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是终南山,时间是深夜。 一座新建不久的巨大墓穴中,隐约传来女人呜咽的声音……墓穴内的一张大床上, 正有一对赤裸的身体在纠缠着。 “嗯……嗯啊……”这声音来自那个女人, 她的双手正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两座雪山嘴里不断发出具有勾魂摄魄功能的声音。 而那个男的,现在正伏在女人的两腿之间,卖力的耕耘着――用舌头。 “啊……啊……要死了……死了……”女人加快了双手的节奏, 两条玉腿用力夹住男人的头发出尖叫,整个身体痉挛着。 “爽了没有,现在该让我爽了吧。” 男人的下体早已坚硬如石,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种东西可以帮他把如脓包一般肿胀起来的部分消消肿, 把脓水挤出来…“我帮你吸出来吧喆哥哥。” “不行!”被叫做喆哥哥的人就是序章的主人公――王重阳了, 不过这时他叫王喆。 “每次到这时你都不肯进行实质性接触, 今天我一定要。”  女人用哀怨的眼光看着男人,“人家玉女心法还没练完嘛, 就差一点点就行了练完以后一定第一时间给你还不行吗?”“去年你就差一点点, 也不知道什麽时候才有个头今天我就算是霸王硬上弓也要吃了你!”王喆出手如电,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点了女人身上N多穴道。 “喆哥哥,不要啊……求求你……”王喆不顾女人的哀求, 将女人的腿分成一字龙头对准了女人早已灾情惨重的小穴, 用力一顶!“啊――”就听一声惨叫不是被插的女人而是王喆, 他的肉棒虽然坚硬如石但碰到的却是铜墙铁壁, 顿时痛得好象折断了一样。 “林朝英你搞的什麽鬼!快给我从实招来, 否则我掐死你。” 宝贝受损,再沈稳的男人也会火冒三丈,更何况他正是欲火中烧。 林朝英扮演的小白兔: 不开不开就不开, 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林朝英这时已不是刚才那种小白兔的表情, 而是换上了一副又温柔 又娇媚的神情: “喆哥哥, 刚才我忘记跟你说了爲了保证我玉女心法练成之前不能破处, 我特地练了一种功夫叫做贞洁密码锁,不解密的话, 只要是粗过卫生棉条的东东绝对进不去。” “我管你密码锁还是防盗门,总之你现在马上给我打开, 否则一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来吧,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我好想啊……”林朝英吃定了王喆舍不得真拿她怎麽样, 摆出一副爱谁谁视死如归的架势。 “哼,正门不通我走后门,今天至少也破一处。” 王喆被林朝英气的够呛,顾不上怜香惜玉, 连润滑都没做就直接插了进去。 “啊――饶了我吧……”这次的惨叫是女人的了……经过上千次的勐烈抽插之后, 林朝英早已昏迷了过去(也许是痛的也许是爽的, 也许两者兼有?)。 但王喆还是觉得没出气,他将肉棒从林朝英已经被干开了花的菊蕾拔出了来, 想让林朝英先给他舔干净再射在她脸上但林朝英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这让他觉得兴味索然。 看着林朝英那紧锁的小穴, 不由得一阵不忿: 难道我就奈何不得你?于是他将肉棒顶在小穴上, 射了出来。 之后连续十几天,林朝英都没给王喆好脸色看, 王喆自然是拉下脸来反来复去的赔不是早已没了在床上的威风。 不过王喆心里清楚,林朝英这样需求旺盛的小色女, 撑不了太长时间就得求自己了……这一天很快就到了 林朝英在王喆又一次赔礼道歉之后 终于说: “喆哥哥, 我不是怪你走后门本来正门走不了走走后门也是常情, 可是你不该一点功夫都不做就乱来人家现在屁股还在疼呢。” 王喆一听林朝英口气松动, 赶紧顺杆爬: “小英英, 让我看看你菊蕾的伤怎麽样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进了林朝英的裙下。 “坏蛋,讨厌……”一听到这几个词, 王喆就知道小色女已经对他重新敞开了大门, 于是他一把将林朝英抱起放到了床上。 “小英英……”王喆故意发音含煳,听起来倒象是“小淫淫”, 他三下两下将林朝英的衣服脱光并把她摆成了趴在床上, 屁股高高撅起的羞耻姿势“让哥哥来检查检查你的伤势。” 林朝英的菊花依然有些红肿,不过看起来却更性感了。 