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玄门妖女中洲世界,八千万里!其中, 又有一神洲洲形如月,四面环海,一望无垠。 在这广袤的洲陆上不知涌现过多少风云人物, 多少传奇轶闻;多少个门派如彗星般崛起又如昙花般消逝, 那些历经千刧万险最终屹立不倒的才有资格独霸一方 成为千年世家万年宗门!奼女玄门作为万年宗门之一, 立足神洲月牙最南端南起罗刹海,北临翠屏山, 南北相距百万里御下近百族,臣民十数亿,小国亦有数个, 端的是庞然大物。 茫然一片的草原上,一座巨峰拔地而起, 峰座方圆千里峰高九千丈,平原上万里晴空, 偏偏巨峰周围白云缭绕千年不散,各色仙鹤在云中穿梭来去, 时而啼鸣清悦入耳,如同人间仙境。 一阵清风徐来,白云偶散,露出一片片瓦似玉石, 黄金为柱的宫殿正是奼女玄宗的宗门所在。 突然,一只硕大的紫色仙鹤从平原高空极速掠过, 巨鹤双翅张开足有百米鹤身上竟然背着一座楼阁, 楼阁有三层,每层都是精雕细琢,窗口紧闭, 却是看不清内里干坤。 紫鹤头上一个大如鹿鼎的丹顶,形似玛瑙, 阳光下色泽变换光彩夺目。 鹤顶玛瑙上沾着两点晶莹剔透的玉趾,随着鹤儿飞去, 一条霓带随风蛇舞绕着十点荳蔻徐徐而上, 抚过玉足带起似透未透的紫色纱裙,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 原来竟是一个少女惦着脚尖立在丹顶之上!少女身着紫衣, 纤腰緾霓带御风而舞,直飞出数十丈长,如蛇一般, 似有灵性;青纱覆面看不清容貌,但只从宛然的身姿, 迎风扬起的一头黑发修长的玉腿上也能想象面纱下的国色天香!巨鹤绕着山峰飞了会, 突然破云而入。 紫衣少女回头冲阁楼轻声道: 「快到了, 你还是收拾一下吧免得一会娘看到你衣冠不整心下不喜。 」鹤上阁楼吱呀一声,一只玉手将二层窗户缓缓推开, 艳如鲜血的指甲十分醒目 一道慵懒甜腻的声音飘来: 「好妹妹, 你真的不来享用一下麽这可是正宗的紫霞神功传人哦。 」紫衣少女冷哼了一声: 「不过一个愚夫俗子, 肉体凡胎污我神识罢了!」回过头去,再不理睬。 从二楼合窗望进去,竟然空间宽广,别有天地, 这阁楼竟是一件空间宝物。 阁楼里面妆台柜面,屏风处处,中间一个三丈方圆的水池, 池水清澈池边有桌椅茶几,靠窗边一个大床, 床上锦秀被褥华丽异常一个青年全身赤裸,躺在床上, 手脚腕间被铁链锁住铁链连在床的四周,撑开青年的四肢, 一个身姿妖娆的女子上身不着寸缕正骑在青年腰上。 女子虽然跟师妹说话,却是一直低头盯着身下男人的脸, 美女一头乌黑的秀发顺着修长的脖颈从一侧滑过精致的锁骨, 渡过汹涌的双峰发梢若即若离的扫过青年的胸膛。 美人轻笑一声,两指捻出男人嘴里堵着的一团黑色的霓纱, 腻声道: 「人家丝袜的味道好不好嘛 这可是最高级的黑火蜘蛛丝哦。 」这美人峨眉黛目,顾盼间媚意横生,当真生的祸国殃民。 青年紧闭双眼,不敢看去看身上美人摄人心魄的面容。 美女见青年不言不动, 嗔道: 「竟敢装死, 看本宫怎麽收拾你!」说完蛇腰一摆浑圆修长的双腿跪坐在青年腰侧蓦然收紧, 夹住青年前后狠狠扭动起来。 青年只觉得下身那股湿热紧窄的恐怖感觉又袭上来, 终忍不住出声: 「不要!」