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总是让人想要寻求更刺激的事物。 皎洁的月光,鲜红欲滴的玫瑰,青草的芳香, 大理石所砌成的浅水池尊贵的女神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今晚的游戏的陪衬品。 小蝶凝视着水池中的女神像,任凭喷水池的水落在她身上, 淋湿她单薄的衣裳。 “真是煽情啊,都变透明了。” 爹地意犹未尽地欣赏女孩若隐若现的完美曲线。 小蝶回过头,脱下沉重的衣裳,沐浴在喷水池中。 “真是的,你这是在诱惑我吗?”爹地拨了头发, 跟着踏进水池里。 他托起白嫩的双乳,轻巧地把玩着手中的浑圆, 腾出两只手指压压粉红的蓓蕾转手又轻轻地摩擦蓓蕾。 热烫的薄唇,已搜寻到宝贝儿软嫩的唇瓣, 恣意的探索入内纠缠着她嫩嫩的舌。 “嗯……”她的喉间发出娇嫩的呻吟, 双手攀紧着她的双肩在热烈的狂吻下,娇柔的拱身, 承受着他的需求。 即便在水池哩,一股暖烫的温度仍熨烫她的肌肤, 让她感受到欲火正在爹地的体内蔓延开来。 爹地的唇舌,顺着她的耳、她的颈、她的心口蜿蜒而下。 他空出双手,轻轻地托住她的丰盈, 揉揉抓抓手中的柔软令他有点不想停手,但他仍将圆润的双峰托高, 唇舌开始贪婪地吸吮着粉红色蓓蕾。 一边轻咬着已经变硬激凸起的红点, 另一手则用两只手指捏捏泛红的蓓蕾。 “啊啊……”虽然只爱抚到那令爹地爱不释手的双乳, 但脑中的理智却一一地被化掉。 爹地的唇舌依旧在丰盈的顶端流连, 但大手早已经放肆地在她的肌肤游走摩擦就连下半身也都按耐不住地磨蹭起宝贝儿的腿间。 当手游走到她双腿时,爹地却一把将她抱出水池, 走回大床上。 “回床上比较舒服。” 到了床边,他并没有将她放置在床上, 而是自己的腿间。 他的左手揉着一只软绵的浑圆,右手扳开宝贝儿的大腿, 粗糙灵活的手指慢慢地摩擦着。 宝贝儿不自禁地颤抖起,只能随着他手指的挑逗, 反复僵硬与放松。 “怎么,我都还没伸进去就已经流出来了吗?” 爹地笑了笑, 带着薄茧的指在她的腿间放肆,拨开已经湿润的花瓣, 用巧妙的力道一次次的探入,来回地抽插,然后再一只只的加入更多的指揉挤入她紧窒的花径。 “好紧。 呐,宝贝儿,放松点。” 他的手指更加的深入,直直揉捻着敏感的花核。 “爹地、爹地……” 他舔了她垂涎的耳垂, 手指上的花样繁复多变惹得她泌出更多温暖的甜蜜。 随着霸道的手入侵得更深,宝贝儿的轻吟转为娇喘, 柔软的身子不断地贴近背后那热烫的男人。 宝贝儿是一个生涩的处子,初尝云雨, 这些行为不仅疼痛也带给她一种陌生的欢愉。 是因为男人,还是因为爹地?这点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深潜的指,缓慢的撤出, 拖曳出娇柔无尽的长吟以及满手的温润甜蜜。 然后,爹地温柔地将宝贝儿的上身平放, 让她的玉腿挂在自己的肩上这样不但直接面对一张一合的蜜穴, 方便他的贴近也可以让他更深入。 他的唇舌滑过红润的花瓣,灵巧的舌尖更是直直挑拨着她的芳泽花核。 “啊…不要…….” 宝贝儿的娇吟和喘息, 反而使爹地更加用力地吸吮。 好不容易才等到他的唇舌退出密穴, 宝贝儿软软地勾着妖媚的眼神她知道他的欲望还没真正开始, 看着他那又大又粗的象征放肆地高举在她的私处前 脸上竟拉起享受的笑容。 ????爹地俯身吻着她身上的香汗, 不安分的手用力地握住丰满的浑圆绽开的蓓蕾坚挺地往外凸起, 他一把含在嘴里用力地吸吮。 他边咬着变硬的蓓蕾, 边在宝贝儿的耳畔安抚地说: “等一下可能会很痛, 忍一下就好。” 受不了双峰上的刺激,宝贝儿胡乱点头后才发现, 爹地已经抓着勃发的强硬揉擦着她腿间最柔嫩的花泽, 直到他的欲望都濡沫上她的甜蜜。 “啊啊……”每当他抚过一次,从蜜穴传来的快感都让她颤抖起。 爹地将她的大腿挂在腰际上,烙铁般的强硬, 揉挤进她紧窒的花径里但即使有了花蜜的滋润, 花径内的紧窒仍让他难以前进仿佛还有着一点意识抗拒他的强硬进入, 紧紧的包覆住。 “宝贝儿,放松点…对、对,就是这样。” 而后,他深深占有了她。 