王喆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不要舔,那里脏啊……”“不脏, 我的小英英身上怎麽会有脏的地方呢?”王喆一边舔着 一边用手指爱抚着林朝英的桃源洞口那里早已淫水泛漤了。 “啊……嗯……怪怪的……好难受啊……”“想不想让我的大鸡鸡插进去啊, 想就把你那什麽密码锁开开。” “不行啊……那锁想开的话……必须要按音律念密码……同时还要摆姿势…好复杂的……现在就是我……自己想开都……开不了的……”“那我可又要干你的小屁眼了, 怕不怕。” “谁……怕谁啊……我的屁眼……好痒……尽管放马过来……啊……”林朝英一边说着, 还一边摆动着屁股。 爲了避免林朝英再受伤,王喆这一次采取了保守政策。 他先将肉棒放在林朝英的小穴门口磨擦了一番, 等肉棒上沾满了淫水才将其慢慢的顶入了菊花洞之中。 “啊……好胀…有点痛……”王喆知道林朝英的菊花洞经过上一次的洗礼, 已经能忍受他的巨大肉棒的尺寸但因爲伤还没完全好, 所以还是有点痛。 他轻轻的,慢慢的抽动着。 几十回合之后,林朝英的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快感已经占据了主导虽然还有一点痛,但痛的刚刚好, 反而起到了对快感推波助澜的作用。 她不禁摇晃着屁股, 要求着: “快一点, 再大力一点……”“遵命!”王喆一听此话 哪敢怠慢马上从重从快的干了起来。 而林朝英也随着他的节奏,一前一后的配合着。 “嗯……呃……”经过一次激烈的抽搐之后, 林朝英软倒在了床上。 王喆把肉棒拔了出来,也躺到了床上。 “看来你的小屁眼真是敏感啊,这麽快就到高潮了。” “你好坏,笑人家……”“我怎麽办, 你帮我吸出来?可是插了你屁眼的……”林朝英一边爬起来跪在床上, 一边说: “我早洗过了里边外边都是干净的。” “咦,你自己浣肠了?爲什麽不让我看着, 这麽美貌的女侠浣肠一定很精彩的。” “又笑人家……不给你吸了……”“别别别, 我错了。” “哼,你们男人,就是喜欢看人家最糗的事……”王喆看着林朝英的头一上一下的吸着自己的宝贝, 不由感慨: 谁能想到一位女侠,会这麽主动, 又这麽老练的吸男人的肉棒而且她还是个处女!想到这里, 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射出来了!“停一下!”“呜?”林朝英的嘴还含着他的肉棒。 “我想射在你的小穴。” “又插不进去……”“插不进去, 射在洞口过过干瘾总行吧。” 于是,王喆又用肉棒对顶住林朝英的小穴上, 射了出来。 从此以后, 两人爱上了这种方式: 林朝英浣肠(偶尔也会让王喆爲她做), 然后王喆干她的后洞最后射在她的小穴洞口。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虽然王喆从来没有把他的家伙插到林朝英的小穴里去, 但是终于有一只精虫突破层层封锁在前有追兵, 后有堵截的情况下进入了林朝英的子宫……林朝英怀孕了 自然要找王喆算账: “都怪你射哪不好, 非要往人家小穴里射现在怎麽办呀。 人家的玉女心法还没有练成,以后永远也没法功德圆满了!”王喆自知理亏, 只得任打任骂不住的赔不是。 林朝英的粉拳捶了王喆半天也累了,想到自己的玉女心法功亏一篑, 今后再无希望成爲绝顶高手想到自己爲了练功吃的那些苦头, 不由得一阵委曲把头埋在了王喆的怀里,抽泣起来。 王喆见林朝英流泪,不由得慌了(虽说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的专利, 不过这可不适用于林朝英) 心想: 这可如何是好, 怎样才能哄得她忘记这件事呢?看来只有使用绝技――十八摸了。 于是,他的双手在安抚林朝英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着她的敏感带接近。 没想到,林朝英马上就发现了――“坏蛋,人家这麽伤心你还有这个心思, 你就会这一套少来!”“我只想你快乐嘛, 别老想伤心的事情了小英英。” 听林朝英的口气,似乎不是太反感,王喆急忙加紧了进攻。 “讨厌,啊……”听到这个词从林朝英的嘴里说出, 王喆知道他的绝技又成功了。 看到林朝英又沈迷在肉欲的游戏中,王喆忽然想起一事, 他停了手。 林朝英正在不上不下的时候, 不由得娇嗔: “咦, 怎麽停了你又要耍什麽阴谋?”“你那个什麽密码锁, 反正也没什麽作用了不如……”“哼,坏蛋, 你就会乘人之危欺负我,呜呜……”“我也是爲了想你能得到全面的快乐嘛, 难道你不想把处女给我吗?”