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那么,从哪里说开始好呢?首先的自我介绍,姑且……呃,请称之我为【泷】好了。泷——也就是我。最近或许是陷入了低估的原因,糟糕的事情真是一项接着一项向我袭击而来。首先是,我的未婚妻。她所犯下的过错,对我的不贞——被金钱与权势所吸引,投入了比我更加富有、比我更加有权势的人的怀抱。然后就像是丢掉用了太久的破抹布一样,把我给完全地丢掉了。与失去的感情一同失去的还有我的工作:我作为一名效忠地主的武士,我所效忠之主也因为承受不住来自于那个女人的丈夫的压力,而将我辞退,没有了工作的我只能像是负犬那样跑出了曾经所居住的地方。(作为保护主公的武士,我平日里也居住在主公的家中)没有了居所的我,想起了在镇子的外面有一座为稻荷神所修建的神社。稻荷神——那是掌管了丰收与谷物的神明,在这附近一带的稻荷神自古以来便被称为【羽江大人】。每年的冬季,总会大批大批的人带上今年丰收的祭品前去神社参拜,藉此乞求来年的丰收。因为小时候常常在林中玩耍,所以我很早以前就知道那间神社的存在了。过去家宅没落之前,我也曾经偷偷带着一些自己平日里省下来的食物前去参拜。不过自从成为了武士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现在的我无家可归,或许那里是唯一可以前去暂住的地方了吧?但是正如同之前我在开头所说的那样,最近的霉运真是接二连三啊……平时明明闭着眼睛都能走个来回的森林,现在居然走到了迷路,而且时刻已经逼近黄昏了,再找不到栖身的地方的话,今晚恐怕要带着刀在兽道过夜了。“啊啊啊……神明大人,最近的我真是不幸啊啊啊啊!!”干脆闭起了眼睛,乱跑一通。结果“咚”地一下,撞上了石柱。“呜喔!”摔倒在地上的我,还好没有流血受伤。?起头——“好痛……这里是……呃……”似乎是通向某处的路口?刚刚撞上的东西是门口的石像,看起来有些类似于山中的犬兽?竖立在周旁的石碑告诉了我这个地方的名字————“【稻泉乡】?”温泉吗?的确是听说过这附近的山中有天然的温泉,不过温泉乡这种东西,倒还一次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正好,今晚的我总算是在刚刚被眷顾了,虽然撞上了石头非常痛就是了。郑重的向石像道了歉,毕竟刚刚是我闭着眼睛就撞上去的。那两尊石像,在这里一定是相当于保护家宅平安的守护神一类,所以必须心怀诚意地向其道歉。“居然会向石头道歉,客人先生您可真是有趣呐~!”轻松而又欢快的语气,是来自于我面前的一位绑着红色缎带的白发少女。撑着油纸伞,穿着的和服也是如同发色一般雪白,笑眯眯地看着我。(2)“打扰了~~~”我在少女的带领下,来到了温泉乡的里面。少女的名字,叫做【睦月】。“啊……睦月酱,是客人吗?”另一个,与睦月一模一样的少女。要说唯一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头发上的缎带了吧,她带着的是橙色的缎带。“嗯,这位是泷先生。霜月酱~老板娘呢?”(名字的话,我已经在之前告诉她了)“在这里哦。”第三道略显成熟的声音,她的主人从走廊的角落缓缓显现出了自己的模样(呜喔……)我极力地克制自己。那真是一位大美人,虽然用这样的形容实在是非常失礼……不过这种介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味道,要是稍不注意的话就会如同吸食迷醉毒药那样,陷入了其中。丰满的身材,在摇曳的步伐之下,被和服紧紧地包裹住胸部,也随着步伐而摇曳着让人心动的幅度……糟糕糟糕,太失礼了,我居然盯着那里……哎呀……!“妾身【露饮】,便是经营这家【稻泉乡】之人。”犹如稻色之金黄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而散发出了淡淡的女子发香。这样对我行礼的同时,睦月与霜月也一齐走到了露饮的身边,对我行相同之礼。“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客人了呢……泷先生大驾光临,不胜感激。”“啊……哪里哪里,我这边也是多亏夜晚能够得到老板娘的收留,不胜感激地是我呢!”我慌慌张张地说道,急忙也向她们跪了下去。