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零年。


  初出矛芦的我毕业后就加入了爸爸的公司,没有工作经验,所有的工作都由爸爸安排及作主。


  今日是我第一次踏足内地,今次的公务是巡视公司在内地投资的一所饭店,拥有200多间房间,内设有餐厅/酒吧等设施,规模都不算少。


  爸爸和我步出机场,饭店的豪华房车已经在外等候我们,礼貌周周的司机载我们返回饭店,时间已经是晚上十时多,爸爸和我各自入住其中一间套房,准备休息一晚,明早才开始巡视业务。


  已经晚上11时了。


  我已经准备上床休息,突然有人来敲门,原来是爸爸,背后有一名少女跟随,少女样子清纯一副小家璧玉长相。


  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要我跟他坐在梳化上。


  爸爸说:〔来!我们看表演。〕表演!表演在床上。


  房间的唱机正播放轻快音乐,少女随音乐上身般将大床变成舞台,节奏舞动身体,动作非常狂野,又搓胸又自摸,身上的衣物在我们面前一一脱掉,剩下内衣和野火丝袜。


  我在想内地的少女驰名皮肤又白又滑,原来是真的,丰胸腰细又美臀,极品。


  节拍少女一个箭步就将脱下来的丝袜挂在爸爸的颈上,没有内裤的少女跨跪在爸爸的膝上,用下体轻擦藏在裤档内的宝贝,又扼住爸爸的手替她解除乳罩背后的扣,当人不让的爸爸已经搓揉着她的乳房,少女将纷红的小乳头送入爸爸的嘴里,少女淫眼泛起伸手来抚摸我的宝贝,我也伸手撩动她的乳晕,换来少女呻吟。


  转身的少女拖着爸爸上床去,我看见爸爸在脱光衣服,我见状也跟随,爸爸将宝贝送入跪在床上的少女嘴里去,我也照样,少女左一口右一口,吮得津津有味,爸爸在搓揉少女的乳房,又伸手撩她的小穴,我当然继续有样学样。


  喔!……少女呻吟起来。


  少女主动要我躺下来,狂野地跨在我上面,徐徐俘虏我的阳具。


  呵!……走进湿漉漉的小穴里,滑动…滑动……少女一边吸吮爸爸的宝贝,一边摆动身体,我也粗犷地舞弄她的乳房,兴奋无比的感觉涌起来。


  眼前的爸爸真厉害当她的嘴巴是小穴,猛插猛插,天生淫眼的少女泛起无限邪姣。


  突然爸爸将少女按下来,竟然……来过肛交,少女立竿见影疯狂地叫起来。


  呀……!奇妙的感觉爆发令我亢奋,感到在小穴内的宝贝特别强悍,我跟爸爸一上一下狂插少女,看那个少女的面目表情显出高潮叠起,软绵绵的乳房压在的胸膛,双手紧抓着床单,疯狂…疯狂地叫喊。


  3P…这就是3P


  ,原来如此刺激,淫慾互相激荡。


  爸爸跟我来掉换位置,这是我第一次进行肛交,相当瘾因为只要我略为用力,少女就哇哇大叫起来。


  最令我猜想不到是爸爸年纪不少,仍然老当益壮,耐力无穷,所谓虎父无犬子,我要加把劲猛插,要让她叫得比爸爸刚才插她的时候更加厉害。


  我跟爸爸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就合力加快速度,誓将少女推上疯狂,上下齐攻,在尖叫狂叫之下,爸爸和我就齐齐将精液内射给少女。


  爸爸说:〔乖仔!好玩吗!用心跟爸爸学做生意,以后爸爸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


  哈哈……哈!〕到了第二天,爸爸带我巡视饭店业务,又约见各级管理人员,了解员工的工作和饭店运作情况,忙了一整天。


  工作过后是时候,舒缓一天工作压力。


  爸爸带我去饭店附设的酒吧把酒谈欢,我们闲话家常坐在吧柜前看看晚间的生意如何?我问爸爸:〔爸!为何那些少女?


