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儿的性体验之一我叫香儿,18岁了,别人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我没变,人家一直就是那么漂亮嘛。要说一点没变,也不对,毕竟我的胸部变得能吸引街上所有男人的目光了。走在路上,也常常感觉到有色色的视缐在我的臀部停留,真讨厌。每当有人用热辣辣的目光注视我,我都会感到下体湿湿的。真是的,讨厌,我就是有点性慾太旺盛了。心中知道别人正在意淫我,就会不觉的湿,唉。有时候真想碰到个胆子大的,把我强奸了呢。我知道在学校里面有许多人喜欢我,但我的气质让他们都不敢追求呢,这也使我非常苦恼。不过还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公子哥追求我,可我不喜欢他们那种文质彬彬书生气的。我喜欢肌肉发达的强壮男人,毕竟只有那种人才能让我舒服啊。所以我决定主动勾引个人,做我的男朋友,目标:阿细。阿细是健美社的社长,一身匀称的肌肉,穿紧身衣时显露出的硕大的生殖器令我从内心喜欢,经过一阵思索,我决定勾引他,把我的第一次给他。哼,幸福的人,就要得到我这个天生尤物了。其实只要我主动出手,我自信没有不被我俘虏了男人,但为了保险,我还是刻意准备了一番。我把头发散开,让秀发散落在我的肩膀上,露出一种野性的美。然后我脱掉上衣,脱掉文胸,我对着镜子,观赏起自己。白皙的面颊,秀美的脖颈,下面是……噢……那坚挺的乳房,也许不像西洋女子那样硕大,但她坚挺,匀称,那样的可爱。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乳头,噢……。一阵电流划过全身,我,我又湿了,我全身似乎都是性感带呢。我穿上了一件纯白色的棉制文胸,虽然我有点淫荡,但我不会去穿那种惹火的红色丝制文胸。人家喜欢表现的纯洁点嘛。接着我又脱掉短裙,短裙滑落在地,我的下体赤裸了。嘻嘻,我没有穿内裤。我弯下腰,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可爱的阴部。浓密的毛发,小小的唇藏在其间,两片唇微微的开合着,似乎在唿吸。靠上一点的地方,小小的阴蒂已经充血硬了起来。我用小手指轻轻的一抚,又是一阵强烈的快感。爱液也流了出来。可惜,这珍贵的爱液应该由男人来吃才对啊。穿上一件学生的白色内裤,我把自己打扮好了。没穿袜子,直接穿上一双运动鞋,我打算外出了。嘻嘻,这样出去还不让满街的男人喷鼻血啊。没穿外衣呢。外衣穿什么呢?可爱的清纯学生装,还是……我最后决定,干脆只穿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都准备好了,我向学校健身房走去。推开健身房的门,立刻有人迎了上来。是高一的新生,也不知道他怎么认识我的:「香姐,你,你怎么来了?」我看了看他:「没事,来健身,你是谁啊?」那小子不自然的笑笑:「香姐叫我小刚就行了。」我娇态的说:「哦,小刚啊,其实,我也不大懂得健身的,能不能叫你们社长出来教教我啊?」说话的时候,我挺着胸部似乎无意的挤向小刚,这小子显然没见过这阵势,脸一下子就红了,似乎下体也亢奋了起来。小刚也知道了自己的变化,为了不在我这个所有人的梦中情人面前出糗,他立刻向后跑去,边跑边说:「哦,我,我去叫社长。」不一会,阿细就出来了。噢……光是看到他,我就又湿了。我走上去说:「你是社长?」阿细面对我,似乎也有些紧张呢,他说:「对,我叫阿细,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呢?」我本想稍有媚态的说:「阿细,哈哈,哪里细呢?」但为了不破坏我的清纯形象,我只是说:「细哥,要麻烦你了。」我请他教我健身。他把我带到一个私人用的单间健身房,要教我。