美女却不言语 只下身用力前后挺动青年被这个妖媚的女人蹂躏了一路, 精元早已被吸的七七八八更无法抵挡美女的媚功, 下体快感泉水般涌来大叫一声,已是射了出去。 美女小穴内一阵吸允,青年只觉得阳具被榨的胀痛, 花心顶在龟头吸干阳精后,一道火热的真气从马眼侵入, 令阳具强行勃起当真是霸道的采补功法,又感到身上女人不依不饶, 再次挺动起来终于心理崩溃, 带着哭声道: 「凌仙子饶命, 饶命啊!」被称作凌仙子的美女素手掩口 故作惊讶道: 「哎呀丁少侠,人家刚捉到你时, 不是一直骂人家妖女麽这才一天不到,就变仙子啦。 」一边说话,一边撑住丁姓青年的胸膛, 毫不留情的上下挺动阳具抽插间每次撞到穴底花心, 都吸的身下的男人臀部一阵痉挛。 「仙子,啊……饶了我吧,小人,啊,啊, 再也不敢和贵派作对了 饶、饶命啊!」凌仙子身子骤停: 「哼!丁磊, 看着本宫的眼睛。 」丁姓青年本来已经在泄身边缘,这一泄只怕本命精元被吸光, 小命不保得这一缓,睁开双眼,只见凌仙子居高临下, 冷冷的看着自己哪里还有刚才巧笑嫣然的魅惑样子。 凌仙子森然道: 「在我奼女峰,男人想活下去只有一种身份, 你该知道是什麽身份。 」丁磊缓缓垂下眼帘,他当然知道是什麽身份, 可自己好歹乃汐霞派的掌门之子从此以后真的要屈辱的活下去麽。 想起此次灭门惨祸,自己父亲,堂堂汐霞掌门, 被这个妖女百招之内一掌震碎金丹满门师兄弟转瞬之间被一众魔女生擒活捉, 万年宗门果然不是汐霞这种千年小派所能抗衡, 只怕这一生报仇无望不由心如死灰。 「啪!」凌仙子玉手一挥,一巴掌搧的丁磊脸颊红肿, 头晕眼花: 「问你话呢 看着本宫的眼睛回答!」丁磊怯怯看着上方美女的凤目道: 「小人知道, 精奴只有精奴才能在奼女峰活下去。 」凌若水一边暗运媚功,眼中射出淫威, 一边冷哼道: 「你知道就好你汐霞派的紫霞功也算是上古传下的玄阳正宗功法, 弟子的精元品级都不错对本宗弟子奼女心法大有助益, 不然你以为本宫会留着你那些师兄弟的贱命麽。 」丁磊低声道: 「多谢仙子不杀之恩。 」凌仙子素手一招,张开手掌,现出一颗红色丹药, 喂入丁磊口中药入口即化,一股热气直冲腹下, 本就被蹂躏肿痛的阳具又涨大三分同时只觉丹田中的真气空空荡荡, 再也提不上来。 凌仙子冷冷的道: 「这是本宗特制的固本培元丹, 增加你的蓄阳能力同时控制真气,从今天开始, 你就是彻底的精奴!还不谢谢本仙子。 」「多谢凌仙子赐丹,啊!」却是妖女又起伏淫弄起来, 丁磊哀声道: 「仙子……」「放心你吃了培元丹, 死不了做了精奴,以后还有的你受的!」凌仙子冷酷却又难掩妖媚的一笑, 盈盈一握的蛮腰肆意的上下套弄同时运起奼女心法, 膣穴内一股强大吮吸之力直透阳根深入丹田, 每次起落都榨的丁磊魂飞魄散失声哀号。 但吃了培元丹,持久力明显提升几个档次, 凌仙子也尽情的享受起玩弄男人的乐趣丁磊越是苦苦哀求, 美人越是得意的狎弄这下终于知道什麽是求生不能, 求死不得精奴岂是那麽好当的!奼女玄宗名字好听, 其实练的奼女心经是上古传下来采阳补阴的邪派功法 是最正统的邪修满宗修真,出身不同,有人有妖, 行事自有一股邪意只不过万年以降,奼女宗越来越强大, 世人再不敢随意以邪字辱之。 同时宗门从世间选拔弟子,数万年来,与尘世盘根错节, 自然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统治体系整个南方地界在奼女玄宗治下, 若有天灾妖祸宗内自也会派弟子出山,斩妖除魔, 世人早已习惯了奼女峰的存在辖下凡人世界倒也算是安居乐业。 