  隔阵子就出来在吧柜前兜圈子,好像时装表演。


  〕爸爸说:〔哈哈!她们在找生意!是妓女!没有她们坐场!生意那有这麽好!〕原来内地色情事业如此兴盛,爸爸不断教我看女人,那个是真胸,那个是假狗,长腿的,美臀的,美貌的都有……爸爸说:〔乖仔!有没看中,我帮你安排呀!〕我竟然脸红了!爸爸又说:〔呀!不如我带你看表演,晚一点才找女开心。


  〕爸爸就找了饭店的豪华房车,载我们四处去寻欢,先去看看美女跳卓面舞,再去看泰式真人做爱骚,又去日式的制服餐厅吃夜宵,五花百门,总之各国特色尽在内地,真是大开眼界,最后我们还各自找了女伴回房做过翻云覆雨。


  我比较喜大胸少女,所以爸爸就介绍了小珍给我,又话她有特殊僻好,还说出来玩什麽都试试?洗澡后的我坐在床上等待她出浴,为何她慢吞吞还未出来,等得我不耐烦,欲起来找她,终於她步出卫生间,眼前的小珍,身上自捆绑着麻绳,两个巨乳紧紧扎实,令巨乳更加巨大,来到我面前要我将她双手反绑在背后。


  之后跪下来替我含燃,又舔又含又吮,口技出众,真舒服!宝贝硬起来,既然小珍喜欢这玩味,我就粗暴推她上床,上身伏在床上,两脚站在地上的小珍翘起臂部向着我,我就狠狠从后插入她的小穴,好似狂肏一样,就像将擒来的少女捆绑起来狂肏,狂肏的亢奋直涌上大脑,爆发的感觉非常震撼,我大力拍打小珍的屁股,弄得满股通红,我又抱起她的右脚,抽插再抽插,我故意用力一推,小珍倒在床上,小珍在床上拚命后退。


  小珍摇头叫嚷:〔不要狂肏我,求你放我走。


  〕劲瘾!我立刻跨在她上面继续抽插


  ,突然小珍大叫救命。


  我便用手掩住她的嘴巴阻止她再叫喊,又咬她的乳头,再掌掴她的乳房。


  哗!劲瘾!我将小珍反转,拉扯着小珍反绑背后的绳结,将小宝贝对准小珍的小穴,重重插入。


  小珍叫嚷:〔呀!放开我!〕管你是真情还是假装,慾火焚身的我怎可能放过你。


  小珍狂叫:〔呀!救命呀!……〕为了避免影响其他住客,我就随手拿了袜子塞入小珍的口里阻止她再叫救命。


  无比亢奋的我粗犷地抽插,像骑马一样,扯着强绳,鞭策她的屁股,拚命抽插,我也大叫起来,就将精液射入她的小穴里。


  我躺下来休息,替小珍拿掉塞住嘴巴的袜子,小珍闭上眼睛带笑脸睡在我身旁,我也睡着了第二天。


  爸爸要去见部委,而我就留下来继续学习饭店的运作,姨姨和妈妈突然在饭店出现。


  姨姨还在饭店的大堂大吵大闹高叫要来捉奸,我几经辛苦才将姨姨和妈妈带到客房,扇风点火的姨姨不停叫嚷,话说昨天有位同乡会报,爸爸搂了少女到饭店幽会,所以她们今早急急赶搭飞机来捉奸,可是爸爸已经外去,没有奸情可以捉。


