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叫自己女人, 一个喜欢SM的女人不喜欢称为女孩,虽然我只有23岁, 更不喜欢称唿自己女奴。 我喜欢抽烟,而且只喜欢一种叫“七星”的牌子。 我只抽这一种。 我喜欢泡咖啡屋,经常要上一杯爱尔兰咖啡, 更是经常陶醉在那浓烈的香里爱上那盛咖啡的猩红色的杯子。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茶艺馆里,听着似水的古筝曲, 看着小姐们用不娴熟地技艺摆弄着台子上的瓶瓶罐罐。 品着清新的桂花乌龙茶,生活的不尽人意早已被抛在喧嚣的马路上。 我喜欢和成熟的男人,那些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男人做爱, 玩SM。 有他们陪我度过的黑夜不再是寒冷和漆黑,只有温柔地低语、划过我身体的手臂, 和像一只小猫一样偎依在他们周围的我。 即使是无情的虐待和残害。 我喜欢穿有质感的长裙,喜欢睡懒觉,喜欢上网, 喜欢自己年轻的生命喜欢……好象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喜欢的东西。 不!有!不喜欢爱情。 因为,我曾经喜欢过。 在我行走的路程里,我爱过不止一个人, 也曾经把他或是他当成休憩的驿站可最终我还是一个人孤单地继续前行。 自私地我更不能想象经过婚姻堆垒,我满脸分布着皱纹, 整日唠叨着日常锁事的样子。 所以,我不喜欢,确切地说,是害怕爱情的到来。 虽然有过很多次爱,但我爱得不放荡,而是真诚。 每次的一个片段,一次对话, 我都依稀地记得: 我刚上大学时候, 在网上认识他叫“宏志”。 那时,我刚刚19岁,他已经研究生毕业,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公司。 一次网友的见面成了一见钟情的约会。 纯净得像一张白纸的我,一下就被宏志那沉稳干净的外表吸引。 约会结束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跑遍了全城在午夜还开着的花店, 给我买了枝玫瑰。 然后开车送我回了学校。 从拘束地在一起吃饭,到后来的手牵手,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 那一年的时间太快了。 为什么幸福老是那么短暂呢?一次他的酩酊大醉, 让我看到了他事业的艰辛和成功背后的无助。 那天晚上,我把他揽在怀里,就象是哄着自己的孩子。 也就是在那个晚上,处女的血永远的留在了他的床上。 两年后,他告诉我要在上海建办事处,他要过去主持。 就这样,在除夕的前夜,他走了。 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留给我的只是一句: “我们分手吧。” 因为宏志的离开,我封装了自己。 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他以前呆过的房间里, 坐在他那张床上一根又一根地吸食着尼古丁的毒素。 氤氲的烟雾笼罩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把一根快燃尽的烟狠狠地摁在自己的手背上。 没有眼泪和痛苦的呻吟,只有肉体被火炙烤的疼痛。 我默默地承受着,就像我无言地承受宏志的离开。 我看着手上的烙印一天天由红色变成暗红色, 再由暗红色变成深棕色最终永远留在我的身体上, 留在我的心里。 我依然活着,但这种生活已经没有了生机。 我开始疯了般地上网,登陆色情网站。 就是这个时候,我知道了SM。 偶然间我认识了“辰”,那是在一间叫“玻璃门”的网吧里。 他和我都是经常出入这里的人,但从来都只是一个微笑, 然后擦肩而过。 每次我都看他开着他的黑色桑塔那,停车,拉手闸, 开车门锁车,最后是推开门走进来,坐在4号机器前。 终于有一天,在我起身离开的时候, 辰叫住了我: “冬子!”我吃惊地回望着他。 “对不起,我们的座位号码是挨着的,不经意间看到了你QQ上的名字。” “没关系。” 我笑了一下。 “我……我能请你出去走走吗?”说话的时候, 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一丝羞红。 我点了点头,便和他钻进了车里。 “我看到你经常去看SM的一些东西,你喜欢这个?对不起, 我不是无意偷看的。” “你也知道SM?我不喜欢,只是好奇。” 从交谈中, 我知道: 辰是个金融系统不小的领导, 算是年轻有为。 他喜欢到网吧上网,因为这里人多,不感觉孤单。 他有个漂亮的妻子,一个女儿----美满的家庭!他也喜欢SM。 喜欢把女人绑起来。 他还解释: 他对我没有恶意,只是以为遇上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 想聊聊。 我相信了。 以后,我和辰总是相约在同一个时间去“玻璃门”上网。 在网上,他叫“杯子”。 辰经常问我为什么经常看那些关于SM的东西。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反问他,为什么喜欢SM。 在认识了辰4个月零10天的时候,我们去酒店开了房间。 那个时候辰已经了解了我的一切。 而他对我来说,却永远是个谜。 他粗暴地剥光我身上的衣服,象是一头野兽。 我没有叫喊,只是拼命的挣扎着。 他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了我。 我还是没有声响地挣扎着,就像我和这不尽人情的命运做挣扎一样。 他残酷地用皮带鞭打着我的身体,硕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抽插着。 我仍然默默地承受痛苦和刺激,还有那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几个小时后,当辰解开我身上的绳索的时候, 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终于明白你了。” 还是微笑。 不过这次, 我的微笑是酸楚和苍白的: “我遭遇了太多的幸和不幸。 天生的倔强使我学会了忍受和坚持。 这些都是无声的。 没有人知道这承受的痛苦。 就象一个被捆绑的女人。” “我现在有种罪恶感。 欣,我不应该这样对你。” “辰,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象一个满身锁链, 在一个大铁笼里跳舞的舞娘。 性感的身体和浪荡的舞姿后面,是痛苦的泪。 不用对我有什么负罪,我不需要。 也希望你能在我这里得到发泄和解脱。 那是我最大的幸!” “谢谢!”“其实, 到了夜晚我会感到无名的孤独。 我宁愿用这种尽于残酷的方式去挽留一个男人陪我过夜。 我很自私吗?”“……”他紧紧地搂着赤裸的我, 长叹。 之后,我和辰经常这样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做爱。 渐渐地,我感觉辰看我的眼神里有了对我的爱。 而我那凝滞的心也开始有些松动。 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离开。 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用我的离开抹杀了。 再后来,我依然上网,依然登陆那些SM的网站。 有的时候,还给些也热中这个东西的同仁们打打电话。 而且成了一个社区里小有名气的“人物”。 (写到这里,我自嘲地笑笑) 有很多人, 我指社区里的都来找我聊天。 和我煳侃。 我很讨厌他们。 不过,我倒注意到了一个叫“亮光”的人。 他和我分别生活在中国的南北两端。 他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电话里沉稳的声音吸引着我。 我也看过他的照片——人长得不错。 就像很多在网上的人一样,我们开始煲电话粥。 我爱上了一个网上的灵魂。 我知道他不爱我,可我还是把我所有的情感寄托在他的身上, 拼命地爱他拼命地给他打着电话。 这份爱一直持续到昨天下午。 在电话里,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我: 他不爱我, 在他心里我将来充当的角色是很友好的玩伴, 同好。 从昨天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将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