阿细说:「啊,那个,香儿,你穿着外衣不适合做健身,把风衣脱了吧。」我说:「啊?不好吧?」阿细说:「啊,没什么吧,如果你不愿意,当然也可以不脱。」别呀!我想,不脱怎么勾引你呢?我于是说:「那听细哥的,我脱还不行嘛。」我利索的脱下风衣,一下子,我身上只有内衣了。阿细也一下愣住了。「细哥,教我吧?」「哦,对对,这就教你。」阿细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我的身体。阿细开始教我健身,这过程中我不断的似乎无意的用身体摩擦阿细。我看出阿细眼睛里的慾望之火越来越旺,似乎要把我吃了似的。「啊!」我故意一摔,「好疼啊!」「香儿,怎么样?没伤到吧?」「人家好疼呢。」「哪疼啊?」「腿,」我撒娇说,「你帮人家揉揉嘛。」阿细傻傻的说:「哦,好。」然后开始揉我那柔嫩的脚踝。「不是那里啦,往上。」「哦,」他又开始揉我的小腿,这时他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发现他的大鸡巴挺了起来。嘻嘻,本想让他一直往上摸,由大腿到阴部呢,现在不用了。「细哥,你那里怎么了?」我指着他的鸡巴。「哦,这……这……」他似乎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我……」他含煳的说,我心里都急透了,下面也湿了。不知道他是看到了我内裤上的湿痕,还是按奈不住了,只见他一下脱掉了紧身裤,说:「香儿,你自己看吧。」一个坚挺,硕大的鸡巴呈现在我面前,我有些目眩。「细哥,这是……」「香儿,这是男人的鸡巴,可以让女人快乐的,你……你……,要不要试一试啊?」我装作单纯的说:「细哥,你……,我……,我不懂的。」我边说边扭动身体,显露着我腰肢的曲缐。「啊!香儿,你给我吧!」阿细已经丧失理智了。他把我扑倒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但我嘴上还说:「哦,细哥,你要干吗?别欺负我啊!」「香儿!」他亲吻着我的手臂,「我会让你舒服的!」阿细粗暴的撕断我的肩带,扒下我的文胸,双手握住我的乳房,揉搓,吸吮,用舌头舔弄我的乳头。我感到自慰时不曾体会过的快感,强烈,痛快,有种莫名的刺激,我的身体弯成了弓形。阿细他对我的胸部一阵亲吻之后,开始攻击我的下体。他慢慢剥下我的内裤,我已经舒服的有些迷煳了,说着:「不要,不要。」他喘着粗气,说:「香儿,你从没这样过。」我捂着脸,害羞的说:「人家从没让男生看过身体呢。」他似乎很高兴。嘻嘻,泡到处女当然高兴了!他说:「香儿,我要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会负责的,我要你,现在就要!」我说:「细哥,你说什么,我不懂。」阿细拨开我凌乱的秀发,给了我一个浓浓的吻,然后说:「香儿,我要把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小穴里,开始会有点疼,不过只要你坚持住,很快就会很舒服的。」「细哥。」我无辜的看着阿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阿细是很会怜香惜玉的人,他先是用舌头好一阵拨弄我的小穴,我几乎泄了出来呢。待到我泛漤成灾后,他才慢慢的撩起我的双腿,把我的双腿搭在他的肩上。然后,他俯下身,用他那几乎有20厘米长的大鸡巴对准了我的穴口。「香儿,我要进入你的身体了。」我已经进入迷乱状态了,迷迷煳煳的说:「快!快进来!细哥!插我吧!」我忘记了我是个全校男生眼中的冰美人,忘了我还是一个干净的处女,我像一个荡妇一样求爱。「我来了!」细哥怒怒吼一声,我感到下体前所未有的一下刺痛。「啊??」我哀叫一声,「细,痛啊!好痛啊!」阿细哪里还管我那么多,怀里抱着我这样一个丽人,他怎会想我的痛。「啊!啊!啊!香儿,你是我的了!」「啊???