“哈……”两个少女咯咯笑了起来,就连老板娘也捂着嘴,表现出了笑意。“啊哈哈……”我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脑袋。说的也是嘛……哪有客人对老板行这种礼仪的?(3)“呜哇……极乐……!”温泉真的是能够让人瞬间活过来的好东西。包袱的收拾与衣服的换洗都交给了老板娘她们,睦月带着我来到了她们这家旅店所自豪的露天温泉。立刻就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火热的泉水让我浑身都在一瞬间温暖了起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渗透到了从脏腑到骨髓的每一处。哗啦……我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不过这才仅仅只是开端而已,那个时候的我还甚么都不知道。在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能够把人的心脏从嗓子眼里吓出来的程度。几十个唿吸之后,之留下头颅还冒出水面的我,半眯着眼睛享受温泉。但是紧闭着的门扉却突然打开了,带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走进来的是睦月与霜月。“啊……啊啊、啊啊啊啊!!!睦、睦月小姐和霜、霜霜霜月小姐……!!为甚么会突然……!!”“这是温泉服务的一部分呀~”“我们来给泷大人搓背~”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女像是玩着词句的接龙游戏那样,一边褪下了仅有的衣物,露出白皙的裸体的同时,一边一句一句地将话语接了下去。“来吧。”“脱下衣服。”“让我们为泷大人。”“搓背搓背~”“还有稻泉乡自家酿的酒。”“请品尝。”獃滞的我,下巴如同脱臼,合不上去,说不了话。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漂浮的是托在木盘上的酒瓶与酒杯。“泷大人的身体真是壮实呢~!”从背后抱住了我的霜月。少女的酥胸,还未发育的那种稍稍有些坚硬的青涩触感,以及像是上品丝绸的柔滑肌肤……呜啊啊啊!!这是何等的罪过!“请、请不要——呜!”嘴巴也,被同样、不,更加柔软的濡润之物堵住了。睦月的亲吻……呜呜呜呜!!我像是旱鸭子一样拍打着水花,可是不知为何身体却完全失去了力气,就连这种简单的挣扎也显得十分无力。灵巧的舌头十分卖力地在我们二者的口腔之中来回蠕动,在亲吻之前事先饮下了一杯酒液的睦月,以这种香艳而又略带几分强迫的接吻方式向我敬酒。“请闭上眼睛,无言地享受吧。”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这种内容。然后便感觉到了瞌睡的疲惫,眼皮渐渐闭合了上去。睡着前唯一感觉到的,就是从后背传来的温柔摩擦感,以及略微有些强硬、但又十分温柔的嘴唇亲吻。……这已经、不算是搓背了吧……(4)唔……泡太久泡到晕过去了吗……醒来的时候,已经传好了睡衣,躺在休憩的房间里面了。被带着清香的衣服包裹,被软绵绵的棉被盖住,十分舒服。……呃,话说刚刚……是……梦吧?一下子清醒的我,仔细回忆之前的场景。被睦月小姐和霜月小姐给……不不不不不,那一定是梦吧。等等……话说我住进这里,那么住宿的钱……啊,糟糕。现在才想起了关键的部分。钱的话,身上只剩下能够买馒头烧饼充饥的几枚铜币而已了啊……咕……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拉门沙啦一声被拉了开来。是老板娘。“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不过泷大人还没有用过晚膳吧。”“啊,这个……”“一切已经都打点好了,请随妾身而来吧。”微笑着的老板娘露饮。她的笑容彷佛是具有某种魔力,将我从温暖的被窝中拉了出来。想要把【没钱】的事实说出来,不过不知道为甚么,一旦看到了她的笑脸,我就无法再说些甚么了。被老板娘牵引着,来到了享用晚膳的正厅。那里已经摆满了由山中的珍馐所制成的料理,空腹的我咽了一口涎水,不争气鸣叫起来的肚子。