  看来妈妈昨晚没有好好睡,我拿钱给姨姨去购物,让妈妈好好休息一下。


  而妈妈一直没有说话


  ,其实自从爸爸到内地发展之后,妈妈一直都不开心,郁郁寡欢,而抱不平的姨姨时时在妈妈身边出谋,相信今次又是姨姨的主意。


  我还有工作在身,所以只让妈妈在房间休息。


  工作终於完成


  ,我准备到房间跟妈妈去吃晚饭,可是姨姨和妈妈已经外出了。


  我在想可能她们出外消遣


  ,应该没问题。


  大约晚上十一时,我赶快坐车去接妈妈回来,原因是姨姨和妈妈在一间舞男的夜店出了事,饭店的司机话她们饮醉了又不肯付账还伤人,被拘留在派出所里。


  我在想舞男都是求钱,付钱就可以结案,相信问题不大。


  付钱了事之后


  ,我将她们接回饭店,强将讨厌的姨姨隔离到另一间房间,让耳根清静一下,我替烂醉的妈妈敷上热毛巾,脱去妈妈身上满是呕吐物的连身裙脱下,又替她抹身。


  看见妈妈美丽的胴体,就知道妈妈付出多少努力,唉!都是为了取悦爸爸,爸爸实在冷落妈妈了。


  我轻抹妈妈胸口上的秽物,妈妈竟然扼着我的手,我欲退缩,可是妈妈按着我的手来搓揉好她的胸脯,眯着眼的妈妈可能以为我是舞男,没法子就让我为她按摩一下,我用另一只手继续为她抹擦清洁。


  我轻抹妈妈嘴角的呕吐物时,噢!妈妈竟然伸出舌头来舔,饥渴的女人一定以为……找不到的她想要的,就开始皱起眉头,我开始动摇,为人儿子怎可无动於衷。


  爸爸曾经说“爸爸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


  。


  看见妈妈如此饥渴痛苦


  ,我便在妈妈耳边说:〔我应该代替爸爸来服侍你。


  〕我将宝贝放到妈妈的嘴唇,闭上眼睛的妈妈即时反应过来伸出舌头来舔,我再宝贝直接送入妈妈的嘴里,妈妈开始吸吮,不知道妈妈是真醉还是假醉,多温柔的妈妈。


  我轻轻撩拨她的小穴,发觉开始泛水。


  妈妈的双脚慢慢升起来,像是等待我的慰寂。


  我便将硬了宝贝送入妈妈的小穴,看见皱起眉头的妈妈,丰满的乳房令我禁不住搓揉再搓揉,让我品嚐妈妈的乳香,我并不急於抽插,先轻吻妈妈的颈项,让皱起眉头的妈妈放松心情,我才开始推插,妈妈嘴巴慢慢翘起来,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我再加快频率抽插。


  妈妈呻吟地叫:〔用力呀!舒服…给我做爱了。


  我要呀!〕相信妈妈只是半醉而已,仍满以为我是舞男。


  我便狠狠地猛插,让妈妈叫过不停,宣泄积压情慾。


  突然妈妈张开眼睛,像从酒醉中醒过来,呆呆看着我。


  我对妈妈说:〔别担心!爸爸的女人,即是我的女人。


  知道吗!让我带妈妈你上高潮吧!〕我便重重插了两下,妈妈不自主叫喊出来,我要在妈妈反悔前替她尽情出火,我猛烈的冲击。


  妈妈呻吟地叫:〔喔……〕妈妈再次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地叫,又搓揉着自己的乳房,慢慢投入享受做爱。


