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菁是个护士,阿源是工程学院的研究生。其他的不重要,就说现在他们刚成为一对要好的情侣。他觉得她很可爱,也很温柔。她认为他有智慧,能保护她。男的比女的高一点,这是很正常的配搭。很少人会认为小菁是个大美人,但其实她样子相当清秀。平时有点傻傻的,有时会露出一副佻皮的样子,那是她最可爱和最性感的时候,而且也是最接近她真个性的样子。二人刚成为情侣便打得火热,因为阿源是个不理世俗规条的人。至于小菁方面,虽然连她自己也还未清楚知道,其实她内里的女性本能十分强烈。直接的说,她的母性和性慾都很强,是一发不可收拾那种。经过几次拥抱,接吻等亲密行为,二人对对方身体的兴趣和慾望越来越强烈,这天二人在电影院的情侣座上依偎着。院内人很少,都是情侣,因为放映的是一部爱情电影。小菁和阿源与其他人相隔很远。开始时阿源只顾看电影,佻皮的小菁原本期望阿源会对她有所行动,便假装不高兴的推开阿源。当他发现她在撒娇,便用力的搂着她的腰,把她拉回来。小菁坐在右面,阿源手几乎用尽全力把她抱起,紧紧抱着。那右臂搂着她小腰,手刚好可以从下伸进她的短衬衫内。他摸着她的肚皮和肚脐,之后决定向下探。电影院一片黑,谁也不知道他俩的事。他手伸向她的裙内,再伸进内裤之中,只摸到一团柔柔的毛。他说想拔几根留纪念,但她说她怕痛,便作罢。之后他想再向下探,但手不够长,只摸到一块东西,原来是卫生护埝。他只好打消念头而往上,隔着她的乳罩轻揉她右边乳房。那天刚好是她月经前一天,乳房胀大但不柔软,但对他而言也不重要。他把乳罩向下扯,使他可以直接摸到她的肌肤,然后他找到他要找的,那细小而挺起的乳头。他轻轻拨弄那乳头,另一只手捉住小菁的手隔着裤子触碰他那已经变硬的阴茎。小菁的身体享受着抚摸,而内心则为了第一次亲手接触到阿源为了她勃起而感到很幸福。她闭上眼轻轻呻吟,全身软软的躺在座位上。但阿源觉得姿势有一点吃力,便把她轻轻扶起。手再探她的身体,这次他没有扯开乳罩,而是从下而上,从乳罩的内里一手握住整个乳房尽情的抚弄。小菁像醉了一样轻躺着,当阿源想再向下探时,她轻轻解开裙子的扣,并把两腿分开。阿源也用右脚扣着她左脚,借机把她两腿再分开一点。小菁急不及待,那卫生护埝也沾上她流出的爱液了。他的手再次从上而下伸进裙内,今次尝试从内裤左和右伸进其中,但也未能摸到她最敏感的部位。他再次从上伸手进内裤,越过毛丛推开护埝,终于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他的食指进入了一个少女最神圣的狭缝中。虽然不能向洞穴进发,但被两边温暖的阴唇包着食指,也是一样让人兴奋。他的手指往上找到阴蒂,便听见小菁张开小嘴轻叫着。他立即把左手食指伸入她口中,抚弄她的舌头和牙齿。她吸吮着他的手指,感到身体已被他占据,她会永远记得被阿源宠爱的感觉。到了最后,他把手指抽出来,左手是她的唾液,右手是爱液。世上恐怕没有比他们更淫荡的情侣吧。她突然害羞起来,但心里却在回味着。又过了一段日子,二人感情有增无减,缠绵程度与日俱增,越轨行为也越来越多。她对他很温柔,他对她也呵护备至。这天是初夏一个不起眼的日子,二人在一家高级餐\厅吃过晚饭,阿源带小菁回到他工作的地方取点东西。晚间仍留在学校工作的人不多,而且所有课堂已结束,阿源把小菁拉到一个无人的课室中,二人便情不自禁拥吻起来。那里是一间二十人小型课室,每张桌子面积相当于一张单人床。阿源把门关好,便搂着小菁作进一步行动。阿源急不及待把她的衣裳掀起,进攻她的双乳。手在捏弄她的右乳,舌头则在她左乳的顶尖上打转。之后他吸吮着那挺起的乳头,但要吸住那细小的乳头并不容易。阿源进一步,着她把上半身躺在桌子上,好让他把宠幸降到她身上。他吻着她的嘴和脸,手还在放肆地乱摸。他压着小菁,她意识到今晚会有事要发生了。她有点抗拒和不安,但又禁不住内心深处的慾望,只好任他摆\布。阿源的焦点移向下,解开她裙子的扣。这时候她双脚是着地的,他很容易便让这障碍退到地上。他摸着她的大腿,便决定把她的内裤也脱下。虽然灯光昏暗,但小菁知道她的私处已全暴露于他面前,害羞起来,把两腿合得紧紧的。他拨弄她的阴毛,然后用一只手指设法进入她两腿之间的区域之内。手指摸到一片湿,证明她也在享受着。小菁开始放松,他便用双手全力分开她的腿,然后用舌头进攻。她害羞得不得了,并对他说她还未洗澡,但他说不要紧。