露饮也听见了我的那种声音,她抿着嘴唇呵呵笑道:“晚膳就由妾身来为泷大人服务吧。”我被她牵引着,坐了下来。呆愣愣看着露饮将倒满了酒水的杯缘递到我的嘴边,我就像是被下了任凭处置的咒语一样,在那一刻脑子里面甚么都想不了,极力想要整理起来的正常思路也在下一秒钟被绞成了混乱的浆水。我就这么看着,看着露饮笑眯眯地将酒水与菜肉送到嘴边。咕嘟咕嘟。卡兹卡兹。一口一口地喝下去、吃下去。然后也看着老板娘的和服,在不断的动作之中,随着束腰的布条一点一点的松动而导致两肩的挂衿向下滑落。逐渐能够看得见了,里面的那令人心惊肉跳的景象……看到这样的景象,应该提醒对方的吧?可是我好像已经沈迷进去了,并且有些期待能够看到更加多一些,这种快感与罪恶感交织的感觉……我真是……最差劲了……(5)“呐……泷大人,为甚么会跑到这样的森山老林之中呢?”“我啊……那是因为……”不断向我询问的露饮,獃滞的我也有问必答。待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在不断的问答之中,露饮已经不知不觉将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体上。柔软的乳肉隔着薄薄的布料贴在我的手臂上,说话的淡香吐息不断骚扰着我的耳畔。那张靠得极近的面容,即使是从这个面容上来看,也恍如找不到一丝瑕疵的玉石。“……”忍不住想要伸出手,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下巴。接下来的事情已经没有理智的枷锁可以束缚了,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但是我感觉得到,她的一切行为、一切言语,都在拨动让人动心的神经。“露饮……小姐……”“可以……的。”她主动地,将自己的嘴唇献上。那柔软的,犹如春季的樱花之色彩,淡薄的血色透过唇肉,在我眼中展现出来的便是樱瓣般淡淡粉红的色彩。让人想要小心翼翼地将她的嘴唇含住,害怕过于粗暴的力量便会将这美丽的事物摧毁,可是那种令人着迷的触感却又让人慾罢不能。想要……继续、继续亲吻、继续深入下去。“露饮小姐,露饮小姐……”“都可以的唷,泷大人……妾身的一切,都请……拿去享用……”啵……同样被亲吻的快感所逼迫,原形毕露的露饮。在她的头顶上弹出了与发色相同的犬兽耳朵,背后的股间也长出了九条毛茸茸的尻尾……是、是狐狸呀……但是已经没办法思考更多了。侵犯她!侵犯她!将她压在身体的下面,用肉棒将她的蜜壶搅到天翻地覆,听着空气混入我们下体分泌出来的液体的混合物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泷大人~”“请好好享用喔~”不知甚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边的睦月与霜月。两个人也都长出了狐狸的耳朵与尻尾,只不过她们背后的尾巴只有两根,看起来是法力较低的仆从?“把衣服~”“脱下来哦~”首先替我褪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后又替露饮小姐解开了和服,最后连自己也向我展现出了赤裸的身躯。下体的阴茎,早已经充血?头。两个模样相同的少女,嘻嘻哈哈地用温暖却又略微有些冰冷的手掌手指,握住了变得的棒身,将阴茎的菇头对准了所应该进入的地方。“请……进入到,妾身的、体内吧……”与我接吻的露饮,断断续续地对我说道。滋……首先是,菇头到环带的部分。好温暖。贪婪的我,一边享受亲吻与开始交媾的快感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双手探入两位少女的下体。没有毛发的稚嫩处女地,伴随咕啾咕啾的水液搅动声。不知道是我与露饮小姐的结合声,还是我的手指在她们体内活动的声音?“呜……”完全深入其中。眼角瞬间蓄满了泪水,处子的血液在我们两人的结合处流了出来。“一切……都要奉献给泷大人喔……”“一切哦~”“全部奉献~”反过来抱住了我的露饮,睦月与霜月也向我压了过来。身体,被三具少女的肉身所包裹。“这里~”睦月的手指在我的后背转动。“还有这里~”霜月也指着我的手臂。然后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都是~伤口呢。”