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大奇送小黎回酒店。 她是来榕州出差的,自然住酒店了,住在省文化厅附近的“豪景大酒店”。 好久没和小黎姐姐温存了,大奇今天可要一解对这位美艳主播姐姐的相思之苦了。 一进入小黎的房间关好房门之后,大奇便急着要和小黎行那事。 男人被女人笑骂“急色猪”。 大奇才不理会她呢,他开心地解除起小黎身上最要紧的“武装”来。 男人不急着脱光妇人。 他让女人双手撑在床沿上,双腿略爲分开但又笔直地站立着。 这个姿势除了把女人凸翘可爱的臀部尽情展示给了男人之外, 那双修长的美腿更是极爲性感的立在了男人的眼前——笔直笔直的 一点赘肉都没有。 妇人微微一笑照着男人的吩咐摆着这个相当性感的造型。 她回过头来笑着看看男人说道: “你又有新法子来整姐姐了啊?”男人伸手在妇人柔软软的屁股上略爲用力的一拍说了句: “别说话, 等下有你叫的。” 妇人抿嘴一笑便乖乖地把头转了回去用手拨了拨自己的秀发又一甩头使所有的秀发都沿左肩自然垂下。 同时,那颀长而雪白的脖子及时地显露了出来。 男人站在了妇人的正后方将她那浅蓝色的半身裙用力向上掀起, 妇人那隔着透明肉色丝袜的白色蕾丝粉红色底裤立刻进入了男人的视缐。 男人先将妇人高至腰身的肉感丝袜轻轻褪至她的膝盖处, 就像春葱剥皮一样的洒脱。 然后,男人就隔着那底裤开始轻揉起她那软如棉花的俏臀来。 男人时轻时重地揉着,妇人则轻快地呻吟着。 她回过头来用那秋波一样的眼神凝视着男人娇娇地说道: “弟弟, 好舒服哦!”男人呵呵一笑说了句: “怎麽?还没进入就舒服了啊?”说完 他便又轻轻将妇人的底裤也退至膝盖处。 妇人那令男人着迷的“宝贝”便显露了出来。 由于此时男人将房间的灯光打得非常的明亮, 他可以仔仔细细地欣赏那宝贝。 他仔细看了许久之后便轻轻吻起那宝贝来。 吻了一会,男人伸长自己的舌尖开始轻轻舔点起自己那朝思暮想的宝贝来。 “嗯……嗯……嗯……”妇人咬紧牙关撅起红唇, 那吐气如兰的小嘴发出如此销魂的声音真不知她是享受还是忍受。 男人挑逗妇人的功夫极佳,他时不时地轻轻拍起妇人那雪白又肉感极佳的臀部来。 每拍一下,除了臀部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之外, 妇人都会相当配合地从口中发出轻轻的“啊”的一声。 “嗯——啊——嗯——啊——”的让男人听了非常地自豪, 因爲妇人相当的享受!他喜欢听女主播用那美丽的小嘴以如此的方式轻唱着。 男人不想脱光妇人来弄,他存心要妇人身着如此时尚的衣服让自己慢慢地弄。 早在今天第一眼见到妇人如此高贵的衣着打扮时, 男人就打定主意今晚要妇人身着这身行头来取悦自己。 只要这样,才对得起妇人对服侍的精心选择和搭配。 男人轻轻伏在妇人的背后伸长手臂摸至妇人的胸前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松开她的针织衫的漂亮纽扣。 与此同时,妇人主动将头往后一转向男人索吻。 男人自然轻轻吻着她那入火一样的红唇。 他太爱妇人的这两片性感红唇了。 妇人的小嘴之所以吸引人主要在于这两片红唇长得太娇艳了。 ——不仅缐条很美,色泽更是极佳。 男人在松开妇人全部的针织衫纽扣后也没有脱掉她的针织衫却一下子便解除了妇人的白色蕾丝粉红色纹胸。 妇人的傲胸一下子便摆脱了束缚自然垂落了下来。 男人用手细细地把玩着这对柔软软、香喷喷又滑腻腻的“白兔”来, 它太酥滑太有弹性了。 尤其当男人用手指轻轻对那“白兔”上的小“花生米”又拨又揸时, 妇人又非常有节奏地轻轻吟唱起来。 妇人是个专业的地地道道的播音员,音质尤佳, 一吟唱起来让男人産生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总之,一个字——“爽”!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如此美丽、如此乖巧又如此听话的妇人。 男人坐在了床沿上,妇人挺直了腰板跪在了他正前方的红地毯上。 男人特意不摘下妇人的浅紫色特长围巾。 此刻的妇人外套敞开,那春色无边的两只“白兔”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在漂亮的外套下。 妇人自然无法欣赏自己的白兔了,她正殷勤地吐着小舌尖轻轻地舔着男人的风流物。 她嘴角带笑、眼神始终是深深地凝望着男人的, 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 男人太爱自己生命中的这只“骚狐”了。 他对骚狐断断续续地说道: “快……快……含……含进去啊!”骚狐动情一笑才轻啓朱唇含起男人那又大又长又直的风流物的小小头部来。 “用舌……舌头。” 男人又命令妇人了。 妇人相当顺从地用舌尖或舔或点或转地“伺候”着那风流物的头部。 “深……深一点……嘛!”男人显然是铁了心要充分地享受一把骚媚狐狸精的“狐嘴”了。 骚狐笑了笑骂了句: “好大的行货子,人家的嘴小又酸得要命, 还怎麽深啊?” “少罗嗦!”大奇这时候不容妇人辩解了 他由坐改爲站在了妇人面前。 他双手按住妇人的可爱臻首,十指插进她那密集的秀发中, 自己主动地拉动起那风流物来。 “嗯……嗯……嗯……”妇人显然一时间不能适应男人那风流物在自己嘴中进进出出的节奏。 但她又不敢逃避男人对自己小嘴的深度进攻, 只好把那对迷人的杏眼瞪得大大的水汪汪的。 男人太爱骚狐这张红润、柔软、湿滑的小口了。 他在主动拉了许久的风流物之后便大吼一声尽情地在妇人的小口中挥洒了一次男人激情!或许是男人的激情释放物过于勐烈了一些, 妇人居然被冲击得轻轻咳嗽了起来。 男人赶紧将自己的身子抽离那口自己最爱的妇人的乖巧小嘴。 妇人的红唇及唇角在顷刻间就遍布了男人的激情释放物, 甚至连鼻尖上都沾了那麽一点点。 她娇喘着说道: “弟弟, 你……你太强了!我几乎要窒息了!”男人笑道: “不强, 能做你的男人吗?”他边说边将妇人连长筒靴都不脱就把她抱上了床。 男人飞速地将自己脱个干干净净。 他觉得妇人太美、太妖冶了,自己真是太爱她了。 因爲他的“要命之物”才刚刚激情释放过,但仅仅一会又雄起而跃跃欲试了。 男人今晚一心要让女人身着全套衣服让自己折腾, 所以他又令妇人在床上摆个马爬状。 妇人撒娇道: “弟弟,你小黎姐姐的手臂, 膝盖都酸死了放过我吧!换个别的姿势,好不好?”男人毕竟心疼自己的女人只好笑着抱过床上厚厚的被褥, 让妇人伏在厚厚的被褥上。 妇人感激地说了声: “谢谢老公的体谅!”因爲这样她可以手脚不用力气而直接伏在被褥上了, 而男人又可以继续以自己想要的体位来尽情地骑乘妇人。 男人先是慢慢卷起妇人的半身裙,用手轻抚了她那臀缝间的“宝贝”好一会。 再确定“宝贝”已经湿淋淋之后,男人便挺着那“雄威之物”快速而极爲准确地进入了妇人柔软无骨的身子之中。 在两人身子结合的那一瞬间,妇人“啊”的长叫了一声。 她回过头娇媚地哀求男人道: “弟弟,轻……轻点, 你……你的……好大……”大奇笑笑边轻轻地在妇人背后骑乘起来。 男人的腹部扇着妇人那柔软、浑圆、俊俏的雪臀时不时地发出“啪啪啪”的肉碰之声。 渐渐地,男人加快了节奏。 妇人也知趣地往后挺送着,但是她的口中却是一刻也不曾停止哼唱。 大奇手扶着妇人的柔软俏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两人结合之处那令人喷血的进进出出之势。 男人大唿“过瘾”不已。 妇人在极乐之时,口中更是或“亲亲”或“弟弟”或“老公”地唿个不绝。 那唿声时长时短、时高时低、时断时续真让男人百听不厌。 两人激情的动作着。 妇人突然张口要求男人来“开发”自个的后庭。 男人一听便愣住了。 他停止了抽送瞪大眼睛看着妇人,又看看她那后庭。 美是很美,如菊花蕾一般的可爱,上面还湿淋淋的。 可自己毕竟没这麽试过女人。 他问妇人: “你试过?”妇人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娇喘道: “你是我最爱的情郎, 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 我要你舍不得离开我,爱我一辈子!” 不愧爲骚狐, 永远都是最骚的女人必要时还会在心爱的男人面前作贱, 男人喜欢!!!他抽出那湿淋淋的风流物双手掰开妇人的两片雪臀将那风流物顶在了那可爱无比的菊花蕾上。 男人轻轻地将自个的身子一挺,那风流物就像刀切黄油一般半个头部硬是嵌入了妇人的菊花蕾中。 “哦,轻……轻点,哥哥啊,这个不比前边……有……有点疼啊!”妇人皱着眉头, 鼻尖上冒着细细的汗珠满脸通红的看起来艳丽极了。 男人只好暂时停住不动,良久,才试着略爲用力地将身子继续往前一挺。 “啊——”妇人几乎是要苦出声来了,臀部颤抖着。 妇人反手摸了一下大奇的风流物。 男人生怕伤着了她, 忙问: “你真是自作自受, 要不要紧?”妇人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男人心疼起妇人来,毕竟是自己最锺爱的女人之一, 哪里狠得下心如此折腾这麽一个娇滴滴的美艳尤物。 她的菊花蕾太小了,而自己的风流物却是那样的粗挺, 现在还只是进去一个头部就疼成这样要是往后深入岂不要折杀妇人?他刚想推出, 不料妇人却娇滴滴地说道: “亲亲老公, 不要管我 使……再使劲!”男人说道: “你以前也没试过, 算了算了!”说罢,正要全身而退。 “不,不,弟弟,姐姐求……求你了, 我没……没事的。” 妇人开始哀求男人了。 男人一听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其实,那风流物的一整个头部已经深深嵌入了妇人那紧得不能再紧的后庭中, 男人心想妇人的痛苦也差不多到头了。 想到如此境地,男人便使劲全身力气把自己的臀部往前一挺。 “啊哟——”妇人又尖叫起来,连额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男人问她: “怎麽了?不要紧吧?受不了我就退了?”男人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只剩那风流物的附属两物还尚在菊花蕾外, 其余整支风流物均已深入“敌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