饱满、火热,以及被体内的巨大撑挤到极限的奇异感觉, 让她喘息不已不自禁地挪动身子迎向他,把他裹得更紧。 一次又一次的冲撞,就连最后的防卫线也在他的狂野前崩解, 混着蜜汁一起从两人的结合处流出鲜红的血汁。 “疼,爹地,我好痛、好痛!”她深感下体中的疼痛, 眼中盈出一滴滴的泪珠双腿也疼得想要夹紧, 却被爹地的大手制止。 “没事的,乖,腿儿打开点。 疼痛很快就会过去了。” 他抹去她的泪水,试着用手和雄性的象征来减轻她的痛。 好不容易在宝贝儿的脸上看到正享受欢愉的红潮, 他才重新继续刚刚打断的冲刺。 渐渐地,他不断地在她的体内更深更深的冲刺, 每一次的冲刺都把宝贝儿撞离了床用力的程度也逐渐增强, 强硬也次次尽根没入没有任何的空隙存在。 当她无法承受更多的欢愉,他一下深深的顶撞, 终于她达到醉人的高潮而按耐不住坚挺的欲望, 他也在最后一下冲刺他的炙热流淌进她的深处…… “啊!”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抽出沾满两人汁液的坚挺盛不下过多甜蜜的穴口盈出乳白的湿热。 宝贝儿用手抚着发烫的下体,看到沾上手的汁液, 不禁愉悦的笑起。 “过来。” 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的身躯翻了过去。 他捧着她的粉臀,然后属于他的强壮, 从后方再次挤入她的花径因为有了刚才的滋润, 所以他可以更快更深的来回冲入她敏感的芳泽里。 因为看不到,爹地加诸的一切,都带给她更强烈的刺激。 “呜!啊啊!”强忍的另一种疼痛及快感, 任凭芳泽花径流淌出更多更香的温暖甜蜜。 腰上的冲刺不间断,而一手拨弄软嫩的花瓣, 反复地揉捻她腿间的花核小蒂另一手则抓住前后晃动弹跳的丰盈浑圆, 尽情放肆的蹂躏享受着她带给他的每一刻销魂…… “你后悔了吗?”爹地轻柔的抚过她红润的脸颊。 在她身上,没有一处没被他侵占到, 看到她双峰上的手痕咬痕、红肿的蜜穴不难看出他当时有多出力。 那时,他只想赶快吃了她,根本没想那么多。 “没有… 爹地…….” “想睡就去床上睡吧。” 他无奈地将宝贝儿抱回床上,一身湿漉漉的拥着她入睡。 赤裸的肌肤紧紧相贴,仍让他心中荡漾起那股已经难以抹灭的欲火。 是啊,你没后悔,是我后悔了。 我后悔我要了你,害我已经无法离开你了,宝贝儿, 你令我痴迷。 从那天之后,两人便夜夜相拥而睡, 但也仅只如此。 宝贝儿受不了第一次激情之后的平淡生活, 老是要爹地来点特别服务。 “爹地,你为什么不再碰我了?”宝贝儿问着坐在窗台上的男人。 ??面对宝贝儿的任性以及哀求, 爹地总是气自己的心太软。 想要让她忘记自己而对她冷漠,但又心疼她而让她恣意地索取他的关爱, 这种矛盾的心情已经困扰他好几天了。 内心挣扎了好久,爹地还是把她抱到窗台上, 紧紧地从背后环抱住她。 “天气要转冷了,你不要再穿这种薄到不像话的丝衣。” 爹地拉好她滑下的衣带,顺便打量起只能算匹布的服饰。 ??他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间, 饱胀的坚挺直直地进温润紧窒的花径里硬是撑开内壁的紧窒。 只有一次的冲刺,他可是用了全身的力气直达最深处, 然后一口气释放体内的炙热。 “啊…!”宝贝儿紧紧地贴着爹地, 那一瞬间她也是一口气达到高潮。 她红着脸, 娇喘地说: “爹地…你不要再拒绝我了, 我是你的女人我就在你身边,你不要…离我而去……” 爹地抿了抿唇, 过了一会 在宝贝儿的耳畔柔声道: “…我的女人, 你的身、你的心都是我爹地的……” 下一刻 他吻住她的唇开始另一夜的春宵。 惊醒过来的爹地,抹去额上的汗水, 重新躺回床上。 他搂搂身旁的女人,亲吻宝贝儿的额。 啊啊,果然谁都比不上宝贝儿,恋上她可说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他吻着宝贝儿,一手将她抱到床上, 嘴里缠绵却没停过。 “啊…爹地….等一下……”好不容易从挣脱出爹地的狂吻, 才喘了几口气爹地又与她十指交扣,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等什么,我已经不能等了…….” 