林朝英不由得羞道: “你想得美 谁说要把处女给你了。” “小英英,你不给我给谁呀,不要害羞了, 我的肉棒你都吃过了你的菊花洞我也进过了, 还羞什麽?倒是你那个密码锁那次你说的好复杂, 究竟是怎麽才能解呢。” “就知道你不肯放过人家,唉,反正也用不着了, 今天就解了吧。” 说完,林朝英站起身,双腿略分,两脚不丁不八, 右手在胸前握空心拳左手成指前伸,含胸耸肩。 王喆不由得看呆了: 这是什麽功夫……四分之一柱香之后, 林朝英开始念密码口诀了: 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ohohohoh……芝麻开门芝麻开门……4、 非典处女解开了密码锁 林朝英又扑到了王喆的怀里: “喆哥哥我今天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你, 你可要好好的待我呀。” 边说,边要脱下衣服。 “等一下。” “怎麽?”“我改主意了,不在今天要你的处女了。” “爲什麽?”“因爲……我想等你肚子大了以后再干。 大肚子的处女,这可是可遇不可求啊,我岂能错过?”“你最坏了!今天不要, 小心你以后想要要不着!”“难道你敢红杏出墙?不怕我家法侍侯?”“来吧 用家法惩罚我吧我的屁眼又痒了。” 八个月后……林朝英的肚子已经圆磙磙的, 爲了不压到她肚子里的孩子王喆把一个枕头放在了她的屁股下面。 “小英英,我要进去喽。” “快来吧,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可是会痛哦,你不怕吗?”“会有你第一次插我后面痛吗?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真不愧是女中豪杰啊,连破处的时候都这麽大义凛然的……”“你好啰嗦……”“好, 我来了!”王喆一挺腰胯下长枪已破门而入。 “嗯……”虽然小穴早已成了水帘洞,但林朝英还是感觉一阵撕裂的痛楚, 不由轻唿一声。 “痛吧。” 王喆轻轻的吻着林朝英的耳垂。 “谁……谁说痛啦,你赶快动啊……用力插……”“别嘴硬了, 第一次不可能不痛的。” 王喆轻轻的将长枪拔出一小段,再慢慢的插进去。 “慢吞吞的,真不过瘾。” 林朝英虽然这麽说,但还是爲王喆的温柔体贴感到幸福。 正面的体位,大肚子总是有点碍事,虽然王喆已感觉到林朝英的痛楚渐去, 但还是不敢太过用力。 “喆哥哥快点啊,现在真的不痛了。” “你还是翻过来吧,这样就不会压到孩子了。” 王喆把被水浸的发亮的肉棒拔了出来。 “你这叫作茧自缚,非要人家大了肚子才肯玩, 现在知道麻烦了吧。” 说归说,林朝英还是很听话的跪趴在床上, 高高翘起了屁股。 “爲了能玩到大肚子的处女,再麻烦也值!”王喆边说, 边将肉棒在林朝英的洞口摩擦着。 “快呀,你在干什麽。” “想要就要一边摇着屁股一边说: 请把大鸡鸡插进我淫贱的小屄里。” “你又要折磨我……请把大鸡鸡……插进……我……淫贱的小屄里……”虽然已经与王喆有过很多次床上的大战, 但这麽羞耻的话林朝英还是第一次说说完,不禁用手捂住了脸, 身体颤抖着密处的淫液仿佛泉水一般流淌下来, 但是仍然没有忘记扭动着屁股来配合她的语言。 “哇,才刚刚破处,就这麽淫荡,你真是有潜力呀。” 王喆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再次挺身,进入了林朝英的身体。 这次他一进来就采用大刀阔斧的方式,双手抱住林朝英的跨部, 勐烈的抽插着一时间, 只听见肉棒进出肉洞跟两人耻部撞击的声音交替响起: “――卜滋――啪――卜滋――啪--”“都是你教导有方啊……快点……插烂我的小屄吧……”林朝英边说边前后迎合着王喆, 她的大肚子也随着这节奏前后摆动着。 “不知你肚子里的孩子要知道他妈妈这麽淫荡会有什麽感想啊。” 王喆一边插着,一边打趣着林朝英。 听了这句话,林朝英感到一种羞耻感涌上心头, 可越感到羞耻就越觉得兴奋。 “我是个淫乱的妈妈……干死我吧……”她一边胡言乱语, 一边将身体用力向后顶去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她高潮了……王喆看着林朝英软倒在了床上, 不禁感到一种成就感他弯下身体,轻轻吻着林朝英的后颈。 “让我给咱们的孩子送些兄弟姐妹过去好不好, 让他有个伴?”听到这句话 林朝英居然又来了一个小高潮: 她的阴部用力的收缩着, 使得王喆射出的精水一滴也没流出来。 又过了一个多月,林朝英顺利産下了孩子, 是个男孩。 爲了给孩子起名,两个人又争执了起来“这孩子是我王家的血脉, 姓王!”“爲什麽不能姓林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争吵终于告一段落, 两人达成妥协男孩跟爹姓王,女孩跟妈姓林。 