是的,那是我曾经作为武士的时候所留下的伤疤。露饮小姐,则抚摸着我的胸口:“还有一道,最严重的伤口,到现在、都还没癒合……”“……?”“在心里哦,在这里……就让妾身来让泷大人的伤口、无论是外面还是里面,都全部……嗯呜……痊癒,全部痊癒……啊啊……”股臀的抖动愈加剧烈。内部的肉壁正在勐烈收缩,咕啾、咕啾、咕啾……濡湿的水液,温暖的体温,女子的体香……两位少女用灵巧的舌头为我服务,睦月替我舔舐着身体上渗出的汗珠,霜月用舌尖不断抹去从交合处滴落下来的混合体液。“呃……啊啊……”忍、忍不住了……我的手指,在她们的体内大力深入。霜月与睦月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不知道是甚么原因而流下的泪水,从因为快感而幸福的面庞上滑落下来……我也差不多快要射精了。“泷大人……啊啊……呜啊、呜啊啊……泷大人……泷大人、泷大人……”露饮小姐的眼神迷离,不断唿唤我,啊……是嘛?连你也差不多要……啊……“一起……去了喔?”“嗯,要一起……”“一起~嗯呜……!”“变得幸福起来~啊、啊呜……!”嗯……白浊而又磙烫的液体,射出、混搅我与她的体液,在子宫里面融合……(6)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我,完全记得昨晚的一切。可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啊……这里是!!??”又回到了小镇之中了,我现在就站在镇口。……等等,有点儿不一样?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到了小镇之中。询问之后才知道,我的原未婚妻与他的丈夫,他们的家庭在昨日突然受到了土匪的洗劫,家族一瞬就堕入了末路之中。而我原先所效忠的那位地主大人,他也收到了同样的打击。“不忠者、夺人所爱者、昏庸之主,应当受到责罚。”背后传来的呢喃,啊……!这个声音是……!!转过头,我看见了,一头拥有稻色之金黄的大九尾狐,以及两头二尾的小白狐,就在我的身后。“泷大人~”“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面~”两头小白狐张开了嘴巴,唱歌似的说道。“很早很早以前~”“就见过了喔~”“那个时候的泷大人~”“还是小孩子呢~”“时常送上祭品~”“虽然都是廉价物~”“但是很虔诚~”“不是虚伪之人~”……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金色的大九尾狐,缓缓踱步来自我的身边。她说道:“这是对过去的你,一直以来的信仰的回报……因为你的心灵是最清澈的。”报恩的稻荷神,回应了过去的我的行为,同时也惩戒了恶者的行为。随从的睦月与霜月,又唱了起来:“那么今后~?”“何去何从~?”我……大九尾狐看着我,两头小白狐也看着我。而我,则看了看陪在腰间的武士刀。“……”沈默了片刻,我下定了决心。“露饮……不,羽江大人!”我对着大九尾狐,跪了下来。“今后就让我用馀下的一生来保护您吧。”“不……”老板娘将我扶了起来。“我不需要守护的武士……来做我的丈夫吧~”睦月与霜月也一人一边抱着我的左手右手。“来让我们~”“更加的~”“为泷大人~”“献上一切~”啊……看来,我还是被神明所眷顾的嘛!(7)自从那之后,我便在林中的稻荷神社住了下来。至于那片温泉乡,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稻荷用神通力连接了森林深处的温泉所制造出来。并不是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是温泉还是旅店,都是真实的。话说间稻泉乡,其实是对妖怪们开发的,我可是头一个人类呢。嘛……来说点别的吧——现在的我,作为露饮大人随从(【羽江】这个名字,只是人类为作为神的她而取的字号,【露饮】才是真正的名字)。作为稻荷神大人的随从,压力要说没有那是假的。虽然平日里她总是说,我应该是作为她的【丈夫】,而不是【随从】。不过我觉得,要是一介凡人把自己当作掌管丰收与粮食之神明的丈夫,那才是胆大包天呢。