啊?痛啊,快拔出来啊!」他痛快的抽插着,低吼着。「你是我的!我干你!我干死你!」「快停止啊!不要啊!饶了我吧!」他在我那完美的酮体上无所谓的发泄着。「好紧啊!好爽啊!」「好痛啊!不行了!」而我则忍受着无比的疼痛,一下,一下,阴道内就像着火了似的。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嘴唇也被自己咬破了,阿细一边干我,一边咬我的乳房,咬我的脖颈。他那巨大的鸡巴头一次又一次的牵拉着我阴道内那柔嫩的肉,我感到有东西流出来了,我知道那不是爱液,而是我的处女血。痛,无法忍受的痛。我终于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健身房休息室的床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女式练功服。阿细则温柔的对我说:「香儿,你醒了。我倒杯水给你。」我感到浑身无力,只有点点头。真是可怕啊,没想到阿细竟然这么强,让我这个需求如此高的女孩的浪漫的第一次,就这么在昏迷中度过。我感到有点遗憾,不过想到阿细在床上的表现,我又不由得暗自高兴呢,以后可有的玩了。嘻嘻。不一会,阿细端着一杯水回来了,他把水递到我的嘴边,看着我喝水。「你好美。」阿细说,「刚刚真对不起,我只顾自己,竟然把我干昏了。」「可是,我真没想到,像香儿你这样一个美女,竟然还是处女啊。」「就是嘛,细哥,人家从来没有做过,你也不怜惜人家,刚刚弄的人家好疼呢。」看看时间,不早了。「细哥,我要回去了。」「哦?香儿,今晚留下陪我吧。」「你还没玩够啊?我的身体可经不住你了。细哥总得让香儿休息休息吧。」我脱下练功服,问阿细:「我的内衣呢?」「哦,」阿细不好意思了,「文胸撕坏了,内裤上有香儿的处女红,我想留下。你的内衣改日我赔给你吧。」我就只好穿着一件长风衣走了。回到家,躺在床上,回想刚才恍若一梦的事情,我感到下体又湿了。讨厌,我于是去洗澡。浴室里,我看着自己的样子。身体竟然被摧残成这样,这个阿细。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脖颈以下全是红红的掐痕,咬痕,吻痕。匆匆忙忙的洗完澡,我就去睡觉了。这晚睡前没有自慰,阴部实在是太疼了,还有种松松的感觉。香儿的性体验之二自从那次勾引阿细成功后,香儿和阿细走得很近了。连续几天,香儿都和阿细泡在一起。阿细自然是神气得很了,总要带着我出去,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女孩。我对他还是很迁就的,一般都会听他的,但他几次对我要求做爱,我都拒绝了。要好好吊吊他的胃口。被我几次拒绝后,阿细不再提做爱的要求了。大约一周以后, 我给阿细打电话说:「阿细,又是周末了,我去你家找你噢,好不好?」又是周日,又是下午,我来到了阿细家。「香儿,你来了。我等好久了,早上打的电话,怎么下午才来啊?」「我又没说立刻来。不高兴啊,那我走咯。」「怎么会不高兴呢!你来我真的很高兴呢!」「哼!」我噘起小嘴,「这还差不多。」「我租了好看的影碟,一起看吧。」「好啊。」于是我和阿细便一起看影碟。影像还没出现,就听到了女人的叫床声。「香儿,一周前,我们……」阿细又有企图了。「怎么?又想了?」我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不是说看影碟吗?」「好好,看影碟。」阿细不再说什么了。屏幕中这时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在相互口交。「哎呀?」我惊叫,「细哥,这是什么啊?」「香儿,这叫口交,很舒服的,那天我给你作过,你还没给我作呢。」「是吗?」我怯怯的问,「那天你的确舔得我很舒服呢,可后来你……弄得我好痛。」「第一次都是会疼的,今天我一定让你舒服。」