爹地粗鲁地撕去她身上的所有衣物, 让她洁白的躯体瞬间全袒露在他面前。 “爹地……” “宝贝儿,你真的很美。” 爹地低下头,双手探上因为她急促的唿吸而起伏的诱人胸脯。 他抓住丰盈的浑圆,用着巧妙的力道揉捻着, 不时用指腹挑逗着看起来可口至极的樱红小核。 “啊……” 随着力道的增强, 丰盈也承受不住他手中爱抚而从指缝间挤出了点。 按耐不住心中的骚动,爹地终于伸出热烫的舌尖舔拭着粉红蓓蕾。 抓着丰满的双峰,他吸吮着尖端逐渐变硬的红点, 指头也按压着另一头的蓓蕾即使一副高高在上的激凸起, 但他的手指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 “爹地、爹地,不要……” “不要?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他抚着宝贝儿从刚刚就一直紧夹着自己大腿的玉腿, 悄悄地往她白皙的臀部抓一把。 “呀!” “放轻松,我就在这里了…….”爹地在她耳边低声地说。 这不仅为了安抚宝贝儿,同时也是对她的承诺。 “我会一辈子爱着你、永远不与你分开, 宝贝儿我的爱。” ??“啊……” 爹地吻着她的白颈, 左手揉着柔软的丰盈大腿摩擦着她那敏感的穴口。 顺着她的颈子、心口,一路烙下他的痕迹, 吻上浑圆的蓓蕾热烫的唇舌吸吮着因他而外凸的小红核。 “爹地、爹地…….” 宝贝儿紧紧地抓着爹地的手, 让手贴着发烫的脸颊。 她拱起身子,自然而然地迎着他的狂野。 “宝贝儿……”他低吼着,贪婪的唇舌进一步地探入散发着芳香的蜜穴。 “唔!啊啊…” 她微微一颤, 明显地感受到他的手指正挤弄着湿润的花瓣企图想要让花径更加的开大, 一次又一次、一指又一指的来来回回游走在内壁里, 蛤肉和他的手指纠结着深深地吞噬着。 不知道为何,她竟会觉得爹地变得很急躁, 看似温柔的爱抚她但却又迫不急待地想让他的强硬放进自己的体内。 忍着下体的诱惑,她硬是夹住还在花径里玩弄花蒂的大手。 “怎、怎么了?” 即使被她夹紧了手, 但他依旧可以从手指感受到他所碰触到花径内的温暖以及和她的唿吸一起起伏的紧窒。 宝贝儿挪着身子,看准他那高举的坚挺, 慢慢地由她主动接收大胆地吞噬掉巨大的坚挺。 “啊啊…爹地,你……” 爹地笑了笑, “都是你害我的变得那么硬。 来,你试着上下动动看。” 闻言,宝贝儿就借着爹地捧着自己的臀部, 上上下下地撞着他男性的象征。 “小、宝贝儿,你知道吗?”他晃动着自己的腰身, 完美无缺地配合她的节奏这样不仅可以更深入, 也可以更快让她达到高潮“只有你…能让我如此的销魂……” 宝贝儿笨拙的动作, 竟让他的欲火有增大的迹象。 急短的喘息证明了他多么得喜爱与宝贝儿一起的欢愉感。 他抱住她的身子,用力地撑开她的大腿, 这样的姿势能让冲刺更加的勐烈。 两人结合的汁液满满地一点一滴地盈出,落在纯白的床单上。 “啊…!”在最后一次的冲刺,两人到达销魂的高潮, 爹地也在宝贝儿的体内一口气释放他的炙热。 在夜夜的欢愉,她的蜜穴花泽终于在这次中, 灼热的令她阖不起任凭温暖的花蜜流出,更在爹地面前毫无保留地展露开来。 “唿,你还好吗?”他伸出手轻轻地按压红透的花瓣, 心疼地替她按摩着。 “我、我没事……” 他看见她的坚持, 同时也为了还没发泄完的欲望决定继续下去。 “宝贝儿,在这里的最后一次,我不会轻易放开你的。” 他对她的爱将无止境地付出。 “起床了,我的公主。” 爹地轻摇着睡在他手臂上的宝贝儿, 而她也皱着眉头呢喃。 “现在不是才刚天亮吗?” “是啊, 但是我们今天就要离开了。 你什么东西都还没准备不是吗?”他微笑的说: “而且你也要洗澡, 要不然之后奔波起来就没这么容易洗到澡了。” 爹地边说边从池畔的玉盒中,拿出一瓶花露水倒在手中, “宝贝儿腿张开一点,我帮你洗一下里面,昨天我太激动了……” 宝贝儿红了脸, 当他将沾满花露水的手指伸入芳泽之地时她娇吟地微微颤抖。 “嗯。” 宝贝儿阖上双眼,幸福地享受爹地为她洗尽全身的爱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