嘛嘛嘛……虽然在晚上也有做那些事情就是了……不过在平日里,我还是极力保持着克制。使用的语言都用上敬语,甚至就连房事方面,一般都是由露饮大人主动提出。我觉得吧,自己已经做得面面俱到了哦?但是……为甚么呢?最近的露饮大人,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呢?原本应该舒展的眉头,开始逐渐向上挑了起来。温柔的表情慢慢转向了严厉,对我所说的话也越来越少,一直到最近,对话的内容除了例行公事之外,好像就没有再聊过其他甚么东西了呢。“泷~大人,在、在考虑甚么呢~?”少女的声音,带着细微的喘息,将我拉回了现实。“啊……嗯……我、我在考虑露饮大人的……呃……!”就像是抱着树干的猿猴那样,用双手勾着我的脖子。面色通红的睦月小姐,纤细的幼女体形,努力扭动着腰,让我的下体在她的体内更加剧烈地搅动起来。我抱着她,坐在神社的内院之中,满足小小的白狐对爱情(精液?)的索取。除了露饮大人之外,还有她的两位仆从——睦月小姐与霜月小姐,她们看起来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据说是同卵而生的双胞胎,不过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我到现在也不清楚。唯一能够区分她们的手段就是看绑在头上的缎带颜色。睦月的是红色,霜月的则是橙色。“最近……好像你们很经常向我、向我索取嘛……”我一边说道,一边律动着少女的雪白尾巴。“嘻!”她愉悦地笑着,象徵着狐仙的毛茸茸兽耳一抖一抖。“因为、和泷大人、一起、很舒服、呐……啊呜~”“呃……”难道原因就是这个?吃醋啊甚么的……是不是因为最近和睦月……“什、甚么啊……泷大人在想甚么事情吧?”“我在想……嗯……最近露饮大人、似乎、心情不好啊。”“啊、啊嗯……那、那种事情、我知道、答案唷~”“甚么……!”“但是、在这之前、先满足……呜嗯~!”她缠着我的双手与双腿都更加用力了起来,狐狸的耳朵耷拉了下来,背后的两条尾巴却突然炸毛似的弹了起来,在我们的股间扫来扫去。要高潮了吗?“那么,马上就让你……”我抱着她的身体。“欸……?”将她抱了起来,阴茎也从她的体内向外抽离了大半,只馀下菇头还在里面。“不要啦……干什么啊,泷大人、泷大人……!拜托、拜托了,拜托了!再回去,再回到我的体内……”她的声音就像是在笑着哭了出来一样,如同某种奇妙的歌声。睦月的身体向我怀中靠拢磨蹭,她抱着我的脑袋,将我的脸往自己小小的胸脯之中压去。“想要让这里被舒服嘛?”我伸出了舌头,在幼女那青涩、略微坚硬的小小蓓蕾上,来回舔舐着。嘿~!放开。于是,她就被自己的体重而重重地坐了下去,重重地、让肉棒插入体内的同时,对着那个地方,坐了下去。一下子就顶到了深处。“啊、啊嗯~就、就是这样啦……泷、泷大人果然最棒了……呜呜~~~!”高潮到了。白浊的磙烫液体在她的体内翻磙,同时也在一瞬间将睦月推向了她所期望的至高顶点……“最、最棒了……哈呜、唿唿~泷大人的精液在我的体内搅动了呢~”享受高潮馀韵的睦月,趴伏在我的耳边,喘着小气,说道:“要给予回报呢……告诉泷大人一个让露饮大人高兴起来的方法,今晚交给泷大人一个必杀技~”“什……”我还没来得及问那是甚么,两人的对话就被突然造访的霜月打断了。“啊啊!!!”她大声地叫了出来。“睦月酱好狡猾!!”“嘿嘿!”睦月笑着从我身边跑开了。我也急急忙忙提上了裤子跑走了。“不公平啦~人家也要!”“我吃不消的啦……”(8)当晚睡觉前,睦月交给我了一粒药丸。这就是所谓的“能够和露饮大人和好的超必杀”?“总之吃下去就对了嘛!”睦月笑着硬把药丸推入了我的口中,然后逼我将药丸连同水吞饮而下。**********************************************************睡前。虽然我还是把自己当作随从,但是露饮大人却一直固执的认为我是她的丈夫。所以我们是同睡一间房的,不过来自于我个人的底缐准则,所以至今为止我们两个还一直保持着各自睡自个地铺的模样。今晚的露饮大人果然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呢,与我的交谈也仅仅是交流今日一整天里,神社的情况。然后便说道:“时间不早,睡觉吧。”“嗯……”然后就对我转了过去。