丁磊的父亲,汐霞掌门,平时以玄门正宗自居, 心内看不起邪派渐有不敬之行,结果遭了灭门之祸, 邪宗对待敌人从不心慈手软!却说巨鹤落在峰间一片鉄做的巨形宫殿群间, 伏身低头紫衣少女捏个指诀,腰间霓带瞬间缩短, 同时轻轻一跃赤裸的玉足踩在霓带上,身影飘飘, 向峰上飞去。 凌仙子从窗户望见紫衣少女一声不吭独自离开, 哼了一声「不识趣的小妮子。 」转过头来,一双玉手扣住丁磊的肩膀,加紧套弄, 进行最后的榨取。 丁磊知道求饶无用,咬牙勉力忍了会,终于坚持不住, 蓦的一泄如注凌仙子默运心法,身下花蕾咬住龟头, 源源不绝直吸的丁磊头晕目眩,两眼翻白。 凌若水运功周转几个小周天,满意的起身, 穿上纱衣念个法决,绑在丁磊手脚的铁链一阵叮当作响, 化作一条乌光沈沈的细索一端缠在丁磊脖子上, 一手牵着同时玉足踢了丁磊一脚,「别装死, 跟我下楼。 」丁磊拖着酸软的四肢被牵着狗一样爬到楼梯下, 一楼的门一开一阵阴风扑面而来,伴随着各种男人的呻吟惨叫, 女人的叱骂调教声。 原来一楼竟是个巨大的鉄牢,四周墙壁挂着铁链脚铐, 木架火炉和其他一些千奇百怪的刑具两丈高的牢顶垂下数十条铁链钢环, 吊着几十个年龄大小不一的男性每个男子都浑身赤裸, 身上鞭痕累累。 丁磊一遍勉力爬行一边心惊胆战的偷看, 这些人大半都是这次被捉的汐霞宗弟子每个人的身前都有个体态妖娆的裸身女子, 双臂搂着男人脖子强迫接吻一条长腿搭在男人腰间, 一条长腿踩在男人脚上腰肢扭动,蜜穴吞吐着肉棒, 远望似一条蛇盘在男人身上丁磊却不知这是奼女心法中的一个采补法门;同时另一个一身黑色皮衣皮靴的美女拎着两尺长短皮鞭站在男人身后, 只要男人稍有不从或者忤逆之意就是唰的一鞭抽在后背或屁股上, 显然大部分男俘都已经被治的服服帖帖双手高吊顺从的挺动着腰配合着身上妖女的奸淫玩弄。 也有几个貌似不屈的男子,被皮鞭抽的皮开肉绽, 同时身前美女一条长腿夹紧男人腰部一条长腿踮起脚尖, 十分凶狠的抖动着蛮腰撸套着红肿的阳具啪啪啪的拍在男俘的身上, 地上有几具男尸面颊消瘦,遍布鞭痕的身上肌肤失色, 显然是宁死不降惨被淫虐至死!整个铁牢混杂着男人的惨叫声、皮鞭声和众妖女淫荡的娇喝 如同淫狱一般。 凌仙子拍了拍手,牢里的美女都停了下来, 凌仙子美目扫了扫四周道: 「已经调教听话的精奴带出去关到玄铁宫殿 再喂一颗培元丹除了吃饭睡觉,宗内的女弟子可以随意用来练功, 至于剩下冥顽不灵的直接榨到死,尸体扔去百兽宫喂灵兽!」「是, 谨遵凌御史法旨!」众美女众口一词道。 凌仙子收了玄铁索,化为四个铁环缠在手脚腕间, 将丁磊踢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修面前 说: 「碧落, 这个精奴精元品级不错不过我玩腻了,关到玉蚌宫, 助凝神期的弟子破境专用。 好了,这里你来处理,我去回禀宗主。 」「是,恭送凌御史!」凌仙子出了阁楼门, 口吟术法手掐仙诀,身上薄纱舞动,御风而起, 红色短纱裙下的一双修长美腿展开白嫩玉足微移, 似缓实疾踏空向峰顶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