  年轻力壮的我当然能量爆发,尽情叫吧!不必要再掩饰自己的淫慾。


  叫吧!!发觉妈妈嘴巴慢慢翘起,暗地里偷笑,妈妈满足的表情令我感到自豪,总算不负所托带送妈妈上高潮去。


  突然妈妈张开眼睛反客为主,主动跨在我上面,摆动身体,要小穴吞掉我的宝贝,饿狼一样,猛吞再吞如打桩机器,拍拍拍!相信妈妈已经淫慾上脑,直往高潮,只有疯狂地叫嚷。


  不停摆动身体的她要耗尽全身的力量才可以宣泄多年的慾火,妈妈放声叫吧!将所有不开心。


  不满。


  郁结全都释放出来吧!妈妈已经声嘶力竭的她终於倒下来了,不可以停。


  让我再次带妈妈上高潮,我从妈妈两脚中间插入去。


  强壮的臂膀支撑着身体,狠狠地抽插,再次听到妈妈的呻吟,妈妈的叫声也带动了我,越来越兴奋,越插越快越深,随着妈妈疯狂地叫喊,我就内射给妈妈了。


  妈妈和我拥抱一起睡着了。


  我被在门外大呼小叫的姨姨吵醒,原来已经是到中午时间。


  赤裸的我便开门让她进来,她看到妈妈赤裸睡在床上,姨姨如轰炸机般不停吵骂,什麽乱伦!胡浑!精神病!荒唐!妈妈也怕了她连忙起床走进卫生间,当妈妈经过我身边时跟我说:〔你的姨姨离婚后,阴阳失调,我想你都是要帮帮她吧!〕我当然明白妈妈的意思,我来到姨姨面前突袭将她抱起送她上床,躺在床上的姨姨嘴巴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仍不停咒骂,可是没有反抗,直到我将宝贝塞入她的嘴里,她才停止叫骂,还舔我的宝贝。


  我又伸手入她的内裤里,开始挖她的小穴,极淫的姨姨小穴开始泛水,我便快快来慰寂她,让心理不平衡的姨姨快快阴阳协调下来。


  果然不出妈妈所料,姨姨狂叫着我要我要的时候!我明白又来一条饿狼,女人没有得做爱真是会心理失衡,让我来帮姨姨解脱,狂插猛插,又让姨姨坐蝉,让她自由发挥,就由她跟妈妈一样宣泄多年的慾火,果然姨姨疯狂地叫喊,我再帮她一把,伸手撩她的乳晕,送她上高潮,燥狂化身的姨姨可以尽情叫春。


  呀!……再次听到声嘶力竭的呻吟,既然姨姨已经耗尽体力,就让的来干吧!在我眼前带笑脸温驯的样子,竟是我的姨姨实在不敢相信,可能她已经下火了。


  我高举着姨姨双脚,继续抽插再抽插,姨姨再次疯狂地叫喊。


  呀!……我就这样内射给姨姨了。


  女人原来只要跟她做爱,燥狂的猛虎都变成温柔的小猫。


  到了晚上爸爸终於回来了。


  我跟爸爸说:〔爸!女人没有得做爱真是会心理不平衡,无论如何你都要抽时间跟妈妈做爱,其实妈妈的要求不算太过份,你就满足一下她,好吗!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同时喂饱姨姨啦?她就不会再来扇风点火。


  〕爸爸的眼睛在转动


  ,令我非常不自在


  ,似看穿了我跟妈妈和姨姨的乱子。


  突然爸爸说:〔哈哈……哈哈!以后她两个就交给你负责呀!


  爸爸的女人即是你的女人,俩父子不用计呀!〕II我在内地的酒店学习两星期完了,姨姨,妈妈和我就启程回家,飞机着陆后,我需要先回去办公室,处理爸爸吩咐的工作,同时为招聘秘书进行面试,而姨姨和妈妈就先回家休息……回到办公室之后,就马上开始面试


  。


  ……已经接见了三个女士都不合心意,最后一个进来,令我……眼前一亮,真的有一见锺情吗?猜想不到,第一眼我已经深深被她的外表吸引着


  ,除了样子身材完美外,还有摄人的气质。


  看来面试都只是循例工作,我已经决定聘请了她,她叫做丽丽,谈套大方,举止斯文,从闲聊中给人有一种非池中物的感觉,我在想要她来做秘书实在感觉有点委屈。


  担心随即而来


  ,面试后她会不会来上班呢!


  所以我当机立断更改聘请职位


  ,邀请她做我的私人助理


  ,要求她明天上班。


  其实我本来想单刀直入约会於今晚


  ,后来打消了是担心将她吓坏了。


  奇怪!我在爸爸教导下


  ,女人…只是玩偶。


  为何我会害怕吓坏了她?何解我这麽认真?我带着疑惑回家去吧!