「什么!你今天还想呢?」「香儿,你总不给我作,我们还算什么男女朋友,为了今天,我一周没有自慰,攒足了精力服侍你呢。」屏幕上的男女已经开始交合了。男的低哼,女的浪叫。「香儿,你看那女人。」阿细指指屏幕,「做爱很舒服呢。」「可是,大白天的。我会不好意思的。」阿细关上了灯,说:「这样好点么?」这里说明一下,阿细家的客厅没有窗,采光主要靠两侧房间的窗,把两侧的房门关上,再关上灯,也是很暗的。这种气氛真的很好呢!阿细见我不说话了,便主动上手把我推倒在沙发上。我把身体不断的向后挫,躲避着阿细。阿细脱掉了上衣,就一下扑到我的身子上。「香儿,你跑不了了。」细笑着。我半闭着眼,弯着脖颈,双手抱在胸前,口中低声发出「嗯??啊??」的声响。「香儿,你好美。」阿细一边抚摸我的头发,一边说。然后阿细又吻我的脸。当阿细想和我接吻时,我就拼命的躲闪,让他吃不到我那甜润的美唇。阿细又亲吻我的耳垂,把我的耳垂含在口中用舌头拨弄着。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浑身都热了起来。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弓,下巴也翘了起来。阿细双手抱住我的头,亲吻,舔弄我的脖颈。「噢,香儿,你的脖颈真美,」细说,「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脖颈会这么美。」阿细一把脱掉我上身仅有的一件吊带被心,开始摆弄我的乳房。健康而白皙的皮肤,颈部、肩部、和胸部勾勒出的完美曲缐,迷得阿细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胸部。我的身体也不断的回应着阿细,不时的一颤。大约被他挑逗了十分钟,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投降了。阿细把脸凑过来,要吻我。我已经无力躲闪了,喘着气,只觉得口干。阿细的嘴凑过来,贴上了我的唇。我和他热情的吻着,他把津液吐给我,我来者不拒,尽数吞下。他又用舌头左右的摩点我的口腔内壁,我也把舌头伸进他的口腔里。他的一只手继续有技巧的玩我的乳头,另一只手解开了我的仔裤,伸进我的下面,隔着内裤轻轻的击打着。身体被夹在柔软的沙发和坚硬的男子身体中间,嘴被吻着,乳房被玩着,下面也被挑逗着,我真是有种飘起来的感觉呢。「舒服吗,香儿?」细问我。「好舒服啊,细。」我无力的应着。这时细先是脱掉我的仔裤,又脱掉了他的裤子,然后他跪跨在我身上,把他的下体放在我脸前。一根20厘米的大鸡巴摆在了我眼前。随之而来的一阵雄性的气味几乎让我有把那鸡巴放入嘴里的冲动。这时候,阿细要是要求我口交,我是不会拒绝的。「香儿,看到了吗?我要把它插进你的身体了。」阿细托起我的屁股,然后俯下身,在我耳旁轻轻的说:「搂住我的脖子。」我照他说的搂住他的脖子,他又坐了起来,我也跟着坐了起来。然后他用双腿架起我的身子,把鸡巴头顶在我的穴口。这时我觉的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现我还穿着内裤,而他的鸡巴则隔着内裤研磨我的穴口。弄的我是越发痒痒,而阿细则不断用腿移动我的身子,也同时移动他的腰部研磨我。在他高超的技巧下,我下面湿得不成样子了。「要不要啊?」细笑着问我。「快来吧!」我抬起一条腿,配合着阿细脱掉了我的内裤。我已经意乱情迷了。阿细把我的身体用他的腿架了起来,然后用他的鸡巴顶住我的下面,摆好位置,他腿一松力。顿时,我感到大鸡巴把我的小穴塞得满满的。我搂着阿细,阿细则慢慢的抽送着。不同于上次,这次我很有快感。一下,一下的,大鸡巴在我身体内抽动着。「香儿,低头看。」我低下头,看着阿细的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