王喆: “叫什麽名字好呢?嗯……处女怀孕生下的……又是咱们第一个孩子……叫他处一吧。” 林朝英: “这名字还不错,不过爲什麽听来耳熟呢?”“这麽厉害的功夫也能研究出来, 我真不愧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王喆狂笑着。 查阅了无数本秘笈,进行了无数次论证之后, 他终于设计出来这一套可以易筋炼骨重塑先天的神功, 他将之命名爲――先天神功。 “林朝英,等我练成了这门功夫,一定要你好看!”想到林朝英那嘲弄的眼神, 王喆不禁暗自发着狠。 之后的几个月,王喆一直在疯狂练功中。 进度10%……进度50%……进度80%……进度99%……恭喜恭喜, 练功完成!宗师就是宗师简直比用外挂还快呀。 “林朝英!赶快过来受死吧,这回看看到底谁怕谁!”“手下败将还敢来叫阵?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只见双方拉开了架势, 就要大战三百回合: 林朝英一跃就躺到了床上, 左手隔着衣服揉捏着乳房右手则伸进了裤裆;而王喆则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到了林朝英的身上。 经过短暂的试探之后, 双方很快进入了核心问题: 早已脱得精光的林朝英举起了双腿: “前面, 还是后面?”王喆狂笑着 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小淫妇!让你看看我先天神功的厉害!”说完, 将双头龙一举插入!王喆: 暂停!作者你给我出来!双头龙?难道你要把我搞成作者: 呃……是我的口误 应该是两条肉棒王喆: 这里还有第二个男人吗?难道是……作者: 你练的先天神功啊 重塑先天帮你长出第二根……在王喆还在忙着与作者对话的同时, 林朝英已经主动的用骑乘式套弄了起来。 “哦……”前后两个洞都被撑得满满的, 而且不同于以往总有一个洞是又冷又笨的死物 两个洞都是火热的肉棒林朝英几乎一下子就要缴械投降了。 “小淫妇,爽不爽啊?”王喆用力顶了一下。 “好爽……喆哥哥……你好厉害……”“服不服?”“服了……”“服了就趴下, 把屁股对着我。” “不要……那样太厉害……我会死的……”“谁叫你竟敢嘲笑我不如按摩棒, 趴下!”“遵命……以后我不敢了……”“敢瞧不起我的人 一定会死得惨绝人寰啊!”王喆一边抽插着一边得意的狂笑。 “爲了纪念这个有意义的日子,我从今天开始, 要改名叫――王重阳!”没插进小穴的时候都能怀孕 现在王重阳次次都在林朝英的身体里播种很快, 林朝英又怀孕了。 王重阳自然也不会放过再一次玩弄孕妇的机会, 这种理所当然之事不必再提。 一回生,二回熟,林朝英又顺利産下了孩子, 这次是个女孩依照两人的协议,女孩跟妈姓林, 这个孩子也就是本书主人公小龙女――的师父了。 林朝英看着怀中的孩子: “这孩子眉目清秀, 骨骼清奇长大了一定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所以名字里一定要带个仙字。” “既然这样,老大叫处一,老二就叫仙二吧”“仙二?哪有女孩子取这麽难听的名字!仙二……仙二……不如叫仙儿, 多好听。” “好听是好听,可是爲什麽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呢……”从此以后, 王重阳林朝英,还有他们的孩子,过着闭门一家亲的幸福生活。 但是好景不长,幸福的生活总是那麽的短暂, 王重阳和林朝英终于遇到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关于SM--林朝英在练了一种奇怪的功夫之后 开始想当女王。 起初并不太明显,林朝英只是开始喜欢让王重阳爲她舔小穴和菊花洞, 这事王重阳以前也干过倒没什麽,但后来就是要将王重阳五花大绑, 喝她的尿再后来……王重阳终于受不了了, 向林朝英发出严正声明: 我才应该是主人!……两个都想做主人的人, 是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 他们离婚了: 王重阳带着处一在终南山上建了一所道观, 出家了;而林朝英则带着仙儿留在了古墓中。 曾经沧海难爲水,从此之后,林朝英终生不嫁, 王重阳从此不举――错了是不娶。 但是,无论是道观,还是古墓,都会不时听到有人发出惨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