  推开房门


  ,两个怨妇已经守候多时,虽然心情忐忑


  ,但是答应了爸爸


  ,好好对待他跨下的女人,如今还是买一送一,妈妈和姨姨已经在床上等我来慰寂……姨姨慢慢两脚张开露出浓密的毛毛,没有穿内裤的她,守株待兔,再来咬唇眯眼,轻轻抚摸自己的乳房,搓揉再搓揉下面的小穴,销魂夺魄的呻吟,一脸小野猫般叫春,而贤淑的妈妈笑咪咪望着我。


  我躺下来让她们来舞弄,任人鱼肉的感觉很古怪,她们一口又一口,分甘同味。


  我闭上眼睛慢慢享受温柔,可是眼里浮现出”丽丽“的样貌。


  呵……感觉阳具已经挺拔


  ,慾火也烧起来。


  呵……阳具已被俘虏入湿漉漉的巢穴。


  眼前小野猫露出老虎原形,跨在我头上要我为她小穴服务,我张开她的阴唇,用舌头撩她的阴蒂,极乐极乐。


  喔!……她转身来用小穴猛撩我的宝贝,我轻轻将宝具送入虎穴。


  苏醒老虎,用她的虎爪抓着我的臂膀,我成为了她捕获的猎物,没法摆脱只好任由她宰割,猛虎狂吞我的宝贝,疯狂摆动身子又眯眼的她将身上的性感睡衣脱去,豪乳自由奔放地乱跑,可是我却忙於为妈妈的小穴服务,无闲来应接。


  姨姨在虎啸:〔哇呀!……哇呀!……!〕妈妈在低吟:〔喔……〕姨姨如猛虎的动作,打桩式的攻势,令大床都在跟姨姨一起呻吟,发出吱吱声。


  这头小野猫化身的老虎,终於气力不计倒下来,饱食的老虎变回小猫,乖乖睡在一旁。


  我跟妈妈说:〔让我来侍候你。


  〕我抱起她的一条腿,轻轻将阳具送入


  ,慢慢地出入幽幽深沟


  ,鼓动起的情慾令我全力以赴。


  呵!……眼前的妈妈变成了丽丽,可是舜间变回妈妈。


  我意已乱情已困,我已经堕入了爱河,像是着魔,丽丽。


  呵!……就当眼前是丽丽,真的努力耕耘。


  ……丽丽第一天上班


  ,确实令人眼前一亮


  ,很快已经跟同事打好关系。


  丽丽虽然胸大但并非没头没脑


  ,她漫不经心在短短的一个月就已经可以掌握到工作,还拥有强劲的公关手腕,懂得掌握别人的心理,自豪的我真的没有错请她做助理,更觉得没有错爱。


  由於工作上的关系丽丽和我经常出双入对,因公承便慢慢培养出感情来,我俩感情进展得很快,情投意合,开始谈情说爱了。


  可能因为我对丽丽是认真的,所以反而跟她的关系只是搂搂抱抱,吻吻嘴嘴就点到即止,怕一旦过於急进,出现反效果。


  感情就是奇怪的,那些没感情瓜葛的女人,要来做爱就去马,没有顾虑……六个月了。


  丽丽的事业心很重


  ,虽然我俩往往话题都是从工作说起


  ,但是浪漫主意的我当然会在适当的时间搅下气氛,来赢取红颜一笑。


  我和丽丽的爱情与日俱增,我感觉我俩已经堕入爱海了。


  今日我和丽丽一同去内地公干,会在上海跟爸爸会合,准备在上海收购一间三星级的酒店,计划打造成五星级酒店。


  着陆后我和丽丽乘坐酒店安排的房车,前往洽谈,到步后已经是晚上了,酒店竟然只安排了一间双人房给我和丽丽,可能因为是旺季已经客满了,又或许是爸爸的安排……丽丽大大方方说:〔没关系!可以方便准备工作和文件。


  〕入了房间之后各自去洗澡,酒店的晚餐已经送来房间让我们享用,我开了一枝82年的红酒,点起烛光,有心思的酒店竟然为我准备了鲜花,当穿着浴袍的丽丽从浴室走出来,我奉上鲜花,来过kiss。


