到, 你入畀我啦。 」 CiCi推门,浴帘虚掩,水气氤氲,隐见一副雄性身躯浸在一缸暖水之中。 「唔该晒,」大言眯起双眼,作状看不见, 双手胡乱抓: 「毛巾呢?」瞥见她踏前两步, 他忽然站起来水花溅得她一身,到她定下神来, 才发现距离自己面庞不够半尺竖立一条巨棒, 近得感受到蘑菇头那轻微的抖动。 「哗!你……」 CiCi急得面也红了: 「快……拎住条毛巾啦。 」「我睇唔到呀,毛巾边?」大言继续装。 好戏要做到足,他继续摆动两臂,装找毛巾, 实情是双眼眯起一条细缝对准 CiCi施展禄山之爪。 她下意识按胸脯,胡乱向后退一步,偏偏大言借癫纳福, 「毛巾呢?畀我啦。 」就抓实她衬衫领口不放,以为是毛巾。 领口本来就大,拉扯间,两只重甸甸的肉球抛了出来。 肉球太大了,个罩根本包不住,一边肩带滑下来, 杯罩继而移位。 离了罩,一点啡红露了出来,大大粒,有如一粒红枣, CiCi急忙冲了出去。 「 CiCi姐,头先唔该晒喎,」大言出大厅, 一手用毛巾擦头一手拿手机, 像看甚么似的: 「你唔舒服呀?块面红晒?」他裸上身, 故意跷起二郎腿依旧是那条短波裤,内依旧空空如也。 「我……」 CiCi口窒窒。 「我系唔系好大支呀?」大言失惊无神抛下一句。 「?你……讲乜呀?」「过,帮我起只机。 」他索性脱去波裤: 「你应该好需要男人?」「你讲乜呀?」「仲扮?你噚日自摸, 我到晒。 我部手机有片为证喎。 」 CiCi一手抢去手机,看见短片内的正是自己, 欲删除短片即被大言夺回。 「我又唔系擒你,帮我打出之嘛。 」 屈服了,她蹲下,埋首大言两腿之间。 大言挺一挺腰,刻意让巨棒更靠近她面庞,「除衫, 除埋个 Bra我要玩双蛋夹肠仔。 」 CiCi花容失色: 「?唔得!」「唔得?」大言摇一摇手机, 要胁道: 「你自己谂。 」就范了,衬衫掀起,两团脂肪球简直是应声弹出。 大言双手左上右下的托。 「好大对呀!」说罢,大言站起来,CiCi无计可施, 那支已在发射状态的巨炮已没入深沟之中。 进进出出,大言想忍也忍不住,实在太兴奋了, 不到 3分钟就完事不过, 他咧嘴笑道: 「我想同你真真正正做一次呀。 」「……」第三日,CiCi怀战战兢兢的心返工, 害怕见到大言这个急色鬼。 昨日替他打了一次手枪,羞愧,是当然的了, 但念及那火辣巨棒竟令自己不自觉出水。 脚步又一直向前,直至在大言家门前,她还是内心交战, 忐忑不安。 「 CiCi姐,好肚饿呀!」大言老早起床, 在看电视: 「食得饭未呀?」「得唔好意思, 好快有得食。 」 CiCi赶快入厨房,快手快脚的煮了两一汤, 陪大言一起吃饭。 吃饱,大言伸了一个大懒腰, 故意对天花板道: 「好饱, 饱暖思床褥CiCi姐,你话点算好呢?」她低头不理睬, 迳自收拾碗筷。 未几, 她又听到大言在睡房叫喊: 「 CiCi姐, 畀好你睇。 」大言成个人「太」字形咁床上,支炮直指向天, CiCi羞得无地自容 几经辛苦才鼓气勇气道: 「少爷, 你究竟想点呀?」「想点?擒日咪话畀你听。 」「唔得……」「怕乜?屋企又无人,信我, 一次做一次咁多啦。 」爬上睡床的 CiCi,一脸不情不愿,大言则盯起伏不定的胸脯, 揉搓巨棒棒头一抖一抖的不住跳动,如一条耀武扬威的吐吞恶蛇, 他吩咐道: 「唔除衫我点你呀?」一阵衣服窸窣声, 映入眼帘的是两座雪白山山被两个鲜红色杯罩覆盖, 只露出北半球但纵如此,那种挑起原始性慾的魔力, 还是已看得大言喉舌燥。 再来是卜的一声,胸罩竟稍稍对抗到地心吸力, 如子弹般向上弹高了一寸。 无遮无掩,大言停止套弄动作,双手一伸, 十指已在两团肉球找到支点开始勐搓狂捽,抚摸巨。 大言确有一手,除了施尽力搓,还照顾到顶顶两点, 竖起两只手指公先沿外围打圈,在提子根部轻轻刮, 最后才按实提子顺时针打圈。 「呀……噢!」 CiCi暗叹自己不争气,居然兴奋起来。 「哗,你湿晒。 」大言转变进攻点,手一移,硬生生擘开 CiCi两条粉腿, 手勾裤头一扯鲜红色的内裤已褪至脚踝。 他慢慢玩,CiCi已决堤了,泉水疯狂涌出。 「同我含住佢啦。 」大言摆了个两头勾的姿势,棒头直指向她嘴巴。 这姿势,莫说 CiCi未试过,连大言也佩服自己的活学活用, 这一招他从 AV男优学来的。 CiCi与大言,各自从对方的身体,寻找肉慾快感, 期待高潮的来临。 事已至此,CiCi甚么也豁出去了,一个翻身, 反骑上大言小腹。 她人蹲,手摆向后,捉实肉棒,由后门摆回前门, 人一坐下就把大言完全吞噬,无踪无影了。 「呀,好舒服呀……」 CiCi甚么矜持都没有了, 只顾呻吟。 大言双手托实巨,十只指头深深陷入脂肪球之中。 一个是精壮男子,一个是久逢甘露的寂寞怨妇, 造就一幕激烈性爱场面。 CiCi不想断去连绵快感,姿势也不换,就一股脑儿上上落落, 人肉拍击声中大言感到渐渐承受一股挤噬的压力, 她到达高潮了。 几乎同一时间,大言腹肌绷紧,随即热流涌出, 全身也就轻松了。 CiCi只感到一阵磙烫, 气若柔丝: 「你好劲呀……」又翌日, 大言的妈妈回来了 开门就是一句: 「 CiCi, 大言有无唔听你话呀?」 CiCi低头苦笑: 「无呀 黄太佢无出过街玩。 」正在大鱼缸旁观赏游鱼的大言,摇一摇手机, 在 CiCi耳边轻声道: 「搵日我想试口爆……」「?」一时得意忘形, 一松手手机掉在缸内,「我部手机,我短片呀?」大言一时大叫, 一时又轻声说: 「你想唔想?你当我做鸭 我都肯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