他嗅到少女的尿味和汗味,与她颈上的香水味截然不同,令他更为兴奋。他先用舌尖冲击阴蒂,再向小穴内进发。他用尽舌头能有的力量推进,半根舌头在两片阴唇中间游动。小菁兴奋地大声叫起来,阿源一惊,怕附近有人听到,便停止行动。但他即时判断没有危险,便继续他要干的事。他用手轻轻拨着阴蒂,细心地欣赏,然后回来再吻小菁的嘴和已透红的脸,以示爱意,之后他便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子。男性的象徵已昂然挺起,但他不知怎样做,只是胡乱的朝着目标尝试推进,没有正确的姿势当然不会成功\。他把她整个抱起到桌上,现在桌子就是洞房的大床。他以为已经对准位置,便推向前,但始终只能令龟头进入两片阴唇之间。小菁见他无助,开始主动起来。她的手捉住他阴茎,这是她首次真正握着他那儿。她用食指和姆指扶着他的阴茎,引领他进入她体内。他感到已经找对了位置,便全力一推,冲进了她的阴道内。她感到强烈的刺痛,便叫起来。阿源怕她痛,便停止了动作。她喘息了几下。二人停下来不久,他又再动起来。她忍着痛承受着冲击,享受着阴道被填充和子宫颈受撞击的快感,心里甜蜜地享受被他占有的一刻,下体和内心都感到很温暖。过了一会,他到了顶点,一下爆发,把精液全射进她体内。她突然惊觉她不想怀孕,想把阿源推开,但已太迟。她爬起身哭叫着,阿源紧紧抱住她,说会保护她。她冷静下来,二人甜蜜地搂住对方。此后,二人关系越加亲密。跳过其他情节,今天他家里没有人,便带她回到家中。她事先知道,所以准备了一套粉蓝色的性感睡衣带在身上。参观过他家后,她便到浴室换上那套吊带睡裙。他欢喜的抱住她。她躺在睡床上,他便爬到她身上去。他扯着那睡衣的吊带,未几,她身上便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再过一下子,她全裸的身躯便展现在他眼前。看见全身又白又滑的小菁,阿源迷醉得不知所措起来。他吻遍她全身,由嘴唇开始,到耳珠,颈部。他拉起她的手臂吻她腋下,她顿时害羞起来。他顺势吻她胸口,双乳,然后再专攻那细小的乳头。她又害羞又兴奋,而这时他又再向下,吻她肚皮和肚脐,突然又跳到下面吻她的脚,然后向上至大腿部份。她脚部的皮肤没有上身漂亮,但也不减他的兴趣。尤其是两腿之间的地方,他拨弄她的阴毛,然后开始放肆的摸和吻她的阴蒂和阴唇。这时阿源已脱去衣服,还特意向小菁展现自己的身躯,并捉住她的手摸他阴茎,然后把那儿对着她阴户,示意要进入。她张开大腿允许\进入,他却对不准位置未能一攻而入。小菁发出淫荡的声音,不耐烦的叫他用力快点插入。终于他成功\进入了,不停抽插着。她全心全意享受这刻,那东西暖暖的,顶开了原本紧闭的阴道,冲击她的深处,令她有无尽的快感。他轻声问她可否在她体内射精,她点头答应。他继续抽插,小菁放声呻吟着,已完全没有娇羞的感觉。她用双腿抱着阿源,闭上眼,抵受着冲击。乳房也在一下一下的摇晃。最后他把精液都射进她体内,赤裸的二人相拥在床上。他轻摸她背部,二人甜蜜的搂着,然后四目对望。她回味着他那象徵占有的冲击,他回味着她那象徵被征服的呻吟声。他爬起来,二人赤裸的对坐。她阴道内的精液倒流出来,沾满阴唇和整个下体。他看见了,有着莫名的兴奋和骄傲。完事之后,小菁穿回内衣裤和睡衣,但阿源却意犹未尽,拉着她不肯放。他坐在椅子上,她站在他面前,他伸手入她睡裙内想脱她的内裤。她的慾念也被唤起,主动协助他,并骑到他身上。进入了,她握住椅背,一下一下的跳起压下,他也一下一下配合。他深深的插入她体内,她兴奋得像疯了一样。最后她累了,想停止,但阿源不肯罢休,要求她用口替他服务直到他发泄为止。小菁拿他没法,便含着他那儿,用舌头拨弄着,但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兴奋,有时牙齿还弄痛他。于是他决定还是用自己的手好了。阿源着小菁躺在沙发上,并骑在她身上,一边摸她身体,一边用手令自己得到快感。她一直望着他,那阴茎就直对着她的脸。阿源说他要发射了,小菁便害怕得闭起眼睛。白白的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她啊的一声,有点讨厌,但又拿他没法,便匆匆的到浴室洗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