  拖着她的手来到餐桌前,烛光晚餐,盈造浪漫气氛,一杯红酒在手,酒未饮人已醉。


  来个乾杯,吃着别出心裁的心形牛扒,音乐正在播放慢韵乐曲,诚邀丽丽起来贴身慢舞,无需言语,眉目传情,进入无分你我的境界,慢韵乐曲渐渐远去,我欲轻吻红唇,突然奏起强劲音乐打坏气氛,只好互望对笑……既然强劲节拍伴奏就让我来激情拥吻,直至呼吸困难,意乱情迷我拉开她的浴衣腰带,搂抱她的蛮腰,深深吸吮她的乳晕,轻轻将情人送上床里,我的双手游览她的身体,搓揉着丰满的乳房,经我一翻调情前奏,丽丽已经流出一潭淫水,我便直接插入她的私处。


  丽丽呻吟起来:〔喔!……〕我轻轻抽插,再来三轻一重,闭上眼睛的丽丽梨涡浅笑。


  喔!喔!喔!…呀!三轻一重的呻吟,销魂入骨。


  再来再来。


  丽丽慢慢投入主动跨在我上面,摆动身体,跳跃的乳房,让我轻轻抚摸。


  丽丽叫喊:〔喔!……〕我用力抓她的胸脯将她弄上高潮。


  丽丽又叫喊:〔喔!


  我们一定可以收购成功的。


  〕丽丽一向事业心重,做爱都在想公事。


  拚命摆动身体的丽丽又再叫喊:〔喔!…不知道将来我……我…有没有机会做新酒店的总裁呢?〕我感到突然:〔哦!…我…尝试跟爸爸提出。


  〕突然停了下来丽丽认真地望着我说:〔你爸爸会接受我吗?〕我笑着说:〔我想或许可以呀!看你的工作表现这麽好?〕丽丽不再说下去躺在床上,我便伏在她上面再将宝贝送入她的小穴。


  我用双手支撑着身体,继续抽插,她的两脚扣在我的股上,我加速加力猛插,感觉龟头胀起,我便抽出来将精液射出,我就抱着丽丽渡过一个浪漫的夜晚……到了第二天早上,我跟爸爸相约在餐厅吃早餐。


  之后我们一同去开会,展开收购会谈,花了八小时的讨价还价,才达成初步协议,由部委作证进行简单签署备忘协议书,还落实了正式买卖时间表。


  会后爸爸亲自送部委回去,而我被酒店的钱老板留住,盛情难却下,跟他寒暄吃饭,又邀请我去蒸汽浴室和试试什麽别出心裁的人体按摩,所以我让丽丽先行回去酒店……钱老板在蒸汽房跟我大谈泡女经,钱老板跟爸爸一样,都是晚上没女睡不熟的人。


  蒸汽浴后我们各自走进按摩室,眼前一个38寸胸前伟大的骨妹(按摩女郎的俗称)替我全身按摩,她不单可以用手按摩,原来胸前块肉按压如此舒服,由头按压到脚,每一寸留下乳香。


  真是爽!可惜无福消寿皆因酒店佳人仍在等我,无闲来享受巨乳少女,既然她按摩令我这麽舒服,我也为她按摩一下乳房,真是弹手,要两只手才可以抓紧她的一边乳房。


  钱老板说他已经就地解决替他按摩的骨妹(女郎),而我却要…留下弹药回去照顾丽丽……蒸汽浴真是令人精力旺盛,我已经急不及待要回去跟丽丽打炮。


  我推开房门高叫:〔丽丽!我回来了!我要……〕晴天霹雳,丽丽竟然跨在爸爸上面,小穴还插着爸爸的宝贝,我指着他们欲骂无言……爸爸说:〔仔仔!你回来!〕眼见丽丽扼着自己的乳房在叫,上上落落,非常投入的脸容。


  我怒发冲冠爆发出来…我大骂:〔爸!…你……你太过份了,丽丽是我的女人。


  你……你竟然……〕爸爸又说:〔仔仔!你要玩呀!来吧!俩父子吗?没关系啦!一起来做吧!〕我出尽全力向衣柜的门一踢,将怒火发泄在木门上,轰!我跑出大街!丽丽的淫荡的样子仍留在我脑海,爸爸竟然奸污了儿子的爱人,我乱冲入一间酒吧!大喝三杯烈酒,再来!我要饮酒来麻醉自己,突然有一个大胸的少女从后抱着我,一双肉球挤压着我的背部……我大叫:〔大波妹!多少钱!我要你今晚跟我做十次。