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生了甚么奇怪的变化……露饮大人……不,是【露饮】。她正在将自己的和服褪下,裸露出了毫无一件衣物的赤裸身躯,小心翼翼地换上了白色睡衣。两只白玉般的手臂,徐徐穿过了睡衣的袖口,同样色系、同样纤细的五指,此时正在系着睡衣的袍带。每一个动作、随着动作而舞动的金色长发、伴随着解开的衣物而从体内向外散发的淡淡清香……每一个都在撩拨我的神经。侵犯,想要……把她按在地上侵犯。“……”于是我遵循了自己脑海中所思所想的内容。“咿!?”原来露饮也会发出这样可爱的叫声嘛?“做、做甚么……泷,你的手……!?”“不知道为甚么,今天晚上的露饮很可爱呢……”今晚我的手……不只是我的手,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渲染上了极具侵略性的色彩。丝毫没有顾虑露饮的神色表情,我只顾满足自己的慾望。下体早已经蓄势待发,不过时刻还没有达到进入的节奏,一切都得从开头的前戏准备。露饮是从来不会对我使用神通力的。我运用了她的这个缺点,让自己的手可以肆意在露饮的胸口上游走。“慢、慢着……今晚,妾身还……”“还甚么?”“呜……”勐地,从背后将她抱住的我,我的左手一把握住了左边的雪面乳团,右手则顺着两乳之间的中缐向下滑去。“啊……那里、妾身的……”“甚么呀,早已经就湿透了不是吗?喂喂,现在可是冬天哦,难道提前进入兽类的发情期?”“甚么……这种话、即使、即使是身为妾身的丈夫……呜啊……”手指已经湿漉漉地一大片了呢,下体的亵裤看起来也得完全换一条了哦?“怎么了嘛,今晚的露饮口是心非喔。”“呜……”我紧紧贴在她的后背,早已经将裤子褪下,让火热的下体贴在股间的后方与嵴椎末尾的肉沟之中。“呐~”轻微地在她的耳边呵了一口气。渐渐,放缓了双手的攻势。但是左手的食指与拇指还夹着已经半勃起的乳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也还停留在分泌汁液的肉壶之中。“露饮也想要做吧?最近都没有在一起了呢……要是想的话就说出来,那咱们就继续深入下去啰?”“……”嘴巴紧紧地抿成了【~】的样子,看起来正在快感与威严的两方犹豫。不过很快后者就败给了前者,她像是做了甚么觉悟一样,顺着我的意思将正面转向了我。“把双腿张开,然后躺下来。”“唔……”脸上还残留着红晕,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兴奋?……嘛,我想过去应该是兴奋吧?“前戏还没结束呢,插入之前首先要充分享受一下开始之前的过程喔。”我用左手按住了她的大腿内侧。她忐忑地向我问道:“要对、要对妾身做甚么事情?”“嘛,先用比那个小一些的手指来开始好了。”我舔了舔刚刚沾满了她的蜜汁的右手手指。味道,有点儿咸咸的,但是却带着一股麦香的甜味。“首先是~”滋……“呜啊……~”毫无阻碍,食指的前端推开了紧缩的肉壁,向内部进展。“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吗?”我看着喘息的露饮。“哎呀……看起来出人意料的承受不住慢节奏喔?那么接下来的第二根……”沾满了我的唾沫的右手拇指,与我的食指呈现【ㄑ】的角度,目标是对准了蜜壶下腹的菊穴。(9)“等、等等!”似乎是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触碰到那里,露饮这回真的是第一次对我露出了害怕的表情。“那里……很脏的啊,不要……”“嘛,有甚么关系。我可是你的丈夫哦?对你的身体做出任何事情都不奇怪吧?”“但是……”“嘿咻~!”“呜啊、啊啊……被、被进去了,那个地方……泷、泷大人的……被泷大人的手指……啊啊、啊呜……”比起肉穴还要紧凑的的感觉,而且温度也更加炽热。“意外的不错呢?”我让自己的手指捏住了菊穴与蜜壶之间的地带,稍微用上了一点儿力量,然后就着从她的体内渗透出来的天然润滑剂,缓慢蠕动了起来。“啊……!!”看起来的确是让她舒服到顶了。逐渐地,身体伴随我的手指而配合地上下摇晃。金色的毛绒狐耳,以及九条象徵神通力高强的软绵绵大尾也显露了出来。那九条尾巴就像是天然的被铺一样,将她的身体托住,同时也将我的身体托了起来。噗滋、噗滋……水液从肉的缝隙之中向外流出,泛起了无色的泡沫。