  哈……〕半醉半醒的我就跟大波妹去了一所住宅,入到室内之后我便脱去她的衣服,抓她的乳房,正想咬他的奶奶,突然被人挥拳轰中我的面颊,我倒在地上,痛楚令我醒来,三个手扼着长刀木棍斧头的大汉围着我。


  其一个叫嚷:〔你狂肏我的妹妹!报!关你坐牢!〕我忍着面颊痛楚叫嚷:〔我那有狂肏你的妹妹,叫鸡最多罚几百,威吓不到我的。


  〕那个大胸的少女来到我面前,脱去裤子,那个大汉双手一撕将少女上衣撕破,又大力一拉,将乳罩撕掉,放在我的头上。


  大波妹望着我假惺惺在叫:〔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狂肏我呀!〕我反驳大叫:〔我没有!我没有!〕大汉猛力打我的耳光在叫骂:〔我话你有就有!你是狂肏犯,准备下半世牢改。


  〕他们一涌而上,将我拳打脚踢。


  我发难大叫:〔你们想要钱呀!〕我知道他们都是为钱而来,所以掏出钱包,将我所有现金掷到地上,打算给钱了事,应该有数千元,他们立即抢夺一空,傻笑的我在想钱真是万能。


  可是他们互望互盼,竟然拿出绳子将我捆绑起来,原来他认定我是家底丰厚的公子哥儿,准备向我家人勒赎金钱。


  在他们严刑逼供下,只好告诉他们如果联络家人……不知过了多久,只感到全身疼痛,我被捆绑在地上没法动弹,全身抖震的我感觉害怕非常!旁徨无助的我低泣着:〔爸!快来救我出去。


  〕突然听到爸爸的声音。


  ”对!是爸爸来救我。」


  ,我拚命挣扎,可是被捆绑着,双眼被蒙着,口被塞着只能在心里继续叫唤:「爸!我在这里!快来救我!」……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酒店的房间里面,睡在舒服的床上,抖擞一下身子,虽然面颊和胸口仍隐隐作痛,总算逃过大难。


  此时爸爸进来,并对我说:〔仔仔!你醒来就好了!贼人全部捉到了,全靠钱老板认出来勒索我其中的大波妹是按摩的骨妹(女郎),才可以救你出来。


  〕我虽然对爸爸感恩,但心里仍然痛恨爸爸奸污了我心爱的女人,我并没有理会爸爸,我还面黑黑更不屑望着他。


  爸爸当然知道我的痛恨,知道我仍是憎恨他。


  爸爸说:〔


  丽丽!不是你想像中那样简单的,她的确是有点本事,不过……〕门外有人敲门,爸爸便起来去开门,是丽丽来了,一对奸夫淫妇来到我面前,我暴跳起来,爸爸跑来安抚我,不停嚷着冷静冷静!丽丽对我说:〔你醒来就好了!〕气忿的我不想见到此淫妇,绝对不接受淫妇的慰问。


  丽丽又说:〔


  大老板!你叫我来有何吩咐呀!〕我望着爸爸,淫妇竟然是爸爸叫来的。


  爸爸冷冷地说:〔丽丽!我…现在想做爱!你马上脱光身上的衣服!〕丽丽呆了一呆,我也被爸爸的说话吓了一惊。


  爸爸又说:〔快快脱光衣服!……上次你来找我,话想做新酒店的总裁吗?还在想什麽?快脱。


  〕一说到新酒店的事,丽丽就即刻有反应,快速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下,一丝不挂站在我们面前。


  爸爸坐在我身旁叫嚷:〔丽丽!今日我俩父子想看看女人自渎,这个是你的考验呀!〕丽丽也爽快地坐上床尾,两脚张开,露出小穴,搓揉自己的乳房,又一边撩动自己的阴唇,又将开阴唇,咬着下唇的丽丽极度诱惑,又将手指插入小穴里,挖掘挖掘,弄出满手淫水。