原本略微紧凑的菊穴也在不断的开发之中,变得适应起来“呜……呜——!”突然,她整个身体向上弓起着,紧紧绷了起来。“啊、啊啊,啊呜、呜嗯……!!”高潮了。犹如失禁一般,大量大量的、气味淫靡的阴液从股间流了出来。两条大腿也无力地向左右张开,喘息着,吐出了舌头。“啊拉……居然在我面前高潮到失禁了呢,稻荷神大人……”“呜……”嗯,无法反抗的快感呢。“那么,现在就轮到我了。”顺势,我将自己的身体躺倒在了还在高潮的馀韵之中不可自拔的露饮的身体上面。抱着她的下腰,紧贴着她的乳房,感觉勃起的乳首在我的身上随着颤抖而上下滑动磨蹭的感觉。“我要正式开始了唷?”我在她的耳畔轻轻地说道,同时伸出了舌头连通牙齿,小心翼翼地舔舐轻咬那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一只手拦住了她的细腰,另一只手从腰下向后方滑去,刺激着兽尾与尻部的连接根部。“很舒服吧?”“是、是的……”“真的,要进去了哟?”“嗯……妾身也……准备好下一次的……”突然之间,我发现了,过去那个温柔的笑容,已经不知何时又在露饮的脸上绽放了出来……啊,是嘛,是这样吗?“终于、终于向丈夫一样,紧紧地、粗抱地,将妾身抱住了呢……泷大人。”颤抖的双手,将我抱住。“一直、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呐……与泷大人一起做,将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啊……这就是你这几天不高兴的原因吗……嗯,决定了!”噗滋!“啊嗯~!”“用这个来让露饮真正地高兴起来吧,我现在要狠狠地侵犯你。”“是、是的……请狠狠地来、把妾身、按在地上、随意地、侵犯……”“嗯唔……”“呜……!”开始将她压在下身、狠狠地插入、狠狠地侵犯的同时,我们也激烈地亲吻着对方。打开了嘴唇的缝隙,首先触碰的是混合着各自味道的舌尖——接触、交缠、互相深入、在对方的口腔之中、搅动香甜的涎液……咕滋、咕滋、噗滋、噗滋。交合的声音,亲吻的声音。“喜欢……妾身、喜欢、泷大人……最喜欢了、泷大人……”“嗯……我也、全身心的、爱着你啊……”在夜晚的时刻,奏起了美妙的声音。露饮的声音,就像是歌唱一般,撩拨我的脑神经。啪、啪啪、噗滋、啪啪、噗滋……深入,浅出,深入,浅出,深入……交合的水声,肉体的碰撞。仅仅只是不断进入与抽出的单一动作,但那却是自上古以来就在我们的血液之中,铭记而下的,能够让夫妻都感觉到幸福、感觉到爱意与快感的神圣行为。这是,最原初的交媾模样——互相亲吻对方,让对方进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一部分进入对方的身体,肉质的长棒与肉质的窄壁不断摩擦。“啊、啊……呜啊啊……妾、妾身,妾身又要……”“嗯……我也、差不多了……啊……!”“在里面,满满地……”“嗯,满满地注入……”喷射的汁液,比过去都更加的浓郁、更加的多。我们保持着结合的姿态,在快感之中沈睡了过去……************************************************第二天,回归正常的我,原本以为绝对死定了。不过露饮大人看起来似乎十分满意昨晚的行为,她又恢复了过往的温柔,起床之前又把我的体力榨干了一次。正当我们在清晨的第一次高潮之中缠绵的时候,带着犯了错误的表情的睦月,战战兢兢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她向我和露饮坦白了昨晚给我的那个药丸的事情。“其实、其实那个是……我把【壮阳药】和【让老人恢复年轻的返老还童之药】搞错了……”难怪……我说呢,怎么昨晚我会突然变得那么……呃,嘛嘛嘛,不过露饮大人看起来还是很————“算了,这次就原谅你好了!”露饮大人对她说道,但是却是抱着我,同时目光也停留在我的身上。“呐……昨晚,妾身很是高兴呢……以后就继续叫妾身【露饮】吧,不要加上【大人】的敬语了,就像昨晚一样唷,那样我才是最高兴的……”啊,果然是这样。“我知道了。”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在露饮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