  哎呀!呻吟起来,传来销魂的叫声,令我的竖起来了。


  我看到丽丽唯命是从的行为,才明白爸爸的意思,是丽丽为了做新酒店的总裁而来挑逗爸爸。


  而爸爸以行动证明她不是我的理想终身伴侣,所以跟丽丽做爱……一定是……为了证明此女子,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丽丽呻吟地叫:〔喔!……呀!〕丽丽急速用手指自插,爸爸竖起五只手指向着她,丽丽点点头又闭上眼睛,五只手指合拢一起插入自己的小穴,她就哇哇大叫起来,爸爸伸出手扼住丽丽的手腕,强推她合拢一起的手指深深插入去阴道。


  丽丽疯叫:〔呀!……呀!〕爸爸要丽丽为我含燃,丽丽当然唯命是从,爸爸高举手掌狠狠地拍打她的屁股,力量之大显出五指红印。


  要替我来将郁结发泄在她身上,我明白爸爸的意思,总之我崇拜的爸爸是计谋的智者,我便出尽全力拍打丽丽的身体,在含燃的丽丽在哭叫,两项眼泪流出来,却不敢反抗,可怜的眼光望着我,於心何忍呢!可是我痛恨这个淫娃,我全心爱她,竟然为了向上攀高而背叛我。


  我心痛我悔疚竟爱上为了名利不惜一切的女子,我狠狠拍打她的乳房,尽情虐乳来宣泄我的恨之入骨。


  爸爸已经将宝贝插入丽丽的小穴猛推。


  爸爸说:〔仔仔!让我们合力教训新酒店的总裁好吗?〕我扯着她的头发,强将我的阳具插入她的嘴里。


  爸爸从后推插,丽丽身体向前涌令我的宝贝来个深喉,她痛苦地咳嗽起来。


  再来!教训你这个淫妇,丽丽欲推开我的深喉,爸爸拉着她的双手继续推插,丽丽再一次咳嗽起来。


  两父子当然有默契


  ,再来个二穴齐插,一上一下,爸爸叫嚷:〔动作太慢了!如何给你做总裁!快!快!〕丽丽在哭泣呻吟:〔呜!……呀!……〕咬紧牙关摆动身体来迎接两穴的痛楚,我知道丽丽只是事业心重的女人,并不是出来做的专业妓女,肛交实在太痛苦了,但是…我是老板,爸爸教晓我知道女人要升职就要牺牲色相。


  爸爸再继续拍打她的屁股来催促她


  ,丽丽当然不敢慢下来,拚命相博。


  哇!我的宝贝从未如此兴奋,硬硬插到她的尽头。


  此女人务必要使出真本领来应付,相信我们已经逼出女人最淫荡的潜能。


  丽丽确实真本事两个男人都能照顾自如,没有欺场,比起上次跟爸爸一起3P的少女更强悍得多,应该说是越战越勇,斗心十足。


  好极!我就抓住她的乳房狂搓猛抓


  ,又掌掴大乳


  ,拍拍拍!丽丽痛哭呻吟:〔呜!……呀!……〕爸爸说:


  〔仔仔!


  准备好吗?〕我回答爸爸:〔爸!我准备好了。


  来吧!〕我和爸爸一起大叫,呀!……齐齐将精液内射给她。


  真痛快!哈……爸爸用力一推将丽丽推开,我顺势一推丽丽就掉落床下。


  爸爸搭着我的肩膀,我也搭着我爸爸的肩膀


  ,上阵不离父子兵,两父子无分你我,哈……我问爸爸:〔丽丽!真的让她做……〕爸爸说:〔让她做总裁,看来她真有本事,给她试试,如果有所差错……你明白啦不用我说。


  〕爸爸的意思是如果她做不来的话就踢她走。


  我对爸爸说:〔以后我要女人的时候,还是要爸爸替我安排,可以吗?〕爸爸说:〔哈!你怕了又再被人绑架呀?〕我俩父子互相倚傍,宝贝在摇摇,狂笑起来……爸爸跨下的女人都是我的女人,而我的女人就让爸爸帮我找来吧!


  字节数:21400


  【完】